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泰山一梦
    “陛下有如此豪情,臣自当舍命相陪!”

    裴旻作揖应道。

    李隆基心性极高,有汉武太宗的野望,最喜欢大气魄大手笔。

    《望岳》一诗,不但写景,还写人。

    描述了泰山雄伟磅礴的景象,赞美泰山的神奇秀丽之余,还表达了诗人不怕困难、敢攀顶峰、俯视一切的雄心和气概,以及卓然独立、兼济天下的豪情壮志。

    这种诗句,最能引起李隆基的心声,与他生出共鸣。

    “拿纸笔来!”李隆基叫呼一声,说道:“静远快将这诗写下,朕要挂在书房里。”

    裴旻见李隆基如此慎重以待,也知杜甫这首诗的魅力,感染了李隆基。

    对于那还未谋面,能与李白齐名的诗圣充满了敬意。

    以一首诗,换泰山附近的上万百姓的安宁,还是值得的。

    裴旻也不吝啬自己的笔墨,以自己的最佳状态书写,以不负杜甫这千古佳作。

    “《望岳》,好诗名。全诗以“望”统摄全篇,句句写望岳,但通篇却无一个‘望’字,让人以身临其境眺望,静远的谋篇布局、构思是精妙奇绝,当真天下无双。”

    李隆基太钟爱这首诗,又忍不住赞美了一番。

    看着退下去的裴旻,李宪慷慨道:“三郎,你有静远这样的臣子,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李隆基笑道:“也是我大唐的恩赐,相比张说、程祎的先见,静远不但考虑了大雪的影响,还亲自不辞劳苦的上山考察,差别可见。”

    李隆业道:“不只是如此,静远还摸透了三哥的脾性,不谏而谏。不像那些讨厌的文士,逼得三哥同意他们的提议,将一切交由三哥抉择,静远一定是相信三哥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的。”

    李宪道:“君臣相知,莫过于此。”

    李隆基格外高兴,叫了一声:“高将军!”

    高力士立刻躬身应道:“老奴这就去让张相更改山上方略,徒步上山。”

    他根本不需要李隆基如何安排。

    又何尝不是主仆相知?

    出了李隆基的营帐,裴旻立刻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仆固怀恩已经在帐内等候了。

    “我标记的那几点,你记住了?”

    仆固怀恩道:“都记下了!”

    “好!”裴旻道:“就辛苦你们了,带上二十几人,弄一些沙土,将那些地方稍微修葺一下。”

    仆固怀恩在陇右军已经成长成了一个合格优秀的军人,毫不犹疑的应诺道:“是!”

    仆固怀恩离开不久,裴旻得到了张说求见的消息。

    “张公!”裴旻亲自出帐迎接,给足了面子。

    两人刚一见面,张说已经深揖到底。

    裴旻赶忙上前搀扶。

    张说心悦诚服道:“在下这是替这泰山周边所有百姓,谢过裴公。某去做了一番调查,现在正是春耕时节,要是将周边百姓抽调来修路,一来一往,少说也要耽搁曜日。这边一耽搁,他们各自田地的工作将会中断,从而引起各种效应,错过最佳的耕种时间,影响收成。裴公能够劝住陛下徒步上山,与周边百姓实是莫大的喜讯。鲁地儒生都要前来感谢呢,在下将他们拦下了。某知道国公心系天下,所做之事,并非为了那些儒士的道谢,没必要无辜招惹非议。”

    裴旻赶忙道谢,张说这一拦,可免去了他不少的麻烦。

    张说道:“这徒步上山,更显其诚。只是山路险滑,不能大意。”

    裴旻早已考虑妥当,轻声的说道:“张公大可放心,陛下并非娇生惯养,早年还是家喻户晓的纨绔,是走马猎鹰的好手。体魄不逊于常人,我特地上山亲自查询过了,除了个别要地有些困难,其他皆无大碍。我以让人上山特别修葺,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如此甚好!”张说一脸放心,又说道了《望岳》。

    作为士林领袖,张说在历史上留下了两百七十余篇文章数词,在这方面也是各种翘楚。

    对于《望岳》,那是赞不绝口。

    也非要让裴旻写下墨宝,遗留后世珍藏。

    裴旻只好轻车熟路的再写了一篇。

    张说也投桃报李,送了一篇自己的力作。

    裴旻认真的收藏起来,张说固然不是李杜级别的诗人,但身为文宗,他的佳作焉能逊色?

    二月二十五日。

    李隆基领着张说、王晙、陈玄礼等随行文武以及各国使者,还有一群精选出来的鲁地儒生开始登山。

    陈玄礼率领的三千兵士,一路沿途留下,负责守护山道。

    仆固怀恩率领的三百兵士则一路护送山顶,负责整个封禅流程的护卫。

    一行人在登山途中,不免浏览周边景色。

    现在正是春季,万物复苏,但犹有冬天的冰雪。

    翠绿的生命力量与洁白未化的山雪,相互辉映,既有冬季的冷峻又有暖春的明艳。

    一路沿着阶梯而上,

    “松拱一天翠,草生万壑青!”

    李隆基也是一脸兴奋,感慨道:“幸亏静远提醒,否则如此美景朕岂不是要错过!”

    裴旻笑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呢,继续向前,相信陛下绝不后悔来这一趟。”

    李隆基多年呆在宫中,偶尔外出也是周边的避暑山庄,难见泰山这般景色,又加之正处壮年,不禁健步如飞,大步向山攀登而去。

    裴旻、高力士健步如飞,紧跟在后。

    随行的官员使者、齐鲁儒生也加快了登山的速度。

    一行人惭往上走,泰山的景色随着海拔的提升,越来越有特色。

    泰山以树水石称雄于世。

    这高山之上,树水石是常见之物,但泰山上的树水石却非同一般。

    泰山的树,多为松柏,四季常青,而且多生于悬崖绝壁之上,更显其庄严、巍峨、葱郁;泰山的溪水,以细小狭长的瀑布为主,一路走去,皆是湍急的瀑布激流,给人视觉上的震撼。至于山石,古朴、苍劲,其质地坚硬,基调沉稳、凝重、浑厚,更是早在汉朝就名动天下。

    以泰山的雄浑庄严,加上山水石的衬托,无怪有人言“登泰山而小天下”。

    在这种景色的衬托下,李隆基脚步越走越快。

    正如裴旻所预料的一样,李隆基固然比不上李世民这样马背上打天下的皇帝,但以身体而言,比起当年的李治要强上不少。

    李治是一个腹黑听话的乖宝宝,而李隆基早年就是一个纨绔的二世祖,走马猎鹰,打马球逛妓院,样样精通。

    其中打马球的技术还号称天下第一,曾经率领一群纨绔子弟,五打十,将吐蕃的马球国家队打的落花流水。

    固然当了皇帝以后,告别了荒唐的生活。体力什么的难免有些下降,但也绝非是文弱书生可以相比的。

    他一人走在前头,除了裴旻、高力士以外,后面的众人们似乎都要带着小跑才能跟得上。

    裴旻是习武之人,跋山涉水压根不是问题。

    而高力士是太监中的极品,一米九五的身高,比裴旻还要高上许多,身上看不出半点太监的阴柔,反而充满了阳刚之气,爬起山来也全无压力。

    “高内侍的体魄让人惊讶!”

    裴旻夸赞了一句。

    高力士笑道:“跟国公相比,那是逊色多了!”

    再往山上行,天空便越发得湛蓝而高远,远远地甚至看见了一匹千尺银练在泰山西溪百丈崖上直飞流直下,耳中也隐隐听得巨大的轰鸣声。

    裴旻向后看了一眼,李隆基是爬的痛快,但张说这样上了年岁的人,还有那些负责礼仪的齐鲁大儒,一个个的累得就跟死狗一样。

    “陛下,这里可以安营,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用些干粮填肚子,再往上赶。反正时间充裕,没有必要一日便登上大观峰。”

    大观峰是此次李隆基选择封禅的地方,他并没有选择秦皇汉武的玉皇顶封禅,而是选择在玉皇顶盘路东侧的大观峰。

    “朕不累!”李隆基有些气喘,但精神十足。

    裴旻笑道:“臣知道您不累,可您也要体谅体谅张相与那些齐鲁儒士是不?”

    经过裴旻提醒,李隆基才想起来身后还跟着一票人呢。

    回望一眼,见老远的地方,隐隐有人吃力的向上攀爬,忍不住大笑:“好,朕就等等他们。”

    高力士勤快的拿出了干粮跟水。

    更别给了李隆基与裴旻,随后而来的是宁王李宪。

    至于剩余的李隆范、李隆业,他们一个是废寝忘食的研究音乐,一个成天在脂粉堆里游玩,早就掉队了。

    李宪走的不急,合理的调配着体力,虽然落后一些,但比李隆基表现的由要好一些,心不跳气不喘的。

    休息了个把时辰,一行人再度上路。

    一路游玩,直至黄昏时分。

    李隆基走了一天也有些疲累,干吃干粮,口中无味,吩咐道:“寻个方便地段野营,在命人打些野味改善改善伙食。”

    裴旻一边让仆固怀恩领着些许兵士去了,一边道:“前面不远就是一间道观,里面的人都撤空了,我们在道馆里歇脚,免得受了寒气。”

    裴旻也有几分想一并起狩猎的念头,但是以李隆基的安危为先,他还是选择了寸步不离的跟着。

    仆固怀恩本就是铁勒人,擅于跟踪狩猎,兼之泰山上资源丰富,极少有百姓登泰山狩猎。

    不一会儿,仆固怀恩兴冲冲地回来了,手里提着的野鸡和兔子,身后诸位兵士也都是各有所获。

    只是他们人多势众,警觉性高的野猪、麋鹿、羚羊之类的美味,早已远远的逃离。

    泰山山险,天色昏暗,仆固怀恩也不敢深入太远,所猎的都是一些笨家伙。

    李隆基兴致极高,自己抢过一根刨洗干净的山鸡,兴致勃勃的烤起来。

    见裴旻有些愕然,李隆基颇为得意的笑道:“想不到吧,想当年在潞州的时候,朕天天外出游猎,一去就是三五十天。那个时候,潞州朕最大,父皇、兄长又不在身旁,谁也管不了朕,那个自在。这烧野味的手艺,御厨都未必比得上。不信,我们来比试比试?”

    裴旻摇头道:“这个免了!臣这辈子就没下过几次厨房,这双手做出来的食物,可是会要人命的。”

    李隆基闻言忍不住大笑起来:“朕还以为静远无所不能呢,原来也有难倒你的东西。”

    他兴致勃勃地将将两支野鸡串起,放在篝火上开始烧烤起来。

    裴旻看得出来,李隆基确实是此道好手,翻滚这树干极为老脸,用着热量最高的篝火尖,均匀的烧着山鸡的每一个部位。

    一边烤着,还一边抹着油,洒着佐料。

    过了片刻,李隆基用刀子插了肉的松软,欢呼一声:“好了,好了,可以吃了!”

    他撕扯下一块大腿,递给了自己最尊敬的兄长道:“大哥,这给你的!”

    李宪笑着接过大腿,用力一咬,不禁笑道:“三郎这手艺还没有退步。”

    李隆基更是自得,又扯下了一个鸡腿。

    这次他没有分给任何人,带着几分肃然的插在了地上,然后将余下的两个鸡翅分别给了李隆范、李隆业。

    裴旻、高力士与诸王都知道,这个鸡腿李隆基是留给老二申王李成义的,只是李成义去年病世了。

    李隆基取过另外一只鸡,扯下了一个鸡腿,递给了裴旻道:“静远,来这个给你。”

    裴旻闻着香味,也觉得饥肠辘辘,不客气的接了过来,道了声谢,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李隆基还真不是吹牛,山鸡烤的是鲜香酥软、焦脆嫩滑,味道极美。

    几乎可以与后世相媲美了,要知道后世靠的是纯调料,而这个时代手艺才是关键。

    后面一个鸡腿,李隆基给了高力士,两个翅膀分别给了张说、王晙,身子部位,递下去分了。

    李隆基与几兄弟情义深厚,直接选择四人住一屋,大被同眠。

    裴旻也因此有了空余的房间,直接住在隔壁。

    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因为他的出现,李隆基并未如历史上那般荒废下去。

    与他一如今日,君臣相知,一起同创了一个前无古人的盛世王朝。

    当醒来的时候,梦中景象一一浮现,过于美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