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该死的裴旻
    青海湖伏俟城西大营马厩!

    多日隆亲自检查着一匹匹精良的坐骑,不住的夸赞一旁的马倌。

    青海骢日行千里,号为龙种。

    此话固然夸大,却也从侧面证明青海骢的矫捷。

    吐蕃重甲骑兵威震一方,离不开青海骢强健的体魄与爆发力。

    大唐的河曲马在爆发力上要胜过青海骢一筹,但是体力却不能同日而语。

    吐蕃人自从吸纳了吐谷浑好马爱马的特性之后,对于骏马的照料也格外严谨慎重,采用统一化规范管制。

    什么时候跑马,什么时候放养,什么时候喂**粮干草,都有一套自己的方式。

    这天正是统一喂养精粮干草的时候。

    精粮是玉米、大豆、高梁、大麦的混合物,能够补足战马的一切营养所需。

    一车车的精粮已经从仓库运出,正准备送往马厩喂食。

    “辛苦你们了,这些粗重的活,交给他们来就好了,我们去帐内烤火去。这该死的天气,都已经春末了,还是这么冷!”

    多日隆一手指着干着粗活的吐谷浑人,骂骂咧咧的说着。

    看着有些衣衫褴褛的吐谷浑,多日隆心底叹了口气,也难怪他们起了反心……

    都怪该死的裴旻!

    多日隆心底深恨。

    吐蕃作为西南方的霸主,巅峰的时候人口高达八百万之多,仅次于唐朝的三千万。只是现在还不是吐蕃的巅峰期,历史上的三十年后,才是吐蕃的巅峰。

    现在的吐蕃全族只有五百多万人,但就是这个人口数字,与周边诸多异族中也是鹤立鸡群的。

    要知道匈奴、突厥巅峰时期人口也不过百万之数。

    不过吐蕃自身血统的吐蕃人是不多的,只是占据总数的三成,其他皆是依靠征伐灭国掠夺来的各族百姓。

    这些居民也依照阶级等级,分为三六九等。

    其中吐蕃本土人自然地位最高,其次是一并位于青藏高原上的羊同、象雄、诸羌。

    这地位是高低是根据臣服吐蕃的时间来定的,吐谷浑是吐蕃最后一个收服的国家,百姓地位次于羊同、象雄、诸羌等国民。

    当然他们不是最低的,最低的是唐人以及一切战败的俘虏,他们是为奴隶,干着沉重辛劳的工作。

    在原来奴隶是没有人权的,打骂自由,生杀随意。

    有奴隶在,吐谷浑的地位固然不高,却也没有受到多少不堪的待遇。

    直到裴旻的出现。

    裴旻用尽心思手段,通过战争,通过交易,通过各种阴损手段,一次又一次的从他们吐蕃人的手上换取讨要唐人奴隶。

    直接导致了吐蕃干粗活的奴隶,大量减少,出现了无人可用的情况。

    为此吐蕃皇室还特地下了一道命令,不得随意打杀奴隶,免得情况加重。

    奴隶大量减少,吐蕃又连番战败,需要更多的劳力,恢复经济。

    在这种情况下,吐谷浑无可避免的顶替了上来。

    他们固然不像奴隶那样低贱,却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多日隆相信,要不是裴旻造成的影响,吐谷浑绝对不会选择背井离乡的去唐朝求生。

    “该死!”

    想着自己未来的道路,多日隆就算心底在如何的不满,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听从安排。

    开元十一年,三月十六日。

    在吐谷浑皇子慕容延的号召下,饱受劳力压榨的吐谷浑人终于忍受不住压迫,揭竿起义。

    一行人高举着义旗,前仆后继的向当金山口蜂拥而去。

    此举震动整个青海湖。

    青海元帅达扎路恭追击叛将弗弄赞,身居副将职位的多日隆是最高主事人。

    相比元帅达扎路恭,先赞普最信任的爱将多日隆,显然更得军心。

    多日隆也指挥若定,稳住了局势,让青海湖的诸将一如既往,莫要自乱阵脚,同时担心不可信的唐军背弃盟约,调兵往莫离驿方向的唐蕃古道镇守,免得唐军趁机而入。

    多日隆自己率领本部军马追击慕容延。

    他麾下有八千精骑,慕容延固然有八万之众,但多是寻常百姓,还夹着着老弱妇孺,根本不堪一战。

    诸将也未怀疑,听命去了。

    多日隆稳重的点集兵马,准备多日粮草,展开追击。

    然而就在多日隆追出二十里地的时候,追击大军的坐骑一个个都出现了问题,腿软的卖不了步子,还不住的拉稀。

    不少训练有素的骑兵,直接摔在地上,硬生生的摔断了腿脚。

    多日隆铁青着脸,拉着缰绳,厉声道:“什么情况!”

    副官也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马粪有异,抓了一些闻了闻,怒道:“是巴豆,我们的马给下了巴豆。狡猾的吐谷浑,该死!”

    副官怒气冲冲的向多日隆禀报情况。

    “副将,我们怎么办?回去换马嘛?”副官一脸的盛怒,眼中充满了煞气。

    作为一个吐蕃人,他最恨蕃奸。

    只是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他最敬重的长官,也是一个蕃奸。

    多日隆沉声道:“我们不知他们做了多少准备,别处的马是不是也给下了药。一来一回,不知要耽搁多久。这种情况也不能骑马了,弃马追,他们人多,我们人少,追的上。”

    副官精于养马之术,知道吃了巴豆的马,勉强奔袭,必死无疑。

    随着河西九曲地的丢失,吐蕃少了一半的马场,于现在的他们而言,八千战马不是小数。

    副官不疑有他,愤然大叫:“所有人,弃马,追击!”

    多日隆认真的追击着。

    吐谷浑安排了人做伪装,多次故布疑阵,施展反追踪之术。

    多日隆领着麾下兵马,“很不巧的”直往疑阵里钻,绕来来去,以兵卒追击百姓,反而越追越远,渐渐的失去了踪迹……

    直到一天后,多日隆才得知吐谷浑的百姓已经进了当金山口。

    多日隆气得在重兵士面前骂娘,依旧锲而不舍的向当金山口追去。

    八千兵士一窝蜂的挤进了当金山。

    看着气喘吁吁的兵士,多日隆下达了休息的命令。

    大约休息了半个时辰,多日隆正打算动身追击,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

    多日隆的脸色一变。

    后方的兵卒渐渐让开了道路。

    青海湖年轻的元帅恩兰·达扎路恭,一步一步的走到近处。

    “见过元帅!”多日隆下马来到了近处,作揖行礼。

    “很好奇嘛?多日隆副将,我为什么不在大小勃律的路上,而是出现在这里?”达扎路恭一脸阴郁的看着多日隆,眼中透着不信以及杀意。

    在青海湖,不服他这个元帅的人很多。

    达扎路恭的将令举步维艰,在阳奉阴违之下,很难得到有效的实施。

    在他的心底,有很多人要秋后算账。唯独多日隆是个例外……

    固然多日隆一样的不怎么将他这个元帅放在眼底,但是多日隆的沉稳持重,忠心都彰显着他的价值。

    将之收服,成为自己的臂膀,是达扎路恭最终的打算。

    确不想,这个自己信任看中的老将,竟然成了蕃奸。

    “元帅,你这话什么意思?”多日隆茫然中,带着几分盛怒。

    达扎路恭从怀里搜出了一张皮革,砸向了多日隆,厉声道:“这就是你通敌卖国的证据,你在配合吐谷浑的逃亡。所以你才将他人调离伏俟城,所以你们的马才会吃了巴豆,所以你多日隆一个宿将,会跟白痴一样,给一群百姓溜着耍。”

    多日隆火一下子就冲了上来,面红耳赤的道:“你诬蔑我!”

    他这是真怒!

    卖国确实属实,但是什么证据根本就不存在。

    他自己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书信,除了栽赃嫁祸没有别的解释。

    达扎路恭是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排除一切对自己不利的存在,甚至不惜私造伪证。

    达扎路恭铁青着脸骂道:“还用我来诬蔑?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你们环环相扣,就是为了配合这群吐谷浑人投向李唐。没有你的配合,八万人,能够就这样简简单单的逃进这当金山?”

    弗弄赞的叛逃,达扎路恭一开始也没有想那么多。

    果断的展开了追击,并且是亲自追击。

    这自己的错,必需自己弥补。

    而且弗弄赞是宿将,军中诸多人与他要好。

    让他人追击,万一出工不出力,让弗弄赞成功逃离,他这个元帅没办法继续带兵了。

    但是就在追击的途中,达扎路恭突然反应了过来。

    这位吐蕃未来的第一名将,已经拥有了不俗的远见眼光。

    弗弄赞却有叛逃的可能,但是他没有理由选择往西域往大小勃律逃的道理。

    大小勃律扼西域和青藏高原西部、西北部地区之间的交通要道,是青海湖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

    大小勃律实力非常弱小,依仗着地利的优势,抱着唐朝的大腿才苟活至今。

    大小勃律是绝对不可能为了弗弄赞而得罪吐蕃,落下给打的口舌。

    弗弄赞不叛李唐,去西域叛西域诸国?

    完全没有半点逻辑?

    达扎路恭察觉异样,立刻安排自己信任的人追击,自己返回了伏俟城。

    果然起了变故。

    吐谷浑大举反叛,多日隆亲率兵士追击。

    达扎路恭了解到多日隆“合理”的安排,瞬间怀疑起他的动机。得知他给吐谷浑耍的团团转,更加坚定了信念,一路急行而至,并且伪造了证据。

    听着达扎路恭正义言辞的痛斥,多日隆的副官心底也莫名一惊,这一路多日隆确实有些反常。

    只是出于对自己长官的敬重,副官没有怀疑,如今让达扎路恭点破,瞬间起了疑心,带着几分不信的看着多日隆,将地上的皮革拣了起来,看着皮革里的内容,沙哑的看着弗弄赞,颤声道:“为什么?”

    达扎路恭直接喝了一声:“拿下!”

    多日隆的兵士没有动。

    达扎路恭的亲卫一拥而上,将多日隆按在了地上。

    多日隆怒骂连连,可他的兵却一动一动。

    多日隆颇得军心,威望也不俗。但是他的威信还不足以令兵士跟着他造反,背弃自己的国家。

    达扎路恭似乎一点儿也不急得追击,大义凛然的陈述着多日隆的罪行,直至将这位青海湖的军事二把手押到了大后方。

    副官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叫喝道:“元帅,下令追击吧,我要将那群吐浑狗的脑袋拧下来!”

    达扎路恭下马拉着副官的手道:“布阁喜的勇名,我敬仰已久,只是此次事件很显然是李唐与吐谷浑他们早已安排好的局,追上去,我怕全军覆没!你看,那边有什么?”

    他指着当金山的山峰耐心的说道。

    副官布阁喜茫然的看着一座座起伏不定的山峰,道:“什么?”

    “就是什么也没有!”达扎路恭道:“这座山脉的对面就是李唐的沙州、瓜州,他们只要翻过这座山就能进入我们青海湖。在这山中,我们安排了二十余所烽燧。吐谷浑他们进山那么久了,一座烽燧都没有示警,可见这山中绝不只有吐谷浑的那些叛贼,很可能有唐军。我们一但深入,怕是有去无回……”

    他看着深邃的山峦,心底有些发怵,就裴旻那熊心豹子胆,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

    子亭守捉!

    此间大事,裴旻亲自来到了这里。

    正与王忠嗣下着象戏,也就是象棋的前身。

    裴旻是围棋好手,只是王忠嗣不擅此道,裴旻只能委屈自己了。

    得知达扎路恭拿下多日隆的却不进山追击吐谷浑的举动,裴旻一边点着头道:“忠嗣,你怎么看?”

    王忠嗣道:“无怪旻哥让我多多注意这个达扎路恭,确实是个人物。在败局中反赚了一手,有些了不起。而且,他似乎很了解旻哥。”

    裴旻不太习惯象戏的下法,考虑了一会儿,才走了一步道:“怎么说?”

    王忠嗣道:“在极短的瞬间做出反应,尽一切可能挽回败局,见吐谷浑人进山,是不可为,冷静的选择退却,进退得当。不是很了解旻哥,不会连自己的领地都不敢进。他应该是相信旻哥完全有那个胆量无视唐蕃盟约,越境动兵,这才不敢入内。我还知道他一直将旻哥视为自己的劲敌,打败的对象呢。”

    裴旻笑道:“他下一步应该是利用此次机会,将那些不服他的人清洗一遍,以便自己完全掌控青海湖的军政。一边是冒险的追杀一些老弱妇孺,一边是青海湖的安定大权,他选择了后者。未来的吐蕃军事,必然以他马首是瞻。这家伙,未来就交给你了。”

    王忠嗣欢喜道:“明白,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用不着旻哥,弟就能收拾。”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