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寻踪
    裴旻暗赞,敢于承担责任,这个叫万文的副将不错,当下也让封常清带些兵马去支援,免得出个意外。

    怪物是什么生物,谁也不知道。

    就算是黑夜出其不意,但能够伤着公孙幽的,就非等闲。

    这时一个老妪远远的走了过来,她手中挎着竹篮,里边有这各种不知名的青草。

    “她是哪一位?”裴旻轻声问向士卒。

    士卒立刻回应道:“是村里的大夫,公孙姑娘就是请她医治的。”

    裴旻快步走了上去,帮着拎过竹篮,问道:“老人家,幽姑娘的情况如何?”

    他的声音都不知觉的有些颤抖。

    老妪顿了顿道:“不好说,姑娘让龙尾扫了,受的是外伤很严重,双手臂都严重移位,后背也多处擦伤。老身已经给姑娘接上了筋骨,也用药草包扎,木板固定。这些都是筋骨外伤,还不至于昏迷不醒。最难的是姑娘的的头部,姑娘应该是在飞出去的时候,受到了撞击。老身医术有限,只能用活血化瘀的药,能不能醒来,什么时候能醒,全看真主安拉是否庇佑。”

    她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惊惧,但念道“真主安拉”时候,又略感安心。

    裴旻知道恶龙的威慑不小,但是信仰又让她减弱了自己的恐惧之心。

    “辛苦了,谢谢!”

    裴旻依旧保持着和逊的表情,没有人能够体会他心头的怒意。

    不过所有的怒火,他都压在了心底。

    以身为一家之主的身份独自承担,不宣泄给任何外人,直到将一切宣泄给罪魁祸首。

    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脸颊,裴旻跟裴母说了一些话,安抚了她老人家的情绪,又对娇陈点了点头,将一切交给她了。

    处理好这一切,裴旻又让王小白去见昨夜遇险被救的妇人请到村中官署,然后快步的走向村里的官署。

    玉泉村的官署很大,不亚于城镇的府衙,但是官署上上下下极为破败。

    除了通往府衙正门的一条细长的道路,有一些青石殿路,还算平整,周边都是破破烂烂的。

    来到屋外向里面望去,却发现大堂固然简陋,连待客的席子都有些破损,却很是整洁干净。

    在大堂的中间有一个火炉,老村长正恭腿坐在席子上打盹。

    上了年岁嗜睡,又有火炉在侧,老村长已经等得睡着了。

    裴旻脱去了鞋,咳了咳,走进了屋里。

    老村长揉了揉眼,赶忙收起了腿,正经跪坐,道:“这年纪不饶人,国公见谅!”

    裴旻道:“无妨,不用如此拘谨,随意就好。我们随便聊聊,又不处理公务。”

    他说着自己在火炉的一旁盘腿坐下。

    老村长见状,也收起了自己跪坐的双腿,叹道:“都说国公是个大好人,果然体恤我们。说实话,这个岁数,让老朽跪坐个几刻钟,这两条腿真受不了。国公问吧,老朽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一大把年纪了,别的没有就是事情知道的特别多。”

    裴旻略微点了点头道:“老村长可是知道贵村是什么时候传出恶龙的消息的?”

    老村长想了想道:“这个就太早了,已经不是老朽这一辈的事情了。我爷爷就曾说过,黑河有龙的事情,少说也流传了一百五六十年了吧。不过那个时候,好像都不将它当回事,并没有什么忌讳。那个时候的玉泉村也跟现在的荒凉完全不同。那个时候,我们这里是叫甘泉镇,在这个河西大地也是极为有名的。”

    裴旻点头表示明白,河西地广人稀。方圆百里,可能一个人影都见不着。

    不过在河西,但凡有水的地方,就会有人的踪迹。

    在这里的人,都是围绕着水源群居的。

    不管是姑臧、张掖、酒泉还是敦煌都是如此。

    在四处荒漠的大西北,水就是生命的源泉。

    甘泉村离黑水那么近,不可能不繁华。

    从甘泉村的整体骨架也看得出来,甘泉村曾经辉煌过,只是后来没落了。

    老村长续道:“只是后来恶龙作祟,暴雨绵绵,河水冲毁田地房屋。开始朝廷还会管一管,调拨一些钱财赈灾。但是隔三差五的水灾,朝廷方面也没有了消息。最终很多人受不了,一个个的开始迁离。好好的一个玉泉镇,变成了现在的玉泉村。在这么下去,这玉泉村都怕保不住了。”

    裴旻沉吟了会儿,问道:“冒昧的问一句,老村长可见过恶龙?”

    老村长徐徐的摇了摇头道:“不曾亲眼见过,但那孽畜是真的存在的,老朽,老朽……”说道这里,他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半响才不甘的锤着地板道:“老朽的儿子,就是让它活吞了的……”

    “抱歉!”裴旻满怀歉意的地下了头。

    老村长长叹道:“我的儿子叫玉逊,字孝谦,名字是我给他取的,他的人就跟这名字一样,很是孝顺,很讨人喜欢,也很聪慧,是河西士林大儒甘旭最得意的学生。甘旭对他寄予厚望,多次希望他能上京换取了功名,还说以他的才华一定能够高中的。但是那个傻孩子却以父母在,不远游的理由拒绝了,真是个傻小子,要是他能听甘旭的话,也许,也许就……”

    老村长似乎是再向裴旻倾诉,又似乎在自语,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深痛的回忆状态。

    裴旻也不打断打扰,而是耐心的听着。

    “孝谦很蠢,也很傻。他……觉得造成黑水泛滥的原因不是恶龙,而是缺乏友善的管理,没有一点防洪设施,只要修建了防洪设施就能避免水患的灾害。他说动了村里的人,去河边修堤坝。然后,然后就……”

    他摇着头,流着泪,说不下去了,只是自语道:“有些时候,我常想,那孽畜要吃,吃我好了。为什么要吃我那无辜的儿子,害得我家破人亡。”

    裴旻沉吟了片刻,道:“老村长,我觉得你的儿子是对的。他是一个很出色很有想法的人,要不是他遭遇到了不幸。我很想认识他,甚至重用他。能够在谣言四起的地方,恪守本心,不为迷信所动,很了不起。”

    “真的!”老村长瞪大着眼睛,看着裴旻。

    裴旻慎重的点着头道:“真的,那个怪物孽畜是不是龙,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一点,哪怕它真的是龙,也没有翻云覆雨的那个能力。水患的发生,有诸多原因,但龙绝不是其中之一。”

    身后一个后世人,裴旻这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

    雨是怎么形成的,那是生物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知识。

    裴旻日常没有关注,早已还给老师了,只是依稀记得什么水蒸气的蒸发,在天上凝聚,化成了云,形成了雨。然后天下的雨,又落在了地上,形成了一个循环……

    固然世界上依旧有很多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但是已经为科学解释的东西,却没有的假。

    **的形成是自然界的一个定律,绝对不是受龙的影响。

    黑水泛滥,是与环境息息相关,而非什么恶龙。

    至于玉逊的遇害,只能说是一种巧合。

    也就是因为这种巧合,让原本是迷信东西,变得真实化,让人更加畏惧。

    老村长突然手舞足蹈的大笑起来:“那我儿没错,他不应该背负骂名,他是对的……”

    原来当初玉逊遇害,随即却如天罚一样。

    大雨倾盆,水患再次来临。

    整个村里的人都责怪玉逊激怒了恶龙,说他罪有应得。

    自己死了不说,还害得全村人遭罪。

    直接导致了老村长的夫人受不了爱子惨死,言语暴力这双重打击,一病不起。

    此事也成了老村长的一个心结,他也觉得是自己儿子的无知,害了乡里乡亲。

    如今裴旻却说出了为他儿子正名的话,心结登时解开了。

    裴旻继续问道:“那请问那些见过怪物的人,还在村里嘛?”

    老村长摇头道:“早就搬走了,他们担心受到孽畜的报复,一早就搬到别处去了,都有三十多年了,哪里还有消息。”

    裴旻又问道:“那村里可还有了解怪物的人?”

    老村长苦笑着道:“国公是不知道我们村里的情况,能走的,都走了差不多了。现在不过三十余户人家,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百人出头。不是老的,就是顾家,不愿意离开的。为了避免孽畜的袭击,村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献上一些贡品,敦煌那边也体恤我们,会不定期的送些贡品祭祀。一直以来,那孽畜都不曾袭击村子,还以为是贡品的原因。却不知道为何,那孽畜居然来到了村里。”

    裴旻心底一动,问道:“这是怪物第一次袭击村子?”

    老村长点头道:“在记忆里是的,孽畜几次记载都是在黑水附近。要不就是邻村的黑水村,我们村子是第一次来。”

    裴旻急忙问道:“那黑水村在哪,还有人嘛?”

    老村长道:“早没人了,是两年前吧,敦煌那边的官员,强制将他们迁移到了别处。我们这边因为没有受过袭击,只是让愿意的去了,不愿意的也没有强求。想不到轮到我们村了……”

    裴旻沉吟了片刻,问道:“可有怪物出没的时间记录?也就是他袭击人,或者牲口的记载。”

    “有的!”老村长点头道:“有很多,老朽这就去给国公找。”

    想了想,裴旻又加了一句道:“除非是确切证实是人为偷盗的案例,那些失踪的人,牲口的案例,也一并找出来。”

    裴旻正想跟着一起去帮忙,却见堂外王小白领着一个妇人走了过来。

    裴旻迎了上去,让王小白去给老村长搭把手。

    看着依旧有些惊魂未定的妇人,裴旻先自我介绍道:“夫人,在下裴旻,昨夜那两个女子一个是我未过门的夫人,一个是未来的妻妹。我想问一下,昨夜发生了什么,你记得那怪物的模样嘛?”

    公孙曦形容过怪物,只是当时他离怪物有近乎十多步的间距,在黑夜里也就看清一个黑粗长影子。

    却有几分龙的模样……

    妇人听是救命恩人的家人,感动的直接跪伏了下来,连连磕头。

    裴旻再一次问了问题。

    妇人带着几分惊恐的道:“草民记得很清楚,那是亥时左右。草民跟草民的汉子都要睡了,听阿黄的叫唤,以为来了贼。草民的汉子拿着叉子就去了,过了片刻却听他的惨叫声。草民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跟着跑了出去,见到了,见到了……”

    她说道这里,神色一片惊恐,颤声道:“是龙,真的是龙!草民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是一个几丈长的怪物,黑乎乎的,身上有着鳞片,灯笼一样大小的猩红眼睛,脑袋上还有角,每年我们夫妻都要进贡贡品给龙神,为什么龙神还要找我们……”

    裴旻想着公孙曦的描述,怪物是黑色的,夜里他们看得不太清,而眼睛是绿色的,并非是红色,顿了顿,又问道:“你丈夫呢?”

    妇人抹着泪道:“他,他吓的丢了魂,灵魂让恶龙吃了。”

    裴旻看了看已经昏暗下来的天,叫来了一些兵士,让他们将村里的百姓都聚集起来,同时也将牛羊什么的牲口,聚集起来,以方便保护,让妇人去将她吓傻了的丈夫带过来。

    再次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脸,综合着脑海中的资料,分析着一切情况。

    约莫一刻钟上下,封常清与万文领着兵士回了来。

    裴旻迎上去问道:“发现什么了没有?”

    万文他们先向裴旻行礼,然后才道:“我们一直跟着地上的痕迹,一直到了甘泉河。这水里没有痕迹可寻,也不知道那恶龙的去向。”

    封常清指着一并来的三人道:“他们三个就是跟着公孙姑娘一起去的兵士。只是他们脚步没有公孙姑娘利索,赶到的时候,公孙姑娘已经给尾巴扫中了,恶龙也不见了踪影,除了绿眼睛还有恶心的腥臭味,也只是看到粗长的黑影差不多有水桶一般粗,多长不记得了。不过那受害的妇人是唯一见过怪物,而且清醒的人。她说真的是龙!”

    裴旻断然道:“她的话不可信,应该是吓懵了,将记忆里的龙带入了进去,分不清现实真假。怪物的眼睛是绿色的,而妇人说的却是红色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