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伊丽道行军大总管
    所有的命令传达出去,裴旻一直在节度府衙等着。

    他在等李隆基的命令。

    节度使有很大的权力,尤其是裴旻这个节度使,权力更不是一般的大。

    除了节度使的军事专杀之外,他还兼任河西按察使,能够插手河西行政事物。

    但是权力再大,也有一个限度。

    裴旻手中的权力仅限于陇右、河西这两地。

    也就是说,在陇右、河西可以“恣意妄为”,但是出了陇右、河西就是越权。

    哪怕是知道安西有难,裴旻也不能出兵安西救援的。

    节度使的权力是守土。

    严苛的说只有在河西、陇右遇到军事威胁,受到攻击的时候,裴旻手中的权力,才会最大限度的体现。

    安西并非是裴旻的义务所在,哪怕知道安西危局,他也不能直接出兵安西。

    六十一道命令,快速决绝,但都围绕一点,擦边不过界。

    王翰是裴旻麾下军略水平最高的一个,裴旻也一直将他往军事参谋这边培养,一直让他负责军事方面的事物。

    经过这年余间的培养,王翰本就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人又聪明,精进极多,最先体会到裴旻这一连串命令的用意。

    “公子是觉得碎叶城守不住,还是担心安西军抵挡不过突骑施的入侵?”

    面对王翰这一问,裴旻眉宇间透露着一丝忧色,道:“都有!碎叶城守不住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本就未有防范,又是大军压境,兵力处在绝对劣势。至于安西军,我只希望夫蒙灵察能够冷静的应对,不要争个先后……只是,可能性不大。”

    夫蒙灵察是杜暹的副手,他的能力,杜暹知道,但是朝廷不知道。

    杜暹固然是希望夫蒙灵察能够接替他的位子。

    但是朝堂上的情况错综复杂,别说是杜暹,即便是裴旻都不敢说能够把握全部动向。

    人皆有私心,夫蒙灵察岂能没有?

    安西大都护府副都护,碛西节度使,安西军政第一把手西域诸国的王中王。

    这个位子,太有诱惑力了。

    而今安西事变,正是考验夫蒙灵察的时候。

    若夫蒙灵察能够反败为胜,率领兵士渡过难关,则不易于是向中央证明,他夫蒙灵察有资格镇守安西。

    安西大都护府副都护,碛西节度使的位子,几乎非他莫属了。

    但是夫蒙灵察表现不好,就意味着他不足以接替杜暹,得不到朝廷的认可,即便杜暹再如何肯定夫蒙灵察的能力,亦是无用。

    夫蒙灵察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表现自己出兵的。

    安西军数量并不多,不过两万出头,在数量上处于绝对的劣势。

    唯有动员昭武九国,将于阗﹑焉耆﹑疏勒这些内附国家的兵马调动起来,一起对付突骑施,方有胜算。

    夫蒙灵察终究不是杜暹,刚刚身兼大任的他,不可能得到西域诸国的认可信服。

    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三军不归心,除非夫蒙灵察拥有韩信、李靖这样的智谋与指挥水平,不然胜算真的堪忧。

    便在裴旻等着李隆基新一轮命令的时候。

    信鸽也将裴旻的紧急军情传到了御前。

    军情传达的时候,正好赶上早朝。

    李隆基跟文武百官商议着国家大事,突然得到裴旻的消息,朝廷上炸开了花。

    “岂有此理!”

    李隆基气得勃然大怒,他以明君自称,自觉地在外期间,内修文治,外建武功,令得现今大唐百姓安泰,四夷臣服。

    却不想还未志得意满,突骑施就重兵来犯,便如打脸一样,让他脸颊生疼。

    “可恨逆贼!朕念他心诚,将交河公主下嫁,却不想不过一年,竟敢侵我大唐疆土。”

    李隆基望向兵部,道:“兵部就没有受到安西情况?”

    兵部尚书一脸的懵逼,道:“臣确实没有受到安西传来的情况,许是在路上吧!国公以飞书传送,自是更加快捷。”

    李隆基道:“对于裴国公的请奏,诸位爱卿有什么看法?”

    新晋宰相李元纮道:“臣觉得不妥,这安西情况未明。是否需要支援,犹未可知。这裴国公一动,河西、陇右军马皆动,所耗费自财力物力,不可计数。万一安西有能力自保,足以抵御外敌来犯,国公西进,岂不是白耗财力物力?”

    鸿胪卿兼户部侍郎宇文融也道:“李仆射言之有理,我朝在安西治安西大都护府,外敌入侵,自有安西军马负责抵御。这安西情况未明,就擅自调动大军。万一安西军上下并力,立克外敌入侵。多此一举,倒是无妨,因此寒了安西将士的心。而且安西方面军情未达,仅听裴国公一人之言,就劳师动众却是不妥。”

    李隆基微皱眉头,略有迟疑。

    首相张说这事出班道:“臣的看法与李仆射、宇文侍郎不同。安西大都护府负责安西军务不假,但是此前副都护杜暹丁忧辞官,现今安西一切事物由夫蒙灵察负责。夫蒙灵察干略未必如杜暹那般出众,能够号令西域诸国,抵御外敌入侵。”

    张说这话音一落,宇文融立刻道:“杜暹能够举荐夫蒙灵察,注意表明夫蒙灵察有能力,张相为何笃定夫蒙灵察做不到?”

    身在朝中,永远少不了勾心斗角。

    张说身为首相,他偏军的激进思想与诸多文臣的保守理念不同,有着不可避免的矛盾。

    李元纮、宇文融这是这类人。

    他们觉得张说身为宰相,却跟一外臣交往甚密,所行之事,也不顾民生,相互攻讦。

    张说不理会宇文融,而是继续望向李隆基,恳切道:“陛下,安西情况不比其他。安西除了碎叶、龟兹,其他诸地皆不完全在我朝控制之下。我们臣服我朝,是相信我朝能够庇佑他们。从而心甘情愿的接受我朝差遣调派,甘愿取赋税进贡我朝,但若因人员更替,令得他们的子民国家受劫掠。他们会如何想,会不会觉得我们没有能力庇佑他们?西域发展,是我大唐未来主要方向,绝不能乱。”

    “而且,陛下。裴国公的军略,人所共知。他便如太宗时的卫公,高宗时的邢国公一样,论及军事干略,无人出其之右。他判断有救援的必要,定有原因。”

    李隆基还是极为相信裴旻的,至少相信在军略上的水平,李元纮、宇文融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一拍案几,道:“可以回以紧急任命,着令裴国公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西进安西,不得有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