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无名英雄
    裴旻听着孙周带着些许保守的话,道:“现在要的不是可堪一用,而是立刻派上用场。”

    他将吐谷浑欲归的消息告诉了孙周。

    孙周闻言,也知情况紧急,道:“公子这是太为难我了。不过倒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孤注一掷,或许可行。”

    裴旻道:“怎么个孤注一掷法!”

    孙周道:“之前为了攻取河西九曲地时,我们以慕容英为中间人,获取了大量的情报。后来他事败身死,所有渠道皆为之中断。而今全新的情报网缺乏接头人,密探多是探听情报的基层人员。属下需要亲自前往青海湖负责接洽,而且我一人不行。公子还需将展如、展雪交给我,一并带去。要不功成,要不全军覆没。”

    裴旻沉吟了半响道:“也不怕实话说,八万吐谷浑人,他们的生死,我不在意。但是他们到了大唐,对于不久的将来,攻取青海湖,打上青藏高原特别重要。我需要一支能够无惧高原反应的兵士……”

    当初他们打上莫离驿的时候,裴旻亲自体会到高原反应的问题。

    那种有心无力的生病感觉,于常人都深受影响。

    何况是身负重装,肩负作战任务的兵士。

    裴旻也明白为何大唐、吐蕃交战多年,大唐这边薛仁贵、裴行俭、黑齿常之、娄师德这些惊才绝艳的名将,依旧打不上青藏高原。

    每每占尽优势,却最终取不了大的胜果,甚至在追击的时候大败而归。

    不克服高原反应,想要覆灭这个时候的吐蕃,几乎是痴人说梦。

    吐谷浑归附,在张九龄、李林甫、王昌龄、王之涣他们眼中是大唐威服天下的象征,但在裴旻眼中却是一个机会。

    一个不久的将来,能够攻上青藏高原的契机。

    孙周笑道:“属下明白,清闲了许久一阵子,也该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属下愿意往青海湖一行,至于展家兄妹,就由国公说服了。”

    “恩!”裴旻应了一声,去找展如、展雪两兄妹了。

    转了一圈,见不到两人,裴旻去后院换了一身衣服,先去城外迎接交河公主、公孙姐妹、张旭他们。

    未行十里,已经与交河公主他们正面遇上。

    裴旻没有怎么理会交河公主,而是亲昵的跟着张旭、公孙姐妹打着招呼。

    自从那次交河公主,带着几分高傲的使用公主教令之后。

    裴旻就没怎么理会这个挂名公主,对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个公主在裴旻这样的大佬面前没有什么影响力,一路上也听话了许多,遵从一切安排。

    张旭的魅力太大,王维带着几分崇拜的陪着一侧。

    要不是临时临急出了吐谷浑这档子事情,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这些人,一个个都要亲自来迎。

    裴旻让王维将交河公主安置于城中的驿馆,领着张旭、公孙姐妹去见了裴母。

    张旭的年岁不比裴母小,但是在裴母面前,还是规规矩矩的以晚辈自称,行礼问好。

    裴母反而很不自在。

    对于公孙幽、公孙曦两姐妹。

    裴母那是一手拉着一个,喜欢的不得了。

    公孙曦经常来府上陪裴母说话。

    相比娇陈的恬静,无微不至的伺候,公孙曦的吵闹逗趣,给裴母添了不少的笑料,是裴母的开心果。

    公孙幽来得较少,但是公孙幽的大方温婉也深得裴母的心。

    姐妹两人裴母都非常喜欢,至于小七、小八就更加开心了。

    他们从小就喜欢跟在公孙曦的屁股后面玩耍,跟着她一起学剑玩闹。

    这许久不见,两个小家伙就跟小尾巴一样,跟着公孙曦的屁股后面转悠。

    裴旻有吐谷浑的事情要处理,先一步的告辞离去了。

    裴母埋怨的说了一句:“一回到凉州,整天就没得空闲……早些回来。”

    裴母只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却也没有半点阻碍。

    裴旻将张旭拉到一旁,道:“老哥哥,有一个大举动,我这里不方便说。原本是我亲自相陪的,现在抽不出空来了。等会让摩诘安排你休息,明天让他带你去图书馆参观一下,不急着上任,先了解了解情况。府中的美酒老哥哥自便……”

    张旭笑道:“无妨,你忙你的,某从不知道什么是客气。有摩诘相陪足以,此子除了不会喝酒,其他一切很对老哥哥的胃口。”

    王维在艺术上是全才,精通音律,善书法绘画,通晓诗词歌赋。

    与文学一道,几乎没有人与他合不来的。

    也是因此有人说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而王维是人才。

    裴旻稍作乔装,出了节度使府,来到了姑臧城东的一处寻常屋舍,叫开了门。

    展如、展雪身在明处的作用,远不及暗处。

    他们这身本事能力,身在暗处,才能发挥到最大。

    故而平日里,他们大多在节度使附近逗留,并未在裴旻手上挂职。

    平日也多与孙周接触。

    最初几日是住在节度使府里,真正开始接受任务之后,已经搬到了府外不起眼的屋舍居住。

    “公子,请进!”

    展如、展雪带着几分感激的将裴旻请到了屋子里。

    在凉州地方官员大多称裴旻“国公”,唯有他节度使幕府成员以“公子”相称,以示亲近。

    展如、展雪亦是如此。

    入得屋内,裴旻一怔,笑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见过裴国公!”

    除了展如、展雪兄妹,屋里竟然还有三人,其中两人裴旻都认识。

    一个五十许岁的庄稼汉,长得非常寻常,一个不满二十的姑娘,也长得很寻常。

    庄稼汉正是展如、展雪的父亲展鹏,姑娘自然是展鹏的徒弟,展如、展雪的师妹赵姝。

    还有一位是五十上下的夫人,脸上虽有着几分岁月的痕迹,依然存留几分风韵,可以想象在多年以前,这妇人定有着非凡的风姿。

    不用介绍,裴旻已然猜出了妇人的身份。

    也只有这样的风采,才能生出展如、展雪这对相貌出众的儿女。

    裴旻讶然道:“展叔什么时候到凉州的?不会跟我们一起来的吧?”

    展鹏道:“拙荆是提前来的,在下确实跟着一路来,只是混迹在人群里而已。”

    裴旻赞叹了一句,这位内卫的统领,果然本领高强,想着自己的来意,忍不住的苦笑道:“我这恶客要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

    展鹏立刻道:“国公这是哪里的话,要不是您跟两位公孙姑娘,我们一家人,哪有团聚的机会。”看出了裴旻的来意,说道:“国公有话不凡直说。”

    裴旻将吐谷浑的事情再一次的细说,对于个中危险也不隐瞒,说道:“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事情来的太突然。我们在青海湖那边的内线还没有充足的力量应对这种大阵仗。本来我们远在姑臧,对于青海湖的事情就鞭长莫及,很多突发事情无法给予支援。只能靠自身的能力,临场发挥来应对,难度极大。”

    展鹏一字一句的听着,听到最后,道:“犬子息女的本事某这个做父亲的素来知晓,以他们的能力,不足以当此重任。他们不比真正的内卫,真正的内卫除了经过严苛的训练之外,还要具备丰富的经验,以应对实行任务时候的各种变化。这种经验是靠一次次的任务累积的,干我们这一行,经验比实力更加重要。如儿、雪儿实力方面可以信任,但真正面对大场面的经验不足。这般沉重的任务,他们就算成功,靠的也是运气。”

    “爹!”展雪一脸的不服。

    展鹏笑道:“你还别不服,在这方面,你跟你哥真比不上姝儿。”

    他说着接着笑道:“国公,就冲你的这声展叔,如若不弃,此次入青海湖,就由我带队吧。由我指挥几个小家伙,再通知原来的一些弟兄,以助国公办成此事。”

    裴旻还以为此事不成,却不想峰回路转,正欲高兴,却想到一事,忍不住道:“青海湖上说的是吐蕃语,执行任务的人需要精通吐蕃语。不知展叔?”

    展如、展雪精通吐蕃语,这点裴旻是知道的,孙周当初给抓去吐蕃当马奴,也凭借自己的顽强,学了一口流利的吐蕃语。

    但是展鹏是内卫的统领,负责内卫的训练,会吐蕃语的几率应该不大。

    “哈哈!”展鹏大笑了起来,道:“看来我是给小觑了呢,国公跟代国公关系不错吧?”

    裴旻先是一怔,随即也想到了他说的是已故的代国公郭元振。

    就是那个与薛讷是知己故交,当年的兵部尚书,举荐他对付太平公主,并在先天政变指挥若定的名将。

    “郭公对我有知遇之恩,若无他提携保荐,就没我今日。”

    展鹏带着几分回忆的说道:“万岁通天元年,代国公奉命出使吐蕃。在下有幸,授命领麾下内卫风、林、火、山、惊、雷六人协助。当时吐蕃军神噶尔·钦陵嚣张的要求我大唐撤去安西四镇的守军,并求取十姓突厥之地。当时武后已经年迈昏聩,对此犹豫不决,甚至有同意之念。代国公却陈述与吐蕃见闻,剑指噶尔·钦陵与他们赞普杜松芒波杰的矛盾,提出了离间之计。借吐蕃赞普的刀,除去吐蕃军神。”

    此事裴旻早已知晓,现在听来依旧很有感觉,感慨道:“郭公此计,照拂我大唐三十年。若不是前任吐蕃赞普自毁长城,令得吐蕃将官青黄不接,军事力量急转而下,我未必能如此轻松的攻取河西九曲之地。”

    裴旻知道展鹏不会无故的说起此事,前后一联想,忍不住道:“难道?”

    展鹏沉声道:“万岁通天元年,某授命入吐蕃离间吐蕃君臣,直至圣历二年,吐蕃内乱,噶尔·钦陵诛杀,其弟赞婆率部降唐。这三年,在下一直身在吐蕃。”

    他的语气颇为自豪,能够干成这件事情,确实值得骄傲。

    裴旻动容的向展鹏深深作揖行礼。

    郭元振固然值得敬重,但是展鹏这样冒着生命危险促成离间计成功的小人物,更加令人敬重。

    后世人只是记得郭元振的一个离间计,促使吐蕃内乱,造成吐蕃军事力量大幅度下降。

    可个中艰难,有谁知道?

    这不是游戏!

    游戏里点一下离间计,离间计就放出去了。

    然后给个百分之多少的成功率,不成功读档**……

    裴旻后世玩各种三国游戏,不止一次用这种办法从曹操手里挖来郭嘉,刘备手里挖来诸葛亮……

    现实哪有这么简单!

    杜松芒波杰是吐蕃杰出的君王,噶尔·钦陵更是能够打败薛仁贵的存在。

    他们一个第一把手,一个第二把手,就算有矛盾,也会彼此克制。

    人性的多变,绝非电脑数据可以模拟的。

    可以想象展鹏他们当初付出了多少,冒了多少风险才通过各种不能摆上台面的手段,促成郭元振这一计的成功。

    但是历史上的光辉只照在了郭元振的身上,谁又能记得展鹏他们的付出?

    历史有太多太多这般为时代淹没的无名英雄。

    相比当年离间吐蕃君臣,这一次的任务与展鹏而言,难度显然不在一个档次的。

    裴旻激动的道:“展叔愿往,那就再好没有了。”

    展鹏很快就进入了状态道:“现在不是二十年前了,我需要知道吐蕃的所有情况,一切情况。”

    裴旻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如今日你们一家人好好聚聚,明天再说。”

    “无妨!”展鹏道:“相聚的时间多的是,国公的事,却争分夺秒。”

    展鹏都如此积极,裴旻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当先领路。

    展鹏对着展如、展雪、赵姝道:“你们也一起来吧,跟着学一学。”

    一行人回到了节度使府,一头扎进了孙周的官署。

    孙周将所有吐蕃现在的资料都拿了出来。

    展鹏很认真的一点一点的看着,任何细小的地方都不放过。

    裴旻最近也忽视了吐蕃的存在,跟着一并观看。

    一个国家的情况资料是何等巨大。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展鹏才将所有情况过目一遍,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见精神依然十足的裴旻、孙周以及展如、赵姝笑道:“这人不能不服老啊!”

    裴旻道:“展叔可有发现?”

    展鹏笑道:“吐蕃的情况与我们大唐有些相似嘛,老一辈没有留下多少可用之才,全靠提拔年轻一辈的人才。只是这将权力给年轻人,老一辈又如何自处?”

    他若有所指的说着,起身道:“国公,我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