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现世报
    哥舒翰高举着手中的大刀,咆哮道:“愚蠢的敌人已经被我们包围。哪怕是一群猪,都能够取胜,大伙儿只管放开了杀,跟我建立功勋就是!”

    听统帅将军这般胜券在握的呼喊,久经训练却还是第一次上战场的兵士们,那点点紧张之心,烟消云散,先后大吼高呼。

    不过区区千余人,却有着万人的声势。

    哥舒翰渐渐将战刀向前移动,嘴里做最后的警告:“话说在前头,此战胜果,自有记功队按照尔等小部队作战方位,统一计算该地遗留的敌人首级。你等作战时脚步不许停留,一往无前,但凡有争夺敌人首级而阻碍大军行进者,后军将士可将其斩杀,踏其尸体前进!”

    “杀……”

    在最后一个字落,哥舒翰的战刀已经指向了前处,“杀”字也随之脱口而出。

    听到哥舒翰的话,他麾下的兵士先是心底一寒,随即发出了真正咆哮,宛如千万只狼一起嗥叫!

    伴随着这难以言喻的吼声,他们宛如旋风一样席卷而过,杀至突骑施的阵头。

    几下呼吸的功夫,哥舒翰率领着麾下骑军狠狠地刺入突骑施的骑兵之中。

    原本就让劲弩射乱的前军,受到哥舒翰这般猛烈的一击,更加不成建制,散乱一团。

    哥舒翰舞动着大刀奋力冲击,左右挥砍,在超凡的勇武之下,周边的兵士就如砍瓜切菜一样,让他斩落马下。

    身后的兵士见敌人如此不堪一击,兼之自己主帅这般豪勇,均战意昂扬,配合着主帅一并奋勇冲杀。

    哥舒翰不仅只有个人勇武,还注重配合,以自己箭头,麾下兵士为锋,率领兵士不断向突骑施阵形腹地挺进。

    不到一刻钟的工夫,以摧枯拉朽之势穿透了这股敌兵。

    “啪!”

    双手一合!

    在后方封常清见此一幕,忍不住的赞叹出声:“好一员智勇兼备的悍将。”

    哥舒翰管辖的子亭守捉就在沙洲附近,裴旻曾经特别叮嘱于他,让他帮着照料一下哥舒翰。

    对于哥舒翰,封常清也因此有些了解。

    哥舒翰家境太富,自小就养成了挥金如土的性格。

    固然因为受到了羞辱,浪子回头,不再赌博。

    可他轻财重气的性格早已深入骨髓,更改不了。

    对于麾下兵士极为大方,深得信赖的同时,又治军有方,非常严苛。

    在给裴旻提拔为子亭守捉的时候,原本的老副将不服,哥舒翰直接用木棒在三军面前,将之活活打死,以至于军士凛然。

    故而哥舒翰部下不多,兵士对他却又敬有惧,莫不以他马首是瞻,唯命是从。

    这样的将,带出来的兵肯定不差。

    封常清早有思想准备,却不想哥舒翰表现的比他想象中的优秀的多。

    忽然发现哥舒翰的才华,只怕不在他之下,只是没有他那么幸运,能够从一开始就成为裴旻的部下。

    论及兵卒数量,其实突骑施的万余精骑,还是占据着些许优势的。

    但是突骑施的兵士从碎叶城奔袭到龟兹,又从龟兹往焉耆赶了半路。然后从中途转向奔袭高昌,这途中还在这零度以下的寒冬里,淌过一条冰冷刺骨的河水。

    面对这多方考验,突骑施的将士们能够坚持下来,靠的就是一口气。

    高昌的财富、高昌的女人……

    现在财富没有了,女人也飞了!

    士气体力的双重压力,加上战术的完全压制,即便是数量占优,场面也呈现一面倒的架势。

    看着战局已经彻底倒向了他们这边,封常清下达了全新的命令。

    “甲字营右翼包抄,乙自营左翼包抄,丙字营左翼支援,丁字营右翼支援……”

    “记住,突而不破,将敌人当做鸭子,赶下艾丁河!”

    ……

    此时此刻原本不可一世的骨啜已经没有突骑施未来汗王的嚣张狂妄,而是披头散发,一脸的血泪,即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带着几分茫然的看着四周,短短不过半个时辰,遍地堆积得都是突骑施兵士的死尸。

    战场上冲来杀去的,尽是红着眼睛只顾挥刀砍杀的唐军。

    他们已经给唐军包围起来了!

    以劣势兵力借助艾丁河反包围优势兵力,骨啜在这个时候有才知道自己学的战术战阵是何等的可笑。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这才是真正的指挥艺术。

    看着就如鸭子一样,给赶下艾丁河的族中勇士,骨啜忍不住仰头狂叫起来:“裴旻……”

    这叫声充满了愤怒和绝望……

    发泄过后,骨啜看了腰间依旧瞪圆着眼睛的头颅,眼中闪着决然,高声怒吼道:“敌人兵少,还能动的,跟我杀上去!”

    骨啜倒也不失草原男儿的彪悍,左右皆是敌人,身后不只是有艾丁河,还有一千要命的游牧百姓。

    一千游牧百姓,在这一刻,成了断他们后路的杀手锏。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前冲一条活路。

    只要能够突破重围,只要在乱军中找到敌首,一刀将他砍死,便可力挽狂澜。

    骨啜咆哮着催马向前,手中的弯刀左右挥砍,鲜血飞溅中,居然硬生生的冲出了一条血路。

    此时大局已定,突骑施的残兵败卒已经给挤压在了一处,往艾丁河中败退。

    哥舒翰一边屠杀着身旁的兵士,一边赶着鸭子,突然听到有人大叫“裴旻”的名字,寻声望去,见到一个头顶狰狞的兽面战盔,身披青色铠甲的敌将冲了过来。

    哥舒翰狰狞一笑,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两人直接正面对在了一起!

    眨眼的工夫,双方冲入了一丈之距。

    凶狠的弯刀如同一道闪电,划破空气,直接劈向了哥舒翰的脑袋。

    哥舒翰举手臂一格。

    当的一声!

    骨啜的宝刀居然弹开了!

    哥舒翰右手猛然一挥,战刀已经捅进了骨啜的胸口,然后在人马交错的时候,抓着他的前胸,提了过来!

    留意到了那绑在骨啜腰间的脑袋,哥舒翰眼圈一红,从骨啜胸口抽出了战刀,对着那还未死透的脑袋切了下去!

    一样的,瞪圆着眼睛!

    死不瞑目!

    在哥舒翰下手的时候,听到了隐隐约约的三个字“为什么!”

    他到死都不知道怎么怎么败的!

    哥舒翰有样学样的将脑袋挂在腰间,回答了他这个问题:“因为我超有钱。”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