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买一送一
    洛阳杨家!

    裴杨氏在堂中与自己的叔父杨玄璬说话。

    “叔父,听说玉儿此次来洛阳。父亲特地带了一些蜀中的好茶蒙顶石花,却不知叔父送人了没。要是没有,侄女儿讨要一些,送给裴家伯哥,对于叔父也大有好处。”

    杨玄璬看着自己的侄女,也大为心动。

    杨家早年也是官宦世家,在两京颇有名望。

    到杨玄璬的祖父令本为止,杨家前八代都是高级官僚,堪称朝廷的中流砥柱。

    尤其是他们的曾祖父杨汪,更是位极人臣,被隋文帝赐爵平乡县伯,实邑二百户,历任尚书司勋兵部二曹侍郎、秦州总管长史、尚书左丞、荆州、洛州两州的长史。隋炀帝时期,杨汪荣任大理卿,由于判案准确无误、没有遗漏,故受到朝廷嘉奖,拜为国子祭酒,银青光禄大夫。

    时人称“张衡以鲠正立名,杨汪以学业自许”,可见杨汪学养之深厚。

    只是杨广死后,天下大乱,杨汪站错了位子,选择了中原霸主王世充,成为王郑朝的骨干。

    李世民收复东都之后,将杨汪清洗了。

    杨家也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分为两支。

    一支远去蜀地发展,一支依旧留在洛阳。

    分别是老大杨玄琰、老三杨玄璬。

    相比位极人臣的杨汪,杨玄琰的蜀州司户,杨玄璬的河南府士曹参军,前者是七品下的小官,后者是从七品下的小官,都属于不入流,只比芝麻绿豆大一点点的官职。

    杨玄璬也想往上爬一爬,可在洛阳这个竞争激烈的地方,没有一定的身份后台,想要向上爬尤为艰难。

    裴杨氏与裴旻的绯闻,杨玄璬近日也有所耳闻,是真是假,也不好细问。

    尽管他也觉得此举有辱门风,但真要有那种关系,也未必不是好事,没有任何犹豫,让人将蒙顶石花取来,让裴杨氏带了回去。

    裴杨氏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再一次与自己的丈夫裴冠造访裴旻当下的住所。

    这一次他们的理由很是充分,谢裴旻的提携之恩。

    要是没有裴旻,裴冠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获得坊正一职位。

    而且洛阳留守胡宁已经事先透露了消息,不只是坊正,只要表现的好,司仓一职,也将是他的囊中之物。

    坊正是小吏,不入品级,但是司仓却是真正的九品官吏。

    裴冠就因为与裴旻见了一面,与以往相比却有脱胎换骨之变。

    不来感谢,却也说不过去。

    裴旻一如既往的接见了两人,将他们请到了会客厅。

    “这是我们家乡的特产,蒙顶石花。妾身知国公酷爱饮茶,正好家中有这蒙顶石花,特来感激国公的提携之恩。”

    裴杨氏笑语嫣然,今天的她较之先前更加娇媚。

    第一次来,裴杨氏只是存着侥幸之心。

    但是见识到裴旻给自身存在的可怕利益之后,心思更加坚定,行为也更加的大胆,那双本就透着媚意的桃花眼,充满了春情。

    裴旻听到蒙顶石花眼睛为之一亮。

    蒙顶石花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

    在后世十大名茶以龙井为首,可在当下蒙顶石花才是最好的茶品。

    历史上茶真正普及天下是因为后来的茶圣陆羽,在陆羽之前,固然有茶的存在,却只有小众饮品,天下大部分地区都将茶叶当做药材,嚼碎了吃下去的。

    只有川蜀一地,有着饮茶的习惯,却也将茶视为如可乐、汽水一样的饮品。

    故而川蜀一地是茶文化的发源地,川蜀的蒙顶石花,自然得天独厚的成为这个时代最好的茶品,有着“蜀土茶称圣,蒙山味独珍”的说法。

    裴旻提前陆羽一步,带动茶文化的发展。

    川蜀的蒙顶茶也从籍籍无名变得天下皆知。

    蒙顶茶分好几种,蒙顶甘露、蒙顶黄芽、蒙顶青芽等等,但是蒙顶石花是其中最好的品种。

    蒙顶石花的造型自然美观,外型像石头上苔藓,冲泡后整芽形似花,故名蒙顶石花。

    蒙顶石花采摘不易,产量极少。

    市面上极难求购,裴旻还知道李隆基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下令将蒙顶石花封为贡品,不许另外交易赠送。

    蒙顶石花即将绝迹市场,裴旻以后想要喝都得眼巴巴的等李隆基赏赐。

    裴杨氏送的这礼物,还真送到裴旻心坎上了。

    “那我就笑纳了!”裴旻让人将礼物收下,至于“提携”之说,他并未应对。

    此事固然因为他的关系,却非他的意思。

    裴冠认真谦逊,也确有资格接任坊正的职位,也就没有出手干涉。

    裴杨氏见送对了礼,更是高兴,泡着媚眼说道:“妾身父亲是蜀州司户,负责民户事物。蒙顶山附近的民户皆是妾身父亲负责,伯哥要是喜欢,让父亲再想办法弄一些来。”

    裴旻受了秋波,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道:“那就替我谢过令尊了……”

    他先到了谢,然后若有所指的问道:“这受了礼,当还礼才是。你们家中可有什么男丁,我凉州正缺人手,若有可造之材,可以举荐给我,我带去凉州培养。”心中却想着一但杨国忠到了凉州,能活着出凉,他不叫裴旻,改叫非衣日文。

    裴杨氏正想说自己的丈夫,话到了嘴里,却又改口了:“妾身家中皆是姐妹,并无男丁。这伯哥是我裴家的骄傲,孝敬伯哥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还礼太见外了。”

    裴杨氏也算是家学渊源深厚,自幼习得琴棋书画,算得上是小才女,固然性情放荡,才智心思却不小。

    裴杨氏这些天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得偿所愿,献身成功。

    经过一番思量,却发现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横在她的面前。

    这个问题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丈夫。

    这个时代风气开放,依然有着道德底线。

    可以娶寡妇,但是不能跟有夫之妇混在一起。

    ***女是道德大忌,裴旻是一代文宗,一但事情坐实,与他的名声伤害太大。

    裴杨氏想到这点,也察觉事情并非她自己想的那么简单,随随便便就**,烧在一处。

    裴旻的身份地位就注定了他不缺女人,不可能用自己的名望未来图一时爽快。

    所以,裴冠越得器重,地位越高,裴杨氏反而越不能得偿所愿,果断不说了。

    裴杨氏带着几分深意的瞄了自己懦弱的丈夫一眼,心道:“要是他不在就好了。”

    裴旻有些遗憾。

    因为杨玉环对杨国忠太好,裴旻固然是学历史的,有些细节也想不起来了。在他记忆里,杨国忠、杨玉环是兄妹关系,也混淆的以为是亲兄妹,现在听裴杨氏说起来,这才知道原来杨国忠并非是杨玉环的亲哥哥,而是族兄。

    也难怪杨玄琰生了九个,原来是想要一个儿子。

    现在想想杨玄琰也够悲剧的,生了九个,九个女儿,这个几率不亚于中彩票了。

    裴旻有些不死心,加问了一句:“那就没有族兄嘛?”

    裴杨氏怔了怔道:“倒是有一个族兄,叫杨钊。”

    裴旻眼睛一亮,心道:“是他了!”

    杨钊是杨国忠之前的名字,国忠二字是天宝九载,杨钊为表忠臣,请求李隆基赐名,才有杨国忠这个名字,就如王忠嗣一样。

    只是王忠嗣是名副其实,而杨国忠,呵呵……

    “他现在在哪?我也可以提拔嘛!”裴旻装作毫不在意的说着。

    裴杨氏带着几分鄙夷道:“妾身也不知这位族兄在哪里鬼混,伯哥是我裴家的骄傲,妾身敬仰不及。不敢坑骗伯哥,我那族兄除了有一张俊俏的样貌,放荡无行,嗜酒好赌,一无是处,就别在意他了。”

    杨国忠是昔年张易之、张宗昌之甥,相貌确实是当世一流。

    裴旻见裴杨氏这般鄙夷杨国忠,也知她并无杨钊的消息,不免有些失望。

    正想着下逐客令,裴旻却得到了公孙曦求见的消息。

    裴旻顿觉意外,自那日以后,这丫头一直躲着他,现在怎么送上门来了?

    借坡下驴,裴旻道:“我这里还有事,就不留二位了,多谢你们夫妇的好茶。”

    裴杨氏心底暗恨,即便不能立刻得偿所愿,也想借机往往暧昧,待时机成熟……

    这还未开始,就结束了?

    裴旻送裴冠、裴杨氏离去,顺便迎接公孙曦。

    要是在长安,公孙曦是有直接进屋去后院见裴母、娇陈的权力的。

    但是现在是洛阳,裴旻居住的府邸是借助豪商空置的屋舍,府中的所有下人都是豪商留下来的。

    他们哪里认识公孙曦,将她阻挡在了屋外。

    这还没到大门,就听公孙曦叫囔的声音:“姊夫,姊夫!”

    裴旻更是意外,公孙曦还是第一次这样叫她呢,远远应道:“让她进来……你怎么来了!”

    “去了一趟颍州,顺路就来看姊夫了!”公孙曦轻快的向这边走着。

    裴旻笑道:“这是我徒弟公孙曦,也是我未过门夫人的妹妹,旻就不送到门口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着几分幸福的笑容。

    裴杨氏瞧的极为刺眼,心底莫名的有着几分妒意。她并未见过公孙曦,却也听过公孙幽、公孙曦的名号,心底忍不住念道:“不过是贱业丫头,有什么了不起的。”

    公孙曦快步走着,与裴杨氏交错的时候,小半截的身子与之轻轻一撞,轻声说了一句话:“狐狸精,离我姊夫远点。”

    她这一撞,用上了点点的暗劲。

    裴杨氏只觉得跟墙撞了一样,身子晃了晃,有些吃痛,心底生怒,却无处发泄,咬着牙离开了府邸。

    “你呀!”

    裴旻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习惯性的来到近处道:“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妇人有什么意思?”

    公孙曦脸色突然腾的一下红了,明显想起了那夜的事情,强忍着些许不安,道:“她,她不是好人!”

    对于裴旻,公孙曦是百分百的相信的。

    但是对于裴杨氏,却充满了怀疑。

    在她眼中自己的这个师傅、姊夫是最出色的,最好的,天底下没人能够比得上。

    有人打他的主意,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暗自调查了裴杨氏,登时发现裴杨氏有许多问题。

    裴杨氏生性放荡,很会利用自己的美色,经常欲语还休的与人玩暧昧,利用自己的美色,给人卡卡油,以半卖半送的形式买漂亮的衣服首饰以及胭脂水粉,风评很是不好,实打实的狐狸精。

    公孙曦确定了这些消息,哪里放心的下,自我催眠是为了姐姐,鼓起勇气找上门了。

    “我知道的!”

    裴旻笑着眨了眨眼,道:“她跟你们姐妹比起来,那就是天鹅跟田地里的土老鼠,你觉得我会看的上她嘛?”

    公孙曦认真的点头道:“也对哦,就拿狐狸精的模样,哪里比得上我们姐妹……咦!”她半晌反应过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原本就羞羞的脸蛋,都要滴出血来了,心底却有着小小的欢喜。

    **********

    “混蛋!”

    裴杨氏回到家中,气得将自己最爱的铜镜都丢了出去。

    想着公孙曦的话,裴杨氏牙痒痒的,想着公孙曦那英姿飒爽的样貌,忍不住心道:“乳臭未干的小贱人凭什么跟姑奶奶斗……”

    她心底想着,却又有一些不自信了。

    裴旻身旁的女人太多了,才貌双全的京师第一名伶娇陈,还有剑仙子公孙大娘,仅是这个风风火火一开始就宣誓主权的公孙二娘,但论相貌就不逊于她。

    而且她看得出来,这位公孙曦可不是单纯的为姐姐而来的。

    对方买一送一,这怎么比?

    怎么办?

    裴杨氏不想放弃,但是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内忧外患。

    “三姊!三姊……”

    一个小丫头迈着轻快的脚步冲进了里屋房间。

    “是小妹啊!”裴杨氏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没有多少心情搭理一个小丫头。

    小丫头却不懂的什么是察言观色,高兴的抱着裴杨氏的大腿,娇笑道:“三姊三姊,陪我玩!”她天真无邪的仰着脑袋。

    裴杨氏低头一瞧,不免一愣,那粉雕玉琢的模样,十足的美人胚子,想着裴旻似乎有些小禽兽,眼睛越来越亮。

    小贱人能买一送一,老娘为什么不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