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泄露军情 为之殉葬
    一连过了整整一个月,裴旻每日都在巡视着大营,看着近乎十五万的营盘,想着十五万兵士因自己的一言而动,那感觉不要太过舒爽。

    凉州军、陇右军的将校对于裴旻有着足够的信任。

    他们都耐心的等着,但是安西四古国,昭武九姓国这些特地前来相助的兵将就有些质疑裴旻是不是徒有虚名了。

    坐拥这般大军,居然不敢攻城,而是远远的在碎叶城外二十里处安营,一呆就是一个月。

    尤其现在是寒冬腊月,时不时的雨雪交加。

    他们又位于羯丹山附近,依靠着碎叶水,感受着这西域不一样的寒意。

    故而军中那些安西军,安西四古国,昭武九姓国的兵士皆有些怨言,私底下不住的抱怨。

    龟兹王白莫苾以及焉耆王龙真﹑疏勒王臣伟与昭武九姓国的将官不住的压制。

    可这抱怨是军心,是暗自憋在心底的不满,不是说压制就压制的了得。

    众人忍耐不住,一同合计找上了裴旻,说了此事,

    裴旻一脸无辜的笑道:“原来是这事,你们早说嘛,早说我就告诉你们了……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们想知道?又怎么会告诉你知道?”

    一众国王将官相对无语。

    白莫苾硬着头皮道:“那还请国公赐教。”

    裴旻挥了挥手道:“也没有什么,只是在等突骑施那边的消息呢。我就不信,他的老巢都保不住了,还有心思守着碎叶城?”

    一众国王将官面面相觑。

    焉耆王龙真颇有军略,惊呼道:“难道裴国公派兵效仿当年药师公奇袭定襄的事故?”

    裴旻一脸的高深莫测,也不开口明说。

    当年大唐军神李靖,趁着突厥内乱,奇兵轻取定襄城,奠定了突厥覆灭的基础。

    难道今日又要旧事重演?

    于阗王尉迟眺忍不住问道:“国公手上的兵士皆在此处,何来兵士奇袭突骑施的腹地?”

    裴旻故弄玄虚的说道:“难不成我区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只能调动本部兵马?偌大的西域,除了你们,就没有兵了?”

    龙真惊呼道:“北庭盖嘉运节度使?”

    西域当然不只是安西,还有北庭。

    北庭就是为了防制突骑施汗国而设立的机构,统辖西突厥十姓部落诸羁縻府州,有两万兵士。

    两万兵士,不多也不少。

    但用在了刀刃上,别说是两万,就算是三千足以扭转乾坤。

    裴旻再次若有所指的说着:“突骑施在西疆仗势横行,他的仇人可不只一个。陛下立志维护西域和平,以达到共同获利的效果,谁想要破坏,就是与我们为敌。突骑施既然犯我碎叶城,意图劫掠安西四镇,破坏和平,我大唐就不会与之在有任何往来,同时让另外一人取代他。”

    诸国王将校闻言,莫不心下戚戚。

    大唐对于西域的掌控力地越来越强,尤其是此次战事一起,凉州军的支援速度,不只是让敌人突骑施始料未及。

    即便是他们这些“自己人”都有些想象不到。

    尽管凉州兵神兵天降,救他们与水火之中,但易地而处的想一想。

    如果此次犯事的是他们,大唐这般可怕的兵锋将会直指安西。

    连突骑施这样的西方雄主,都难挡唐朝的兵锋。

    就他们这些残兵败将?

    尤其是于阗王尉迟眺,更是有些慌乱惊恐。

    爱子惨死,他心中悲愤。

    可他不敢再杜暹面前放肆,深仇大恨都憋在心头。

    直到杜暹离去,尉迟眺才动了谋反之心,趁着突骑施入侵的契机,暗中派人指挥吐蕃内附。

    尉迟眺万万想不到,走了一个杜暹,却来了一个更加可怕裴旻。

    裴旻聚兵近乎十五万于碎叶川口,一点也不像是打仗,而是示威。

    三言两语就将他的小心肝吓得砰砰直跳。

    早知道杜暹的离去会引来裴旻这样的怪兽,说什么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反叛。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已经联系了吐蕃,要是反悔。

    两边都容不得他。

    心惊胆寒的回到了营寨,想了又想,尉迟眺脸都吓白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从吐蕃折回安西的刁梓,见尉迟眺这般模样,问道:“岳丈为何这般惊恐?近乎十五万兵马,一日所耗粮草银钱上万。只要安西、西州所蓄之粮草殆尽。他们便需要从凉州运粮来此,这两千里无人沙碛就是一道天堑。我就不信,到那个时候,唐军还能不退。”

    尉迟眺平时见自己这个人女婿挺聪明的,可现在见他在裴旻面前班门弄斧,忍不住一通臭骂:“你个蠢货,真当人家裴旻有今日成就跟你一样的是母驴脑袋?他早已安排北庭盖嘉运奇袭突骑施王庭去了,听他的口气,不只是他,还有别的帮手。要是让他成功,整个突骑施都要受到灭顶之灾。苏禄巢穴覆灭,他守个碎叶城,那不就是刀板上的鱼肉。”

    他数落一阵,还不解气,又度压着声音道:“你以为裴旻为什么守在这碎叶川口,他不是为了攻取碎叶城,而是为了不让突骑施回去支援王庭。”

    刁梓脸色也是一阵惊恐,半响才道:“那可不妙,裴旻若是取胜,必将威震西域。威望怕是要超越杜暹那畜生。吐蕃连败他手,我担心吐蕃不是他对手。我们更加……”

    尉迟眺压着声音道:“我怕的就是这个,裴旻这瘟神太可怕了。此战他要是获胜,我们将无葬身之地。”

    刁梓眼珠子一转道:“那我们就让他失败,将裴旻的计策算计告诉苏禄可汗,只要裴旻打不赢突骑施,他就会为突骑施烦忧,无暇顾及我们。”

    尉迟眺沉吟了片刻,决然说道:“已经决定反唐,就不在乎多这一次。你想法子派人混进城中,将裴旻的举动打算告诉苏禄,告诉他,我会一直给他传递消息,希望他能够打赢裴旻,战胜唐朝。”

    刁梓毫不犹豫的领命去了。

    他们反唐的决心已定,也不在乎泄露什么军情了。

    目送自己女婿远去,尉迟眺狞笑道:“有我在,任你是不是唐朝的卫青霍去病,也要认命。杜暹狗贼,你杀我儿一人,我要让十万唐兵为我儿殉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