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避讳 亲嘴儿
    瞧着梨老这模样,裴旻就知道这来至于南方的巫蛊师定是知道什么。

    相比中原的正统知识,对于蛇虫鼠蚁以及各种怪兽的研究。

    生于十万大山之中,苗寨最古老巫蛊师,显然要比他们中原人更加有“文化”。

    “好家伙,这怕是活了有千年了吧!”

    梨老一脸的惊叹,说道:“这东西老身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在我苗寨的古洞窟中,岭南、南疆的十万大山中的深潭,毒沼里都有过记载。”

    苗寨不比中原,他们的文化相对落后。

    并没有能够流传千百年的皮布纸帛,而是将重要的东西,用利器刻在山洞的石壁上。

    “用我们苗语来说,这东西叫做瓮,用你们的话就是巨蛟、蛟龙。这蛟皮糙肉厚,且力大无穷,以肉类为食,虎熊都要辟易,难以抗衡。根据我苗寨中时代流传的话,就是蛟活千年而成龙。好像你们华夏也有这种说法……”

    裴旻饱读诗书,立刻接话道:“南朝祖冲之有本《述异记》,上面记载了相对的话。‘虺五百年化蛟,千年化龙,龙再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梨老颔首道:“这与我苗寨的传说相去不远,假若书中记载的属实,这巨蛟怕不是要成龙了。”

    裴旻听到这里,忽然有些后悔将它杀了。

    连这蛟都是第一次见,别说是传说中的龙。

    对于华夏的图腾,裴旻还是有极大兴趣的。

    梨老接着又说:“这巨蛟浑身是宝,它的皮革制成软甲,可避水火,还可防寻常刀剑。它的肉清热解毒,它的胆护肝明目,相传可以使瞎子复明。它的骨头,晒干研磨,是最好的生肌药。”

    顿了一顿,她才道:“当然最值钱的就是那对肉角,于你们而言,那肉角是上等的补气良品。但对我们巫蛊师来说,却是最好的炼蛊材料。我的蝎子能够不惧刀剑,当初就是用了一点这肉角。”

    “只是我当初用的是先辈遗留下来的小蛟肉角,不过黄豆大小,跟这头巨蛟,有云泥之别。”

    说着梨老走在近前观望,看着面前已经死的巨物,看着那血淋淋的两个眼睛,叹道:“可惜了,这巨蛟的眼睛泛着绿光,夜里比夜明珠都要透亮。”

    看着偌大的巨蛟,梨老眼中实在不知往哪里放,以医学角度来说,只觉得全身是宝。

    围着四丈长的巨蛟转了一圈,发现巨蛟身上的伤口,多是刀剑伤,忍不住道:“这巨蛟,不是给射杀的?”

    裴旻苦笑道:“是在下用剑斩杀的。”

    梨老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裴旻,道:“这巨蛟灵活似蛇,力大如熊,皮坚似鳄,撕咬如狮虎,唯一的弱点就是眼睛不好使……不用弓箭,跟它肉搏?还搏胜了?”

    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在她的记忆里,南疆有过一条蛟龙灭整个苗寨的记载。

    记载中的那条蛟,还比不上这条呢。

    裴旻竟然一人就除了蛟龙。

    这太可怕,难以置信了?

    裴旻以手扶额,苦笑道:“梨老就别埋汰我了,早知道这巨蛟的天性,我也不用险死还生的跟他一搏了。”

    这是经过血战之后,裴旻回忆起整场战斗才发现的问题。

    他不知道巨蛟跟蛇是不是近亲,但就算不是近亲,也必是远亲。

    因为跟蛇一样,巨蛟进攻靠的不是眼睛,而是热量反应。

    对于冰冷之物,巨蛟就跟睁眼瞎一样,几乎是看不见的。

    所以公孙幽的飞剑能够轻易的射入巨蛟的眼中,裴旻的两箭也取得了奇效。

    也是因为这样,巨蛟双眼被废,一样能够轻易的攻向公孙曦与王小白。

    这也印证了为什么当初裴旻滚入水塘,身子僵硬,坐以待毙的时候,巨蛟会放弃裴旻,舍近求远去攻击远处的敌人了。

    十有**是因为水塘冰冷,令得裴旻身体的温度热量在短时间里瞬间下降,从而给了巨蛟一个错觉,因故捡回了一条小命。

    要是那个时候,巨蛟再次进攻,手脚僵硬的裴旻,必然小命玩完。

    说白了,就跟玩游戏一样。

    这次“屠龙”,他们放弃了相对简单的难度,去体会噩梦级别的关卡。

    看着这个巨蛟,裴旻道:“对于这个家伙,梨老就暂时别想了。这玩意称呼很多,有蛟,有龙,还有蛟龙,恶龙什么的。龙在我们华夏,地位崇高,是四灵之长,是华夏图腾,第一个皇帝秦始皇就是号称祖龙。”

    “今日我为玉泉百姓除此害,却也不能将此物据为己有。不然有心人将此事与当年的高祖刘邦联系起来,那可是大不妙。”

    这十年的官场生涯,裴旻也知道忌讳是什么东西。

    就算现在李隆基对他格外信任,这不该触碰的禁忌,决不能碰。

    裴旻有雄心,并无野心,也不敢有野心。

    哪怕是狼子野心的安禄山,一开始也没有野心。

    实是李隆基莫名昏聩,杨国忠的脑残,令得李唐天下急转直下,不得人心,才让安禄山滋生了野心。

    现在大唐万众一心,有野心的人,死的最快。

    这条巨蛟一擒在手中,裴旻已经决定将它运往长安,送给李隆基了。

    怎么处理,是李隆基的事情,裴旻自己决不能擅自将这条巨蛟或是蛟龙据为私有。

    梨老闻言,也是一脸遗憾。

    裴旻笑道:“不过陛下拿这蛟也是开开眼界,留着也没用,大多浪费。我在私奏中提一提药用价值极大,过了这阵风头,让刘神医向宫里讨要,相信陛下不会吝啬的。”

    刘神威行医一生,在病榻前照顾过李渊,为李世民、长孙皇后,李治、武则天,李显、李旦、李隆基等皇帝医治过。

    就算他已经从宫廷退出来,一样有着极大的面子。

    别说太医署的第一把手,还是刘神威众多徒弟之一。

    以李隆基的性子,不会那么小气的。

    梨老唉声叹气的,面对这天材地宝在面前,却不是自己的,那感觉实在难受。

    不管是恶龙还是巨蛟,能够除去,最高兴的莫过于玉泉村里的百姓了。

    老村长与一众乡亲欢声鼓舞的,又是杀鸡又是宰羊。

    还有一家将自己养了多年,已经老得工作不了的老黄牛给宰杀了。

    依照唐律,百姓不得私下杀牛,但是河西这边天高皇帝远,兼之玉泉村贫瘠贫寒,地方刺史完全不插手村中事物,律法管制的不是很严。

    要是裴旻事先知道会去制止,但他知道的时候,老黄牛已经给切块了,却也没有迂腐的拒绝乡亲们的好意。

    裴旻看着满怀感激,热火朝天的众人,还是找上了老村长,在他的热情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他希望老村长搬着劝说村里为数不多的百姓迁居。

    “为什么!”老村长一脸的激动,一脸的不愿,高声说道:“现在恶龙已经除了,只要事情传开,乡亲们还会回来的。玉泉村会慢慢的变得跟原来一样,热闹,朴实,会一点点的重新散发光彩。”

    古人的习性便如候鸟一样,有着地域性观念。

    也因如此,落叶归根,荣归故里,这与他们而言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老村长一辈子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父亲母亲以及先祖,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他热爱这里的一草一木。

    故而面对一个个村里人都离开了,面对水患恶龙的威胁,他依然无惧的守着故土。

    裴旻道:“相信我,他们是不会回来的,有一种情况叫做大势所趋。黑水附近我看过,那里的情况很严重。不修葺堤坝,不建造防洪设施,水患短期内不可能根除。也就是说,就算没有恶龙的威胁,你们村里一样要面对水患。”

    “现在西域商道是我朝的经济主要命脉,西域、西州、沙州、瓜州、肃州、甘州一路到凉州,陇右关中,这条路会越来越富,而偏离这条路的地方,会越来越穷。玉泉村远在沙州以北,太偏离西域商道。发展的轨迹就不会往这边来。”

    “玉泉村上有水患困扰,下又偏离商道,是留不住人的。就算你们念旧怀旧,不愿搬离此地。未来的日子,一样极不好过。作为一村之长,您老有义务让村里的人过上好日子。作为河西按察使,我也有义务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过上好日子。”

    “留,不如走!死守,你们是保住了情怀,却失去了未来。村里的孩子接受不到好的教育,只会远远的落后与人。”

    老村长故土难舍,以是泪流满面。

    要是寻常人跟他说这话,他早已抡起拐棍敲打过去了。

    但是说话的人却是裴旻,这个河西至高无上的存在,这个为了他们,冒险屠杀恶龙的恩人。

    老村长知道,裴旻完全没有必要跟他们说那么多。

    更加没有必要如此苦口婆心,唯一的解释就是为他们好。

    便如传言中的一样,新任的河西节度使按察使是一个难得的好官,是一个能为百姓做主办事的好官。

    老村长带着几分失魂落魄的囔囔自语道:“玉泉村,真的就没救了嘛?”

    “不,不是没救,而是不是时候。”

    裴旻斩钉截铁的道:“西域商道的发展,终究有饱和的时候。到那时向北扩张是必然的,而玉泉村坐拥黑水这地利。在未来的某一天,必将再次崛起。到时候,若我还掌着河西大权,我会招募百姓,彻底的治理黑水。用先进的方法,造一个河堰,让黑水不再为患。那个时候,玉泉村的后人若是有心,可以回来发展,重现玉泉村的原貌。”

    什么时候,裴旻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玉泉村跟黑水,确实是个好地方。

    可以也值得发展,但就如他所说的,不是现在。

    河西有太多地方需要发展,需要投入资金。

    裴旻不可能为了玉泉村这百来号人的福祉,放弃万人受益。

    老村长眼中也看到了一些希望,摸着眼睛道:“国公的意思,老朽已经明白了,村里的人就由老朽去说吧。老朽相信,村中出去的后人不会忘本,终有一日,他们会回来的。”

    说服了老村长,裴旻也了却了一桩心事。

    如梨老预测的一样,晚边的时候,公孙幽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脑中淤血尚未清除,会有头疼头晕的迹象。

    “来,将这碗药粥喝下!”

    公孙幽双手的筋骨伤比公孙曦更加严重,无法自己用食,只能靠人喂着。

    裴旻一脸的笑意,吹着热气,向为小孩子一样的,说了一声“啊”。

    公孙幽忍不住道:“将我当做小七、小八呢!”

    裴旻道:“小七、小八早就能自己吃了,现在的你,还不如呢。乖,张嘴!”

    看着已经到了嘴边的汤勺,公孙幽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小嘴儿。

    看着公孙幽温婉的含着汤勺,还情不自禁的伸着小粉舌添了一下唇边的汤汁,裴旻眼睛都有些直了,真想不顾一切的亲吻下去。

    公孙幽让他看地及不好意思,但又无处可藏,一张脸羞的通红,赌气道:“不吃了!”

    裴旻实在忍不住了,低头直接亲了下去。

    公孙幽美目盼兮,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了。

    裴旻干了坏事却一本正经的道:“别啊,这可是梨老亲自熬制的药粥呢,梨老在针灸等诸多方面,或许会逊色刘神医一二。但对于药材药效的掌控,经常以各种药草炼制草蛊的她,只高不低。这药汤特别给你们姐妹熬制的……”

    公孙幽听闻,神色大变,急道:“小妹怎么了?她也受伤了?”

    裴旻笑道:“那你吃不吃?”

    “吃!”

    “让我在亲一个?”

    “……”

    虽然知道裴旻这般打趣,公孙曦必然是无恙的,但是还是想亲耳听到他的情况。

    轻轻的“嗯”的应了一声,细弱蚊蝇,同时还闭上了眼睛。

    裴旻再次亲了下去,有点儿久。

    公孙幽忍不住道:“多大了,也不知羞。”

    裴旻吹了吹汤勺道:“在我心底,你早已是我夫人,跟自己夫人讲什么羞?”

    公孙幽心里甜滋滋的,她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又喂了一口,裴旻将公孙曦的情况细说,也说了今日他们屠龙一事。

    当然在公孙幽面前,裴旻是认认真真的说,将自己的光辉形象无限拔高。

    说的自己斩杀恶龙,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最后还说道:“那孽畜敢欺负我夫人,将她砍成十段,也不为过!”

    公孙幽一边吃一边听,药粥是苦的,心理却很甜。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