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六十一道军令
    相比西域的大雪,凉州这边的第一场雪,晚来好些日子。

    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而降,将大西北点缀的是银装素裹。

    裴旻、娇陈、小七、小八来给裴母请安问好。

    “下雪天凉,母亲还请多加一些被褥。火炉夜间就不要用了,碳火烤多了对身体不好,尤其是晚上,情愿多加件衣服被褥。”

    裴旻最是关心母亲的身子,嘘寒问暖。

    与东北老家的冷不同,东北的冷是干冷,那是一天到晚的冷,天寒地冻,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但是大西北却不一样。

    大西北的冷在于多变,前一个时辰,可能太阳辐照大地,气候回暖,后一个时辰,就可能刮彻骨的寒风,下鹅毛大雪。

    这大雪还没有尽兴,又可能开出了太阳……

    一天之内运气好的,可以享受到四五场大雪,能够体会到三四场,化雪后的那种湿冷。

    相比幽州的冬天,凉州这边的冬季更加容易让人生病。

    小八不甘寂寞的说道:“爹爹说的对,嬭嬭一定要多穿穿衣服,不然就跟小八一样,手都冻裂开了。”

    说着,还跑到了近处,将自己冻得通红的手给裴母看。

    裴母心疼的将小手悟在手心里,责怪道:“怪得谁来,还不是自己贪玩。明天你们可不许去玩雪了……”

    小七一直依偎在裴旻的怀里,听到这里瞪了小八一眼。

    小八一听不许他玩雪,委屈的道:“又不冷!”

    裴母摸了摸小八的小脑袋,安抚了孙子,这才理会自己的儿子,说道:“娘哪里有那么娇贵,在幽州那会儿,娘可是最喜欢这冬天了。”

    那个时候,家里环境凄苦。

    每到冬季,家境富裕之人,不愿意洗衣服受冻。

    裴母能够额外的接很多的活,以赚取生活所需。

    回想当年,裴母心底颇为感慨,笑道:“现在娘天天练着刘神医指点的健身法,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这点风寒,还奈何不得为娘呢。你就放心好了,倒是小幽、小曦那边不要懈怠了。她们久居中原、关中,这西北的冷,未必受得了,况且还有伤在身。”

    裴旻表示明白,正说着话,耳中却听到了“咚咚咚”的巨响。

    裴母、娇陈心底都是一惊。

    裴旻脸色也微微一变,不由分说的起身道:“应是西域出事了,母亲,孩儿这就告退。”

    巨响正是节度使府外登闻鼓的声音。

    登闻鼓在古代的用处很多,不只是用于百姓伸冤直诉,还有示警、传讯等功效。

    而节度使府的登闻鼓用于军事示警,但凡登闻鼓响,意味着战事将起。

    裴旻忙将小七交给娇陈,对着裴母一拜,直接冲出了内堂,跑向节度使大殿。

    前不久裴旻刚刚收到展如的消息,说西域一切正常,让他颇为安心。

    却不想没过几日,登闻鼓就给敲响了。

    依照当前的局面,也只有西域安西可能出现紧急军情。

    来到府衙大殿,孙周正一脸焦急的在殿前厚着,见裴旻大步进来,立刻道:“安西出事了!突骑施兵围碎叶城,数量至少十万,情况不明。”

    裴旻一边听着孙周的禀报,一边走向案几,将案桌上的满满一筒的军令,直接甩在了大殿之上,口中直接下令道:“捡一根,立刻传令沙州都督封常清,让他接令后,马上动身前往西州,四日内必须抵达,接管西州防务,违令者斩……”

    孙周本能的捡起一根,跑了出去。

    裴旻一边下令一边从案几上取过墨丸,研磨。

    这时离得最近的小秘书王维喘着粗气跑进了大厅。

    裴旻头也不抬,甚至连人也不看下令道:“捡一根军令,立刻传令河西所有粮官,让他们准备粮草,运装上车,延误者斩……”

    王维是一脸的懵逼,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但是裴旻多年的威信威望就跟大山一样,让他半点质疑的心思都没有,捡了地上的军令就去传令了。

    裴旻这时研好了磨,取过一张纸条,就写了一句话:“突骑施兵围碎叶,安西危,臣请战!”

    脚步利索的王之涣也走进了大殿,没等对方开口。

    裴旻已经道:“传我命令,将此十万火急的军情,以信鸽送往宫中。”

    同样的王之涣,什么情况也不了解,领命已经下达。

    王之涣面对军令,只能一头雾水的去传令。

    接下来是张九龄、李林甫、王昌龄、王翰、牛仙客等人……

    他们也如王维、王之涣一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面对的就是裴旻一道道军令。

    “捡一根军令,传我军令令西州都督崔希逸,让他将西州之兵,分作四份,做好一切战斗准备。二次命令一到,即刻动身分往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镇,接管四镇防务。”

    “捡一根军令,传我军令令伊州都督张孝嵩,让他率领伊州兵马,前往西州待命,不得有误。”

    “传我军令,令赤水军军使赵颐贞、大斗军军使折虎臣、镇西军军使夏珊立刻动身,前往西州,不得有误。”

    “传我军令,令宁寇军军使岑云,让他接令后立即前往伊州,接受伊州防务。”

    “传我军令,令陇右军神威军军使李翼德、宁塞军军使李嗣业、河源军使王虎、宁边军使史彦,立刻率兵前往莫离驿驻守,预防吐蕃进兵!”

    “传我军令,令白水、安人、积石、曜武、武宁,立刻动身赶往凉州姑臧听命……”

    “传我军令……”

    “传我军令……”

    “传我军令……”

    ……

    没有跟任何人商议,也没有说明情况,甚至没有人知道缘由,为什么这么干。

    裴旻在短短的小半时辰之内,一口气下达了六十一道军令!

    每一道军令都是立刻执行……

    整个节度使幕府官员,包括凉州大都督府官员,每一个人都调动起来,他们上下奔走。

    除了孙周这个最先知道消息的当世人,其他人忙活了足足一夜,累得半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直到天明时分,他们空闲下来,所有军令都传达出去,才知道安西事发。

    突骑施可汗苏禄举兵十数万,进犯安西,兵围碎叶城。

    诸多文武官员想要说什么,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

    军令下达,说什么也是无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