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渴望大乱
    酒徒说的正是高兴,绘声绘色的描述着裴旻与裴杨氏之间,那不可告人的事情,就如亲眼所见一样。

    这种茶余饭后的奇闻趣谈,不管真假,最是吸引人。

    客栈大厅周边诸多人都竖着耳朵聆听,就连过往的店小二,路过的时候也忍不住的放慢脚步。

    突然!

    “砰”的一声巨响!

    桌上的菜肴都跳了起来。

    酒徒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带着几分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宝剑,顺着宝剑抬起目光移动着目光,却见一个英姿飒爽的貌美姑娘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这人正是公孙曦。

    公孙曦自那日意外,有些不敢面对自己的姐姐跟裴旻,索性借着青羽盟事物之便,出了一趟远门,跑了一探颍川。

    这返回长安之际,途径洛阳,这天色已晚,便在城中客栈歇脚。

    与哼哈二将吴远、张妮在所住的客栈大堂吃饭。

    耳中却听酒徒说裴旻跟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有染,登时火冒三丈,拿起宝剑就往邻桌上重重一敲。

    周边看客最初也有些受惊,但见酒徒让一个年青貌美的姑娘,吓成这模样,反而引起了一阵哄笑。

    酒徒听着刺耳的笑声,又气又怒,看着弱质芊芊的女子,酒意上涌,喝道:“臭娘们找打!”

    他只是粗通拳脚的泼皮,打架也无章法,怎么方便怎么来。

    人还在地上,双手撑地,踢脚猛地对着公孙曦就踹了过去,刁钻非常。

    公孙曦不闪不避,朝霞剑连剑带鞘的向下一点。

    她这一剑用上了内劲,准确无误的点在了酒徒膝盖的麻经上。

    登时间酒徒的膝盖失去了力道,向上猛地一翘,踢到了案几上。

    “嗷呜”的一声,就如给踩着尾巴的哈士奇,一手抱着膝盖,一手抱着脚尖,在地上打滚,哀嚎连连。

    周边人想不到一个如此貌美的姑娘,这般厉害,一个个都理智的选择闷头吃饭。

    与酒徒一并喝酒的想要上来帮忙,却见吴远、张妮已经站到了公孙曦的身后。

    对方很理智的没有逞能,扶着酒徒就往店外走去。

    “慢着!”

    公孙曦叫道:“留下饭钱,再告诉你朋友,饭可乱吃,话不能乱说。”

    众人这才明白公孙曦是给裴旻,或者裴杨氏叫屈了,皆闷头吃着饭,客栈异样的安静。

    气呼呼的回到了位子上,公孙曦道:“气死我了,师傅是何等英雄,岂会看上有夫之妇?”

    吴远道:“就是,裴国公是什么人物,寻常妇人哪里会入他眼中。”

    他对于裴旻乔装的陈世武极为讨厌,可裴旻却一直是他心底的偶像,将之视为前进的动力与目标。

    便是公孙曦不出手,今日他也会忍不住动手,教训毁坏侮辱自己偶像名声的人。

    张妮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漫不经心说道:“就怕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公孙曦不满的说道:“这是什么话,师傅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

    张妮憨憨的笑道:“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女追男隔层纱。就裴国公那相貌,那本事,那地位,那个姑娘不心动?就算国公自己拿捏把握的再好,真要遇上妲己、夏姬这样的妖妇,百般勾引,未必就受得住诱惑。”

    公孙曦开始听着还是觉得有些道理的,想着自己就算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了,但听到后来,心底也有些捉摸不定了。

    尤其是想起那酒徒对裴杨氏的评价,心底很不是滋味,猛地一拍案几,气势汹汹正义凛然的道:“我倒要看看,哪个狐狸精敢勾引我姊夫。”

    **********

    终南山,一个荒芜为杂草掩盖的山洞。

    燕婷手里拎着一袋子食物,悄然走进了洞内。

    数人迎了上来,他们一脸的狼狈落魄,却是青龙的落网之鱼。

    为首一人是一直跟随在崔鸿身旁的严先生。

    经过那般惨败失策,这位严先生依旧如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神情怡然自得,丝毫不受影响。与昔日相比,就是清瘦了一点而已。

    严先生接过燕婷的食物,选了一块硬干的大饼,狼吞虎咽起来,先填了肚子,这才道谢道:“多谢燕龙心了!”

    燕婷带着几分冷漠的道:“无妨,都是落难人,不必计较太多。”

    严先生听出了那分生疏,也明白缘由何在。

    他们一直以未太平公主复仇为动力,驱使着那些忠于太平公主的青龙好手。

    如今真相大白,崔家人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燕婷没有对着他的心脏捅上一刀,已经很不错了。

    燕婷看着山洞中狼狈的诸人,脸色有些缓和,高声道:“现在我们的人大多诛服,为公主复仇,已经成了妄想,弟兄们各走各的吧,离开京畿这是非之地。找一个安定的地方,踏踏实实的生活。”

    李隆基对不听话的青龙开始赶尽杀绝,由高力士掌控的内卫一直追杀着漏网之鱼。

    青羽盟也一直协助行动,崔鸿掌控的青龙几乎都给清除干净了。

    唯有严先生最早察觉到了点点不对,事先找了燕婷逃了出来,躲到了终南山里。

    这一躲就是好几个月,直到李隆基移驾洛阳,燕婷才放心决定出山逃命。

    严先生将燕婷拉到一旁,道:“燕龙心你自己呢?”

    燕婷依旧绷着脸道:“这个就不用严先生操心了。”

    若非这位严先生提醒他们,帮助她们避开这一劫,严先生这条崔鸿身旁的走狗,绝对活不到现在。

    严先生道:“我知燕龙心并未放弃复仇,可还要劝一句。应该没有人比龙心更加了解裴旻此人的本事,现在是他负责封禅的全程护卫。裴旻不是王毛仲那个蠢货,龙心是绝对没有机会报仇的,鲁莽的行径,只是贸然送死。”

    燕婷警惕的目光看着严先生。

    严先生叹道:“燕龙心真的以为你暗中的谋划无人察觉?其实我早已发现点点猫腻,只是未跟公子表明而已。”

    “为什么?”燕婷的声音有些沙哑。

    燕婷是太平公主一手培养出来的心腹,自从武则天赐死太平公主唯一爱国的第一任丈夫薛绍之后,这位女中丈夫,便有了脱胎换骨的转变,开始渴望权势,收买孤儿孤女,培养忠于自己的力量。

    燕婷即是其中之一,她的能力算不得出众,但是忠贞不二,都是以太平公主至上,愿意为她干任何事情,哪怕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即便太平公主去世已有十年,燕婷依旧不忘报仇执念。

    当初她选择继续潜伏裴府就是打着报仇的心思,在裴府寻觅着能与李隆基接触的机会。

    跟了崔鸿多年,燕婷渐渐察觉,崔家人一口一个为了公主报仇,却没有半点进展,怀疑起了崔鸿的动机。

    只是崔鸿手中握有青龙佩,燕婷不愿忤逆太平昔年定下的规矩,暗自另外做了安排。

    李隆基身为皇帝,大部分时间都在宫里,偶尔出宫一下,也是重兵环绕,没有事先安排,周密的计划,根本不可能伤及李隆基分毫。

    封禅却让燕婷看到了一线生机,暗中做了部署,不想还是让严先生发现了。

    严先生道:“我发现异样的时候,正在与裴旻博弈的紧要关头,不想节外生枝,为你隐瞒了下来。”

    燕婷道:“这么说,我还要感谢先生?”

    严先生摇头长叹道:“我不是帮你,无需你谢。跟你说那么多,也不过是想燕龙心跟我一起走,护送我南下而已。中原已经没有我用武之地,吐蕃、南诏是一个很好的去处,我可以向你保证,以我严庄的才智,只要有一展所长的机会,定能青云直上。到时候我会支持你复仇,给钱给人,这样远比燕龙心自寻死路更好。”

    燕婷笑道:“某认识先生五年,现在才知道先生的名字。只是……”她眼中闪过一丝讥讽,道:“你不够格!”

    严庄其实早知道这个答案,长叹道:“即是如此!那某为了谢燕龙心的救命之恩,这里劝龙心一句。裴旻并非凡人,我严庄自诩有李儒、贾诩之谋,却也不敢贸然与之对上。想要为太平公主报仇,唯一的机会即在洛阳。在裴旻没有胜任护卫之责以前行动,一但裴旻接管了陛下的安危,以他个人那可怕的剑术修为,外加陇右兵士的护卫,龙心你半分机会亦是没有。”

    燕婷默然点了点头。

    严庄提醒道:“不只是要在洛阳动手,还要选择机会,不要死等,要学会创造。陛下是一个很重兄弟情意的人,可以利用这点来将他诱惑出来。我知道洛阳阮家有《广陵散》曲谱,若是运筹得当,可获大功。”

    燕婷讶异的看着严庄,问道:“你为何要如此助我?”

    严庄笑道:“因为我希望看到李隆基死。”

    燕婷看着一脸阴沉的严庄道:“你也跟李隆基有仇?”

    “不,无仇无怨!”严庄依旧笑着说道。

    燕婷突然觉得严庄那温和的笑脸里,有着几分可怕:“那,你为什么敢行着这等大逆之事?”

    严庄风轻云淡的说道:“我不觉得这是大逆之举,反而是一场独善其身的豪赌。你失败了,与我没有半点坏处,也没有半点好处。可你要是成功,我严庄,这辈子都会念你的好!”

    燕婷完全搞不明白严庄的心中所想。

    严庄却是笑道:“你不明白的,你不明白我这种人活在太平盛世的痛苦。无家世无背景,无身份无地位,空有一生谋算,却无用武之地。为蠢货踩在头上,看废物耀武扬威。既然老天不给我一个乱世,那我就自己造一个乱世,逆天而行。”

    “只要李隆基一死,就凭李嗣谦这种心中没有半点城府,老实巴交的太子,如何能够镇服天下?镇守四方的诸节度使会信服一个无能的君王?别看裴旻对大唐赤胆忠心,一但李隆基去世,天下大乱,手握凉陇精兵的他,将会成为天下最强大的诸侯,未必就会对朝廷死心塌地。而我,严庄,就有了用武之地。尽管你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得偿所愿……”

    燕婷脸色有些惨白,道:“你,比崔鸿、卢杞更加可怕。”

    “哈哈!”严庄大笑道:“崔鸿不过是小丑而已,死守着世家的面子尊严,难成大器。至于卢杞,比崔鸿好一些,但是心胸太小,做不到能屈能伸,同样不堪大用。跟着他们,不过是想搅浑这世道而已。只可惜啊,失败了。败的莫名其妙的……到现在我还想不通为什么,我、崔鸿、卢杞,明明机关算尽,却跟傻子一样,自寻死路。”

    燕婷看了严庄好一阵子,突然道:“曹轩、谢可!”

    “属下在!”

    一男一女齐声而出。

    燕婷道:“你们送严先生去东北,一路听他差遣,将他送到目的地,你们就只有了。”

    她背过身去,道:“我只能帮你怎么多了,是死是活,就看先生自己的本事了。”

    严庄微微一笑,作揖道:“多谢燕龙心成全!”

    他并未多做停留,直接招呼曹轩、谢可离去了。

    过了片刻,燕婷突然回过神来,望向那已经消失的身影,一时间竟然有些毛孔悚然。

    她发现自己的心思完全让严庄洞察了。

    此时此刻,她并不清楚严庄那一番话是真是假,是唬弄她,还是有感而发,只是为了说动她,让她消除对之的不满,派人沿途护送。

    严庄、曹轩、谢可下了终南山。

    面对四通八达的道路,严庄指着往北方说道:“我们走这里!”

    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不是东南的吐蕃、南诏,而是东北的渤海、新罗,那东北的四战之地。

    吐蕃、南诏只是严庄说给燕婷听的而已。

    吐蕃军事青黄不接,有让裴旻打寒了胆,在全新的军事领袖没有独当一面的时候,不可能有胆子跟大唐为敌的。

    至于南诏,现在抱着大唐的大腿,短期内更加不可能起战事。

    唯有东北才是最终的去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