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引蛇出洞”
    许是各处要道皆有火把的缘故,又或者因为怪物受了伤。

    裴旻他们安全无虞的渡过一夜。

    翌日一早,裴旻辞别了裴母、娇陈,带着公孙曦、封常清、王小白以及一众善射的兵士,手中牵着一条黄色的大中华最着名的田园犬,走向了事发地点。

    田园犬中国本土最古老的犬种之一,最大的特点就是温顺。

    裴旻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家中就曾养过一条田园犬,温顺的可怕。

    见到谁都摇着尾巴,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

    裴旻就时常对着狗儿吐槽,“别人养狗是看家,我养你却是带路,有贼来了,还要为他开门。”

    这条田园犬跟裴旻家里养的那条有几分相像,都是自来熟的类型。

    只是丢给了它一根肉骨头,就围着脚边不住的转悠了。

    根据那妇人的回忆,怪物来临的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小黄。也是因为听到小黄的叫声,妇人的丈夫才出去查探情况的。

    动物因为生存需要,它们的直觉反应远胜人类。

    带着小黄有预警的功效,裴旻心存此念,一大早就跟它打好了关系,又是摸头杀又是喂肉骨头的。利用田园犬的天性,骗取了它的好感,将之收服了。

    昨天他们赶到村里的时候,已是黄昏,没有时间探查现场。

    这来到现场,看着倒塌的土墙,裴旻登时吸了一口凉气,土墙居然不是整面倒塌的,而是断了半截,还有半截留在原地,剩下的半堵墙,呈现着平滑的状态,就如刀削的一样。

    这堵土墙的侧面,还有一堵色泽相差无几的土墙。

    裴旻来到里侧,猛地向土墙踹了一脚。

    巨大的反震力,让他整个人都退后了两步。

    土墙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几乎没有多余的反应。

    “你来试试!”

    裴旻对王小白说了一声。

    王小白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借助俯冲的爆发力,一个帅气的转身后凌空蹬腿。

    “砰”的一声!

    土墙左右晃了晃,“噗通”向对面倒了下去。

    裴旻竖起了大拇指,王小白这一蹬腿,又是帅气,威力又足。

    除非是外家硬气功练到一定修为的好手,常人根本接不下他这一踹之力。

    看着土墙倒塌的模样,裴旻脸上闪过一丝凝重。

    情况比他想象中的更要严重一些。

    这土墙的坚固,固然比不上后世的钢筋水泥,却能够承受一定的力量。

    他脚劲不足,完全踢踹不动。

    王小白是这方面的好手,天赋异禀。

    尽管他踢倒了土墙,可严苛的说却也不完全是因为他的力量。

    是王小白飞踹的巨力,加上土墙自身的重量,前后晃动,聚在了一起,令得土墙下盘根基支撑不住,这才倒塌的。

    而怪物弄倒的那堵墙却不一样,它是直接从中间将土墙打断。

    那尾巴的一击之力,直接击破了土墙,以至于土墙根基犹在。

    这份力量,依照裴旻的估算,就算是大唐第一大力士陌刀将李嗣业也做不到。

    这力量绝非人类可以抗衡的。

    “到底是什么怪物?”

    裴旻心底想着,随即又念道:“不管什么怪物,都不可饶恕。”

    又探察了一下现场,裴旻见地上清晰的留着爬行动物摩擦的痕迹……

    他看了左右跟上来的封常清、王小白一眼道:“一切依照计划进行,我跟小白,还有曦姑娘在前面诱敌。常清就领着兵士在后边待命,一但收到信号。不要急着支援我们,而是迂回着,先去堵住那怪物逃跑的线路。怪物熟悉水性,一但让它下了水,我们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

    “明白!”封常清应声领命,顿了顿,却道:“要不要多安排几人?就你们三个,会不会有危险?”

    裴旻摇了摇头道:“不用,那怪物受了伤,警惕性十足。人一多,我们未必引诱的上。三人足以,在黑夜中或许不是它的对手。但这青天白日的,却也未必输它。就算真有个意外情况,我们三人便是不敌,也自保有余。人多反而图招不必要的伤亡。”

    说着也向公孙曦、王小白叮嘱道:“记得,真有引诱成功,听我的命令行事,叫撤就撤,不可恋战。”

    他这话主要还是对公孙曦说的。

    公孙曦没有裴旻的城府,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说道:“知道了。”

    这应话的三个字,都充满了怒意。

    依照他们的计划,裴旻一行人来到了黑水与玉泉河的交界处,看着已经让洪水冲击没有多少痕迹的防水设施,说道:“就是这里了!当初老村长的儿子就是在这里遇袭的。走,我们回去,离远一点,别靠近这河道。在这里让怪物叼了去,可就只有伸头等死了。”

    裴旻谨慎的离开了左右大小河一里远,看着周边的环境,是个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好位子,说道:“我们三人一起,将这附近所有过膝的草都给削短一些,别阻碍了视线。野兽的藏匿本能,不能小觑。”

    之前的现场,让他行事越发慎重。

    公孙曦、王小白直接拔出了刀剑挥砍起来,裴旻也用秦皇剑左右劈削,他手不用劲,所到之处,青草莫不应声而断。

    要是李隆基知道裴旻以秦皇剑这样的神兵利器削草,却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似乎闲得无聊,公孙曦忍不住说着话,问道:“师傅怎么知道那孽畜的巢穴就在这附近?”

    裴旻逗着狗儿,削着野草,说道:“这世间生物都有自己的习性习惯,即便我们人也一样。那怪物多是夜间行动,这上百年来的出没记载多是晚上,少有白天的。个别白天的记录,几乎都是这附近。还有那怪物多找落单容易对付的下手,这也是生物的本能之一。就如猛虎遇到豺狗绕着走一样,未必就是猛虎不敌豺狗,而是猛虎不愿意冒险,这是它们生存的本能。”

    “老村长说他儿子聚集了三百余人修筑堤坝,那怪物却出现了。这应该不是巧合意外,而是怪物的家就在附近,老村长的儿子侵犯了它的领土,它是宣誓主权来的。”

    裴旻正说着,小黄身上的犬毛突然竖了起来,嘴唇抖动,望着黑水方向,不住的低吼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