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与郭子仪的八字不合
    在洛阳做了两日休整,李隆基决定返回长安。

    登上通往长安的船舰,裴旻意外见张说与一青年欢快的聊着天。

    青年二十五六上下,身着一身兵士服,手中握着一根大长戟,心中一动,走了上去。

    见裴旻过来,张说叫了一声:“裴公!”

    裴旻笑着回应。

    青年赶忙作揖道:“见过裴公!”

    “这位是?”裴旻好奇的看着青年。

    张说讶然道:“原来裴公不认识子仪,你跟我举荐他,还以为你们相熟呢。”

    裴旻本就有些怀疑,此刻确认笑道:“早年我缺乏人手,曾留意过历届的武举考试。郭子仪与我一般,是武举状元。策论极有见地,故而印象极深,本人却未见过。”

    说词什么的,他早已想好了。

    说着看着面前的郭子仪,裴旻露着感兴趣的神采,若有所指的道:“久闻大名,今日有幸一见!”

    郭子仪太出名了,在后世几乎无人不知,不人不晓。

    什么“再造王室,勋高一代”,“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三十年”,各种夸赞聚于一身。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夸赞,没有一点儿水分。

    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世而上不疑,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

    旁人得其一尚且不易,郭子仪却是样样俱全。

    这一点即便放眼天下,中国五千年历史,也没有多少人做到。

    做臣子,他忠贯日月,此心无二。

    做父亲,他和王氏严格教导子女,儿子女儿人品端方,才华出众,没有一人走上斜路。

    做同僚,他洞悉世情,汾阳郡王府从来都是大门洞开,贩夫走卒之辈都能进进出出。

    做上司,为人宽简,善于培养发掘人才,他的部下,有十数人因功位至将相。

    做敌人,除了身怀单骑退敌的英雄虎胆,藩镇悍将也对郭子仪鞠躬如仪,一向桀骜不驯的藩镇田承嗣就说“我的膝盖很久没有跪人了,今特为郭令公一跪”。

    郭子仪一生历经武则天、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唐肃宗、唐代宗、唐德宗七朝,福寿双全,几近完美,实在称得上是人臣的典范、军人的楷模。

    他身上的光彩太多太多,从历史上的角度而言,郭子仪几乎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裴旻一直很好奇,也一直很期待,一个这样的男人,到底什么模样。

    今日终于见到了!

    一米八的身形,古铜色的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他或者算不上是英俊,但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馀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双目长而精灵,鼻正梁高,额角宽阔,国字形的脸庞,十足的铁血汉子,风采斐然。

    在兵士中大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郭子仪沉稳谦逊的道:“国公谬赞了,子仪当不得如此赞誉。”

    裴旻皱了皱眉头,心底徒然有些不舒服,但一时间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张说道:“裴公前日与我举荐子仪,某往兵部一查,却发现子仪正在京中任职。子仪取得武举异等之后,给安排在了左卫担任长上,现在是左卫执戟,随陛下一并来到了洛阳。”

    裴旻用人识人的本事,张说原本只是耳闻,今日却真正见识到了。

    裴旻自身的地位毋庸置疑,而郭子仪不过是小小的左卫执戟。一个刚刚迈过九品芝麻官的八品绿豆官。还是武卒中最没前途的执戟,也就是拿着大戟站岗护卫的。

    两人的身份差距不言而喻,但是裴旻却能慧眼识英才,能够在茫茫南衙禁军中准确无误的找出这个蒙尘的明珠。

    这份眼力,委实了不得。

    张说本就有些崇拜裴旻,这三下两下接触,对之几乎要膜拜了。

    张说继续说道:“在下与子仪有过长谈,正如国公所言一样。子仪满腹经纶,确实是难得的将帅之才,值得大用。”

    郭子仪听张说此话,并没有露出半点的表情,仿佛说的不是他一样。

    这要开船了,张说还有琐事要处理,先一步告辞离去。

    郭子仪恭恭敬敬的作揖行礼道:“恭送张相公!”

    裴旻见郭子仪如此,心底恍然大悟,也明白自己为何不舒服了。

    是郭子仪的态度,让他有这种感觉。

    郭子仪一点也没有历史上记载的那么威风,反而给了他一种谦逊的感觉。

    不是地位上的差距,而是那种自身本能的谦逊。

    裴旻麾下大多人都是他一手提拔出来的,他们在崛起之前,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地位。

    封常清如此,李嗣业如此,仆固怀恩如此,李翼德也是如此,

    但是他们在崛起之前,不管地位如何底下,他们自身存在的那种倔强精神还是刻在骨子里的。

    尤其是封常清,他没有任何身份地位,人又丑长得跟妖怪似的,还是瘸子。

    他自小的梦想就是当将军,邻里乡亲没有不笑他的,觉得他是痴人说梦。

    但是即便面对再恶劣的鄙夷、取笑、冷眼,封常清身上的筋骨一直是高傲的。

    从封常清的身上,裴旻看的出来那种不屈。

    但郭子仪身上却没有半点的那种才高之人,应该有的傲气,也没有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有的就是谦逊。

    这过于的谦逊,显得郭子仪有些谦卑。

    裴旻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想着兴许是自己多心了,笑道:“子仪饱读兵书,精于用兵之道,却不知对于关中军备有何高见?”

    郭子仪躬身道:“回禀国公,在下才疏学浅,哪敢在国公面前谈什么高见?”

    裴旻心想:“你郭子仪要是才疏学浅,这天下还有几个能够称得上有才之人?”

    裴旻换了一个方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的武进士?”

    郭子仪道:“回国公话,在下是开元二年的武进士!”

    裴旻眉头又挑了挑,耐着性子道:“就晚我一届,要是你提前一届,我们就能在武举考试里遇上了。”

    郭子仪道:“下官一直庆幸自己晚了一届,跟国公一并科考,哪有中选的可能。”

    裴旻又道:“你是开元二年的武进士,看来在左卫待了不少时间吧?”

    郭子仪道:“回国公……”

    裴旻终于不耐烦的挥着手道:“别一口一个回国公的,听了厌烦。话好好的说,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回……”见裴旻似乎动了真火,郭子仪将话吞了下去道:“有七年了。”

    “七年!”裴旻摇头道:“以你郭子仪的才华,一个武状元,七年时间,从九品的长上,升到八品的执戟,大材小用到了这个地步,实在……唉!想必张公已经跟你聊过一些事情,我也不重复了。我可以举荐你为左卫旅帅,让你领二十人队正,你可愿意助张公一臂之力?”

    郭子仪欠身道:“国公太抬举在下了,在下才疏学浅,只敢兢兢业业为国出力,哪敢有别的想法?”

    “郭子仪!”

    裴旻有些忍无可忍,低喝了一声。

    他看着一脸恭敬的郭子仪,有火都无处宣泄,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惜你才华,对你推心置腹,只想让你能够更好的一展所长,为大唐效力,别无他求。你却对我处处防范……算了,好好干!”

    他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也许这就是郭子仪。

    完美的人,未必就那么完美!

    裴旻想到了历史上的几件事情。

    唐德宗的宠臣卢杞来拜访郭子仪,郭子仪正襟危坐,接待这位“鬼貌蓝色”的当朝奸臣,以数朝元老之尊,将一奸佞奉若上宾,甚至还特别叮嘱家中下人,告诉他们卢杞丑陋,见了千万别笑,免得让他嫉恨在心。

    若说这是郭子仪明哲保身之道。那还有一件事情,就更能够体现郭子仪的秉性了。

    郭子仪祖坟被挖!

    作为人子,祖坟被挖那是奇耻大辱。朝野惊惧,都担心会激出兵变,但是郭子仪就却当作没事发生一样,反而说自己用兵过多,导致天谴,不调查不追究。

    当然这一方面体现了郭子仪胸怀大义,抵达了君子厚德载物的境界。

    却也在另一方面表露了郭子仪,为什么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完人。

    面对政治斗争,郭子仪不站队,不理睬,永远置身事外;面对宦官、奸臣的逼迫,也不予计较。

    郭子仪个人能力极强,但仅以军事干略而言,盛唐第一名将王忠嗣以及与他齐名的李光弼,与之相比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郭子仪的名望却是两人拍马都追不上的,靠的就是擅于从政治角度观察、思考、处理问题。

    凭借出色的政治远见,在当时复杂的战场上立不世之功,并且与险恶的官场上得以全功保身。

    “也许,八字不合吧!”

    裴旻心底自嘲一句,带着几分忧伤的走了。

    郭子仪看着裴旻的身影,眼中透着一丝迷茫,有种自己错了的感觉,摇了摇头,又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委屈嘛?

    自然委屈!

    郭子仪身为武状元,满腹韬略,却是一个站岗放哨的小吏。

    每天的任务就是傻傻的站着,不需要懂脑筋,也没有发挥才能的余地。

    这明珠蒙尘,莫过于此。

    只是郭子仪不敢接受裴旻的好意,也不敢跟裴旻走的太近。

    因为裴旻是外臣,还是手握重兵,名动天下的外臣。

    以周公之贤德,都有恐惧流言的时候。以王莽之奸,也有礼贤下士,谦恭带人的生涯。

    郭子仪不了解裴旻,不敢妄听世人的评价。

    但他知道裴旻的这种情况,有些危险。

    一但为君王所忌,或者他本人起了贰心,与他走近了,就会给殃及池鱼。

    就算不给波及,郭子仪也不想为道德恩情所束缚。

    以自身的政治角度来分析,与裴旻划清界限是最理性的选择。

    裴旻最初带着几分忧伤,当认真的想一想,却也相通了。

    就如他说的“八字不合”……

    回想郭子仪一生为大唐的功绩,设身处地的考虑,裴旻觉得自己会跟郭子仪走不同的道路。

    郭子仪是用退让,顾念大局,恪守臣子本份,延长、维持唐朝的存在。

    而裴旻觉得自己会走霍光的路,他没有郭子仪那种厚德载物的胸怀,所以手段会更加的激进。

    以权以威望胁迫幼主,不破不立,将奸臣、奸佞杀个干净。

    但是如此一来,结果只有两个,要不就是跟司马家一样篡位。

    要不就是跟霍光一样,自己固然得到了一世英名,为汉宣帝创造了最强汉王朝的基础,却给子孙后代留下了无尽的灾难。

    世间就没有两全其美之事……

    裴旻念及如此,也庆幸自己没有面对郭子仪那样的局面,对上的也不是李亨、李豫、李适这些皇帝,而是心大的李隆基。

    既然“八字不合”也没有必要强迫合在一起……

    裴旻想开了,心思也看淡了。

    再说他麾下现在有王忠嗣、封常清、哥舒翰,少一个郭子仪,又能怎么样?

    当然对于郭子仪这样的人才,屈居一个左卫执戟还是看不过眼的。

    裴旻或许没有郭子仪那样的胸襟,却也不会跟他计较。

    动用了些许关系,将郭子仪提拔到了左卫旅帅,让他从正八品下的小吏,连升两级,成了从六品上能够领兵的校官。

    郭子仪回到了自己的府上,刚刚升任为左卫旅帅的他,心思却有些沉重,并没有过多的喜悦。

    “夫君?”

    郭子仪的夫人是王氏,正是家喻户晓的太原王氏,不过是王氏的偏支,有些沾亲带故。

    身为王家女,王氏贤良淑德,是难得的贤内助。

    心思细腻的她,很敏感的察觉了自己丈夫的异样。

    “为夫是不是太过谨慎,辜负了一人,有些过意不去。”郭子仪长叹一声,这莫名其妙的官升两级,想都不用想是何人所为,将事情细说。

    王氏道:“妾身以为谨慎无大错,既然裴国公心怀忠义,有心用夫君之才,改变禁军风气。天子禁军的劣性,夫君不知一次与妾身说道。原来夫君无力扭转乾坤,现在有张相、裴国公支持,夫君还怕什么?”

    郭子仪沉默不语,这要改禁军的奢靡之风,谈何容易?

    但想着张说、裴旻的器重,郭子仪道:“在其位,谋其政,某也只能殚精竭力,以报张相、国公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