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小小的不安
    安息国的情况,苏禄早已给自己儿子分析过了。

    安西诸国的实力盘根交错,即有汉时期三十六国剩余的四大古国龟兹﹑于阗﹑焉耆﹑疏勒,也有昭武九姓形成的九国势力,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国环绕。

    这些小国都依附唐朝,依赖唐朝的强大存活。

    四大古国中龟兹是最支持唐朝的,也是因为如此。

    安西大都护府才会从碎叶城搬迁到龟兹,双方的关系几乎等同一家。

    一旦出兵,龟兹会鼎力相助。

    故而安西四镇,龟兹财富油水最足,实力又是最弱,可以轻易取之。

    事实也是如此,此次夫蒙灵察进兵,龟兹王出力最大。

    骨啜对于自己父汗的判断尤其信任,打算直接率兵踏平龟兹,让世人知道突骑施除了拥有一个天选可汗,还有一个所向披靡的王子。

    却不想还未到龟兹城下,自己险些给射成马蜂窝。

    “什么情况,龟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骨啜厉声咆哮着,只是初略一观,便能估算个大概人数。

    此刻的龟兹城楼上,至少也有两千兵士。

    他们衣甲整齐,训练有素,根本就不可能是百姓假扮的。

    为防万一,苏禄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了一员老将巴林杰。

    巴林杰眯着眼睛眺望道:“那城楼的旌旗挂着的是崔字旗号,据我所知,龟兹上下没有姓崔的统帅,安西也没有。只有西州的都督姓崔,难道是?”

    骨啜怒视着巴林杰道:“你是说西州兵赶来支援了?”

    巴林杰略作沉吟,道:“十之**!我们刚刚打残了安西五万兵士,安西境内的兵源大多都是空的。只有西州有兵能够支援……”

    “混蛋!他派兵来龟兹,西州就不管了?”骨啜见这到嘴的肥肉吃不了,破口大骂,无意间看着腰上犹自瞪着双眼的人头,只觉得那双眼睛充满了嘲弄。

    巴林杰提议道:“不如我们四散劫掠周边村落?不至于白来一场。真要是西州兵,那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说明了西州的裴将军已经插手西域战事了……”

    想着裴旻的战绩,他忍不住道:“大唐的裴将军是当世少有的名将,他的手下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他放心将西州这样的门户重镇,交给姓崔的,这姓崔的都督,不能小看。”

    骨啜闻言大是不服,裴旻大不了他几岁。

    但两人的声望却是一天一地。

    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他这种年轻气盛的小伙儿。

    而且此战关系他继承未来突骑施可汗的关键,不能赢的漂漂亮亮,不如不打。

    骨啜不甘叫道:“我们围攻碎叶城已有几日,现在整个安西无人不知我们入侵。周边村落哪里还有羔羊……,走,我们去焉耆,也许还能分一杯羹。”

    巴林杰张了张口,想要劝说,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巴。

    击溃了夫蒙灵察的救援大军,苏禄理所当然的分兵劫掠安西四镇。

    骨啜负责龟兹,焉耆自是有人负责。

    负责劫掠焉耆的人叫莫贺达干,是突骑施黄部的世子。

    突骑施也如草原部落一样,是由多个部落组成,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以苏禄可汗为主的黑部以及莫贺达干父亲莫贺东率领的黄部。

    突骑施便是以黑部、黄部为根基,再加上多个小部落合成的军事团体。

    苏禄当初为了稳定突骑施内部,与黄部首领莫贺东结为兄弟,并且还定下承若未来的突骑施可汗,择彼此儿子中下一辈最出色的担任。

    莫贺达干也是突骑施可汗下任候选人……

    骨啜奈何不得龟兹城,去焉耆捣乱,显然是不打算坐视莫贺达干获得比自己更大的功劳。

    这部族间的内斗,巴林杰也很识趣了没有开口。

    骨啜直接绕过了龟兹,向焉耆赶去。

    还未行至一半,骨啜却得到了最新消息。

    莫贺达干与他遇到的情况一样,焉耆也得到了西州军的支持。

    莫贺达干率领的黄部,一样在城下碰了个头破血流。

    不只是如此,于阗﹑疏勒的情况也是一般。

    在他们跟夫蒙灵察大战的时候,西州军已经分兵四路,日夜兼程向安西四镇支援了。

    西州军全军一万五兵马全部出击,分别驻守四镇。

    得此消息,骨啜、巴林杰面面相觑。

    即便稳重的老将巴林杰也忍不住道:“将西州所有兵马都调往安西四镇,就不怕我们去攻高昌城?高昌可比四镇更加富庶……”

    骨啜便如拨云见天一样,气得大笑起来,厉声道:“这是**裸的羞辱!那个裴旻以为自己是谁?是真神安拉嘛!他的领地,就是禁土,我们不敢动?将我们伟大突骑施,看做胆小无能的突厥了?”

    “走,兵进高昌,本王就要让那目中无人的家伙知道,高昌也是西域。在西域!就是我突骑施的天下!”

    不由分说,骨啜直接率兵直冲高昌而去。

    骨啜的举动传到了已经攻取碎叶城的苏禄可汗耳中。

    苏禄脸色微变,想了许久,却也没觉得骨啜的决定有什么不妥。

    西州都督崔希逸分兵驻入安西四镇,固然说明了一点,唐军的反应,比他预料中的更快。

    河西军已经插手西域战事。

    但是河西军,仅有西州都督崔希逸的一万五千兵马在高昌。

    离河西最近的军队是沙洲玉门军,可是沙州离西州隔着两千里的无人沙碛。

    那里环境恶劣气候异常,大冬天里滴水成冰,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支援西州。

    “都说裴静远用兵大胆,果然够胆!只可惜,你不是诸葛亮,本汗王也不是司马仲达,想对本汗用空城计,做梦呢!”

    苏禄一拳打在城头。

    诸葛亮的空城计记载于西晋人郭冲所作的《条亮五事》,但因是虚构,传的并不广。

    作为突骑施的可汗,苏禄却知道此事,显然学识丰富。

    “传令给骨啜,让他速战速决,不可贪更不可犹疑,劫了高昌,立刻回军,莫要跟河西援军交手!”

    只要此战得胜,骨啜未来可汗的位子就稳了。

    苏禄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想,但是不知为何,心底有那么小小的不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