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赚了 发傻
    如果自己考虑的再周全一些,如果自己再稳重一些……

    战场没有如果!

    夫蒙灵察咬着自己的下唇,感受到嘴里的血腥味,错了不能更改,他能做的唯有拼尽全力,不能让这些忠勇的将士白白牺牲。

    千余骑兵没有点火把,三五成群散乱地从后阵飞快地越过前沿防线,越过鲜血和尸体遍布的战场,无声无息地钻入黑暗。

    他们迂回了一圈,开始加速……

    突然蹄音传来,夫蒙灵察心脏都揪在了一起。

    他只有两千骑,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没有奇兵之效,面对十数倍于己的突骑施骑兵,那就是送肉的。

    这黑灯瞎火的,突骑施是怎么发现他们的?

    夫蒙灵察这种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突然发现在数十步以外的突骑施骑兵,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迂回着掉了一个头,继续冲刺了。

    夫蒙灵察脑海中灵光一闪,在这困苦中,忍不住的一咧嘴。

    突骑施横行西域,拥精甲战骑三十万,自然精于骑军的连环突击战法。

    冲击了一阵,撤回继续,将骑兵的冲击力发挥到极致。

    这黑夜中,对面退回来打算再次冲锋的骑兵队,分明是将他们视为同类了。

    “都脱掉身上的衣甲!”

    夫蒙灵察低声下达了命令,向着突骑施那满是火光的地方,发起了冲锋。

    这一仗从一开始就胜负就定下了!

    一群远来疲乏之旅,如何能战以逸待劳且数倍于己的敌人?

    何况这群疲乏之军,还是杂牌军,有龟兹兵﹑焉耆兵﹑疏勒兵等异族兵。

    他们接受调派,也能够参战,派的上用场,当终究不是唐军。

    不可能有袍泽共死之念,一但情况危急,败退是必然的。

    不过,此刻突骑施未来的汗王骨啜心底却没有大胜后的喜悦,就跟吃了美味佳肴,一边回味,一边让人告诉你佳肴里有苍蝇一样恶心。

    “带上来!”

    骨啜怒气勃发的看着面前给五花大绑的魁梧汉子,眼珠子都要喷出了火。

    原本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就是让这家伙给搅和了。

    他领着不知道多少兵士,穿的跟他们几乎一样,在黑夜里左突右冲,将他们的大后方搅和的一团糟。

    导致了兵士们完全不知道谁是敌,谁是友,多处出现自己人砍杀自己人的情况。

    两千兵士任是在数倍于己的包围中造成了两倍以上的伤亡……

    这还不是关键,因为后方的混乱,让前方进攻的兵士有了顾忌,没能如预料的一样,将唐军歼灭,只是将他们击溃击散……

    “可恶!”

    依照原定计划,他们不说全歼,只要留住四万兵士,安西四镇就再难组织有效的还击。

    四镇中所有的财富将会为他们所有……

    作为生平第一次指挥大军,竟然不是痛快的大获全胜,实在可恼!

    “败军奴隶,见到本王还不下跪!”骨啜站起身子,挥舞着马鞭,当头就抽了过去。

    夫蒙灵察猛地向身旁的兵卒撞了过去,他体魄健壮,直接将对方撞倒在地,没有任何迟疑,对着另一边的兵士,一个断子绝孙脚。

    他的速度太快。

    鞭子打在夫蒙灵察肩上的时候,已经有两人倒下了。

    他硬抗这鞭子,一声不吭,对着还未反应过来,倒在地上的那脑袋就踩踏了下去。

    没等他向另外一个兵士动手,帐内的兵士已经反应过来。

    猩红的血刀从后辈透胸而过……

    夫蒙灵察瞪圆了眼睛,看着那个双手捂着裤裆跪在地上的突骑施兵,咧嘴一笑道:“多谢王子又让我夫蒙灵察赚了一个……”他强自站直着身子,道:“跪好了,下国蛮夷,就是不懂礼节,跪都跪不好!”

    “混蛋!”

    骨啜怒骂一声,手起刀落就将夫蒙灵察的脑袋砍了下来,随手一刀,又将那无辜的兵卒砍杀,咆哮道:“我突骑施没有跪敌人的废物!”

    他从地上捡起夫蒙灵察的脑袋,看着那到死都瞪圆眼睛的脑袋,直接别在了腰间,愤慨道:“本王要带着你亲眼看我突骑施的勇士,横行安西四镇的样子。”

    发了好一通火,骨啜这才宣泄了一些心中的忧愤,大步走出帐内,打算向苏禄复命。

    还未走出大营,已经得知苏禄到来了。

    “见过父汗!”

    苏禄热情的上来拍着骨啜的肩膀道:“听说昨夜我儿大显神威,可有此事?”

    骨啜用力的锤着胸口道:“昨夜孩儿砍了五十二颗首级,还有这颗夫蒙灵察的,也在孩儿的腰上。孩儿要用他的脑壳骨做尿壶。”

    “哈哈!”苏禄知道自己的儿子表现的不能说很好,是一个合格的猛将,但不是很好的统帅。

    但是骨啜还年轻,权谋用兵可以好好培养。

    突骑施是个崇尚武力的民族,只要通过武勇,稳定了骨啜太子的位子,未来一切都好说。

    所以骨啜也没有在众人面前说骨啜的不是,而是一阵夸耀他的武勇。

    周边兵士也投以敬佩的目光。

    “溃逃的残余兵士,多是步卒,不足为虑。他们根本来不及回到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镇。现在碎叶城以下,我儿可敢率精兵去取龟兹财富?”

    安西四镇,龟兹最富。

    苏禄此举,无疑是送自己儿子大功,让他更进一步的巩固自己的地位。

    骨啜用力的锤着胸口道:“父汗放心,孩儿必将龟兹洗劫干净,让西域诸国知道我突骑施才是西域之主。”

    苏禄放心的让骨啜领兵去了,他计算过,现今安西四镇的兵力是完全不可能抵挡他们突骑施的大军的。

    至于援兵,亦不可能来的那么快。

    骨啜领着一万精骑,一路极往龟兹而去。

    途中他们遇到了小股溃败的唐兵、龟兹兵,骨啜并没有特别围杀他们,但是大军路过之际,甩手斩杀射杀几人,看着惊恐如牲口一样的败卒,心底那压抑的情绪舒缓了许多。

    半日奔袭,大军直到龟兹城下。

    刚刚进入一箭之地,却发现城楼上满是弓箭手。

    雪花蝗虫一样的箭羽,铺天盖地的射来。

    骨啜吓得面容失色,忙拨开羽箭,退出了一箭之地。

    看着数十具尸体,骨啜茫然的看着龟兹城上那密密麻麻的兵士,有些发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