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辛巴与小黄
    裴旻没有理会封常清的话,而是先看了看王小白、封常清的下半身。

    封常清偏为瘦小,不合适,王小白身形与他相仿,遂道:“小白,将缚裤脱了给我。”

    王小白看着裴旻露在被褥外的白大腿,再加上那打摆子样的架势,也没有犹豫,脱了外边的袍衫,又脱了里边的缚裤。

    裴旻接过王小白递来的裤子,看了一旁的公孙曦一眼。

    公孙曦摇晃着脑袋撇开目光。

    裴旻穿上了缚裤,也不怕走光了,安逸了许多。

    王小白道:“这袍衫国公也穿上吧!”

    裴旻摇了摇头,道:“不用,一个人受冻,好过两个。我有被褥,也无大碍。”

    说着他想到了封常清先前的话,问道:“那个怪物死了?”

    封常清颔首道:“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怪物,似乎失血过多,已经没有力气了,就倒在路上。属下让人将它绑缚起来,好家伙,可真够大的。初步估算,得有四丈了吧,要二十多人才抬得动。”

    裴旻听怪物已经给控制住了,也松了口气。

    即便是此刻,回想起来也是有些后怕。

    与那怪物缠斗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危机四伏。

    只要有一点点的失误,那这条小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真要让它跑了,裴旻可不想再跟它重新大战一场。

    就算是已经找准了应对的方式,也不想再来一次。

    毕竟面对这样的生物,不能有一点点的失误。

    连他自己的都不敢保证,自己下一次有这次一样的状态,能够跟一个野兽缠斗比生物反应。

    裴旻看了一旁公孙曦锤着的右臂,关切的问道:“手臂如何了?”

    公孙曦微皱着眉头,强硬道:“不碍事的,就是移位了。那孽畜的力量真大……”

    裴旻知道公孙曦要强,就算有什么,也会强撑不说实话,上前道:“给我看看!”

    亲自查探了番,果如他想的一样。

    公孙曦的手臂,可不只是骨头移位,还有骨裂的迹象。

    好在公孙曦是习武之人,见过大场面知道这种情况,手臂万不能动,即便没有木板硬物的固定,也没有乱动。

    “梨老今天到玉泉村,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回去,习武之人,手臂是命根,你可别跟我当初一样,右臂大半年动弹不得。我还好,手臂动不了还能看看书,写写字。你要是与我当初一样,那可就烦闷死了。”

    公孙曦听裴旻对于自己的伤,如此在意,也甚是高兴,不再言语。

    裴旻左右一看,发现辛巴躲在远远的吃草。

    至于田园犬小黄,早已不知去向了。

    裴旻也无暇理会那么许多,吹了口口哨,叫了一声:“辛巴”。

    听得主人的叫唤,辛巴迈着马蹄,飞奔而来。

    裴旻摸了摸辛巴的鬃毛,辛巴亲昵的在他脸上拱了拱,还舔了舔他的脸。

    裴旻心底颇为内疚。

    对于辛巴,裴旻的感情一直比不上那匹在军马场养老的小栗毛。

    之前怪兽袭来,危机之刻,他弃马闪避。

    固然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但所干之事,无疑是撇下辛巴不管了。

    只是那怪物认准了裴旻转了向,没有对继续攻击辛巴,不然辛巴也怕难逃公孙曦、王小白坐骑的命运。

    便是如此,辛巴也未独自逃跑,而是远远的在远处游奕。

    弱肉强食是动物的本能。

    面对那似蛇怪物那般可怖的气息,辛巴作为弱小的马儿,哪有不惧的道理。但是它却远远的赖在周边未跑。显是将自己这个照护它多时的人,视为最亲近的对象。

    马儿固然不输于灵长类生物,却也有感情,知道谁待它好。

    摸了摸马颈,人马之间,亲近了许多。

    至于小黄,天晓得它夹着尾巴躲哪里去了。

    裴旻拉了拉缰绳,示意辛巴蹲下,扶着公孙曦上得马背。

    随即让封常清将他的坐骑要来,让封常清他们带着那怪物回玉泉村。

    封常清问他那怪物应该瑞和处理。

    裴旻顿了顿,略一犹豫,说道:“给它一个痛快吧!”

    怪物似蛇非蛇,似鳄非鳄,到底是什么生物,裴旻叫不出来,有点怀疑它是书中说的地龙,也就是蛟。

    不过后世应该是绝迹无疑。

    也许他这一杀,会直接导致这种似蛇非蛇,似鳄非鳄的生物灭绝。

    但他以别无选择……

    古代也不可能如后世一般,弄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来照顾濒临灭绝的生物,更不可以将这凶狠庞然巨物当做宠物一样养。

    放之入河,无异于放虎归山,未来必定会伤人性命。

    这是它的天性。

    虽说自然界众生平等,可裴旻生为人,却不能不站在人的角度考虑。

    自然残酷,无对无错,弱肉强食而已。

    上了封常清的马,拉着辛巴的缰绳,赶回了玉泉村。

    这来到玉泉村的村口,小黄这条临阵脱逃的田园犬,亲昵的跑上来迎接。

    裴旻见状笑骂道:“滚!”手中马鞭甩了过去。

    小黄机灵的跳开,又厚着脸皮跟了上来,尾巴不住的摇晃。

    裴旻也懒得与它计较,面对那个怪物,别说是中华田园犬,就是让比特犬、藏獒、土佐犬这样的凶悍犬,也不敢与之抗衡。

    再说裴旻也不指望小黄能干什么,帮着示警,已经帮大忙了。

    入得村中,见裴旻他们一行人入村,百姓也围了上来。

    他们都知道裴旻这些天,天天去黑水除龙,但是每一天都日落而归,并未遇上。

    今日还不过响午,裴旻却回来了,自是满脸期望的看着他。

    只是看着身上裹着个被褥,牵着一个狼狈的姑娘的裴旻,怎么看怎么不像她们是去杀恶龙的,到有几分像是……

    裴旻看着让“恶龙”搅得不得安宁的百姓,高声道:“乡亲们放心,孽畜以除,应该不会再有孽畜危害你们的生命了……”

    他话还未说完,村中百姓欢呼起来,一个个都对着裴旻磕头叩拜。

    裴旻赶忙起身搀扶,说道:“公孙姑娘在于恶龙缠斗的时候受了伤,我带她去找大夫,乡亲们让一让!”

    听了裴旻的话,众多百姓纷纷让开了道路。

    看着马背上那娇滴滴的姑娘,投以了敬慕的目光。

    一路来到村长家,最先引上来的是小七小八,但看着裴旻裹着被子,露着半截身子,忍不住起哄道:“爹爹没羞,不穿衣服的跟曦姐姐玩……”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