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苏禄慌了
    一个月的风平浪静,碎叶城一如既往的太平。

    可就是这种太平,让突骑施的可汗苏禄心中七上八下,有着说不出的不安。

    太匪夷所思了。

    唐军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游骑的布控之下,四方支援而来的西域各国兵马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近乎十五万大军,偌大的营盘围着羯丹山、碎叶水,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们西进的路,堵得严严实实。

    手握大军而不攻,苏禄实在想不透裴旻的主要用意。

    若是赵括这样的统帅,苏禄还会认为他们纸上谈兵,徒有虚名。

    可对方是裴旻,唐朝着名的常胜将军。

    与历史上卫青、霍去病这样的人物齐名,打的吐蕃、突厥没有任何脾气的当世名将。

    这样的人物,岂会干出空耗军粮的蠢事?

    这越是平静,越给苏禄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让他心中无比的忐忑。

    尽管表面上一直故作淡定,对部下说裴旻是不知兵事的蠢蛋,私底下却不住的通过各种手段调查详情,想要弄明白裴旻真正的用意。

    这种不安,正是源于裴旻自身带有的可怕光环。

    真正的高手,还未出手,仅凭名望,亦能吓退一票人。

    裴旻目前刚好到了这个境界。

    对手是裴旻,哪怕是他不经意的一个举动,都能让对面琢磨好一阵子,更何况是这样反常的行径。

    正当苏禄用心琢磨的时候,刁梓亲自潜进了碎叶城,通过关系得到了通传。

    苏禄一听是从裴旻军营来的,毫不犹豫的将之请到了内堂说话。

    苏禄艺高人胆大,独自会面了刁梓。

    刁梓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也将昨日裴旻说的事情,向他们细说了。

    苏禄霍然而起,脸色变得惨白,无半点血色,惊呼道:“此话当真?”

    刁梓道:“是裴旻亲口说的,半点不假。”

    苏禄心底有些慌乱,他们突骑施腹地并非没有战力,但是真正能战的将校都给带来了安西。

    真要遇到奇袭,将会损失惨重。

    很快苏禄眼中又闪过一丝犹疑,问道:“是他亲口说的?”

    刁梓见苏禄有些怀疑,忙道:“是因为裴旻什么也不说,让兵士受冻,军中多有怨言。诸国国王将校忍不住追问原因,裴旻是不得已而说的。”

    苏禄强压下心中的忐忑道:“他还说了什么?”

    刁梓想了一想道:“当时某不在场,具体怎么说的,在下也不清楚。只是听说好像奇袭兵马不只是北庭的盖嘉运,还有别的援兵,好像还请了别的军队。说是要让别的部落取代你们。”

    “别的军队?部落取代?”苏禄想了片刻,一股寒意直窜心底,忍不住叫道:“葛逻禄!”

    葛逻禄也是突厥的一支强部,生存在西北草原。是铁勒人诸部之一,地处北庭西北,金山之西。

    因为实力不强,位于东突厥、西突厥的中间,早年常随东西突厥之兴衰而叛附不常。

    但是随着东突厥、西突厥的覆灭,葛逻禄于与维吾尔人、拔悉密人联系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颇为强大的力量,尊崇阿史那施为颉跌伊施可汗,自立门户。

    葛逻禄对唐朝极为谦卑,一直想得到唐朝的支持,以东进大草原,夺取西突厥的领土,成为北方草原的霸主。

    但是因为裴旻挑中了回纥,与回纥连兵,全歼了十万后突厥兵马,选中了回纥为北方草原的代言人。

    葛逻禄对此颇为不满不服,跟回纥还打了一架。

    但是得到大唐支持的回纥,实力今非昔比,不但打赢了葛逻禄,还在北地草原建立了回纥汗国,威势日渐提升,与唐朝目前处于蜜月期。

    回纥每年除了日常的军马牛羊交易,还向唐朝无偿进贡马、牛、羊、驼、貂皮,数量之大,动辄千、万,甚至数万。

    葛逻禄向东发展失败,开始将重心转移往西扩张,也吞了几个小部落。

    葛逻禄尽管对回纥是羡慕嫉妒恨,甚至不甘心的与之打了一架。可抱大腿之心,依旧不变,与唐朝一直维护着友好的往来。

    苏禄对于葛逻禄这支向自己领地发展有一定实力的部落,早已注意上心。

    因对方还未动自己的奶酪,又因他与唐朝关系密切,也未有招惹,双方相安无事。

    但很明显的从葛逻禄不断扩张的行径可以看出,他们的可汗阿史那施为绝非易于之辈,是一个有想法有野心的人物。

    这唐朝要是支持葛逻禄取代他们的突骑施,葛逻禄哪有不心动的道理?

    一但心动,就如昔年唐、回纥联军覆灭后突厥一样,他们突骑施可就玩蛋了。

    仅有盖嘉运的两万兵,苏禄只是担忧,并不过于在乎。

    可要是在加上葛逻禄,那他们腹地大后方甚至有灭亡的可能。

    “该死的裴旻小儿,我只是取你一座碎叶城,你却要灭我全族!”

    苏禄咆哮着,用着愤怒,压下心底的慌乱。

    刁梓也有些同情苏禄,遇上裴旻这样可怕的敌手,是他的不幸,也是自己的不幸。

    “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请可汗尽快决断。岳父会不断的派人联系可汗,将唐军的情况如实以告,暗中协助可汗破敌。”

    苏禄看了刁梓一眼,再三谢过他的好意,命人掩护送他出城。

    在刁梓离去后,苏禄不敢有半点的迟疑,叫来了亲卫,让他们立刻北上去北庭看一看北庭军的情况。

    现在他已经来不及去证实葛逻禄兵马以及突骑施内部是否受袭,唯一能确认的就是不远处的北庭军。

    苏禄身为突骑施的首领,本能的谨慎多心,没有完全相信刁梓的话,而是派人带着信鸽去北庭求证,同时也让麾下所有兵士做好奔袭动身的准备。

    心急火燎的等了一日,苏禄收到了北庭方面传来的消息。

    早在一个月前,北庭节度使盖嘉运已经率领他麾下的心腹大将高仙芝往突骑施的方向奔袭去了。

    证实了刁梓所言无误,苏禄哪里还敢有半点的迟疑,发疯似地冲出了碎叶城的府衙,叫道:“快,全军北上,绕过羯丹山,支援王庭。”

    在等候消息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退路。

    裴旻就在碎叶川口等着,往西走是捷径不假,但会面对十五万大军,绕远路才是唯一之法。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