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负伤的毒蛇
    哥舒翰这话说的理直气壮,也没有一点毛病。

    哥舒翰是个败家子,这个毋庸置疑。

    有人说“男人染上黄赌毒,任意一个就完蛋”,哥舒翰原来染了俩,可活得好好的,一样大手大脚,挥金如土。

    靠的是什么?

    就是一个有钱的老子!

    哥舒家族本就是突骑施的部落首领,有着一定的家财。

    哥舒翰的爷爷哥舒沮是左清道率,负责管制西域的盐池。

    古代的盐铁生意是何等暴利,哥舒家也因此累积了亿万家财,是那个时候西域第一富豪。

    哥舒翰的父亲是前任安西都护府副都护哥舒道元,母亲是于阗王长公主。

    如此家族累积下来的家财,哪怕哥舒翰再混蛋,也挥霍不光。

    后来哥舒翰在长安受到致命的羞辱,浪子回头,打算不依靠自己的家族力量,在凉州从军。

    哥舒道元望子成龙,得知自己的儿子回头,哪里会吝啬钱财?哪能不鼎力支持?

    中原不产好铁好钢,哥舒道元为了给哥舒翰造一口好刀,特地从阿拉伯帝国购买大马士革钢,万里迢迢送往长安,请大唐名匠特别打造。

    哥舒翰的坐骑,是乌孙国遗留下来的纯血天马,档次比裴旻的辛巴还要高一点。

    衣甲也是通过关系,从朝廷买来的明光铠,所用的钢材同样是上等的好钢。

    原本铠甲左臂上宽大的护腕是用来冲锋的时候护住面门防箭的,任是给哥舒道元打造成了可挡锋利刀剑的护腕!

    骨啜的宝刀不是凡品,但砍在哥舒翰的护腕上,却直接反弹开了,导致空门大开。

    本来骨啜就不及哥舒翰老辣,又有这装备的压制,直接一回合就给擒拿住了。

    突骑施败局本就定死了,骨啜这个主心骨又阵亡,更进一步加快了他们的灭亡。

    如封常清的目的一样,最后突骑施的兵卒都给驱赶进了艾丁河。

    不过对于突骑施的残部来说,艾丁河不易于是死亡之河。

    给包夹在了冰冷刺骨的河水中,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因为战术需要,封常清没有留一个俘虏,除了可用的马匹,兵士全部给射杀在了艾丁河中。

    殷红的血液,将艾丁河都给染红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看着一脸沉重的哥舒翰,封常清问道:“怎么了?”

    “是夫蒙大哥!”哥舒翰双手捧着夫蒙灵察的头颅,眼圈忍不住泛红。

    原来夫蒙灵察在这之前是哥舒翰父亲哥舒道元的部下,杜暹继任了哥舒道元的位子,夫蒙灵察也因此跟了杜暹。

    哥舒翰小的时候还跟夫蒙灵察学过几手武艺,关系很好。

    封常清也是安西出身,知道哥舒翰口中的夫蒙大哥正是夫蒙灵察。

    他已经知道夫蒙灵察惨败身死一事。

    此次惨败,夫蒙灵察府主要责任无疑。但他不失为一条汉子,既然已经身死,封常清也不想多说什么,道:“人死不能复生,哥舒守拙节哀,你即以为了他复仇,相信他在天之灵,也会瞑目的。我们需要立刻赶去龟兹,先将夫蒙将军的首级交给颜县令吧,看看能不能寻得将军的尸身,也好给他个全死尸。”

    哥舒翰肃然的点了点头。

    封常清口中的颜县令正是颜杲卿。

    此战能够全歼突骑施,蒲昌县县令颜杲卿也获有大功。

    颜杲卿并不知道裴旻在凉州的情况,只是知道西州都督将兵马调往安西防守。西州空虚,又得知突骑施奔袭西州的消息。

    颜杲卿在危局时刻,就如历史上他在安史之乱时的表现一样。

    凭借自己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号召百姓参战守城,硬生生的拉出了一支千余由高昌遗民组成的骑兵队。

    颜杲卿领着骑兵队赶到高昌城的时候,正好与翻过两千里无人沙碛的封常清、哥舒翰遇上。

    封常清原本打算半渡而击,在突骑施一半渡河的时候,给予他们迎头痛击。

    这样能够轻易的取得胜利,将骨啜率领的突骑施精骑击溃。

    这种打法是万全之策,毕竟骨啜是远来疲军,他们也是远来疲军。

    而且比起骨啜部的路线,显然比他们穿越恶劣的无人沙碛轻松的多。

    兵力又不处于优势,半渡而击是最合适的战术打法。

    但是加上颜杲卿募集的这一千骑兵队就完全不同了。

    游牧百姓组成的兵士禁不起正面一击,但是西域人擅弓好马,即便是百姓,一样有着一定的骑射功底。

    只要操作得当,就如象棋中的过河卒,完全可以当做车来用。

    封常清当机立断的改变了打法战术,大胆的将骨啜放过了河,一举将之歼灭。

    要是依照半渡而击的打法,到顶也不过是击溃而已。

    没有颜杲卿这多出来的一千百姓骑兵,就没有这一场大胜……

    **********

    碎叶城!

    苏禄很快就得到了自己爱子全军覆没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的苏禄,先是怔住了,只觉得天旋地转,茫然的伸了伸手,向空中捞了捞,想要将自己的儿子抓住最后无力地垂了下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会,怎么可能……王儿……他,他……”

    连吐出几个“他”字再说不下去。

    苏禄痛心疾首的跪在了地上,一手抓着绞痛的心,一手用力敲打着地面,低声哽咽着。

    鲜血混着眼泪一起流下来!

    “裴旻小儿……我要吃你的肉,坑你的骨头……”

    苏禄没有大声的咆哮,而是只用他一人能够听见的声音,从牙齿缝里挤蹦出来,近乎无声的痛哭着。

    “可汗!”

    亲卫见苏禄这般模样,叫了一声,想要劝他节哀顺变。

    却骇然发现,抬起头来的苏禄面容扭曲狰狞,满口鲜血,衬托着白森森的牙齿,眼里满是怨毒的凶光,看上去好似一条负伤的毒蛇。

    亲卫甚至忍不住回头,退了两步,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

    苏禄低沉的道:“你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

    亲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住的点着头。

    苏禄深深的吸了口气,长长地吐出,又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吐出来……

    反复好几次,才稳定了情绪,压下了丧子之痛,厉声大叫:“传我命令,所有突骑施勇士,立刻赶往龟兹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