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生日快乐!
    深夜,孙府!

    公孙幽、公孙曦睡在一个被窝里,姐妹两人相互聊着天。

    “真不打算跟我在凉州常住?”

    公孙幽一脸的忧色,姐妹二人从小到大,几乎都生活在一起。

    偶尔分别,亦不过是短短旬日。

    如今却要分家,天各一方,这心底实在放心不下。

    公孙曦一脸深沉的道:“我去凉州,青羽盟、青羽楼怎么办?总要留人看着吧?十二娘天赋不错,不过小小年纪,剑舞就耍的有模有样。终究还小,真正等她学成上台,还要十年呢。少了我们姊妹的《西河剑器》,青羽楼仅靠百戏什么的,生意至少逊色一半。”

    公孙幽沉吟片刻道:“话是如此说,只是……”

    “别只是拉!”公孙曦不耐烦的道:“老姊还能看我不一辈子不成,你就安安心心的去凉州,当你的裴夫人,长安这里有我呢。再说真要有什么紧急情况,我们还可以用信鸽联系嘛!传递消息也就一天的事情,实在不行快马加急也行!听说现在凉州到长安可方便了,陇山古道、乌鞘岭山道经过这些年的加修,几乎都是平坦的大路,不要半个月就能到。”

    “再说了,师傅变姊夫!长安谁不知我有人护着,不会有事的,您就放心好了。”

    “好吧!”公孙幽见公孙曦如此坚持,也不便强求,只是道:“这好事降临,我心底倒有些怕了。”

    公孙曦道:“有什么好怕的!”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酸酸的。

    公孙幽心事重重的说道:“裴母慈祥,娇陈姑娘友善,我们相互熟悉,因无大碍。却不知日后的正妻是好是坏……”

    公孙曦霍然起身,呼道:“什么,老姊不是正妻?”

    公孙幽拉着自己的小妹躺下,道:“裴郎确实有心明媒正娶,只是姊姊有自知之明,如何当得了正室?推了,身份与娇陈姑娘一样,都是妾侍。”

    “老姐你?”公孙曦脸上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姊夫都不在意,你在乎什么。妾,哪有妻好。”

    公孙幽叹道:“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我们姐妹虽不属于贱籍,却也从事贱业,若是充当正妻,岂不是让裴郎蒙羞。”

    听得此话,公孙曦心底大是难受,劝道:“老姊也别担心,师傅应该不会娶乱七八糟不正经的女人。”

    公孙幽带着几分古怪的叹道:“这个真说不准,以裴郎的身份,兴许正妻是公主、郡主什么的,身份尊贵。我听说豪门后院的争斗,一点也不比后宫争宠来的容易……”

    公孙曦脸色有些吃重,她们彼此姐妹情深,谁也别想欺负她姐姐道:“姊姊放心,有小妹在呢,谁敢欺负你!要是姊夫不站你这边,我们一起双剑合璧对付他。”

    公孙幽莞尔一笑,道:“就这样,以后可要常来凉州,免得长时间未见,生疏了。双剑合璧发挥不出威力,联手都不是裴郎对手。”

    “好!”公孙曦一口应诺下来。

    隔壁,裴府!

    裴旻也躺在床上,想着今日与公孙幽的相会。

    “裴郎,妾身知你疼我怜我,想要给妾身最好的。只是正妻责任厚重,妾身实在担当不起。”

    看着公孙幽一脸的决绝,裴旻意外之余,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身份,当即他就举起了汉宣帝故剑情深的例子。

    许平君是掖庭暴室属官许广汉女儿,地位尤其低下,便是如此,一样成为了大汉皇后。

    娇陈是青楼出身,实在是没有办法。

    可公孙幽是良家女,从来没有任何律法规定官员不能娶良家女为妻,也没有律法规定官员必需要娶门当户对的夫人。

    裴旻娶公孙幽完全不是问题。

    裴旻说的口干舌燥,依旧没有改变公孙幽的想法。

    甚至有些倔强的表示,不为妾,这婚就不结了。

    裴旻只能妥协,心底却有些古怪。

    从一开始,裴旻就是打算娶公孙幽为妻的,公孙幽也没有拒绝,怎么到了这玉成之际,突然反悔了?

    实在想不明白!

    裴旻索性不想了,嘴里嘀咕道:“实在不行,索性将她们都定为嫡夫人……对,这个办法好!”

    这个时代的妻妾制度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这点毋庸置疑。

    在律法的规定下正妻只有一人,妾俾却没有具体的规定。

    平妻什么的,直到清朝才受到法律保护的。

    但权势有些时候是凌驾律法之上的。

    在权势面前,一些无伤大雅的律法将会失去效用。

    以为李隆基赐死的王毛仲就有两个合法的妻子,而且李隆基都予以认可,分别将王毛仲的两个老婆封为国夫人,行并嫡之事,每入内朝谒,二夫人同承赐赉,地位相当。

    还有安禄山,他的两个妻子地位相同,唐氏、段氏并为国夫人。

    后唐的安重荣也娶了两个妻子……

    虽然这种做法为官府默认,但是并不代表其合法。

    不过面对王毛仲、安禄山的权势,律法在他们面前无效而已。

    裴旻真要干并嫡之举,以他现在的地位,也不会有人为了这点事情找他麻烦。

    念及于此,裴旻也想开了,现在自己是两镇节度使,如果在提一提,来个三镇四镇,如历史上王忠嗣一样,手握大唐一半的边军,谁敢谁能在微末细节上挑刺?

    一夜天明,裴旻与李隆基、李宪、李隆范、李隆业与张说等人做了最后的告辞。

    与公孙幽、公孙曦一并往凉州赶去了。

    公孙幽即将成婚,公孙曦自然要一路相伴,只是她以决定,成亲之后,回到长安。

    不只是她,等良辰吉时定下,青羽楼、青羽盟部分人都会出席。

    裴旻没有忘记李隆基给的任务,在抵达陇右的时候,去了一趟金城,接见了阿史那怀道,颁布了旨意。

    阿史那怀道恭敬的匍匐在地上,高声道:“陛下看得起下臣,下臣感激涕零,愿听陛下安排。”

    阿史那怀道接过圣旨之后,立刻就向自己的女儿阿史那河媛行礼了。

    从阿史那怀道接旨的那一刻起,阿史那河媛已经不只是他的女儿,还是大唐的交河公主。

    “阿史那将军,交河公主就由我来护送了!”

    阿史那怀道也算是因祸得福,自己也获得了左领军将军的官职。

    阿史那怀道恭敬的道:“一路上有劳国公了,在下最疼爱小女,还望国公能够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他说着,偷偷的将一个锦盒塞给了裴旻。

    裴旻并未接受,推迟道:“将军客气了,交河公主是我大唐的公主,她嫁往突骑施,也是为了维护我大唐与突骑施的关系,身负重任。于情于理,在下都不会亏待她的。这点将军大可放心。”

    尽管李隆基让裴旻随意安排,无须劳师动众。

    可裴旻觉得交河公主就算不是真的公主,也是一个可怜人。

    未来一辈子都要远离父母,没有必要在这方面小气。

    就算不风风光光的大搞一场,却也不能寒碜。

    嫁妆什么的当然不会多给,裴旻没有那么大气,可多派谢兵将充充场面,顺便像突骑施炫耀一下,大唐的兵势之雄,却也是举手之劳。

    带上了交河公主,裴旻继续上路。

    裴旻心中有着一些私事,一路走的极快。

    出了陇山古道,裴旻骑着马儿跟张旭聊着天。

    张旭对于裴旻开山的壮举,赞不绝口。

    裴旻也跟张旭说着开山时候的一些事情,正聊在兴头上,一个丫鬟来到了近处,高声道:“传公主教令,一路颠簸劳累,原地休息一会儿。”

    裴旻怔了怔,有些傻眼。

    教令?

    《唐六典》有明文记载:凡上之所以逮下,其制有六,曰:制、敕、册、令、教、符。天子曰制,曰敕,曰册。皇太子曰令。亲王、公主曰教。尚书省下于州,州下于县,县下于乡,皆曰符。

    公主传教令本是没错的,但是交河公主又算哪门子的公主?

    还直接在他裴旻面前宣公主教令,摆起公主的架子来了?

    这李宪、李隆范、李隆业这些真亲王都没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滥用教令。

    一个用来和亲的假公主……

    裴旻略显尴尬,不知道说什么了,想了想人家本就是突厥女孩,不懂律法,也懒得跟小姑娘计较,回应道:“回去告诉公主,以是黄昏时分,再过不久鄯州城门就要关了,不在关门之前赶到鄯州,就要露宿荒野了,让他在坚持一下,忍一忍。”

    裴旻本来还有些同情这个突厥小姑娘,经过此事也收了这份同情,就让她去突骑施摆大唐公主的架子吧。

    **********

    凉州节度使府!

    娇陈给裴母请了安问了好。

    晨昏定省,是古代的重要礼节。

    裴旻出来唐朝,一开始不太习惯这里的礼仪,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裴旻发现很多礼仪是有必要的,后世人就是因为生活压力大,将一切东西都选择从简,简来简去,很多宝贵的东西都简掉了。

    晨昏定省就是其一。

    父母辛劳的将儿女养大,培养成人。

    身为子女早晚给自己的父亲母亲问一声好,本应该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这种理所当然变得不再理所当然。

    直到父母不在了,才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剧。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话人人会说,但是真要做,又有多少人做到?

    这是活该,还是悲剧?

    裴旻不得而知……

    裴旻不再府上,晨昏定省的任务自然落在娇陈的身上。

    娇陈也无一例外,裴母又个风寒头疼,她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陪裴母说了话,娇陈去找小七、小八。

    身为孙子孙女,两个小家伙自然是要陪着娇陈一起向裴母问好的。

    裴旻、娇陈都很重视这一点。

    人不能不孝!

    小七、小八就算在没出息,两人都能接受,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未必就不是福分。

    但没有孝心,却连猪狗都不如了。

    不过小七、小八还小,问了好之后,各自去玩了。

    时候不早,是睡觉的时候了。

    “小七,小八!”

    娇陈在院子里叫唤着,连叫几声,却不见回应,心头登时火起。

    四五岁的小孩,最是调皮捣蛋。

    小七、小八是喝牦牛奶长大的,身体格外健康,活力十足,胡闹起来更是精力无穷,让娇陈这个做母亲的疲于应对。

    挨个院子去找小七小八。

    走在回廊的分岔口,意外发现主院竟然一片漆黑,心底明白,杀气腾腾的向主院走了过去。

    府中有固定的丫鬟在恰当的时间点灯,主院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熄灯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故意熄灭了。

    出了小七小八,在这个裴府,还没人有这个胆子。

    一脚踏进主院,刹那间火光闪起。

    主院的中间闪现夺目的光彩!

    刺啦刺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彩色的烟火汇成了一个巨大的爱心,爱心里面写着四个字,生日快乐!

    噼里啪啦的炮竹声响起!

    小七小八从角落里跳了出来,他们手中分别拿着两个灯笼,四个灯笼也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字。

    只是字迹很丑,尤其是“乐”字,还写错了,笔画糊在了一起。

    “娘亲,生日快乐!”

    两个小家伙跳到了娇陈面前,笑嘻嘻的作揖道喜。

    娇陈看着两个孩子,瞬间泪崩了。

    一双强有力的手臂从后门将她抱住,耳边轻轻地传来了六个字:“夫人,生日快乐!”

    从一开始,娇陈就猜到这是裴旻的主意:也只有自己的丈夫,才会有如此多的花样,让人感动的无法自拔。

    古代女性是没有生日一说的。

    这也跟古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有关。

    男人的生日叫做悬弧之辰,而女人有的只是寿辰,到了一定年岁以后的寿辰。

    但是裴旻注重这个,以往娇陈的每个生日,他都会送上一些稀奇的小东西。

    今年裴旻不在身旁,娇陈也没有在意。

    却不想给了她怎么一个惊喜,还加上了小七小八。

    “娘亲,这是小七给你的礼物!”小七笑着拿出了一个金黄色的琥珀石,这是昂贵的香珀,用力摩擦就会发散出千万年前松脂的清香味道,极为稀有,是王忠嗣从西域带来送给小七的。

    是小七最喜欢的东西。

    小八也拿出了自己的礼物,一个很寻常的弹弓,也是小八最喜爱的东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