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威临安西
    龟兹城外。

    龟兹王白莫苾、于阗王尉迟眺、焉耆王龙真﹑疏勒王臣伟,安西四王站在最前边。

    在他们身旁的分别是河西军三大都督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次之才是先一步赶到安西的陇右军部将,接下来是龟兹国的全体成员,以及于阗、焉耆、疏勒三国大部分的臣子。

    能得如此奢华的阵容迎接,现在唯有裴旻这个二镇节度使伊丽道行军大总管有这个殊荣。

    远处浩浩荡荡的队伍渐行渐近,人群中传来了阵阵的呼叫声。

    “来了,来了!国公来了……”

    白莫苾、龙真、臣伟一脸的激动,尉迟眺尴尬中也不得不强挤着笑脸。

    作为西域的古国国王,龟兹白氏、焉耆龙氏、疏勒臣氏、于阗尉迟氏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只要翻开他们的国史,那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

    说是西域强国古国,但其实就是一个大一些的地头蛇而已。

    四个国家没有一个兵力破万的,而他们就是凭着这点兵力,对抗西域恶徒马贼,还要面对唐朝、吐蕃、突厥、突骑施等等周边强豪的威胁、掠夺。

    说起来,就是一个惨字。

    可以说要不是有大唐坐镇,帮着稳固四方,西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但也因为这样,西域诸国的主权,牢牢地掌控在唐廷边帅的手上。

    历史上的高仙芝,当初就是西域的王中王,也是因为权力太大。

    这位赫赫有名的大将,自我膨胀,导致了西域乱局的发生。

    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负责整片西域的军事调度,比当初的杜暹高高了岂止一个档次?

    更何况裴旻此次还是以救世主的方式威临西域,救西域四国于水火。

    除了心怀异志的尉迟眺,谁不对他感恩戴德?

    便如朝圣一般,四国国王都摆出了最隆重的礼节,亲率文武十里相迎。

    裴旻此刻并没有着甲,而是头戴红缨冠,身上穿着白色底绣上鹤纹武士华服,脚踏青色武士皮靴,高坐在辛巴这种卖相绝佳,威猛若狮的良驹上,更加显得风度翩翩。

    尤其是此刻裴旻身后跟着的是三千雄赳赳、气昂昂的神策军。

    作为昔年的镇边第一军,神策军至今已有十年历史。

    经历多场大战,从最开始裴旻奠基的洮州伏击战,广恩镇诱敌战,一直到收复河曲、兵援凉州等一系列的战役,皆有神策军的身影。

    放眼大唐,几乎无人不知神策军的威名。

    陇右军、凉州军的兵士,亦莫不以能够编入神策军而自豪。

    严苛的训练,超凡的福利,无上的名望,外加这一场场脍炙人口的胜果成绩,这一切的一切组成了今日的神策军。

    裴旻不敢说神策军是天下第一军,但是在唐朝,在这个大唐,他有足够的把握肯定找不出第二支能够能与神策军战力相当的兵士。

    之所以挂着“镇边第一军”的名号,实是因为避嫌而已,做出一副不跟中央军比的意思。

    但实际上中央军的实力?

    裴旻尽管嘴上不说,心底却是很看不起的。

    或许因为王毛仲的倒台,张说的上任,中央禁军的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

    可跟已经磨剑十年的神策军相比?

    差距不要太大,就算现在中央军有郭子仪……

    不过众所周知的是郭子仪军事水平超神,唯独练兵治兵水平,排中等都算勉强。

    但凡战时,神策军必在裴旻左右,一方面负责他的安全,做元帅亲卫,一方面执行关键任务,在必要的时候出击,抵定胜局。

    这大唐最强大的军队此刻浑然一体,只是最寻常的赶路行军,都能从他们身上看出那股有无无敌的自信,那股蔑视一切的气概。

    白莫苾、尉迟眺、龙真﹑臣伟这安西四王还是第一次见神策军的威势,忍不住心下骇然。

    只是直觉即能看出面前这支军队的强大……

    就凭这三千兵士,他们哪一国能够抵御?

    这一瞬间,于阗王心底都有些后悔了,但念及爱子惨死之仇,又有些决然。

    来到近处,裴旻一挥手,所有兵士原地待命,整支军队瞬间停止。

    带着几分震撼,白莫苾、尉迟眺、龙真﹑臣伟四王上前迎接。

    裴旻下马对应着走去。

    “见过裴国公!”

    面对裴旻这个几乎是高山仰止的身份,四王都体现的略微谦卑。

    也确实,在裴旻面前,他们所谓的王国,实在不够看。

    连国王如此,那些随行来的大臣,更加一样了。

    还未有等裴旻回话,他们即听身后传来一阵带着几分崇拜狂烈的叫喊:“见过裴帅!”

    他们人数不多,也就十余人,但是他们的声音却盖过了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国君臣一百八十余人。

    与那包含着淡淡的谦卑不同,他们的声音激荡昂扬,充满了热血。

    白莫苾、尉迟眺、龙真﹑臣伟面面相觑,一队队的兵马从凉州赶来支援,分别扩充着安西的军防。

    他们这些日子深切的认识到,这些将帅无人不是身经百战、久经沙场的豪杰之士,这些人不是意志高昂的智将,就是充满了猛壮之气的猛士,但此刻他们这些将帅居然如此信服尊崇一人。

    一瞬间四王发现不管之前封常清表现的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崔希逸是何等的冷静稳重,张孝嵩又是何等毒辣,哥舒翰是何等豪勇,诸多凉州军将士拥有何等威势,他们这些一切一切造成的震慑力,即便是加在一起也远远比不上此时此刻这个脸带微笑,风采斐然作剑客武士打扮的人。

    “四王无需多礼!”

    裴旻露着笑脸,亲自将世人扶起,笑道:“彼不离,我不弃。只要你们一心向唐,我大唐永远是你们的支助。”

    说着,他看向了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几人,说道:“希逸稳定四镇,常清大破贼众,仲山逼退突骑施十万兵马,护四镇周边百姓安危,皆有大功。你们配合默契,令人激赏。”

    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略显激动,裴旻这调度之法,千里决胜,实在给他们上了宝贵的一课,齐声道:“全赖裴帅调度有方……”

    白莫苾邀请裴旻入城赴宴。

    裴旻直接拒绝道:“贼人只是退守碎叶城,这没将他们歼灭,我食之无味。”

    说着,毫不犹豫的道:“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听令,立刻聚兵,随我奔赴碎叶城!”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