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诸葛亮与曹操
    中书省!

    作为大唐的中心行政,中书省拥有的权势可谓仅次于皇帝。

    大唐行政制度是由中书省决策,再通过门下省审核,经皇帝御批,然后交尚书省执行,也是大唐王朝最负盛名的三省六部制。

    中书省的长官目前还是宋璟,这位可比魏征的名相,正兢兢业业的站着最后一班岗。

    裴旻与宋璟、张说关于封禅行程的探讨,也到了最后关头。

    这天裴旻直接在中书省的政事堂进餐,享受一下宰相的伙食待遇。

    一并共进午餐的除了宋璟、张说,还有苏颋、张嘉贞。

    这几日,裴旻天天来政事堂唠叨,诸多宰相都跟他混熟了。

    一边吃饭,一边商议国家大事,在唐朝算是优良的风气。

    这刚吃了两口,宋璟习惯性的就说了起来:“陛下移驾东都之议,是裴公于陛下说,还是我等于朝会上建议?”

    裴旻咽下了口中的食物,说道:“就由宋公说吧,这移驾东都是国事,与我本职无关。由宋公来说,最是合适。”

    这封禅的行程,裴旻自己经手的时候,做了详细的分析规划。

    大唐官道驿站纵横交错,他采用了规避繁华时段,修改路线等等手段,将扰民的程度降至最小。

    但长安到洛阳这一线,困扰裴旻许久。

    作为大唐王朝的西京与东都,这每日来往长安、洛阳的学者、商贩、旅人、百姓等络绎不绝。

    长安、洛阳的经济民生,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彼此东西映衬,相互依存。

    而且仅有函谷关这一条道路可行。

    其余地方,裴旻可以选择让百姓稍微饶谢远路,或者采用人流控制的方法,短时间内封锁官道,来避免问题发生。

    可长安、洛阳一线,却无法使用这招。

    一但唯一的官道受堵或是封锁,将会给两地百姓造成极大的不便以及没必要的损失。

    但是长安、洛阳人流极大,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又不能不防。

    李隆基是天下之君,出个意外,任谁也担当不起。

    也是因为这方面的麻烦解决不了,裴旻才找上了宋璟、张说。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何况宋璟、张说皆是当世少有的俊杰。

    经过几日商议,他们三人拟定了好几种方法,以减少对百姓造成的麻烦危害。

    最终因裴旻的一句无心的话,给了张说灵感。他说:“还是能走水路就好了,从长安渭水,直接顺流而下,沿着黄河直抵泰山山脚,即快又方便安全,还不扰民。”

    封禅要显示其诚,必需要走陆路。

    张说对此却受到了启发,大喜道:“我们可以将起点安排于洛阳,避开最困难的一段,直接依照裴公接下来的计划便可。”

    宋璟也明白了张说话中之意,洛阳是东都也是当年武则天的神都。

    在洛阳城里,依旧有着皇帝居所,宰相百官办公之处。

    为了体现洛阳的重要,李唐历代皇帝每隔几年都会在洛阳住上一段时间。

    先劝说李隆基从水路移驾洛阳,再由洛阳前往泰山,能够完美的避开长安、洛阳这一段繁华地带。

    正是万全选择。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宋璟他也明白了裴旻是真心为地方百姓考虑,不在乎这点功绩,也不跟裴旻客气,一口答应下来。

    “陛下赏,黄耆羊肉!”

    “陛下赏,鹅鸭炙!”

    “陛下赏,鱼鲙!”

    “陛下赏,醋芹!”

    ……

    正在裴旻、宋璟一众人兴致勃勃开吃的时候,负责御膳的内侍太监章灵命人送上了好几份的美食。

    “谢陛下赏赐!”在政事堂进餐的裴旻与宋璟、张说一众宰相赶忙拜谢。

    吃着李隆基赏赐的醋芹,宋璟居然忍不住感慨一叹道:“今日是托裴公的福,才能又得陛下赏赐菜肴。”

    这国之宰相地位崇高,是当朝皇帝的臂膀,手中权势仅逊色帝王。尤其是首相更是有权利驳回圣旨。

    因故历朝皇帝莫不对诸宰相常示恩宠。

    宰相每日不是在廊下就餐就是在政事堂吃饭,而皇帝每有美食或者不想吃的食物,皆会让人赏赐给不远处办公的宰相,以表君臣和谐。

    这赏赐膳食也是日常恩宠,几乎是历代帝王,天天必做之事。

    即便君臣有矛盾,依旧会做做样子。

    但李隆基就不!

    作为李家皇室诸多奇葩之一,李隆基很忠于自己的感觉。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绝不做作。

    他喜欢武婕妤,所以武婕妤错的也是对的,他讨厌宋璟,即便宋璟是对的,也是错的。

    自从宋璟当先以百官逼迫武婕妤进冷宫之后,李隆基就没有赏赐宰相半点膳食,不闻不问。

    到了今时今日,也没人看好宋璟这位首相的前途,他的下场比弄一言堂的姚崇更加凄惨。

    不过宋璟就是宋璟,即便知道了自己的未来,依旧兢兢业业的在位上干好每一件份内之事。

    只要他还是一天的宰相,就没有一个大臣敢有懈怠之心。

    “宋公,过奖了,你担得起这奖赏!”

    裴旻也只能如此安慰一句,若是李隆基问他宰相这方面的事情,他定会给宋璟说好话。

    如宋璟这样的直臣实在难得,只是李隆基根本不会开这个口,而他也不可能直接在此事上给李隆基提建议。

    任命首相之选,是皇帝一人的权力。

    除了乱臣贼子,没人能够干涉。

    宋璟、张说送裴旻离开中书省,宋璟叹道:“此次封禅归来,大唐就交给道济了。”

    张说也不知如何开口,只是叫了一声:“宋公!”

    张说是难得的文武全才,迄今为止,已经两次拜相。

    在多相制的唐朝,宰相与首相是有极大差距的。

    已经多次升任宰相的张说,早将首相视为心愿,但是宋璟的人品道德就如昔年魏征、马周一般令人敬佩。

    张说从他手中得到首相之位,让他心底很是矛盾。

    “无妨!”宋璟心中固有遗憾,但走到了今日,却也看的很开,笑道:“能够辅助明君,一展所学至今,早已不负此身。道济,你才略更胜于我,未来由你辅助陛下,在下非常安心。只是你脾气有些暴躁,对于属下过于苛刻,希望你能好好改过。此外,对于裴公此人不要以常理度之。如此人物,依我看来不是诸葛亮,就是曹操,甚至更过。好好用之,将会为我大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若因各种原委,只怕……”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