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黑水怪物
    母亲遇袭,公孙姑娘身受重伤!

    裴旻刹那间,心脏都要跳出了口腔。

    这些年的磨练,他自诩颇有城府,诸多大事发生都能冷静以对。

    但此刻得知家人遇险,母亲、妻子、儿子女儿都有可能陷入危机,瞬息间心底涌现无数躁动,杀意抵挡不住的涌现上来,厉声道:“什么情况,是谁干的?”

    他惊恐中又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他并不知道受伤的公孙姑娘是谁,但不论是公孙幽还是公孙曦都不是易于之辈,何况她们是两人。

    公孙姐妹的双剑合璧,有谁是她们的对手?

    更加别说还有百余精锐兵士,面对强弓硬弩,外加公孙幽、公孙曦这样的顶级好手,怎么可能陷入危局?

    除非是大军压境!

    可这里是唐境,是他的地盘,周边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都是他亲自挑选,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

    以他们的能力,就算大敌来袭,实力悬殊,也不至于一点音讯也没有。

    这短短的一瞬之间,各种念头涌上脑海。

    封常清揪着脸道:“好像是龙!”

    “什么?”

    裴旻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封常清这话一出口,原本为情绪左右,带着些许混乱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反而冷静下来了。

    裴旻想过上百种可能,马贼、江湖恩怨、异族刺客,甚至连已经消亡的青龙也想了进去。

    想着是不是那个可怕厉害的女子,即便死了十多年,依旧拥有可怕的力量……

    唯独没有想过是龙……

    “是青龙吧?”裴旻又补了一句。

    封常清也不知怎么说,很滑稽的比划着水桶大小的形状说道:“好像是这么粗的恶龙!我也是听说的,要不是老夫人来信,我压根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龙。”

    裴旻忽然想到了之前跟袁履谦闲聊时,他说过沙州奇闻。

    他说在沙州黑水附近有一条恶龙,四处为恶,以致河水经常泛滥,冲毁房舍,淹没田野。令得沙州黑河附近,田地荒废,不能耕种。当地的居民也远走他乡,以逃避被淹的祸患。

    为了地方安全,每位上任的地方官员都给去黑河祭祀祷告。

    脑中回忆着沙州的地形图,这里他并没有亲自来过,不过河西的地形图皆在他脑海里:什么地方是有山,什么地方有水都知道。

    他们即将到龙门镇,而龙门镇西北方向就是传说中恶龙出没的黑河。

    “走!”

    不管真龙假龙,裴旻都不能做事自己的母亲、妻子、孩子陷入危局,一拉马缰绳道:“在什么地方,快点带路!”

    封常清也扬起了马鞭道:“老夫人与夫人他们现在落脚于黑河以南的玉泉村,离这里差不多五十里。”

    人说着已经飞驰出去了。

    裴旻座下的辛巴是龙驹,速度极快,却也耐着性子跟着封常清往玉泉村奔行。

    他并不确切的知道具体方位,这沙州无处不在的皆是荒漠,一个走偏,反而耽误时间。

    他们一行人渐渐追上了封常清的大军。

    封常清向来稳重严谨,此次听说裴母遇袭,立刻调动了一千兵士,并且征调了军中三千匹军马,一路轮换骑乘,以便以最短的时间支援。

    裴旻这一行人也分别获得了轮换的军马,在当天黄昏,即抵达了萧瑟没落的玉泉村。

    玉泉村的格局很大,从远处看就算跟镇相比亦不遑多让,但是整个村子却渺无人踪,不闻鸡鸣犬吠,破破烂烂的。

    入得村中,一个拄着拐杖的七旬老者已在村口等候。

    “老朽玉杰……见,见过国公爷……”许是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裴旻这样的大官,老者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裴旻向来敬老,飞身下马,先一步将他搀扶住,迫不及待的道:“老人家免礼,请问我娘、夫人现在何处?”

    自称玉杰的老者,徐徐的道:“令堂、妻儿在老朽的府上歇息,老朽是本村里长,这就带国公去……”

    老者上了年岁,说话一字一字,慢吞吞的。

    可将裴旻急得,气血上涌,却又发不的火,给王小白使了一个眼色。

    王小白知趣的上前扶着杰老。

    裴旻道:“老村长,请问您家住哪?”

    杰老眯着眼睛先前眺望了会儿道:“前面那棵大树,往右上个坡就是了。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很……”

    他话还没说完,裴旻已经飞奔入村了。

    来到杰老所指的大树,根本无需去找,耳中已经听得小七、小八的叫唤声了。

    “爹爹爹爹,娘亲,爹爹来了!”

    清脆悦耳,让裴旻七上八下的心,略微有了着落。

    快步沿着阶梯而上,来到了村长的家。

    村长的家让百余兵士里三圈外三圈的给包围着。

    家门口有一个大型的晒场,百余人也不显得拥挤。

    小七、小八一并跑了过来。

    裴旻一手一个,将他们抱了起来,问道:“吓着了没?”

    小七、小八似乎毫不知情,都一脸的茫然。

    小七道:“哪有吓着了,小七胆子大着呢。我们在瓜州看了马,小七还骑了大马,是真的大马,不是爹爹这个大马,还跟羊儿一起玩耍,小八最糗了,让一条大狗吓得尿了裤子。”

    “哪有!”小八躁红了脸,抗辩道:“是我忍不住尿了裤子,不是给吓的尿了裤子……”

    裴旻知道许是不想吓着小家伙,并没有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他们。

    来到近处,裴母、娇陈迎了上来。

    娇陈尚好,裴母脸色有些惨白,显得有些惊魂未定的。

    裴旻见了暗咬着牙想道:“不管是真龙假龙,绝饶不了他。”

    给了裴母与娇陈一个安慰笑脸。

    裴旻将小七、小八放了下来。

    娇陈拉着两个小家伙去一边玩耍了。

    裴旻对着裴母一拜,道:“让母亲受惊了。”

    裴母叹道:“我到无所谓,只是幽姑娘……现在还没有醒来。”

    裴旻心头隐隐作痛,强笑道:“母亲放心,吉人自有天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有龙?”

    裴母摇了摇头说道:“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我没有见过。只是听曦姑娘这么说的……她们姐妹在里屋,你去问她吧!”

    裴旻点了点头,快步走了进去。

    还没走进里屋,耳中已经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哭泣声。

    大步走了进去,却见公孙曦趴在床头肩头抖动着,就连裴旻进来也毫无所觉。

    公孙幽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显得很是娇弱。

    裴旻走了上前,手指在公孙幽白嫩却无一点血色的脸上滑过,眼中皆是怜惜之色。

    过了片刻,才伸手扶着公孙曦的肩膀,轻轻的摇了摇道:“曦姑娘?”

    公孙曦缓缓的转过头来,见是裴旻似乎找到了宣泄口“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叫了一声“师傅”,将他抱了住。

    裴旻并没有说话,而是用沉稳有力的大手,轻轻的拍着公孙曦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见她稳定了情绪,方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幽姑娘伤在了哪儿?”

    公孙曦一点一点的细说着。

    原来他们一行人外出游玩,很是尽兴。

    长安有长安的繁华,这西北也有西北的苍凉壮丽。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此时此刻,王维还没有将《使至塞上》这首诗作出来。

    但大西北的风情,却如这诗句一样,让他们不虚此行。

    一路上他们见识了焉支山的秀丽,张掖那造型奇特,色彩斑斓,气势磅礴的丹霞地貌,塞外江南酒泉的汉式园林,还有瓜州的军马场,看万马奔腾,牛羊遍野……

    裴旻是无信仰者,但裴母却信佛。

    他们定好了最终的目标是沙州敦煌的莫高窟。

    一路西行,因为风沙太大,决定绕过沙丘来到了鸣沙山以北的玉泉村,打算从玉泉村直接插到龙门镇,一并看看“山泉共处,沙水共生”的塞外第一奇景鸣沙山与月牙泉。

    入夜,公孙曦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焦躁的鸡鸣犬吠,心底觉得异样。

    公孙曦身怀绝对音感,最能分辨声音的细微不同。

    隐隐觉得鸡鸣犬吠的杂音中,带着些许颤栗。

    公孙曦不免披上外衣,出屋看看情况。

    公孙幽自然跟着,她们姐妹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出门去调查情况。

    屋外有夜巡的护卫,见公孙曦、公孙幽外出,也安排了几人跟着护卫安全。

    他们来到了之前鸡犬最密集之处,意外听到一声凄惨惊恐的叫声。

    寻声追去,一家草屋外,一个巨大粗长的怪物意图袭击屋外的村妇。

    公孙曦固然心底惊惧,却也不加思索的将剑射了出去,出手救人。

    公孙曦做不到公孙幽那般能够自如的控制飞出去的宝剑,但这单纯的将宝剑当做暗器使,命中率却是极佳。

    直接击中的目标,但是怪物的皮甲异常坚硬,直接弹开了朝霞剑,并且受到了刺激向它们这边冲来。

    公孙幽、公孙曦反应极快,同时叫了一声“散开!”分别往一旁躲避。

    公孙幽更是冷静的也将自己手中的宝剑射了出去。

    有了公孙曦的一剑,公孙幽这一剑是射向怪物青色的眼睛。

    长剑正中眼珠,怪物受到了重创不在攻击,而是调头逃跑。

    在逃的时候,对着公孙幽、公孙曦甩了一下尾巴。

    公孙幽、公孙曦在黑夜中看不到这一幕,而且他们的右手边是一睹土墙,也看不到这一情况。

    但是怪物一甩之力,却穿过了土墙拍向了公孙幽、公孙曦。

    这一击来的突然,公孙姐妹全无反应。

    在关键的时候,公孙幽推了公孙曦一把,自己却让尾巴甩中,整个人飞了出去撞进了一旁的房屋。

    “要是姐姐不救我,不推我,她也许躲得开的,要是我不出去,或许就不会遇到那怪物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公孙曦泪水不住的流着,语气充满了自责懊恼。

    裴旻就仿佛跟听故事一样,但看着怀里的公孙曦,又看着病床上躺的公孙幽知道这不是故事……

    也许龙真的存在,又或者那不是龙,而是另外的在后世早已灭绝的怪物。

    裴旻的接受能力惊人,想着后世学的诸多知识,在侏罗纪时期,地球上原本的主宰是恐龙。

    既然有霸王龙、蛮龙、食蜥王龙这样可怕的生物,未必就没有别的叫不出来的怪物。

    只是因为各种原因灭绝了,后世人不知道而已。

    “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裴旻轻声道:“见到危险退缩的人,不叫公孙曦,见到他人遇难,不出手营救的人,也不叫公孙曦。救人是没有错的,只是发生了这谁也无法预料的意外而已,幽姑娘只是昏迷了,放心,他不会有事的。我们凉州有梨老,她的医术不逊于刘老神医,一定能医好幽姑娘的,一定能的。相信我,幽姑娘不会有事的。”

    他轻声安慰着,渐渐的耳中听得了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小心翼翼的将她拦腰抱起,去了隔壁的屋子,将她安置在了床上,盖好了被褥。

    路过公孙幽屋子的时候,向里面看了一眼,大步走出了屋舍。

    封常清、王小白迎了上来,问道:“公子,真的是龙?”

    裴旻道:“我不管是真龙还是假龙,是真龙我要抽了他的龙筋,是假龙,我也要拔了它的皮。”

    公孙幽生死不知,那无边的怒意让他压制在心底,令他愈发的冷静,但口中的一字一字,却让人心底生寒,脊背都隐隐发凉。

    “你们将军呢?”裴旻问向屋子一旁的兵士。

    兵士说道:“将军领着昨夜一起去的弟兄出去了,好像去查看龙的踪迹。”

    “不要妖言惑众,那怪物是不是龙,两说。”裴旻制止了兵士这种不当的话,龙古来都是神话的场务,不管是恶龙还是好龙,都是令人敬畏的。

    要是人人都觉得对手是龙,为打士气就要下去一半。

    而且裴旻也不觉得那是龙。

    真要是龙,哪里会那般胆小,又岂会轻易给公孙幽射伤一只眼睛?

    十有**是后世灭绝了类似龙的怪物,百姓以讹传讹,将怪物视为了恶龙。

    沙洲一定恶龙的传言盛行,这空穴来风,却未必无因。

    “是!”兵士听了裴旻的话,立刻改口道:“将军找那怪物的踪迹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