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小露一手 遇袭受伤
    李隆基的意思并没有那么快传达,裴旻也相信自己的提议会得朝廷恩准的。

    两个要求,前面一个是为大局考虑。

    后一个是裁军募兵,这本就是裴旻节度使权限范围之内的。只是因为对方的吐谷浑,裴旻才选择慎重一些,向上征求意见。

    这两件事情细说起来,那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准许的。

    裴旻也没有将这事放心上,而是将吐谷浑一族暂时安置在了瓜州,安排他们起居。

    这日慕容延与一青年找到了裴旻。

    “国公!”

    两人一并向裴旻问好。

    “伏俟侯,精神可好多了!”

    裴旻看了慕容延一眼,目光在一旁的青年身上略作逗留。

    伏俟侯正是慕容延在大唐的爵位。

    唐朝从来不亏待归降臣服自己的少数部族,慕容延率八万百姓来归,李隆基的任命诏书早已经下达了,给予慕容延侯爵的位子,让他去长安享福。

    当然是享福还是软禁,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唐与宋一般,高薪养廉。

    侯爵的俸禄,足以让慕容延舒舒服服的过上奢侈日子。

    而且朝廷并不限制慕容延的自由,只是不让他继续以吐谷浑皇室的名义统领吐谷浑百姓而已。

    在裴旻看来,这是天大的优待。

    慕容延也没有任何的不愿。

    现在的他,内穿绛紫长袍,头戴长冠,腰悬配刀,外罩青色风衣,看上去神采奕奕,比起当金山口初会时好上千百倍。

    慕容延也堆起了笑脸道:“这也是托国公的福,没有国公哪有今日。在下此来找国公,主要是向国公辞行的,天朝陛下如此厚待。在下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长安面圣……此外还想请国公帮个忙……”

    裴旻向来爽快,说道:“但说无妨。”

    慕容延看了身旁的青年一眼道:“此子是原来我府上资历最老的管事的后人,叫浑释之,自小跟犬子一起长大,是犬子书童玩伴,与犬子一并学习文武韬略。犬子不成器,学无所成,但是释之却于军略上极有天赋,尤其是骑射一道,尤为过人。此子跟着我,实是荒废这一身所学。如若国公不弃,可留于帐下听用。”

    裴旻又度看了青年一眼,之前他便觉得对方脚步沉稳,颇有气度,现在听慕容延这般赞他,眼中一亮道:“我正是用人之际,求才若渴。人我收下了,至于是否重用,并不看我,而是看他。他的成就,将会直接与他的本事挂钩。反正闲着无事,不如让他展露一手,于我瞧瞧,也好给我安排职位?”

    他的目光望向浑释之,在看他的反应。

    浑释之并未畏惧,而是躬身道:“不敢不从,请允许我回去取弓。”

    “好!”裴旻应了一声。

    浑释之快步去来。

    回来的时候,他手中已经多了一张铁胎弓。

    裴旻眼中一亮,对于浑释之的表现更是期待。

    铁胎弓在这个时代是一个象征。

    这征战杀敌,两军搏杀,复合弓的射程威力足以。

    但是个别神射手追求更远的射程,更大的杀伤力,将复合弓的竹木筋里夹杂着金属,令得弓箭的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理所当然的也更难控制。

    能有勇气用铁胎弓的人,不是高手,就是摆显装逼的。

    浑释之来到近处,分别向慕容延、裴旻点头示意,似乎在找什么目标。

    慕容延从手上取下一个玉手镯,说道:“就射这个!”

    说着,他走出八十步左右停了下来,将手臂高举,两指托着玉手镯的边缘。

    裴旻一言不发,看着浑释之的表现。

    浑释之眼中透过一丝感动,并没有半点的惧意,从容不迫的拉开了铁胎弓,只是略作瞄准,便松开了弓弦。

    嗖的一声。

    箭羽带动一道气流,忽的一声呼啸着从玉手镯的洞口钻了过去,并未触碰到玉手镯分毫。

    “好箭法!”

    裴旻看的大为动容,用力的鼓起了掌。

    他麾下有不少人擅射,连他自己也会一手,但都称不上神射手。

    其中箭术最好的是夏珊,历史上的武威郡夫人。

    不过她也算不上真正的射手,跟当年的薛讷相比,有着一定的差距。

    浑释之这一箭,当然比不上薛讷继承他父亲薛仁贵的薛家三箭,但绝对称得上“射手”二字。

    以浑释之二十出头的年岁,拥有这种箭术,当真是难能可贵。

    慕容延笑着小跑道近处道:“国公如何?释之的母亲是我鲜卑人,继承了我鲜卑射手的血液天赋,与骑射一道水平极高,之前一箭,不过是随手而之,算不上真正的水平。”

    裴旻心底欢喜,这送上门一个人才,等于是天上掉了一个馅饼一样,值得高兴。

    只是他喜不形于色,治下要恩威并重。尤其是对于年青人,更要令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能过誉。

    “功底深厚!可堪一用,我也来试试!等会儿我将我的剑鞘往天上丢,你来射我的剑鞘!”

    裴旻笑盈盈的说着。

    浑释之一脸刚毅的用他生涩的华夏语应道:“明白!”

    裴旻走出二十步,转过了身子,道:“就这里了!”

    浑释之皱了皱眉,却也不敢生怒,高声道:“国公这是不信我的箭,再去五十步,我,也射得到。”

    裴旻摇了摇头,高声回应道:“你射不中的,信我!”

    他说着也不等浑释之说话,已经抽出了秦皇剑,将剑鞘往上空轻轻的一抛,剑鞘向上去了一丈,开始先下掉落。

    浑释之不假思索,张弓射箭一气呵成。

    飞翔的劲箭对着剑鞘下落的一点,直射而去。

    二十步这短短的距离,于离弦的箭而言就是转瞬之事。

    只是眨眼的瞬间,剑鞘与劲箭即将撞击在一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到靓丽的白光闪过,劲箭断为两截掉在了地上。

    裴旻右手剑一探,在空中不借助任何帮助,将剑插进了跌落的剑鞘,从容的记载了腰上。

    ……

    ……

    ……

    慕容延大张着眼睛嘴巴,仿佛这大白天里见到了鬼一样。

    浑释之也傻傻的呆立当场,喉间蠕动,咽着唾沫,一言不发。

    裴旻信步来到近处,笑道:“我说了,你射不中的。”

    浑释之惊恐的看着面前,大不了他多少,至多不满三十的人,张了张嘴,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说些什么。

    慕容延也同样傻了好一会儿,才惊呼道:“国公莫不是神人?二十步间距,以剑劈箭?这是人能做得到的?”

    浑释之回过神来,直接跪地而拜。

    裴旻笑着将浑释之扶起来道:“很不错,不论是劲力速度还是预判角度都无可挑剔,以后就跟着我吧。我记得他们吐谷浑人是鲜卑的后裔,昔年鲜卑一族,以骑射而动天下。我欲从中挑选一些好受,组建一军,由你带队。”

    浑释之动容的再次跪在了地上,激动道:“浑释之愿意将性命交给神人国公!”

    裴旻也再次将他扶起,说道:“以后叫我裴帅就行,不是什么神人,一般般的水平。”

    慕容延见浑释之不但为裴旻收下,还得到了器重,眼睛都有些湿润了,感慨道:“大唐有国公,吐蕃如何是对手。”

    裴旻有些意外。

    慕容延将自己举荐浑释之被拒的情况细说。

    裴旻闻言也暗自庆幸,以浑释之的箭术,此人要不就是给历史埋没了,要不就是留名于青史,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还真让他估对了。

    浑释之确实是历史人物,还是唐德宗时期名将浑瑊的父亲。

    浑释之固然比不上他儿子那般出名,却也是李光弼麾下的猛将之一,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封宁朔郡王。

    只是裴旻记不得那么多人名而已。

    此次吐谷浑归附,送人送兵又送将的,裴旻实在高兴,拉着慕容延喝了几杯,将他喝高兴了,才送他远去长安。

    裴旻闲着无聊,又考了浑释之的兵法韬略。

    浑释之的兵法韬略一般,并没有慕容延说的那样文武双全,但军事功底素养还是有的,独当不了一面,可领兵练兵也是绰绰有余。

    这种将领用好的,也是一把利剑。

    裴旻让浑释之跟族中的壮士打打关系,现在李隆基的任命未至,一但任命下达,立刻着手建立新军。

    等李隆基的任命有些无聊,裴旻想着要不要去沙州玉门军看看,见见一年未见的封常清,又叨念着裴母、娇陈他们的下落。

    “不知母亲他们现在在何处?算了还是去玉门军吧!”

    原来裴旻前往子亭守捉坐镇的时候,裴母、娇陈一行人也一并出游了。

    裴母来凉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来也没有好好的看看河西的山水风貌。

    一方面裴旻有些小忙,还有就是之前裴旻受了箭伤,再加上小七小八年幼,就没有抽出时间看看这河西的风貌。

    随着公孙幽、公孙曦的到来,裴府人多热闹。

    而裴旻又不在身旁,裴母就动了出来走走的念头。

    裴母的提议,娇陈这个孝顺的媳妇,外加公孙幽这个急于表现的为未来媳妇,自然毫不犹豫的支持。

    至于公孙曦,那还用说?

    就属她最呆不住,在裴府的那几天里,她就开始偷偷的抽空溜出去会一会凉州的武林同僚了。

    对于裴母的提议,是跳着赞同的。

    于是他们一行人也开始了游历河西。

    这一切都是王维这个贴心小秘修书来报的,而且信中也详细的说明了安排的护卫。

    裴母与娇陈她们出行,自然不是小事。

    王维特地指挥了赵颐贞,赵颐贞安排了百余护卫外加心腹部将万文沿途相护。

    对于裴母的出行安全,裴旻还是放心的。

    万文是赵颐贞麾下的一员骁将,能力不俗,外加公孙幽、公孙曦两人。

    莫说现在河西没有马贼,即便有马贼,也讨不了好。

    裴旻领着王小白与一干护卫直往沙州玉门军而去。

    一路往西行,裴旻来到了沙州着名的景点鸣沙山。

    裴旻还是第一次来,听着沙子不住的唱歌,忍不住感慨自然的神奇。

    王小白介绍道:“听当地人说是因为风吹引起的声音,就跟风吹进山洞‘嗡嗡’作响一样。”

    他来过这里几次,裴旻初次执掌河西的时候,只有薛讷率领的凉州军服他,其他的几位都督皆将之视为敌人。

    王小白奔波各地打探消息,对于这附近非常的熟悉。

    “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

    裴旻听着一座座高低起伏的山丘传来的合奏,记得鸣沙山离不开月牙泉,问道:“不远就是月牙泉了吧。”

    王小白记性极好,说道:“应该就在前面了,大约二十里左右。那边有个龙门镇,月牙泉就在龙门镇附近。”

    裴旻眼睛一亮,忙道:“那龙门镇里可有龙门客栈?”

    “有啊!”王小白很认真的道:“镇里的客栈就叫龙门客栈,小小的客栈,公子居然知道?”

    裴旻忍不住笑道:“在我们老家,龙门客栈可是没有几人不知道的。”

    王小白一脸茫然,就拿寻常的客栈,有什么好称道的。

    前行了十余里地,他们爬上了一座山丘顶端。

    往远尘土飞扬,黄沙铺天盖地。

    裴旻好奇的眺望,想着那边是不是刮风了。

    看了一眼自己往西飘的衣袖,裴旻沉声道:“小白,快去看看情况,有些不对!”

    王小白一夹马腹,当先对着烟尘处冲了过去。

    马蹄踏出的尘土也往西边飞去。

    现在挂的是东风,东风西吹,即便那边起了风,也烟尘应该也西而去。

    不是向他们这边而来,远处的烟尘明显是逆风来的。

    不是风造成的,而是军队兵马。

    裴旻也向烟尘处赶去。

    又行了不到十里地,却见两骑由远而来。

    一人依稀可从衣饰看出是王小白。

    来到近处,却见另外一起居然是封常清。

    裴旻大笑着迎了上去道:“常清你怎么在这里,是来练兵的?”

    封常清、王小白均是一脸肃然。

    封常清绷着脸,本就丑的容貌,更显得吓人,沙哑着嗓子道:“属下也不太清楚,只是得到裴老夫人传来的消息,说他们遇袭了,公孙姑娘身受重伤……”

    裴旻听到这话,瞬间就懵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