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扩军之请
    在子亭守捉静候了小半月,一群衣衫褴褛,如乞丐难民一般的人流涌出了当金山口。

    裴旻看着一个个比乞丐还乞丐的人,心底有些感慨,这就是人类求生**创造的奇迹。

    当金山西面是阿尔金山,东边是祁连山。

    阿尔金山、祁连山这两个地方与古代来说就是死亡之所,人力几乎是不可能翻越的。

    两山交界的当金山是唯一的通道,这里固然可以为人力所征服,却也是层峦叠嶂,山势陡峻,植被稀疏,纵横沟谷。

    在缺衣少食又断水的情况下,孤注一掷,八万多的人,任是克服了重重困难,翻山越岭的来到了唐境。

    委实不容易。

    裴旻大步迎了上去。

    展鹏与一青年,搀扶着一个稍微有点人样的紫衣“乞丐”,走在最前头。

    展鹏似乎跟紫衣“乞丐”说了裴旻的身份,向这边指指点点。

    紫衣“乞丐”激动的推开了两人,一瘸一拐的向他这边尽可能的快步走来。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慕容延拜谢裴国公大恩大德,慕容氏愿意世世代代感激国公大德。”

    慕容延叩匐于地,泣不成声。

    现在的吐蕃就跟三国时期的蜀国有些相似。

    蜀国小国寡民,而大魏拥有大半天下。唯有打出关中,才有希望一争天下。

    坐地死守,不过是坐等灭亡。

    不同的是蜀国有诸葛亮,出兵能占便宜。

    而吐蕃前途局面却是非常渺茫。于军事完全不是唐朝的对手,打不能打,拖又不能拖。只能以压榨民力的方式,缩短两国的差距。

    现在吐谷浑受到的不公待遇只是一个开始,越耗下去,情况越是严重。

    面对这一情况,慕容延迫不得已选择了离开自己的家园,投奔大唐。

    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慕容延受到了各种煎熬。

    早三年前,他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一考虑就是整整三年,足见难以抉择。

    他有八万族人,能够活着抵达大唐的有多少?

    是一直在吐蕃受压榨,苟延残喘的活着,还是孤注一掷?

    最终一事,让慕容延下定了决心。

    他家的下人浑释之,是儿子慕容辉的书童玩伴,自小陪着慕容辉一并学习文武。

    慕容辉才干平庸,学无所成,反倒是浑释之颇有天赋,有战阵之才,弓马娴熟,可堪大用。

    慕容延动用关系意图推荐浑释之出仕,却受到了羞辱。

    相比唐朝的海纳百川,吐蕃排外之心,无比严重。

    别说是浑释之这样的下人,即便是吐谷浑的贵族,也难混一个好的出身。

    慕容延也因此下定了决心,他们在吐蕃很难有出头的机会。而对面的大唐,只要有能力,不管什么身份,哪怕是异族,一样能够成为三军统帅,令得自己的族人有一个可以憧憬而未来,而不是一辈子给吐蕃当奴隶,苟且而活。

    为此慕容延做足了心理准备,八万人除去老弱病残,能够有四万一半顺利抵达唐境,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结果在裴旻的安排下,展鹏、孙周凭借各种手段,将他们八万人都带到了唐境。

    除了一些不可避免的掉队、病故,他们几乎没有受到吐蕃兵的伤害。

    就连一路上的烽燧兵士都给清除干净了。

    如此大恩,慕容延不知如何报答,唯有叩拜感谢,同时也喜极而泣,自己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起来!”

    裴旻将慕容延扶起,带着几分尊敬的道:“族长一路辛苦了。”

    他与慕容延并不熟悉,但却知道,慕容延在吐蕃小日子过得还是很舒适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吐谷浑的皇族。

    吐蕃人不会愚蠢到奴役慕容延这样的精神领袖。

    慕容延纯粹是为了自己的族人,才冒险一搏,值得敬重。

    裴旻看着远处的难民,高声道:“乡亲们,到了我大唐的地界,意味着安全。给吐蕃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越我境内一步。从今日起,我们就是一家人,无分彼此。前面不远就是我们的营地,我已经为你们准备了食物衣物,人人有份。不过都是一些稀粥,青菜。倒不是我裴旻小气,不舍得给你们大鱼大肉。实在是你们饿的久了,突然吃大鱼大肉对自己的身体不好。等你们缓和过来,进入瓜州地界的时候,我请你们吃一顿好的。”

    吐谷浑的百姓大多都听不懂裴旻的话,慕容延亲自做了翻译,将裴旻话中的意思通过吐蕃语表达出来。

    裴旻的用心很快传达开来,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吐谷浑百姓,听裴旻为他们考虑的如此周到,心底忍不住涌出一丝暖流,纷纷呼喝起来。

    王忠嗣在一旁看着对裴旻感激涕零的吐谷浑百姓,望着自己的兄长,眼中大感叹服。

    他就觉得奇怪,为何裴旻不直接将粮食送过去?

    这样更弄够帮助吐谷浑度过难关。

    现在他明白了,真要一路上当爹当妈一般照顾。

    那就是锦上添花,吐谷浑上下吃现成的,穿现成的,充其量就是感谢而已。

    现在他们一路劳苦,命悬一线,裴旻再给予无偿的帮助。

    那形象瞬间高大了。

    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意思一样,但意义却完全不同。

    裴旻将人领到营地。

    这饿了十多日,期间有一顿没一顿的,众“乞丐”面对一碗碗香喷喷的米粥,哪里熬得住?

    蜂拥的向个个据点领取碗筷,分别到不同的放粥点领粥去了。

    一大碗肉粥,外加一些小菜,众人吃的不亦乐乎。

    整个营地,热火朝天。

    慕容延跟展鹏也吃的津津有味。

    裴旻来到展鹏身旁,说道:“此次事成,展叔劳苦功高,要是没有你们,绝不会那么顺利。”

    展鹏喝着暖乎乎的粥,道:“还好,国公能有今日,果然有成大事的潜力。”

    裴旻奇道:“此话怎讲?”

    展鹏抹了抹嘴道:“成大事者,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身旁的人。不管是汉高祖刘邦这样的混混,还是狄阁老这样的名士人,他们身旁都聚集着一群可靠可用的人才,以助成事。孙周名不经传,跟国公麾下的那些才名远播的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等人,相去太远,但是却有着意想不到的才能,让人另眼相看。”

    此次能够如此顺利,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策反了吐蕃副将多日隆。

    当年展鹏奉命离间吐蕃赞普与军神之间的关系。

    他们一行人将杜松芒波杰与噶尔·钦陵有关系的人物,一个个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当年的多日隆是杜松芒波杰的护卫,护着布达拉宫的安全。

    也在展鹏他们的调查范围内,多日隆与尼泊尔公主的私情,他们当初就知道了。还是闲暇时分的笑料,暗笑杜松芒波杰带了好大的一顶帽子。

    此次继续调查多日隆,展鹏的老部下开玩笑的说道了这件事情。

    展鹏他们一行人在杜松芒波杰受离间计诛杀噶尔·钦陵之后就离开了吐蕃。

    对于十年后杜松芒波杰病故,尼泊尔公主给多日隆掉包的事情自然不知晓的。

    孙周却通过微小的细节看出了这点,从而抓住了多日隆的把柄,逼着他就犯。

    展鹏一直以为此次任务一切以他为先,却不想让孙周拔得了头筹,让他另眼相看。

    裴旻也笑道:“他就爱瞎想,没事喜欢瞎琢磨。大本事没有,可分析情报这方面的能力却无人出其之右。”

    展鹏颔首道:“看出来了,干我们这一行,有这么一个分析情报的能手为后盾,能够帮上大忙。原先我还认为如儿、雪儿无法担当大任,现在看来,就算我不出马,一样有机会促成此事。”

    “但不会这般轻松,也没有可能将八万人全数带来!”裴旻对于展鹏的本事是赞不绝口。

    孙周早就给他密信了,信中表是展鹏与他麾下的那几位老部下的能力本事,远不是展如、展雪这样的新手可以相比的。

    若能得他相助,如虎添翼。

    展鹏也不谦虚,道:“这是实话……”他顿了顿道:“长安诸事以了,以后我就在凉州定居了。国公真有用得上在下的地方,可以知会如儿、雪儿。”

    “好!”裴旻听出了展鹏话中的意思。

    对方显然也看出了自己暗藏的招募心思,只是不愿意继续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的,婉言拒绝。

    不过真有危险难办的事情,他还会出山的。

    毕竟展如、展雪是他的儿子女儿,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

    裴旻也不强求,反正真有大问题,不为自己,为了他的儿女,定会助他一臂之力。

    在营地里休息了一个半时辰,裴旻领着八万吐谷浑的遗民进了子亭守捉。

    在子亭守捉休息了一夜,裴旻继续领着他们赶往了瓜州,将他们暂时安置在瓜州。

    至于具体怎么安置,还要等候长安方面的消息。

    在对于这八万人的安置,裴旻是没有决定权的。

    这些是李隆基与宰相张说他们的事情。

    经过早年康待宾的叛乱,朝廷改变了对外方略,不再将胡人聚在一起管制,而是将他们分散到中原大地,让他们真真正正的融入大唐,成为大唐的一份子。

    原来的六胡州,现在一个胡人也没有。全部给分散的安排到大唐各处去了。

    对于这种安置胡人的方式,裴旻极为赞同。

    华夏的儒学是一种非常洗脑高深的学说,不管你是什么民族,真正接触儒学,学习儒学,要不了多久,就会忘记自己原来的生活,接受全新的人生。

    想要开拓出去,只有两个法子,要不融合,要不就学铁木真实行屠杀种族灭绝。

    以裴旻此刻的心肠,让他杀万把人,他可以狠的下心来,但是要他跟铁木真一样,杀个几千万人,间接害死上亿。

    以屠杀为乐,从灭族中追求快感。

    他真做不到……

    所以相比屠杀,同化与融合,在裴旻眼中才是大势所趋的正确方案。

    不过对于这八万吐谷浑人,裴旻的想法与现在的政策有些不同。

    裴旻有心从这八万吐谷浑中挑选出数千精锐,组成一支适应高原气候的军队,以便用于未来与吐蕃的战斗。

    而且青藏高原多山多丛林,青海湖多丘陵多沟壑,有一支当地人组成的军队带路,绝对能够取得奇效。

    他们有大用,自然不能打散,分别安置别处。

    故而裴旻提议将吐谷浑的这八万人安置在洮州。

    洮州早年多次受到袭击,境内人口不足,而且洮州是大唐罕见不多的不以农耕为主的地方,适合吐谷浑这样的游牧民族居住。

    裴旻的奏章意思很快就传到了长安,并且送进了中书令张说的手上。

    诸多文臣自然少不了一阵非议,张说也不表态,而是拿着这封奏章面见了李隆基。

    李隆基最近的心情有些烦躁,因为心爱的武婕妤病了,有些严重。

    李隆基一怒之下,直接去冷宫探望。

    张说终究不是宋璟,没有他那么刚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触李隆基的眉头。

    对此李隆基显然时分满意,觉得将宋璟这个老顽固罢免了,是明智之举。

    吐谷浑的归附是大扬国威的好事,李隆基在受到裴旻的密件之后,立刻就回了密信,让他尽全力的协助慕容延归唐。

    见奏章开头,慕容延率八万族人归唐,李隆基压抑的心情,开朗起来,笑道:“静远从来没有让朕失望过。”

    看着裴旻奏章上的请求,与他们现在的政策不符,略一沉吟道:“张相的意见是?”

    张说道:“国公深谋远虑,臣也知兵,深知吐蕃的水土差异,从长远来看,此举有利大局。为大局,唯有不可。”

    李隆基颔首道:“朕也是这般想的,静远曾说过青海湖的富裕。朕垂涎已久,此事就这么定了。”

    张说续道:“那接下来,裁凉州军五千,以募五千吐谷浑兵士也准了?”

    李隆基想了想道:“无需那么麻烦,朕敢将陇右、河西十四万五千兵马交给他,就不差多五千。着令河西节度七万兵额上限扩至七万五,以吐谷浑兵补上,让他莫要辜负朕的厚望,早一日让青海湖归我大唐所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