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李隆基的任命与裴旻的情报一样,以飞鸽传书的方式传送。

    这个时代,飞鸽传书是最快的通讯方式。

    据记载飞鸽正常的飞行速度的每半个时辰两百里上下,长安、凉州相距千里。

    当天黄昏,裴旻已经收到了李隆基的紧急任命。

    得知自己给封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裴旻双手一合,立刻大叫道:“立刻飞鸽传讯西州都督崔希逸,马上出兵驻守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镇……余者兵发安西!”

    裴旻在等待李隆基传讯的时候,已经先一步给家人打过招呼了。

    这命令一达,直接动身西征。

    如裴旻预料的一样,夫蒙灵察还是选择了救援碎叶城。

    碎叶城是西方的长安,国之重镇,意义非同一般。

    身为杜暹钦定的继承人,夫蒙灵察也将自己视为安西副大都护第一人选。

    所以他不允许自己的履历上有丢失碎叶城这样可怕的污点。

    固然现在的局面情况不是他夫蒙灵察造成的,但是身为后继者,难免会有人将之与前任相比。

    杜暹镇守西域三年,西域诸国归心,上下臣服,朝贡不绝。而他夫蒙灵察接任还不足三月,至关重要的据点碎叶城就丢了。

    这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夫蒙灵察容不得此污点缠身。

    无论如何,他都要证明自己,主动出击,击退入侵的突骑施。

    为此夫蒙灵察还舍下了脸面,找了焉耆王、疏勒王、龟兹王以及几个交好的小国,邀请他们一同出兵。

    焉耆王、疏勒王、龟兹王等国终究是从属唐朝的国家,不敢不从,分别派遣了兵士,与夫蒙灵察筹齐了五万兵士一同出击。

    夫蒙灵察也是知兵之人,五万兵士人心不齐,正面交锋,难挡十万突骑施的铁骑。

    其实此次夫蒙灵察真实目的不是为了克敌取胜,而是为逼退突骑施。

    碎叶城保不住了,但只要他能够堵住要地,不让突骑施动进,劫掠安西四镇,依照突骑施以往的风格,无利可图必将退却。

    到时候自己乘机追击一阵,上表朝廷时,即可说自己击退了突骑施的来袭,那就是大功一件。

    这种事情,说起来难听,其实是很常见的现象。

    敌军入侵,缩在城池里不出来。

    任由敌人四处扫荡,然后趁着敌人退却的时候,收一两波没有及时撤退的小股部队,那就是大功,打了打胜仗。

    夫蒙灵察也打算这么干。

    所以此行他表面上是救援碎叶城,目的却是碎叶城以北的一座废墟小城叶支城。

    耳边尽是风的低吼,呼噜呼噜的就如野兽的低吼。

    夫蒙灵察高居马上,迎着凌冽的冬风,心念道:“只要能够扼制叶支城,突骑施的大军就不敢深入安西四镇劫掠,危局可解!”

    带着这份自信,凭借着对周边地势的熟悉,夫蒙灵察悄无声息的往叶支城而去。

    他夜里进兵,为得就是避开突骑施的眼线,一路偃旗息鼓。

    “兄弟们,加把劲,还有二十里,只要到了叶支城,战局就在我们掌控之中……”

    夫蒙灵察给兵士鼓着劲,正说着,他忽然有些不对,下马趴在地上。

    感觉到从支撑地面的手掌上传来奇特的震动,这整齐之极的震动,分明是有大量骑兵在迅速奔驰!

    夫蒙灵察脸色苍白,这方向、这数量……

    无不显示着一点,突骑施的骑兵来了……

    就这一眨眼的工夫,马蹄的声音已响澈大地,整个黑夜都为之颤抖个不停!

    地表的震动范围宽广之极,好象是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一般,四面八方似乎都来了敌人。

    夫蒙灵察赶紧支起身子上马向四面远望,脑子嗡地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漫山遍野的火把来回晃动,好象地面上升起了无数的星星。

    一种刺骨的寒气从两脚直升到脊背,全身如坠冰窖。

    不远处的小坡上,突骑施未来的汗王骨啜,一手高举着手中的马槊,喝道:“伟大的可汗智慧就如大漠一样辽阔,他早已料到唐人的心思。现在突骑施的勇士们,你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击溃眼前这群待宰的羔羊!”

    意气风发的未来汗王,呼喝着亲自率领着族中勇士对着不远处的唐军冲了过去。

    与东北方的异族不同,突骑施的骑兵,继承了大西北的彪悍。

    不以骑射为主,而是横行天下的铁枪大马。

    呼啸的骑兵形成一股密集的铁流,急冲而至……

    夫蒙灵察能够得杜暹信赖器重,自身的能力水平还是不俗的。

    在关键的时候,慌而不乱,在黑夜中紧急布下阵势。

    在阵型的两翼和正前方,布置以弓弩手和长枪兵形成三个长条的方阵,从中军向两翼斜斜展开,再以骑兵布置在身后,随时支援各部。

    “放箭!”

    夫蒙灵察咆哮着高声厉喝。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箭如飞蝗,雨点一般持续不断地落在敌人阵中。

    弓弩向来是华夏王朝的强项长处。

    但突骑施的将士也实在骁勇,硬是不计伤亡的顶着箭矢杀到了近处。

    如狼一般的兵士,狠狠地楔进了方阵的前端。

    对于骑兵队的冲刺,唐军早有自己的应对方式,只是猝不及防之下,临时临急布置成的枪阵,并不足以抵达可怕的铁枪大马。

    看着方阵最前行兵士盾牌基本上碎裂,刚勇的枪兵已然全部蹲在血泊之中,没有人能够重新站起来。

    夫蒙灵察眼睛一酸,心底没由的生出一股悔意。

    都是大唐的好儿男,面对骑兵的正面冲刺,没有一个后退的,用自己的血肉,硬扛着骑兵突击的伤害。

    夫蒙灵察看着这不成比例的伤亡,心如刀搅。

    望着周边密密麻麻的火把,夫蒙灵察下定决心,沉声道:“怀顺,你暂且替我在此指挥全军,趁势而退。”

    裨将康怀顺不由一怔,叫道:“将军要去哪里?”

    “突骑施有铁枪大马,我大唐岂会逊色。来而不往,非礼也!”夫蒙灵察咬了咬牙,道:“我领率两千人去冲冲他们的阵势,打乱他们的攻势,给你们制造撤退的机会。”

    他说着完全不理会康怀顺,径直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