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寒意
    小黄的反应,立刻引起了裴旻、公孙曦、王小白的警觉。

    像着小黄低吼的方向望去,除了青草即是黑河依稀的影子,没有半点敌踪。

    但是小黄依然向黑水的方向低吼着,同时尾巴很怂的夹在了屁股里,然后又很霸气的“汪汪”叫着。

    裴旻即便心系来敌,见小黄这怂样,也不免啼笑皆非:果然应了古话,会咬人的狗,不叫。

    不过也觉得理所当然,中华田园犬向来不是以战斗出名的。

    仅以战力而言,除了宠物狗,中华田园犬就算不是第一,也应该是在三甲之内的,是倒着数的。

    “小心谨慎!”

    裴旻正说了这一句,小黄却收起了进攻的态度“噢唔”的一身,翘着后脚丫子,弹着跳蚤。

    公孙曦气火上心头,道:“这蠢狗,耍我们呢。”

    裴旻也不知小黄是真的感应到了什么,还是什么情况,说道:“不急着放松警惕,也许真有情况也说不准。”

    等了约莫小半时辰,裴旻道:“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希望是小黄感应错了。”

    他若有所指的说了一声,继续削着地上清脆的小草。

    公孙曦一边跳着,一边将怒火宣泄在杂草身上。

    这春风不住的刮,即便快到了清明时节,大西北的气候依然带着几分严寒。

    在这草原上,寒风刮面如刀,确实不好受。

    就算是裴旻自己,也有些受不了,说道:“坚持一下,等一等,运气好,也许今天就万事大吉了。”

    很显然!

    这运气不在他们这边!

    一直到黄昏时分,依旧没有半点情况。

    裴旻、公孙曦、王小白一行人只能先一步返回玉泉村。

    这悲中有喜,一回到玉泉村裴旻就得到公孙幽日间醒过来片刻的消息。

    只是头部受伤严重,情况有些不稳定,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但这种情况,比一直昏迷要好很多很多。

    尤其是在公孙幽清醒的一点时间里,喂她喝了一些补气的药汤,补充了身体的水分营养。

    是个好的情况,裴旻略感安心。

    坐在暖和的火炉旁,裴旻总结了今日的教训,提出了一个设想,说道:“也许我们是人多了,那怪物不敢出现。要是寻常,它应该不会顾及我们三人,但现在它受伤了。就如惊弓之鸟,不敢对上我们三人。明天我们再去,这次换两人……”说着他望向公孙曦道:“身子受得住不?”

    公孙曦立刻道:“没问题,这点风雪奈何不得我。”

    “那今晚好好休息!”裴旻说着,也让辛苦了一天的兵士们早些休息。

    第二日,裴旻、公孙曦又到了昨天他们守候一天的地方。

    这一次裴旻吸取了教训,带了一张被褥,两人裹在被子了,比起昨日在风中受冻,舒服很多。

    “现在我最想的是点一个火堆,只是那怪物胆小,害得我们受这罪。”

    裴旻在公孙曦面前,也没有守着自己节度使的面子,坦诚了许多。

    公孙曦有些拘谨的微动着身子,道:“就这样,好多了。”

    小黄这条孤独的小狗,似乎也觉得有些冷了,想往被子里钻。

    裴旻嫌弃的用脚顶着,田园犬以放养为主,身上少不了跳蚤,让它躲进来,那还了得。

    与狗逗着玩乐,忽然小黄又如昨天一样,身上的长毛都竖自了,不住的向黑水方向低吼着。

    这次连辛巴跟公孙曦的坐骑也显得有些躁动。

    “来了!”

    公孙曦对声音特别的敏感,听到了小黄吼叫中带着些许的惊惧。

    两人一并出了被子,向前方望去。

    果然在他们百步之外的草丛里出现了长长的黑物。

    “是蟒蛇?”

    裴旻有些讶异,太远了看的不太清楚,但是依稀能看出向巨蟒一样的圆形怪物。

    只能看到它长长半截身子,无法确切的分辨到底是什么生物?

    “孽畜,就是它!”

    公孙曦看的眼熟,想着重伤在床上的姐姐,直接将朝霞剑抽出了剑鞘。

    裴旻谨慎的看着对面,即便相隔百步也能看出对方的巨大粗壮。

    在他的记忆里,中国这里极少有大型的蟒蛇种类,但可以看出对面的生物,一点也不逊色他在电视里见过的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网纹蟒。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随着青草的抖动,对面竟然撤了。

    “别跑!”

    公孙曦大叫一声,迈步急追。

    裴旻也紧跟了上去,但是他们的速度哪里比得上那未知如巨蟒一样的怪物?

    “别追了!”

    裴旻叫喊了一声,取过了背上的弓箭,念着当年薛讷传授他箭术的秘诀,张弓射箭,一气呵成。

    离弦的箭,直射而去。

    百步之内瞬息即到,已经追上了怪物,射在了怪物的身上。

    但是箭羽却弹跳了起来,跌落在了草丛里。

    裴旻遗憾的摇了摇头,距离太远,只能用寻常的箭头,但寻常的箭头,显然不足以破怪物的皮甲。

    公孙曦也发现比速度,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加上裴旻的叫唤,气恼的跺脚道:“这孽畜几百年是活在小黄身上了嘛,这般胆小。”

    裴旻也不说话,心底却是明白,也许正是因为这未知的怪物胆小谨慎,才能在不断的袭击人的情况下活个几百年。

    要不是现在是冬眠过后,怪物急需进食,他们未必能够守得住它。

    “我们回去,看看它还来不来!”

    裴旻、公孙曦没有继续深入,而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又等了一天,怪物没有再次出现。

    回到了玉泉村,裴旻直接道:“明天换我一人,既然怪物胆小,那就给它一个单挑的机会。我还真不信了,它的胆子,真的会比小黄小?”

    小黄听到了叫唤,很配合的叫了两声。

    尽管公孙曦、封常清、王小白极是担心,却也知道,裴旻决定的事情,他们是改变不了的,只能将担忧藏在心里。

    第三天,这一次裴旻是一人一狗一马,在原地等着。

    果然在小黄的警示声中,那怪物又来了。

    非灵长类生物,即便拥有再强的生存本能,却也没有真正的灵智,意识不到这是一个陷阱。

    在于昨日相差无几的地方,依旧相隔着百步间距,再一次陷入了对持。

    裴旻看着不动的怪物,心底却是一动,飞身上马,疯狂奔逃。

    回头向后眺望,瞬间一股寒意直上心头脊背。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