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不显山不露水的高力士
    王毛仲这话说的不是一般傲慢,而且是若有所指。

    李隆基用人唯亲。

    除了高力士、裴旻、王琚、王毛仲、姜皎、李令问、王守一、李守德这些老人,与他最亲的人自然就是太监内侍。

    因故李隆基一朝,太监内侍的权力是极大的。

    除了高力士之外,还有杨思勖、黎敬仁、林招隐、尹凤祥等人。

    杨思勖持节讨伐,黎敬仁、林招隐奉命出使宣布传达,尹凤祥则掌管书院。其余孙六、杨八、牛仙童、刘奉廷、王承恩、张道斌、李大宜等人,诸如殿头供奉、监军、入蕃、教坊、功德主当,皆为委任要职。

    对于这些宦官内侍,稍称李隆基的心意,即授正三品将军。

    不过李隆基目前还控制着这个度,对于内侍的地位,只限于三品。

    即便是高力士也是三品的右监门卫将军。

    从王毛仲的语气完全听的出来对高力士的蔑视,简直就是在说,我的儿子是带把的,是个真男人,你高力士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凭什么地位比我儿子更高。

    原来参加宴会的文武百官都让王毛仲这话给震慑住了。

    王毛仲鄙夷太监宦官,人所共知。

    但是他们实在想不到王毛仲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羞辱李隆基最宠信的高力士。

    一个个面面相觑,突然心底后悔了,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宴会。

    高力士似乎没有听出弦外之音,依旧和悦的笑道:“令郎年不足月,以是领五品衔位,又是应天而生的麒麟子,成就何用多言,自是比某不能项背的。与某相比,却委屈了令郎。这文武曲星下凡,许是成为第二个裴国公亦不一定呢。”

    高力士的回答让参加宴会的文武都忍不住在心底暗赞。

    宦官古往今来皆不为大众所喜,但高力士性子温和谦逊,善观时俯仰,手握大权,却无半点骄横,即便苛刻的士大夫都对之无恶感。

    王毛仲的傲慢,此刻更显得高力士的识大体。

    这给称赞为裴国公第二,也是极重的夸赞。

    裴旻今年二十**,文成武就,是大唐不可或缺的擎天玉柱,一代文宗,在朝堂士林中极具威望。

    如他这样的人物,即便放眼历史以是少之又少。

    便如史上的霍去病、诸葛亮这般,极具传奇的色彩。

    十足夸赞的言语。

    但是听到王毛仲耳中却觉得刺耳。

    王毛仲对裴旻怨念很深,当初抢他的节度使即留了夙怨。

    后来裴旻公然在李隆基面前指责他败坏军纪,并且除去他最得力的助手高广济,令得他军中实力受挫,仇恨更深。

    裴旻第二对于他人是莫大的褒美,可在王毛仲看来却是羞辱。

    高力士的退让,让王毛仲更加的肆无忌惮,傲慢道:“我儿未来焉容你这宦官聒噪,替我回去谢过陛下。”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此话是半点不假,王毛仲讨厌裴旻,却也不敢公然说裴旻坏话。

    高力士处处退让,换来的只是得寸进尺。

    高力士远道而来,王毛仲冷嘲热讽之余,好话也没有一句,莫说酒水,坐都没得坐,直接赶人了。

    高力士也不计较,告辞离去。

    王毛仲轻蔑的笑了笑,逗了逗怀中的孩子,继续招呼宾客嬉戏。

    个别敏感的官员,已经打算偷偷的溜了。

    裴国公府!

    王毛仲有今日喜宴,皆是裴旻设计的。

    对付王府的一切,特别关注。

    得知王毛仲的所作所为之后,裴旻忍不住笑道:“这家伙与我太默契了!”

    尽管他知道王毛仲的性子一点就爆,却也想不到王毛仲爆的这般肆无忌惮,连情绪酝酿都不需要。

    孙周叹服道:“也是高内侍涵养大度,要是换做是我,受如此羞辱,定要让姓王的这宴会都开不下去。”

    裴旻听了,笑了笑,道:“在我老家有一位古大侠,他说过一句话‘江湖上三种人惹不起:和尚、女人、孩子’,我加一句,宁愿全部惹了,也别去招惹太监。高内侍不是大度,他跟我一样。不,比我还要狠。我只是想将王毛仲拉下马,而他……是要王毛仲死!”

    裴旻跟高力士有过多次交集,深知高力士此人可交,是一个人物。

    谦逊豁达,低调自足,并不像后世电影电视里的那些反派太监,那么恶心。

    但是真要以为他友善可欺,那就大错特错了。

    一个让宇文融、李林甫、李适之、盖嘉运、韦坚、杨慎矜、王鉷、杨国忠、安禄山、安思顺、高仙芝等人倾力巴结,争先依附的人,岂是易于之辈?

    高力士却可大闹一场,以他现在的权势,可以让王毛仲很难受很难受。

    但是他们闹得再厉害,也就是两条狗在撕咬。

    充其量是高力士这头藏獒,战斗力强悍一些。

    结果皆是由李隆基来调停。

    李隆基这一但插手调停,高力士又能如何?

    但是高力士今日受尽委屈,受尽羞辱,一言不发,一语不说。

    李隆基岂会坐视自己最宠信的人,受这种屈辱?

    李隆基亲自为高力士雪耻,跟高力士自己闹个天翻地覆,到底谁更可怕,不言而喻。

    有高力士在,王毛仲十有**凉透了。

    皇宫!

    高力士回到了皇宫。

    李隆基见高力士回来,大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就没有坐下讨杯水酒酒?”

    高力士灿灿笑道:“王国公有些不高兴,没有留臣。”

    李隆基惊疑问道:“怎么了?朕特地下旨给他庆贺,他还不高兴?”

    高力士欲言又止,随即才道:“王国公是嫌弃陛下给的官小了,他说他的儿子怎么样也得是三品官……”

    李隆基瞬间震怒。

    唐朝的官职有根据他们的衣着来分析,有四个分水岭。

    一品到从三品,叫上三品,官服的颜色是紫色;正四品上到从五品下,官服是红袍;正六品上到从七品下,是绿袍;正八品到从九品下,穿青袍。

    这四个分水岭也象征着,晋升的难度。

    尤其是上三品,即便是宰相,也不过是三品而已。

    王毛仲开口就要三品官,这已经不是持宠而娇了,是猖狂……

    狂的没谱,狂的没边。

    已经隐隐的超出了李隆基的忍耐限度。

    “辛苦了!你先退下吧!”

    李隆基让高力士下去休息,独自一人在殿中想着一切。

    王毛仲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他的玩伴家奴。

    武则天下台之后,李隆基获得了自由,依照临淄王的排场,朝廷给他调拨了罪奴当佣人。

    王毛仲就是那时候跟李隆基的,是最早跟随李隆基的第一批人,即便是高力士都没有王毛仲早。

    那个时候,李隆基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大唐太子,成为一国之君,整天就带着王毛仲遛狗弄鹰,胡作非为。

    王毛仲也专门为李隆基负责马驼鹰狗,是他最贴心的玩伴。

    回到长安,李隆基有心干一番大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毛仲,将他安排到万骑,拉拢人心。

    这一路走来,王毛仲固然有坑他之处,但是作为一个弄臣,还是很合格的。

    李隆基想着王毛仲一路陪着自己,真要动手的时候,心底实在不忍,“来人!”

    他叫来了黎敬仁,让他去王毛仲的府邸,暗地里将一位参加宴会的大臣请来。

    在皇宫里,连高力士、杨思勖这两位地位最高、最得宠的太监,都免不了受王毛仲的羞辱,何况是黎敬仁。

    黎敬仁没有叫军方的人,而是一个文臣,还是吏部的文臣。

    吏部与王毛仲无仇,但是之前吏部第二把手却是因为直谏弹劾王毛仲而给贬罚出京的。

    不论是黎敬仁,与这位吏部的官员,他们对王毛仲都没有半分的好感。

    听到他们的报告,李隆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在第一时间,李隆基就将高力士叫了回来,道:“高将军,你在王府受到这般屈辱,为何不跟朕直言?”

    高力士笑道:“老奴不愿让陛下为难,陛下重情重义,王国公是跟随陛下最早的人,不过就是说两句而已,老奴并不介意。”

    “你啊!”李隆基指着高力士道:“最大的毛病就是太会为朕着想……昔年诛韦氏,此贼首鼠两端,险些害朕功亏一篑,命悬一线。朕不欲言之。静远告他败坏军中风气,朕也饶恕了他。之前为所欲为,大闹京兆府刑部,还甩朕脸色。朕,还不不予计较。今日为他祝贺,却以一赤子怨朕,还如此折辱朕的使者,孰不可忍。”

    “不可!”高力士面色大变,上前拜服进言道:“北衙禁军皆在王国公的掌控之下,南衙禁军,诸多将校也与他来往密切,东宫护卫也在他的控制之下,一但有变,将会大乱。”

    这一番话,直搓李隆基的心房。

    直让李隆基吓的冷汗直流。

    之前李隆基对于王毛仲百分百的信任,根本不会怀疑他的忠心,所以不在乎王毛仲有多少权力。

    而今李隆基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到了这忍无可忍的时候,想到王毛仲手握的权力,突然惊觉过来。

    王毛仲如此嚣张,并非没有底气。

    皇城护卫由北衙禁军、南衙禁军全权负责。

    北衙禁军是左右羽林军、左右万骑,

    王毛仲控制着左右羽林军,而他的亲家葛福顺控制着万骑,北衙禁军都在王毛仲的掌控之下……

    左监门将军卢龙子、右监门将军唐地文,右武卫将军成纪侯,右威卫将军王景耀这些都是王毛仲的人,南衙禁军也有部分为王毛仲所控制。

    还有王毛仲的长子太子仆王守贞,二子太子家令王守廉,三子太子率更令王守庆,他们也控制着东宫的兵权……

    一但王毛仲振臂一呼,皇城大部分兵马都会动起来。

    越是这样,李隆基更加容忍不得王毛仲的嚣张,高声道:“立刻传裴国公入宫!”紧接着,他一口气连续拟好了二十余封任命。

    “辅国大将军、左武卫大将军、兼殿中监、霍国公、内外闲厩监牧都使王毛仲,持宠骄横,胡作非为,朕恕其愚昧,从轻处理。于瀼州别驾员外长任,差官兵驰驿护送至任,即日动身……”

    “左领军大将军耿国公葛福顺,贬壁州员外别驾……”

    “左监门将军卢龙子,贬振州员外别驾……”

    “右监门将军唐地文,贬严州员外别驾……”

    ……

    一口气二十余诏书,将王毛仲手上握有兵权的官吏一并贬罚出京,并且勒令他们立刻动身。

    只有这在关键时候,李隆基才会展现他雷厉风行的一面,手段尤为刚烈。

    裴旻来到了皇宫,见到了李隆基。

    身旁有了裴旻,李隆基瞬间底气足了,将二十余诏书一并发放下去。

    王毛仲还沉浸在喜悦之中,蓦然得到如此噩耗,整个人怒发如狂,叫囔着要见李隆基。

    但是李隆基重情亦无情。

    一但他拿定了注意对王毛仲下手,不管之前如何宠信,也不留半点的余地。

    王毛仲既没有申诉的机会,也没有准备的可能。

    终于李隆基的护卫兵已经将王毛仲控制了起来,不给他与心腹密谋的机会,直接护卫至瀼州上任。

    王毛仲的亲家葛福顺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给兵卒护送上任。

    余下的将校有喘息之机,但他们群龙无首,李隆基也不给他们进宫接触兵卒的机会,直接利用王毛仲的宴会,将王毛仲的一党中握有兵权的,一网打尽。

    同时封锁宫中消息,安排得力可信之人,接管空置出来的北衙、南衙禁军。

    让裴旻进宫,也是为保万一,免得个别死忠王毛仲、葛福顺的人,威胁自身。

    一连串的行动,不留一点缝隙,将权谋手段运用到了极致,让裴旻也忍不住佩服。

    看着李隆基认真的清洗禁军蛀虫,裴旻心中念道:“希望新提拔上来的这些人都是有用的干吏,能够治治军中的风气,免得真的出现外强内弱的局面。”

    其实裴旻知道外强内弱的局面已经出现了,就现在的中央禁军,一但上了战场,不说不堪一击,却也没有什么大用。

    “静远!”李隆基看着裴旻。

    “臣在!”裴旻回过神来,上前作揖。

    李隆基道:“看你听悠闲的,给你个任务,此次封禅,一路行程安全,有你负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