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神一般的自信
    长安、裴府。

    孙周向裴旻禀告着从王毛仲府上探听的消息。

    “黎敬仁亲自到了王府,大约一刻钟,就独自返回了。”

    经过马崇杀人案一事,在虚府时,裴旻已经拿定主意要对付王毛仲了。

    从长兴坊回到家后,他第一时间就将孙周、王小白叫道了府上,让他们帮着盯着王毛仲。

    李隆基传召王毛仲,王毛仲以病拒绝一事,裴旻在第一时间了解情况,甚至比李隆基还要快一步。

    “这个王毛仲也真够大胆的,陛下召见,就算不想前去,也没必要用这种低劣的理由拒绝。”

    孙周压根就没有去证实王毛仲是不是病了。

    就算用屁股来思考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相信王毛仲生病。

    裴旻笑道:“王毛仲的性格就是这样,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用我家乡的一句话就是脑洞大开,总是将自己想的独一无二,天下没了他不行。”

    孙周道:“只怕王毛仲此事无法善后了,需不需要将人调回来?根本不用公子动手,就他这种态度,我们只要在市井上放出一些王毛仲怨恨陛下,怨恨朝中文武的谣言,自有文臣弹劾他。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干,就王毛仲这个模样,也会激怒那些厌恶他的文臣,受到弹劾。”

    裴旻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道:“你这话将王毛仲分析的很对,可你忽略了一点。要对付王毛仲,王毛仲向来不是关键。真以为王毛仲能够作威作福至今,靠的是自己?错啦,王毛仲在宫里横行无忌,得罪了太多的人。尤其是太监宦官……他们哪一个,不对王毛仲咬牙切齿?哪一个又没有让他羞辱过?但是他一样活得好好地……”

    孙周惊讶道:“他这么扫陛下颜面,陛下还容忍的了他?”

    “皇家向来出奇葩!”裴旻在这私底下无所顾忌,话说的有些大逆不道,道:“你最善于揣摩,只是不了解陛下,才会如此觉得。”

    经过与华阳夫人的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裴旻更进一步的了解了局势,了解了李隆基这个皇帝。

    就如华阳夫人形容的,李隆基最是重情,也最是无情。

    武婕妤大逆不道,人所共知。但李隆基就是对她就是念念不忘,想方设法的要将她从冷宫里救出来。

    而王皇后皇后贤良淑德,有母仪天下之风,为满朝文武称颂。在李隆基未登基之前,王皇后给过李隆基一定的支持。

    两人患难夫妻,依照常理而言,就算王皇后风姿不如昔年,作为正宫娘娘,起码的尊重也应该给予。

    但是李隆基这里行不通,他不喜欢不中意,那就是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的。

    这些很多宫廷的细节,孙周是了解不到的。

    裴旻也不与之细说,只是道:“看着吧,此事陛下十有**会忍下来。陛下对心腹的容忍,不是我们常人能够度量的,他会给王毛仲机会,直到他忍无可忍的时候。”

    孙周问道:“那我们继续等?”

    “对!”裴旻笑道:“王毛仲不是那种见好就收的人,陛下对王毛仲越是容忍,王毛仲越会觉得陛下离不开他,从而更加猖狂。我们只要看准时机再推波助澜便可。”

    **********

    很快李隆基即得到了王毛仲生病的消息。

    “这个混蛋!”

    李隆基在没有失智沉迷享受之前,权谋才智是天下一时之选。

    王毛仲这低劣的敷衍手段,焉能瞒得过他?

    他带着几分恼羞成怒的道:“高将军,你说这个蠢货是真病还是假病?”

    高力士一如既往的说道:“老奴不敢妄言。只是王国公向来好颜面,陛下在朝堂之上公然训斥,心底必然觉得委屈。从而气闷生病,倒也不足为怪。”

    李隆基哼声道:“你倒是会帮他说好话,这蠢货一点也不让朕省心,看他干的事情?朕要不骂他几句,他以为还能安逸的在家里气闷,诸多文臣一口一个唾沫就将他给淹了。现在倒好,朕好心庇佑他,却怪到朕头上来了。这蠢货,气死朕了。”

    高力士很理智的没有接话。

    李隆基一个人生了会儿闷气,半响一拍案几道:“你让人安排太医去给那蠢货把把脉!”

    “是!”高力士似乎早知道会如此,恭敬的应了下来。

    李隆基知道王毛仲这病是装的,但是还是安排了太医去给王毛仲诊治。

    李隆基这般安排就是向文武百官透露了一个消息,说王毛仲还是他信任器重的人,告诫百官此事到此为止,莫要借题发挥。

    李隆基如此心思,百官不难猜透,大多数人选择沉默,并没有对王毛仲纠缠下去。

    不过这世上终有一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士。

    吏部侍郎齐澣就是这样的人,他揣摩透了李隆基庇佑王毛仲的心思。

    但是他觉得王毛仲就是一个小人,宠过则**,不早将他除去,会成为后患。

    李隆基敷衍了齐澣几句,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过了三日,齐澣给李隆基调离了朝堂,贬黜出京师于外地为官。

    即便李隆基对王毛仲有了些许不满,心底依旧对之极为信任,感念王毛仲的唐元之功,将他庇佑的严严实实。

    对于李隆基的庇佑,王毛仲可谓神清气爽,大出了一口恶气。

    在府中休养了几天,重新回皇宫耀武扬威了。

    在李隆基面前,王毛仲还是极为恭顺的。

    李隆基也懒得跟王毛仲这个蠢货计较,在他眼里,王毛仲就是弄臣,陪他消烦解闷的人物,而不是如裴旻、高力士这样能够处理事情,托付重任的臣子。

    君臣自然和和睦睦的一起娱乐,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只有个别清醒的人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可以不计较,不在乎,但绝不会跟没有发生过一样。

    **********

    这日孙周来府上找裴旻:“国公呢!”

    孙周最近来的有些勤快,与宁泽已经混熟络了。

    “在剑阁呢!你自己去吧!”宁泽直接指明了道路。

    府中多处地方都在装修,唯有剑阁最是清静。

    这剑阁是裴旻根据后世道场修葺的,当初就花费了他不少心力,非常满意。

    裴府的翻修,其余地方裴旻任由工部自主。

    唯独剑阁不许妄动一砖一瓦。

    近来要思考的事情很多,裴旻也没有乔装成陈世武去外边浪,一边关注着朝廷的动向,一边想着公孙姐妹的事情。

    “公子!”

    孙周的声音在外边传来。

    “等我!”裴旻应了一声,没有让孙周入内,而是走出了剑阁,在旁边的待客小屋与孙周相对而坐。

    裴旻看出了孙周脸上有着些许笑意,耐心的问道:“可是有好消息了?”

    孙周道:“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吧,就在刚刚一个半时辰前。王毛仲的夫人生了,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裴旻眼睛一亮,道:“正室夫人?”

    “是的!”孙周应道:“就是正室虢国夫人,王毛仲可高兴了。”

    裴旻沉吟了片刻,哈哈一笑,道:“那我们就助一助兴,你想尽一切办法,让长安上下皆知道王毛仲生有麟子。这样,今日天气格外晴朗,就传虢国夫人产子时,天现七彩霞光,犹若麒麟降世,未来必定是文武曲星。反正怎么夸张,怎么吹,百姓就好这一口。”

    孙周笑道:“明白,这方面属下在行,保管两日之内,让长安上下皆知道王毛仲生了一个了不得的儿子。”

    裴旻告诫了一声道:“事情要做的漂亮,而且不要留下把柄。要装成无心中流出来的谣言……”

    孙周分得清轻重,肃然离去。

    裴旻看着孙周的背影,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对付王毛仲,即简单又困难。

    简单是因为王毛仲,困难则是李隆基。

    王毛仲一点就爆,对付他太容易,但是李隆基护着他,有李隆基这样的大神镇场子,简单的事情,也因之变得困难。

    对付王毛仲,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因为力敌的不是王毛仲,而是李隆基这个皇帝。

    吏部侍郎齐澣的下场便证明了这一点。

    故而裴旻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让王毛仲引火**。

    很快长安就传出了各种各样的传闻,关于王毛仲这个儿子的。

    天降麒麟子!

    七彩霞光环绕!

    文曲星下凡,武曲星现世……

    各种各样的版本。

    古人对于这种传言,深信不疑。

    这一点裴旻也是深有体会。

    他是世上第一个文武双状元,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

    因故世人都形容他是文武曲星,为了吸引一些“仙气”,他所居住的辅兴坊地皮价格翻了一半,豪门大户都愿意与他比邻而居。

    隔壁的孙府,也是因为觉得自己有幸住在裴府隔壁,儿子才能高中进士的。

    从而半卖半送的,将府邸给了裴旻,令他有机会金屋藏娇。

    这种神神怪怪之事传到了王毛仲的耳中,这位心性极宽、极大的好人物信以为真了。

    尽管他没见到什么麒麟、七彩霞光,可作为一个父亲,一个自傲自负自满自大的一品大员。

    王毛仲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跟自己一样出色,成为天底下数一数二的人物,毫不怀疑的对左右道:“我儿得上苍赐福,必将成大器,成为我朝不可或缺的柱石。后日我儿过三日,我将遍请朝臣为我儿祝贺。”

    在王毛仲的安排下,无数封请帖送往各处达官贵胄的府中,邀请他们参加三日大礼。

    几乎朝中文武都收到了请帖,唯有刑部的人,宋璟、裴旻这些与他有隙的,给刻意排除在外。

    因为得到李隆基的庇佑,王毛仲固然之前大失颜面,却也从另一角度证明了他受宠的程度。

    在朝堂混迹的朝臣,也不愿意招惹一个深受皇恩的重臣。

    大多数人都给了王毛仲的面子,不管参加不参加,重礼一定送达。

    这三日礼还未开始,王府门前已经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了。

    三日礼这天。

    李隆基方刚下朝,看着手中青龙传来的情报,笑着对高力士道:“那蠢货得了一个好儿子,高兴上天了吧?”

    青龙真正的核心力量已经消灭了,一部分是李隆基下的手。

    一部分是公孙幽、公孙曦他们青羽盟善的后,剩下听命李隆基的那一小部分,李隆基交给了高力士,交给了他最信任的人,同时也改了名,重新叫回了内卫。

    高力士笑道:“喜得贵子,哪有不高兴的。”

    李隆基道:“那朕就让他喜上加喜,传朕口谕,赐金帛、酒馔,另封其子为朝散大夫。”

    “是!”

    高力士应诺而去。

    高力士带着李隆基赏赐的大量金帛、酒馔来到王毛仲的府邸。

    府中宾客满员,气氛炽烈。

    王毛仲见朝堂上有如此多人卖他面子,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了天,听说高力士奉旨而来,更是自得,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高声道:“陛下也让高力士给小儿贺礼来了,诸公随我同去拜谢。”

    他手一挥,黑压压的近百大臣都跟着一并赶往前院。

    看着一脸笑意的高力士,王毛仲“哼”了一声,在心底骂了一声“阉竖”,嘴上叫道:“臣王毛仲接旨来了!”

    对于太监,他是骨子里的看他们不起。

    连招呼也不跟高力士打一个,直接让高力士宣旨了。

    高力士也不与王毛仲计较,将李隆基赏赐的器物令人送上,同时也宣读了旨意。

    周边一起恭迎圣旨的文武百官,一个个心底酸酸的。

    朝散大夫是五品散官,有些人穷极一生,也不过是六七品的官职,而王毛仲一个弄臣,他的儿子一生下来居然就是五品。

    人比人,气死人啊!

    王毛仲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原本的笑脸渐渐消失了。

    他想起了当初裴旻的儿子小八也是给李隆基封了五品官,心中涌现了一阵不快。

    小八是青楼贱婢生出来的儿子,岂能跟自己的正室虢国夫人生出来的儿子相提并论?

    何况自己的儿子是踩着,七彩霞光而生的麒麟子?

    两者竟然相提并论?

    王毛仲只觉得受到了侮辱,忍受不了,又看了高力士这个阉竖道:“我儿焉不为三品,与尔相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