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屠“龙”
    裴旻将似蛇怪物放弃了对公孙曦的攻击,心底松了口气,但见对方似乎因为这一箭而狂怒,叫喝道:“小白,带着公孙姑娘走!告诉常清,这孽畜怕弓箭!”

    他说这话的时候,秦皇剑向自己身上一挥。

    当然不是想不开。

    而是先前他滚进了水塘,全身衣物吸满了水。

    好似负重二十斤一般,对付这种需要全力以赴的怪物。

    身上多二十斤累赘,无疑是自寻死路。

    只是在这清明前后,近乎零度的草原,赤着身子,穿着一条湿漉漉底裤,那滋味叫一个舒爽。

    将弓挂着身上,裴旻也暗叫“可惜”,箭囊在辛巴的马背上,以无箭可用。

    要是还有箭,还能再度给这个孽畜重重的一击。

    那一箭也让怪物意识到真正的危害来至于何人,受了重伤的它,更加激起了猛兽的死斗心思,凶悍发狂般地向裴旻那边冲去。

    裴旻见怪物袭来,也如公孙曦一般,深吸了口气,进入了无我的境界。较之空灵的公孙曦,他的境界修为显然更胜一筹。

    此刻在裴旻的心中眼底只有怪物的一举一动,将之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看在眼里。

    怪物狂冲而来,裴旻斜刺里避让开来。

    怪物与之擦身而过,那横冲而过的劲风,竟有一种刮面如刀的感觉。

    别说让那能够硬生生一口将马头撕咬下来的可怕咬合力,就算是撞击,也足以取人性命。

    有公孙曦的前车之鉴,裴旻也不敢趁着两人交错的时候给它一剑。

    他的力量固然远胜公孙曦,却也没有自信能够比得过这个活了数百年的怪物。

    一但他遇到公孙曦那样的情况,短期内可没人救得了他。

    一边闪避开怪物的攻势,裴旻一边想着应该如何对敌,如何避开那可怕的力量?

    尽管拖延到封常清的到来,一样能够抵定胜果。

    但裴旻在剑道上,还没输过,就算对方是一个无法力敌的怪物,也不想输。

    怪物一击未果,居然没有回头攻击,而是莫名向右方飞窜。

    “要逃?”

    裴旻这个念头一起,随即脚尖一垫,身子凌空飞起。

    好似声东击西一般,怪物竟然是用它的尾巴当做鞭子抽击。

    一鞭抽飞战马的景象,犹在脑海,裴旻亦只能选择闪避。

    蛇尾几乎裴旻的脚下穿过,心底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若再慢上一步,怕是要跟高尔夫球一样,飞出去了。

    正暗自庆幸,忽然全身毛孔皆竖。

    就在他身子浮空的当头,那怪物居然回过头来,耍了一个回马枪,张着血盆大口,似乎要将空中的他一口吞下。

    “不要!”

    公孙曦忍不住惊呼出声,不敢再看。

    危机之间,裴旻强行扭动身子,并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迅速落地。

    耳中听得“咔嚓”之声,就在头顶上不远的地方,咬了一个空。

    就是这转瞬之机,裴旻秦皇剑向上一挥。

    此刻怪物处于停顿状态,并无那无可抵御的巨力。

    无坚不摧的秦皇剑在裴旻的控制下在怪物的颈部划开了一道口子。

    “哈啊……”

    怪兽高扬着脑袋,似乎在痛苦的叫着。

    裴旻正想再出第二剑。

    怪兽忽然身子一盘。

    裴旻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让怪兽的身子包围了,也意识到怪兽的用意。

    它意欲用那庞大的身子将自己缠起来。

    裴旻顿时魂飞魄散,他记得自己看过外国关于蟒蛇的纪录片。

    蟒蛇最可怕的就是它身子的缠力,任何生物,只要让它缠住,绝无生还的可能。

    这个似蛇的怪物可比电视里的蟒蛇可怕厉害的多。

    几乎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裴旻果断放弃继续攻击,两个大跃步跳出了缠绕圈。

    怪兽呼啸着追击而来。

    裴旻速度根本不及怪兽万一,斜刺里侧身闪避。

    怪兽再次扑空,但是它依旧没有放弃缠绕,直接在高速中调头继续意图施行缠杀。

    怪兽的速度本能反应太快,几乎不是人类可以相比的。

    裴旻看着面前如同火车一样在眼前飞过的庞大身躯,心底徒然浮现一个念头。

    秦皇剑不在迎面砍向怪兽,而是顺着怪兽移动的方向闪电一样挥砍过去,没有正面迎击,不选择以卵击石的力量碰撞,而是顺力使力。

    裴旻的剑跟不上怪兽的力量,但是拥有胜过怪兽的速度。

    在怪兽还未成功实行围缠,秦皇剑先一步切进了怪兽的躯干,割开了一道深深的剑伤。

    怪兽不敢再缠,而是直接猛地咬向裴旻。

    裴旻微微一笑,更不在恐惧,而是故技重施,身形后撤,然后顺着怪兽出击的方向,挥出了又快又横的致命一剑。

    这一次裴旻在怪兽的下颚割开了一道巨型伤口。

    一剑即出,第二剑又至,这一次切在了怪兽的腹部。

    怪兽叫吼一声,终于怕了,发疯似地向黑水方向逃窜。

    裴旻看着怪兽逃跑的方向,跑着捡起自己地上切开了衣服,一边扭干了水,一边向被褥方向跑去。

    擦干了身上的水,脱下了自己的底裤,用被子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浑身抖得很大神上身一样,一点儿也没有大战怪物时候的英雄气概。

    听到后边的脚步声,裴旻转过头去,见居然的公孙曦,吓了一跳道:“你怎么在这?看见了?”

    公孙曦脸上发红,小啐了一口道:“谁乐意看了!”

    当时王小白听命想要带着公孙曦一起走。

    但是公孙曦知道王小白的本事,让他自己去找搬救兵,带上自己只会拖延时间。

    王小白知道兹事体大,先行去了。

    公孙曦本打算不给裴旻添麻烦,离开这战场,忍不住回头眺望的时候,正好见裴旻遇险,脚下再也走不动了,想着姐姐依旧有着生命危险,要是裴旻再出个意外,那还有什么意思?

    随即却见裴旻在于怪物生死缠斗间,巧妙的以反向剑法,连连重创怪兽,大展神威,只看得心花怒放,连连叫好,见怪物远远逃窜,快步走了上来。

    当然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差不多了。

    “公子!”

    “裴帅!”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封常清、王小白一并来到了近处。

    见裴旻无恙,两人都松了口气,随即又抱以了无上的敬慕。

    封常清道:“公子仗剑屠龙,实乃惊世骇俗的壮举。”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