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视钱财如粪土
    裴旻回到了府上,下令门卫,挂起了避客牌,以处理封禅之事为由,不在见客。

    裴杨氏固然美艳,但是她的放荡,实在不是裴旻的菜。

    裴旻习惯了古代的帽子,却也不想拣一个原谅帽戴戴。

    至于杨玉娘这个未来的第一美人,人家还是幼女,萝莉都算不上,裴旻目前压根就没有那个心思。

    实是裴杨氏以己度人,以为所有人皆如他一般,才有各种瞎想。

    接触裴杨氏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与李家相爱相杀多年的杨家人。

    而今通过裴杨氏与杨玉环结了一个善缘,亦差不多了。

    毕竟杨国忠不是李林甫、安禄山之辈。

    李林甫心思鬼谋,有翻云覆雨之能,而安禄山果敢狠辣,仗义轻财,身怀狐狼之性,他们不论善恶,能够成功在历史留下厚重一笔,那是自身能力所致。

    但杨国忠就是一庸才,确切的说是有小聪明的平凡人。

    当一个小官吏或许绰绰有余,可一但身负重任,将会丑态百出。

    没本事治理国家,导致关中大旱。事情发生,不想办法救灾,反而说灾害没影响,无视百姓生死。

    三次征伐南诏,致使大唐损兵二十万,还舔着脸说大捷……

    如此种种,可谓罄竹难书。

    就杨国忠,没有杨玉环的裙带关系,他根本没有本事出人头地。

    故而对于杨国忠,裴旻是关注,却也没有慎重以对,不像李林甫那样,死死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当初李林甫若是没有选择更裴旻走,裴旻百分百不会放任李林甫在长安的。

    现在估计,坟头草都有三丈高了。

    孰轻孰重,裴旻心底明白。

    “却不知,另一个主角现在在哪?”

    裴旻低声自语着,一个个的反面人物相继登场,安禄山这个胖子也应该要露头角了吧。

    卢龙塞。

    卢龙塞位于迁西县与宽城县接壤处,是燕山山脉东段的隘口。

    依山修筑,三道城墙构成一个“日”字形的防御体系。外围主城墙高五丈,宽三丈,长一百丈,由石块从里到外整体码堆而成,中心竖有一两丈高城楼……

    一个精神抖擞的大胖子腰间别着五颗血淋淋的脑袋,纵马弛进了寨内,在他身后是一支凶煞的劲旅。

    他们完全没有阵型可言,但是每一个人,身上都至少挂着三个以上的首级,表情乖张,如狼似虎。

    卢龙塞里的兵士一个个的放声高呼:“少将军凯旋回来了,少将军凯旋回来了!”

    少将军志得意满的对着四周挥了挥手,高声道:“兄弟们,今天收获不错!抢了不少的东西……”他说着,从马背上取过一个大袋囊,道:“这是赏给你们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肥大的手,伸进袋囊中抓起一把,对着兵士甩了出去。

    各种通宝银钱,其中还不乏金银饰物,一并甩了出去。

    周边的兵士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先后拼抢,高呼着:“少将军威武,少将军万岁……”

    带着畅快的大笑,大胖子策马来到了自己的屋子,道:“李猪儿,本将军回来了!”

    瘦小的李猪儿跑着来到了近处,弯着腰到了马侧。

    大胖子踩着李猪儿的背,下了战马,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屋舍。

    李猪儿屁颠屁颠的跟着身后,帮着大胖子卸去身上的重甲。

    大胖子往胡床上一趟,将手中剩余的一点点的财物向李猪儿丢了过去道:“这些是给你的!累死老子了,我睡会儿,你安排做饭去。我要吃牛肉,想办法给我弄来!”

    他说着大大的打了一个“哈啊”,直接在胡床上闭上了眼睛。

    李猪儿悄悄的看了一眼袋囊中剩余的钱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暾欲谷大步走进了屋子。

    李猪儿将袋囊藏在身后。

    暾欲谷视若无睹,看着即将睡去的大胖子道:“少将军,少将军!”

    大胖子正是当初天可汗大道附近的轧荦山。

    轧荦山正欲大怒,却见吵醒自己的是暾欲谷,忙变了嘴脸,咧嘴笑道:“先生怎么来了?”

    暾欲谷道:“刚刚大帅传来消息,说是长安来了一位叫牛仙童的太监,是奉命来检阅军队的,要来咱们这卢龙塞。大帅特别传令,让少将军好生接待,不可怠慢了他。”

    轧荦山霍然而起,来回走了两步,搓着粗大的手指道:“先生,你说那牛仙童喜欢什么?”

    暾欲谷幽然道:“不外乎财权,我们给不了权,只能从财富上满足。”

    轧荦山眼珠子转了转,对着李猪儿勾了勾手指。

    李猪儿心疼的将袋囊递给了轧荦山。

    轧荦山一把抢过袋囊,一脚踹了过去,喝道:“有我吃的,就饿不死你。别这么小气,去,将我赏给你的所有钱物通宝都拿出来……”

    李猪儿不敢犹疑,转身便去。

    “等等!”

    轧荦山突然叫住了他,道:“将我屋外的战马拉出去卖了,还有这屋子里你看有什么值钱的,都拿出去变卖,换成钱来孝敬牛仙童大爷!”

    李猪儿苦着脸道:“大哥,有必要这样嘛?你的战马可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轧荦山就瞪眼怼了回去,道:“你懂个屁!长安的繁华,你小子又不是没亲眼见过,跟他们国都人相比,咱们这些就是田舍汉,没见识的下等人。天晓得他们的胃口有多大,万一伺候不好,我们都得玩蛋……索性,别管他娘的有多大胃口,咱们有多少就给多少。哪怕是砸锅卖铁自己喝粥,也要将牛仙童这位大爷伺候好了!”

    他说着望向暾欲谷道:“先生,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暾欲谷看着面前的大胖子,笑道:“确实是这个道理,只要牛仙童高兴,就不怕撒出去的钱财回不来。”

    他表情带着几分深沉,看不出喜怒,但心底早已翻起滔天巨浪。

    他知道自己是遇到宝了。

    当初跟轧荦山做交易的时候,纯粹是命悬一线,带着几分孤注一掷的心思。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这个轧荦山比他当初所想的更加厉害,成长的速度更为可怕。

    一个惜财如命之人,短短时间内变得,视金钱如粪土,将金钱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这种人怎么可能不成大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