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勾搭未来的女神
    洛阳积善坊,五王宅。

    裴旻与宁王李宪、岐王李隆范、薛王李隆业在宁王府中一并吃喝。

    此次封禅之行,还未开始,裴旻自身以获得了极大的好处。

    这些年他一直在外,京中的关系大多都是原来在担任御史中丞、兵部侍郎时打下的基础。

    诸多新晋文武大臣,裴旻有好些不认得。

    现今因为梅花三弄结识了宁王李宪这位李隆基最敬重的大哥,又凭借文宗的身份与封禅使未来的首相张说打好了关系,结识了聚拢在张说身旁的人才班底,巩固了自己的人脉。

    李宪得到梅花三弄如获至宝,不住研究练习,每有新的感悟,都会请自己的几位兄弟与裴旻品鉴。

    裴旻对于梅花三弄已经听了十数遍有余,但是这种经典的纯音乐,每一次听都能给他特别的感受,百听不厌。

    “无愧是先辈毕生心得,这梅花三弄在下研究了三月,至今亦不敢说完全参透。果然,与先贤笛圣相比,宪远是不及。”李宪一脸神往,似在追忆当年桓伊风采。

    李隆业用着小拇指掏着耳朵,道:“这曲子很好听啊!好听就行了,追究细节作甚?”

    李家五兄弟,四个都精于音乐,唯独这个老五最是荒唐,独好女色,对于音律一窍不通。

    不过即便是不喜音乐,依然能够听出好听的感觉。

    只是细节感悟,没有那么深。

    李隆范打趣道:“跟五郎说这个,就是对牛弹琴,大哥就不应该叫五郎来。”

    李隆业哼道:“我才不是为你们来的呢,我是来找静远玩的。听说洛阳有一名伶,叫水明,静远可有兴趣?”

    裴旻正想开口。

    李宪已经先道:“要约你自己约去,别在我府上抢我的贵客。再说静远跟你岂会一样,真要有心,将人请到府中便是,再将我等叫上,何必亲往?”

    李隆业一脸悻悻,道:“大哥不懂,这去青楼远比在自己家有味道。”

    李隆范道:“有胆子,你就去嘛!”

    李隆业独自生着闷气。

    李隆业是李家五兄弟中最荒唐的一个,常年流连青楼。但是昔年为杀手谢挟持,射了对方一脸之后,心里有了阴影,不敢再去青楼鬼混了。

    但是青楼的感觉滋味是自家中比及不上的,李隆业就想叫着裴旻一起去。

    也只有裴旻,才能给他安全感。

    很显然李隆业的心思早给人看破了。

    李宪、李隆范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裴旻也暗暗发笑,李家这几位兄弟确实有意思,一个个都没有王侯的架势,就跟寻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尤其是他们兄弟间更是有种血溶于水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点也不像生于帝王家。

    若非如此,李隆基未必就弄的过太平公主。

    “静远,我这里得到一个好东西,你定会喜欢!”李宪突然让人送上了一物。

    裴旻颇感兴趣,李宪显然是还礼。

    面对梅花三弄这份厚礼,要不不还。要还,礼肯定不轻。

    但是梅花三弄这样的千古曲谱,可遇不可求,李宪有什么宝贝?

    接过下人地上的木盒,裴旻移开木盖,却见盒中躺着一个卷轴,封皮上写着广陵散三字。

    即便裴旻孤陋寡闻,也从金大侠的笑傲江湖里听过广陵散这中国十大古曲之一的大名。

    裴旻讶然道:“这广陵散不是绝于嵇康了,怎么在宁王手中?”他说着,手里却是很老实,迫不及待的收了下来。

    李宪笑道:“我也是近来新得,却如世上所说,广陵散唯有嵇康知晓琴谱,而且嵇康从不与外人分享,随他一死,广陵绝响。不过有一细节,却是无人在意。当初司马昭杀嵇康之前,兄长嵇喜送来古琴。嵇康临终前,与大庭广众之下弹奏广陵散,曲毕长叹‘袁孝尼曾想学广陵散,我每每吝惜而固守不教,却不想今绝于此’。”

    “嵇康是竹林七贤之一,临终前诸贤接来相送。其中七贤之首的阮籍凭借超凡的记忆,将广陵散拓写下来。只是阮籍担心有失,不愿得罪司马昭与钟会,秘而不传。此后这广陵散则成了阮家之宝。直到前些日子,在下意外得到。”

    “论及琴艺,当今世上无人能出尊夫人之右。这广陵散也只有尊夫人有资格获得只恨不能聆听这千古琴曲。”

    说着李宪还是一脸的遗憾。

    裴旻道:“有机会再来长安,第一件事就是请宁王来府作客。”

    李宪满意道:“那就不枉在下增曲之情了。”

    李隆范急切道:“可别将我忘记了,大郎好是偏心,有这宝贝,竟然不让四弟我先睹为快。”

    李隆业也凑着热闹道:“也要叫上我,我去喝酒。裴府的酒窖,在整个长安都富有盛名。”

    “好!一个不拉!”裴旻巴不得跟他们这几位王爷的关系更近一些,说着将广陵散递给了李隆范道:“这宝贝肯定是要用来讨好我夫人的,让我送给岐王定是舍不得。不过给岐王拿去拓印一份,却也未尝不可。”

    李隆范怔了怔,意外道:“静远好是大方。”

    裴旻笑道:“这有什么大方的,其实吧,我虽敬重嵇康才学,却也不齿他行为。这琴曲又不是什么利国利民的科技,私藏着有什么意思。幸亏有阮籍在,不至于此琴曲失传。”

    李宪动容道:“言之有理,静远心胸,确实是我辈所不及。”

    带着广陵散,裴旻满怀欣喜的离开了宁王宅。

    他个人对于广陵散无爱,但是他知道娇陈一定会万分高兴的。

    封禅过后不久,就是娇陈的生日,没有什么比广陵散更好,更合适的礼物了。

    往回府的道路行去,裴旻远远的见一妇人抱着一个孩子向他这边走来。

    裴旻瞧着妇人的模样,忍不住微微扶额,妇人竟然是裴杨氏,心底没由的有些厌恶了。

    裴杨氏若是一个寡妇,乃至于离了婚的,裴旻可能将之视为一次艳遇。

    固然裴杨氏却有狐妖之貌,对于男性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但是人家是有夫之妇,并且健在。

    裴旻并没有曹操的特别爱好,能够克制自己,从一开始就较为反感。

    只是因为杨家的存在,裴旻别有用心,这才没有翻脸。

    却不想裴杨氏大有穷追不舍的念头,竟然在这大街上堵着自己了,作风实在可耻。

    “见过裴国公!”

    裴杨氏居然没有叫“伯哥”,而是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裴国公”,同时表情不在妖冶**,大有圣人模式,除了那对透着风情的桃花眼,表情一边肃然。

    即便裴旻心底反感裴杨氏,却也不得不承认,裴杨氏此举给她自己挣回了不少好感。

    不管在私下多么风情万种,这大庭广众,还是不落人口舌的。

    裴旻点了点头,并未应话,也没有想多呆,拉了拉缰绳,意图继续前行。

    裴杨氏拍了拍抱着的小孩,道:“玉娘,快来见过裴国公。”

    听到“玉娘”,裴旻本能不由自主的拉住了缰绳,带着几分古怪的停了下来,心中忍不住道:“不会是杨玉环吧?她不是应该在蜀中嘛!”

    正想着,那个叫玉娘的小女孩,在裴杨氏的怀中,侧着身子坐着,揉了揉眼睛,嘤嘤啊啊的,显是之前睡着了,鼻子上还挂着一个小气泡。

    裴杨氏将小女孩放在地上。

    玉娘也清醒了一些,瞪大着眼睛,看着高举马上的裴旻,疑问道:“你就是大英雄裴旻?”

    裴旻看着一脸婴儿肥,天真可爱到无法形容的小丫头,忍不住想到了小七,笑道:“是不是大英雄我不知道,但是裴旻确实是我!”

    玉娘眨巴着眼睛道:“我听三姊说过你,说你是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打吐蕃、打突厥,保护玉娘能够开开心心的玩耍。三姊还说,嫁人就要嫁你这样的大英雄!”

    裴旻咳了咳,一脸的无语,不知裴杨氏打什么鬼主意,给小小年纪的玉娘,灌输这种念头。

    他怎么也想不到裴杨氏竟然有着买一送一的想法。

    裴旻思想并不纯洁,却也没有无耻到裴杨氏那个可怕的境界。

    为了自荐枕席,无所不用其极。

    裴旻翻身下马,发现玉娘的眼睛不是在他这个人身上,而是眼巴巴的看着一片的辛巴。

    辛巴浑身金色长毛,论及外型之优美,鲜有马驹能够比及。

    在玉娘这个年岁的小丫头心中,很明显裴旻比不上宠物

    “这是?”裴旻望向裴杨氏。

    裴杨氏一本正经的介绍道:“这是我九妹玉娘,前些日子从蜀中来到了洛阳。”

    确定了小丫头的身份,裴旻大感有趣,凭着哄小七小八的经验,柔声道:“想骑嘛!”

    “想,我想!”玉娘兴奋的抓着裴杨氏的裤腿,一阵的摇晃,可怜兮兮的征求她的同意。

    裴杨氏见裴旻果然如她想的一样,对玉娘兴趣极大,笑道:“这是你伯哥的坐骑,只要伯哥同意,自是随意。”

    玉娘又看向了裴旻。

    裴旻笑了笑,突然抱起玉娘,将她放上了马背。

    玉娘开始有些惊惧,忍不住叫呼起来,待发现自己已经上了辛巴的马背,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独自高兴了一阵,玉娘想要去摸那鬃毛,伸了伸手,却有些胆怯,又缩了回去。

    “别怕!有我在,辛巴,不会伤人!”

    良驹有良驹的脾性,辛巴相比温顺的小栗毛更加的性烈,会攻击生人,不让生人骑乘。但有裴旻这主人在侧,却也如小猫一般的温顺。

    玉娘对上裴旻鼓励的眼神,大胆的伸手轻摸着鬃毛,嘴里露出了咯咯咯的笑声,悦耳至极

    “想不想跑一圈?”

    裴旻笑着问道。

    玉娘回答的很是利索:“想!”

    裴旻直接翻身上马,将玉娘轻抱着,“驾”的一声,远远的去了。

    裴杨氏有些傻眼,看着裴旻远去的身影,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娘让玉儿比下去了?”

    她并不确定裴旻真的有那特殊的癖好,只是公孙曦的出现,让她有了很深的危机感。

    对方青春靓丽,还买一送一。

    自己这里胜算实在不高,尤其是自己的丈夫,现在还活的好好地,胜算更低了。

    叫着玉娘充当场面其实就是破罐子破摔,求个万一。

    真要有这个万一,也能增加一些胜算。

    但是她一直觉得就算是买一送一,送的也是玉娘,自己才是主角

    然而裴杨氏却发现,裴旻今天的注意力一直在玉娘身上,好像玉儿远比她有吸引力。

    裴旻围着街坊绕了一圈,玉娘小脸儿激动的通红,便如红红苹果一样,让人有忍不住亲上一口的冲动。

    再次来到裴杨氏身侧,裴旻下了马,将玉娘抱着,笑道:“伯哥送你一样东西!”

    他摸了摸身上,却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相赠,玉佩什么的太过贵重,小姑娘也送不出手,看着辛巴一身漂亮的毛发,从马囊里取出了一撮马毛。

    裴旻每日都要给辛巴刷毛,掉下来的鬃毛他都留着。

    如辛巴这样的良驹,鬃毛有很多用处的。

    裴旻凭借脑中的记忆,随手做了一个结,道:“你我有缘,这个就送你了,别小看它。有事拿着它来凉州找我,只要不是天大的事情,我抗不了,一切好说。”

    玉娘笑嘻嘻的伸手接过,金灿灿的毛结很吸引人。小丫头很高兴,双手搂着裴旻的颈脖,给他了一个亲亲,以表感谢。

    裴杨氏眼睛都直了,带着几分贪婪的看着那毛结。

    她知道这毛结的价值,就裴旻的身份地位,他抗不下的事情,真不多。

    裴旻担心裴杨氏作怪,又说道:“记得,要你自己来才做的数!”

    说着,将玉娘交给了裴杨氏,道别离去了。

    知道裴旻的身影消失,裴杨氏才回过神来,再一次肯定自己给玉娘比下去了,不免悲从心来,一个丫头片子,不能吃不能干,有什么好的。

    裴旻却颇为兴奋,他记得历史上杨玉环是因为父亲犯事,这才寄养于洛阳叔父家,从而成为寿王妃,然后杨贵妃!

    而今有了这个毛结,未来杨父犯事,小丫头就会来凉州,命运就不一样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