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威逼利诱
    青海湖伏俟城!

    展鹏以一个来至于东方的商人的身份会见了吐蕃判官弗弄赞。

    展鹏普通的相貌赋予了他自身千变万化的风格,穿上一身暴发户的外衣,露着几分讨好的笑,就是一个十足市侩商人。

    面对吐蕃的这个判官。

    展鹏先没有说话,直接让人将五百金抬到了弗弄赞的面前。

    弗弄赞眼中尽显贪婪,还带着一点点的杀机。

    不管这个汉人打什么主意,这五百金自己是要定了。

    展鹏笑道:“这是定金,判官在吐蕃呆的很不愉快吧。据我所知,恩兰·达扎路恭这位新上任的元帅,又一次从你手中要去了兵权。”

    弗弄赞给挑破了心事,登时无名之火,涌上心头。

    吐蕃至此失去河西九曲地之后,一直进行着军事改革。

    很多后起的将官给提拔起来,其中达扎路恭晋升的速度最快,一骑绝尘,直接当上了吐蕃的元帅。

    这个元帅就如大唐的节度使,大唐将边疆以镇来分,以节度使为最高军事长官。

    而吐蕃是直接将全国分为四如,每如分为上下两个分如,共八个分如;每个分如有元帅一人,副将一人,判官一人。

    达扎路恭晋就是负责青海湖一地军事的元帅。

    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五年前还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百夫长,现今却是元帅,爬在了他这个混迹官场三十年的老将头上。

    弗弄赞本就忍受的了这股气,更何况达扎路恭自上位以来,一直都没有给他好脸色,不断的削弱他的兵权,这心头憋了一团火,发泄不出去。

    此刻让一商人当面提起,霍然起身,切齿道:“你找死!”

    展鹏面色一冷,道:“你确信我会比你先死?”

    弗弄赞不知为何让对方冷眼一瞧,脊背有些发凉,压着火气低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展鹏笑道:“只要你愿意归顺我大唐,这五百两是定金,还有一千两你到了唐地,如数奉上,另外许你五品将军的闲职,你说我是什么人?”

    弗弄赞瞬间心动。

    展鹏微笑道:“达扎路恭明显是要杀鸡儆猴,打算动一个老将来彰显自己的威势。他一次又一次的削你兵权,用意如何,何须我说?我记得十多年前,你去过长安吧?那时候你是吐蕃马球队的领队,我们陛下亲自与你们交手。就算是十多年前的长安,都是梦想的花花世界。何况现在?”

    “有了一千五百金,你可以买一栋豪宅,有固定的收入,保你锦衣玉食,衣食无忧,你自己还有积蓄,何必留在这里看人脸色?什么时候身死都不知道?”

    弗弄赞目光灼灼的看着展鹏道:“我愿意投效天朝。”

    不只是唐朝有杨矩这样贪财卖国的小人,吐蕃一样存在。

    几乎在同一时间!

    孙周面见了吐蕃副将多日隆。

    “你是谁,我不认得你,爱慕怎么会派你来的?”

    多日隆警惕的看着孙周,这位吐蕃的副将比起弗弄赞要像样的多,一脸的刚毅沉稳,颇有气概。

    孙周道:“让多日隆副将说中了,我不是爱慕派来的。只是一个来至于西方的诗人,单纯的仰慕您,特地来跟您了解一下昔年的壮举,想将您的事迹,编写成诗,以流传下去。”

    多日隆脸色阵青阵白,低喝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孙周神神经经的摊开双手,感慨道:“美丽的李查维加德公主是多么的娇美,这样为可恨的赞普殉葬,岂不是辜负上天赐予的天使容颜。伟大的英雄多日隆横空出世,以偷梁换柱之法,将加德公主救下,从此公主英雄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无视多日隆喷火的眼神,突然笑了起来道:“听说你们吐蕃给大食国来往密切,他们西方有很多这样赞美爱情的吟游诗人,我学的像不像?”

    多日隆一个箭步来到孙周的面前,一把抓着孙周的前襟,将他举了起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孙周一个文弱书生,给举了起来,两脚乱踢,脸色胀的通红,用力拍着多日隆的手,挤出了一个笑脸。

    多日隆愤慨的松手,如饿狼一般,恶狠狠的盯着孙周,那架势几乎要将之一口吃了。

    孙周也不急得说,大口的喘着粗气,笑道:“我知道的不多,这才来问您的?要是全知道了,还来这里受这罪?”他指了指自己已经红了的颈脖,一脸的戏谑。

    多日隆一句话也不说,赤着眼睛瞪着孙周。

    孙周继续胡言乱语的说道:“多日隆副将这是不说嘛,是不记得了,还是什么?”

    他抓着下巴道:“要真是不记得了,那我只能去问加德公主本人了。只是人家一个姑娘,不好意思说,怎么办?威胁吗?尽管公主上了年纪,依然是风韵犹存的。我可舍不得下手,有了……”

    他双手一合,道:“有一个小孩,叫什么来着?尚昆?好像是的,他的小手捏断几根,加德公主应该会说吧?”

    多日隆惊惧的看着一直在表演的孙周,冷汗直流,带着几分无助的道:“魔鬼,魔鬼,尚昆还是两岁的孩子!”

    孙周知道多日隆心里的防线已经让他弄的崩溃了,一把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一条条早已结疤的鞭痕道:“这些是我给你们抓到河西当马奴的时候留下的,不只是这些。也有心里,我亲眼看着你们十多人折磨一个不满十五的姑娘,亲眼看到上了年岁的老大爷,因为丢了一只羊,让你们活活打死。你怎么不说,他们的年纪?我们半斤八两!都是魔鬼,谁也别笑话谁。你孙儿几岁,我不管,现在我们都在我手上,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多日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二十年前,他是吐蕃赞普杜松芒波杰的侍卫头领,负责布达拉宫的治安。

    加德公主是李查维王国的公主,与昔年嫁给松赞干布的尺尊公主一样,是和亲的政治工具。

    杜松芒波杰是战争狂,一生都在马背上征战,最后死在了马背上。

    加德公主在那个时候,已经跟多日隆有染。

    依照吐蕃的习俗,赞普死,以人殉葬,衣服珍玩及当所乘马、弓剑之类,皆埋。

    多日隆鬼迷心窍的冒险将加德公主救了出来,时隔多年,原本以为早就过去,无人知晓。

    却不想今日让一个疯子,将一切都揭穿了。

    给赞普待绿帽子是死罪,将殉葬的加德公主偷梁换柱更是灭族大罪。

    一但事情传开,多日隆不敢想象。

    孙周轻声道:“加德公主跟你的宝贝孙儿会在东方等你,是一并在异地相会,还是一家人去黄泉相聚,由您自选。”

    *************

    慕容延站在伏俟城的最高处,眺望着青海湖的一景一物,神情忧伤,带着几分悲凉。

    青海湖的景色极美,光照充足,日照强烈,冬寒夏凉,暖季短暂。

    这种独特的气候,令得这里的土地上鲜有娇弱的鲜花,遍地都是顽强的野草,一望无垠。

    这些野草受青海湖的滋润,四季常青,令得伏俟城畜牧业尤其发达。

    牛羊骏马吃了青海湖的草,长得都比别处的精壮。

    尤其是骏马,青海湖成长的马匹有着独特的称号叫“青海骢”。

    “大人!”一青年壮实的下人来到了近处,道:“府中贵客来了。”

    慕容延长叹一声道:“阿浑,你可知道‘伏俟’是什么意思?”

    叫做阿浑的青年摇头道:“属下愚钝,并不知什么意识。”

    “是啊!”慕容延道:“你也是鲜卑人,但是我们自己的鲜卑语却一点也不会。”

    吐蕃是奴隶社会,他们是不允许外来文化在国内盛行的。

    尽管他们上流人士以精通华夏文化,华夏语言为荣,但是禁止百姓学习传授华夏语言,更何况是以灭吐谷浑的鲜卑语。

    慕容延解释道:“伏俟是鲜卑语,是王者之城的意思。我们的先祖就是靠着这片山水,打下了吐谷浑的基业。只是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才能回到这片家园。”

    阿浑茫然的道:“大人,既然舍不得,为何要走?”

    慕容延霍然回过身子,闭上了眼睛,道:“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们的家早就没了,死守着这不属于我们的土地,没有意义。我们现在要的是生存,而不是给该死的吐蕃人当奴隶。相比只知道压榨我们的吐蕃人,对方的大唐,好太多了,能够给我们生存的空间,让我们为数不多的子民有一条活路。”

    他顿了顿道,“走吧,去见见我们的贵客。”

    慕容延回到自己的府上,孙周、展鹏已经等候多时了。

    “展先生、孙先生!”

    作为吐谷浑的皇室,慕容延会说一口流利的华夏语。

    展鹏开门见山的道:“我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了,弗弄赞、多日隆都愿意已经投我大唐,我们的计划可以照常施行。”

    慕容延带着几分震撼的看着面前这一文一武的两人,道:“连多日隆也愿意助我们?”

    弗弄赞贪财,对达扎路恭最是不服,降唐并不奇怪。但是多日隆尽管也不满达扎路恭这个后起之秀,爬到他的头上。

    但是多日隆对吐蕃尤为重臣,他竟然也降唐。

    这简直是千古奇闻。

    慕容延心知必定是这两人用了不可告人的手段,也不打算细问,只是眼中闪过激动的神采。准备的如此充分,一定能够安全撤离的,一定。

    展鹏道:“一切都准备就绪!足下可以联系吐谷浑的遗民,让他们做好行动的准备,我们五日后动身。”

    “好!”

    慕容延脸色肃然的对着展鹏、孙周深深作揖,带着几分乞求的道:“一切就拜托两位先生了。”

    **********

    伏俟城元帅府!

    达扎路恭看着手中的文件,用拳头重重的敲着桌面,有些一筹莫展。

    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一个书札,再一次看了起来。

    他看的不是别的,正是裴旻的发家史。

    长长的书札,密密麻麻的十数万字,写的都是关于裴旻的资料。

    达扎路恭自从受提拔以来,一直将裴旻视为劲敌,视为自己必须击败的对手。

    击败不了裴旻这个男人,他就打不出吐蕃的困局。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孙子兵法》的精华,达扎路恭早就拜读千百便了,命人调查裴旻的一切。

    看着上传来的资料,达扎路恭突然发现裴旻的事迹与他很像很像。

    大唐一样的青黄不接,面对武则天、李显韦后、李旦遗留下来的烂摊子。

    唐朝一样是要兵没兵要将没将,但是裴旻的横空出世,让大唐镇住了场面,从而不断的提拔各类后起之秀,遍布各个战场。

    他面对的情况也是一样,老将不堪大用,后起之秀,资历不足。

    面对相同的情况,受到提拔的他,也应该如裴旻一样,成为巩固吐蕃的基石,从而立下昔年军神噶尔·钦陵一样的丰功伟业。

    但是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充满了残酷。

    达扎路恭即便身居高位,依然是举步维艰。

    原因何在?

    达扎路恭看着发家史上记载的封常清、李翼德、江岳、李嗣业这一个个的名字。

    裴旻的班底是他自己构建的,一个个都是可用的大才。

    而自己?

    想着那些阳奉阴违的宿将,老将,达扎路恭心底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火气。

    为什么,我就遇不上封常清、李嗣业这样的人才?

    达扎路恭羡慕的想着,要是能够给他裴旻一样的班底,他相信自己能够做的比裴旻更好。

    “元帅,元帅!”

    一个传令兵诚惶诚恐的跑进了大殿。

    达扎路恭沉稳的喝道:“慌什么,天塌不下来!”

    传令兵叫道:“不好了,弗弄赞判官不知为何,领着部落向大小勃律国方向跑去了。”

    “什么?”达扎路恭脸色骤变。

    弗弄赞是最不服他的老将之一,他也有心拿他祭刀,现在跑了难道?

    “追!”

    弗弄赞跑了,达扎路恭并不在意,反而乐享其成,可他带着兵马走了,却不能忍了。

    弗弄赞有三千多嫡系兵马,可不是小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