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某这刀,早已饥渴难耐
    (?nna-6cj?n?????xt?jz?`?*??_????~e3?3wo?i?t?n? 4?y?[?m7??骑直接进入了西州!\r

    西州就是原来的高昌国,是古时西域的交通枢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之一。\r

    西域诸国,高昌最富,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r

    尤其是西州划入河西地界,经由唐朝接管之后。\r

    唐朝官员凭借出色的治理才华,让高昌的民政有了飞跃式的进步。\r

    相比劫掠龟兹,高昌的财富,更加让骨啜激动,一路上毫不停歇,马不停蹄的奔袭了四个时辰。\r

    八个小时的长途奔袭,对于马背上长大的突骑施来说,那是小菜一碟。\r

    搓着几乎冻僵了的脸颊,看着远处奔袭来的探马,缓缓的停下了速度。\r

    “高昌城的情况如何?”\r

    骨啜不等对方禀报,直接开口询问。\r

    探马语气有些激动,说道:“乱成一团,他们已经得到我们到来的消息。周边的牧民都赶着牛羊往高昌城里跑……”\r

    “哈哈!”骨啜忍不住仰头大笑:“这就是为了一只羔羊,丢了整个羊群。为了救安心四镇,放空了自己的西州。愚蠢之极,走,我们趁着牧民逃进城机会,直接冲进高昌,给那个自大的裴将军上一课,让他知道他能常胜,是因为没有遇上我突骑施,没有遇上我骨啜。”\r

    想着能够打赢唐王朝的常胜将军,骨啜就觉得热血沸腾,催促着麾下兵马向高昌冲杀过去。\r

    在离高昌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一条不算宽阔的河溪挡住了他们的去路。\r

    原本有的桥梁明显断成了两截,河中还有一些碎木,显然这桥是刚刚拆的。\r

    骨啜怒视着探马。\r

    探马带着几分茫然的道:“刚刚属下经过的时候,这桥还在。”\r

    “我当然知道!”\r

    骨啜一马鞭抽了过去,叫道:“明显是你的疏忽,让人发现了,他们拆了桥,阻挡我们的去路。”\r

    他懒得再抽第二鞭,望向巴林杰道:“你来过这里,还有路嘛?”\r

    巴林杰摇头道:“没有了,这河是艾丁河,是山上的白雪所化,一直连到南方的艾丁湖。要不我们绕山,要不就绕过艾丁湖,怕是要耽搁不少的时间……”\r

    骨啜听到这里,不再犹豫道:“直接过河!”\r

    之前探马传来的消息是周边牧民慌慌张张的躲进高昌城,如果耽搁了时间,让牧民全部进城。\r

    他们只有强攻高昌城这一条路了。\r

    尽管高昌城中无兵,但凭借城池的便利,就算百姓上城也能给他们造成不小的伤亡。\r

    何况毋庸怀疑,沙州的玉门军必然是在支援的路上。\r

    多耽搁时间,对他们大是不利。\r

    骨啜好勇,却也懂得一些军略,这基本的情况还是看的很通透的。\r

    高昌城拆毁了连接西域唯一的桥梁,打得就是拖延他们速度的主意。\r

    固然冬季天冷,突骑施的兵士在得到任命后,毫不犹豫的往冰冷刺骨的河水里淌。\r

    骨啜冻得脸色都有些青紫,他高举着自己的弯刀,喝道:“突骑施的勇士们,别念着此刻的冷。杀进高昌之后,自有数不尽的娘们给你们暖脚。话就事先挑明了,入城之后,财富自取,牛羊上缴,女人,谁抢到就是谁的!”\r

    没有别的激励的言语比这句话更加鼓动人心。\r

    万余突骑施的兵卒就如群狼一样,高声嚎叫起来。\r

    还没有等他们的鬼狐狼嚎声落。\r

    他们后方居然传来了阵阵马蹄声。\r

    骨啜莫名的向后眺望,一支数以千计的牧民居然在艾丁河的对岸。\r

    密密麻麻的箭羽破空而来,数以百计的骑兵惨叫着中箭摔倒,混乱的波动扩大开来。\r

    “混蛋!”骨啜气恼的大叫。\r

    要是让兵卒袭击,也就算了。\r

    一群牧民竟然敢组织起来袭击他们的大后方,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伤亡。\r

    “射,回箭射,让他们知道,跟我们突骑施比弓箭是科等的愚蠢!”\r

    骨啜取出了背上的强弓,一箭射了过去。\r

    河对岸的牧民,应箭而倒。\r

    牧民们似乎怕了,相互一拥而散。\r

    突骑施这边的骑兵有些反应不及,大多还没来得及射出手中的弓箭,对方已经逃出了射程。\r

    “哈哈!”\r

    骨啜放声大笑,道:“一群怂包,也敢撼我虎威……不管他们,我们……”他一边说着,一边得意的笑着,转过身来,还未将命令下达出口,却发现在他们为河对岸的游牧百姓吸引过去的时候,正前方一队兵正黑压压的像他们压过来。\r

    骨啜先是看得怔住,随即大叫:“快迎敌,快迎敌!”\r

    他们刚刚布好了阵势,准备迎敌,背后又传来阵阵喊杀声,骨啜转头一看,觉得心都冷了。\r

    那群该死的牧民有集结起来,来到了他们的背后,隔着艾丁河像他们放着冷箭。\r

    “该死!”骨啜暗骂一声,咆哮道:“不管身后的这些杂碎,给我往前冲,让他们知道我们突骑施勇士的厉害!”\r

    在骨啜的指挥下,突骑施完全不管身后的牧民百姓,近乎万余的骑兵,嚎叫着向前方对冲了过去。\r

    两军渐渐逼近,骨啜见对方阵容松散,忍不住大笑起来,只要一击,一击,对面这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兵士就会给他们冲的不成建制。\r

    都说唐军擅于布阵,就对面这骑兵阵,那是他们突骑施三岁小孩的水平。\r

    冲刺中,他还看了一眼腰间夫蒙灵察的头颅,心道:“瞪大你的眼睛看好了,你们唐军是多么的不堪一击!”\r

    两军渐渐逼近。\r

    三百步、二百五十步、二百步、一百五十步……\r

    突然对方的骑兵速度停顿下来,放弃了骑兵最冲击。\r

    这一下让指挥冲刺的骨啜有些莫名其妙,骑兵没有了冲击力,还叫骑兵嘛?\r

    这个念头刚在他脑海出现,下一秒他的脑子瞬间空了……\r

    对面的唐军取出了藏在身后的硬弩……\r

    骑兵弩!\r

    骨啜脑中闪过了三个字!\r

    刹那间,凶悍追魂的弩箭破空而过。\r

    骑兵弩的威力远比不上伏远弩那么可怕,但是凭借优秀的工艺,威力远不是弓箭可以相比的。\r

    聚在一起冲锋的突骑施骑兵前部瞬间崩溃……\r

    封常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笑道:“哥舒翰将军,接下来就看你的了!”\r

    哥舒翰一脸的疲累,眼中布满了血丝,看着面对的突骑施兵士,抽出了佩刀,狞笑道:“都督放心,某这刀,早已饥渴难耐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