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恩威并举 川口安营
    裴旻来也匆匆,去也打算匆匆。

    但毫无疑问,他给四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其是那一句“这没将他们歼灭,我食之无味”。

    这歼灭两字,从裴旻口中说出份量地位完全不一样。

    即便是远在西域,他们也听过裴旻的大名。

    对于入侵的敌人,裴旻重来没有手软过,就算不是全歼,也近乎全歼。

    四王的初始目标很低,只要能够将突骑施赶出西域足矣,至于能不能全歼,他们从未想过。

    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他们四国的所有兵力加起来,也比不上突骑施的一个零头,便是受了欺负,也只能咬牙忍了。

    现在天降这般强势的大腿,想想之前受到的耻辱,想想国史上让突骑施欺凌的悲惨。

    最忠于大唐龟兹王白莫苾立刻道:“在下愿意以举国之兵,助裴国公破敌。”

    龟兹王这一表态,焉耆王龙真﹑疏勒王臣伟也暗恨自己反应慢了,忙道:“我等也愿意一同出战。”

    这一下于阗王尉迟眺犯难了,之前夫蒙灵察兵援碎叶城。

    因是在意之前尉迟克的原因,并未叫上于阗国。

    此次突骑施入侵。虽有夫蒙灵察碎叶之败,却因裴旻化腐朽为神奇的调兵反应,将损失控制在了碎叶一地。于阗国未参与之前的战役,实力得以保存。

    现在损兵折将的龟兹、焉耆、疏勒都表现了态度,他要是不出头,岂不说明了自己的异心?

    迫不得已,尉迟眺硬着头皮道:“于阗虽国远,却也不甘落后。也愿为前部,相助国公破敌。”

    “好!”

    裴旻自不会拒绝四王的好意,他特地来龟兹一趟,目的也是镇服他们,恩威并举。

    西域的情况错综复杂,当年以太宗李世民的雄才伟略,高宗李治的腹黑眼光,在拥有绝对力量的时候都未曾将四国覆灭,而是以共治的方式遥控西域,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其实就如历史上的明朝与安南的情况一样。

    明朝朱棣就意图永占安南,但结果却将明朝拉向了泥潭,多次率兵征伐,但都徒劳无功,交趾也成为明朝一个沉重的负担,反叛不断。

    最终脱离明朝统治。

    在这个完全以胡人为主的地盘,若不以夷制夷,想要保证太平是不容易的。

    除非是将重心转移,将西域改为中心,着重发展。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明明有华夏大地这富饶的疆域不发展开拓,转而发展西域?

    故而裴旻即便心中早存着要将西域正式收归囊中,成为真正的大唐疆域,而非这种共治的局面,也需要步步为营。

    尤其是现在他还未接手安西军政,更是需要得到这些地头蛇的支持。

    “诸位竟然有此心,那便点齐兵马,一同去为苏禄送葬!”

    龟兹、焉耆、疏勒、于阗四国国王,听得此言,神色皆忍不住为之一禀。

    这位名动天下的天朝边帅初次见面就展现了对自己人的温文尔雅,以及对敌人的冷酷无情。

    这也让于阗王心底忐忑,不住的打鼓。

    焉耆、疏勒、于阗三王都去调兵了。

    裴旻直接率领着龟兹王连同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三都督以及凉州诸将兵发碎叶城。

    一路行军,裴旻与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一边行军,一边商议着安西的情况,商讨着当前的战事。

    崔希逸最先入安西,而且分兵镇守四镇,对于全局最是了解,首先道:“裴帅安排得当,在第一时间稳住了安西大局。除了落陷的碎叶城,余下四镇皆未受到侵害。非但如此,焉耆、疏勒城下皆过得了不小的战果。而今受张都督一吓,缩回了碎叶城,完全暴露了他的意图。此次苏禄可汗的入侵,绝对是有谋划的,为得就是贪图我朝的碎叶城。能否劫掠四镇,那都是次要事情。”

    自裴旻提出联防政策以后,张孝嵩与封常清、崔希逸他们三位都督间相互沟通,从未中断,彼此相互一体。

    此次一同出战,他们就凭借彼此的特点打了一个完美的配合。

    崔希逸饱读兵书,兵法战策,了然于胸,防守起来,那是滴水不漏。

    而封常清干略持重,精于行军布阵,以弱势兵力反包围优势兵力,全歼贼众。

    张孝嵩虽是文人,可他最善用奇拣漏,用兵尤为大胆。

    他抵达西州的时候,通过崔希逸、封常清传来的消息,果断的判断出突骑施目的不是为了劫掠,而是夺取碎叶城。

    张孝嵩当机立断,直接作出一副奇袭碎叶城的样子。

    直接逼退了在龟兹城下有些进退两难的苏禄,挽救了四镇的兵危。

    裴旻听到三将的表现,不住点头,笑道:“区区苏禄,还想蜉蝣撼树,我还未出手,你们就将该干的事情都干了。那我就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了……”

    他嘴上没有说出口,但三都督都了解裴旻的脾性,他绝不放过轻纵入侵的敌人。

    一切以歼灭为上,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

    封常清跟随裴旻多年,熟知裴旻的一切,露出了看戏的表情。

    张孝嵩、崔希逸却是一脸兴奋,他们听裴旻大名已久,在他麾下也干了多年,但真正与他并肩而战的还是首次。

    仅从调兵布阵上,他们已经感受到自己这顶头上司那超凡的大局观。对之是口服心服,期待见一见当年大唐的第一名帅,战无不胜当世卫霍,到底如何将威震西域的一霸覆灭。

    张孝嵩兴致略急,有些迫不及待的道:“国公可是有了破敌妙计?”

    裴旻笑了笑道:“大树与蜉蝣之间的对决,何须妙计?我的妙计就是苏禄伸出缩在城里的脑袋,对着他脑袋一顿猛锤,然后砍下他的脑袋,简单省事。”

    张孝嵩、崔希逸听了都有些傻眼了。

    封常清却习以为常,自己这个上司最擅长的就是布局,不等到结果出来,谁也不知道他的打算是什么。

    问也白问,只要等着看就行了。

    裴旻一路行军,此刻他的三军统帅,自然是接过部队的指挥权。

    一路急进西行,在妙到好处的地方安营扎寨,不留半点可趁之机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逼近了碎叶城。

    只是这份扎实的基本功,已经让封、张、崔三都督大有自愧不如的感觉。

    来到碎叶城的附近,裴旻叫来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三人指着碎叶城以西的碎叶川口,吩咐他们在这里安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