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梨老到来
    听到小七、小八的呼喊,马背上的公孙曦羞红了脸蛋。

    裴旻更是青着脸,终于体会到“坑爹”是什么感觉了。

    想着自己一世英名,竟让自己生的崽“败坏”,挥手道:“去去去,一边玩去。”

    裴母、娇陈也走出了屋子,见裴旻、公孙曦这幅摸样,也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裴旻只好硬着头皮道:“一不小心滚到水塘里去了,曦姑娘受了伤,梨老到了没。”

    听到裴旻这话,裴母、娇陈才意识道自己先入为主的让小七、小八误导了,皆瞪了两个始作俑者一样。

    娇陈说了声,去里屋准备衣服。

    裴母道:“梨老已经来了,正在里屋给幽姑娘医治呢。梨老说,幽姑娘身子筋骨健朗,外伤无大问题,只是因为碰撞,脑袋里有淤血凝聚,只要将淤血清除,便无大碍。不过因为人脑复杂,不得马虎,需要徐徐图之,并无生命危险。”

    裴旻闻言松了口气,心中一直搁置的大石终于落下了。

    公孙曦也喜形于色,欢喜道:“太好了!”

    裴母见裴旻这一副狼狈样,又看着手臂一直垂着的公孙曦,也反应了过来,变色问道:“你们真是遇到恶龙了?”

    裴旻笑着轻描淡写的将情况细说,隐去了两匹马的牺牲,以及自己遇到的危险,将自己将恶龙除去的经过一笔带过。

    裴母了解裴旻脾性,心知裴旻说的轻声,但其中的过程必定是万分凶险,不然两人也不会这幅摸样。

    有心责怪,但想着玉泉村的情况,裴旻身上担负的重任,却也不知说些什么,只是惆然一叹。

    子女过于平庸,父母担心他们未来会给欺负,子女过于出色,又担心千斤重担将之压垮。

    不管子女如何,是贫是富,是贱是贵,身为父母都会忍不住为之担心。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他们是父亲、母亲。

    没有父母不为自己的骨肉挂心的。

    裴旻先将裴母逗笑,然后才去里屋换上了衣裳。

    穿着暖和的衣裤,裴旻整个人也活了过来,跟着到大堂与裴母一并围着炭炉烤火等着梨老。

    至于公孙曦的手,裴旻也打算让梨老来医治。

    这简单的接骨,裴旻都会治。

    久病成良医,身为习武之人,磕磕碰碰是在所难免的。

    何况军中演武,为了效果,固然禁止下死手,却也不限于重手。

    为兵士接骨什么的,早已熟能生巧。

    公孙曦的手不只是脱臼移位,还有骨裂的现象。

    相对村中的老大夫,裴旻更加相信孙思邈的半个徒弟,身怀苗疆蛊术的梨老。

    等了约莫一刻钟,梨老带着些许疲乏的走出了房间。

    裴旻一个箭步迎了上去,笑道:“梨老辛苦了!”

    梨老笑道:“算国公有良心,还知道挂念我这老婆子。国公放心,尊夫人无恙。我已经给尊夫人上了活血化瘀的草蛊,一点点的消去盘踞她后脑的淤血。估计今晚就会醒来,明后天可稳定下来,但会有一些头疼,头晕的情况。大概十天,淤血应该就会完全清除了。到时候只要外伤恢复,即可活蹦乱跳。”

    “不过尊夫人的双手,伤的可不是一般重。是为何物所伤?虎熊之力,也不过如此。”

    她初来玉泉村,便来给公孙幽医治,还未来得及询问情况。

    裴旻叹服道:“梨老高见,此事晚点与您老细说。这里还有一个病人,您先给她看看!”

    他指着一旁等候多时的公孙曦。

    梨老打起精神道:“国公就尽量折腾我这老骨头吧。”

    她说着嘴上却很老实的想公孙曦走了去。

    看着梨老,裴旻打算事后与她说一说,劝劝她。

    得裴旻劝说,梨老动身来到了河西凉州。

    如裴旻说的一样,凉州作为大唐第三经济中心,是东西方文化汇聚之地,加上诸多异族入主汇聚,这里的风气,包罗万象。

    即有东方的先进文化,也有西方古怪的神学知识,更有各种迷信思想。

    这里的百姓接受能力惊人,连跳大神的巫师都为当地接受,何况一个巫蛊师?

    果然!

    在裴旻的支持下,梨老展现了自己的医术,得到了诸多人的吹捧。

    地方百姓将苗医视为一种神奇的医术,不住的有人来找梨老医治。

    梨老以往旧居凤凰山,所接待的病人多为族人,而且她身怀可怕的巫蛊术,一般人还不敢找他医治。

    只有那种的了重病,没有办法的族人,才会寻求上门。

    再不然就是破罐子破摔,特地上山求医的汉人。

    固然拥有一身可观的医术,但真正的行医经验与刘神威相比,那是相差太多太多。

    所以难得有那么多的病人上门,梨老是来者不拒,几乎天天忙碌,日子也过得尤为充实。

    裴旻却觉得梨老这样并不好。

    梨老不是那种需要累计行医经验的新手,她应该跟刘神威一样,非疑难杂症以及重病病人不出手。

    这样有诸多好处,不至于抢他人饭碗,也不至于过于疲累,关键的是耽搁时间,将时间空出来,用来救治真正需要她出手的疑难杂症、重病患者。而不是一些寻常大夫完全应付的来的小病上。

    梨老检查公孙曦的手臂,用异样的表情看了裴旻一眼,道:“先固定裂骨,再行接骨。”

    她给公孙曦的手臂上抹上了药,先用绷带绑紧,再将公孙曦的骨头接上,特别叮嘱公孙曦,短期间右臂断不可用劲。

    为公孙幽医治脑补淤血,最是费力,又接着给公孙曦接了骨。

    梨老本就上了年岁,兼之一路远来,大感疲累,大冷天里额上居然冒出了些细汗。

    裴旻忙扶着梨老坐下,让她好好休息。

    梨老说道:“你们到底遇上了什么怪物。”

    裴旻忙道:“这里的人叫恶龙,我也不知叫什么。梨老见多识广,你待会儿那怪物的尸体送来,您老鉴赏鉴赏。”

    休息了片刻,村里传来了惊呼声。

    “应该是常清将尸体运来了!”

    裴旻说着走了出去。

    梨老也好奇裴旻说的怪物是什么,跟在其后。

    裴母、娇陈也想见一见恶龙到底是什么模样。

    出了屋子,见二十余护卫抬着长达四丈的粗长怪兽,那凶横的模样。

    裴母见了一眼,就不敢在看了,抹着脑袋走向了屋里。

    娇陈也微微变色,听百姓所龙啊龙的,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觉。

    这亲眼见到实物,才发现它的可怕,脸色都变得惨白,拉着裴旻的衣角。

    梨老却直愣愣的看着恶龙,眼睛似乎在发光。。

    a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