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北庭名将
    葛逻禄的可汗阿史那施,从葛逻禄的角度来说,是个英雄。

    阿史那施为人豪迈善战,彪悍勇壮,深得葛逻禄、维吾尔人、拔悉密人的敬重,是他们推举的可汗。

    葛逻禄也没有辜负期望,一直率领着三族人四方扩张,将一个弱小的墙头草样的民族,打造成了西方一个不容忽视的战斗力。

    阿史那施有的不只是有勇,还有一定的谋略,尤其是远见。

    他前后分析了近百年来草原上那些盛名一时的强部,发现了一个可怕定律。

    真正的草原强部,大多都是依附华夏王朝而崛起的。

    即便当年的东突厥,东起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控弦之士多达百余万。华夏文人惊呼“戎狄炽强,古未有也”,早在最初,他们也认隋文帝杨坚为圣人可汗呢。

    更别说后来的突利可汗,薛延陀,乃至于后突厥等,那个不是在华夏王朝的支持下,才走到巅峰的?

    抱唐朝大腿,也是阿史那施为自己选择的捷径。

    只可惜,他抱大腿的姿势有些不对,选错了大腿。

    县官不如现管!

    李隆基的大腿足够的粗,但西北方的战局战事却把握在裴旻手上。

    裴旻选择了回纥成为了北地草原的代言人,回纥果然青云直上,在北地草原建立了偌大的汗国,逼得他只能往西发展。

    只是西方强豪遍地,尤其是突骑施。

    突骑施得拜占庭帝国相助,不论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都不是葛逻禄能够抗衡的。

    除非是借助唐朝的力量,重创突骑施,他们才有机会取而代之。

    裴旻的使者抵达葛逻禄要求他们出兵的时候,阿史那施没有半刻犹豫,反而觉得是天赐良机。

    为了向大唐天朝展现自己的实力,阿史那施派出了自己所有能战的部队。

    看着前面有些慌乱的突骑施先头部队。

    阿史那施高举着自己手上的弯刀,高喝道:“草原狼的子孙们,跟着你们可汗的脚步,从这些废物的身体上践踏过去!”

    伴随着豪迈的叫喝声,阿史那施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头。

    鲜血飞溅中,阿史那施强行排开一条血路,手中的马刀左右挥砍,好似一头发狂的猛虎。

    北庭节度使盖嘉运站在羯丹山,俯视着山下战场。

    情况可谓一片大好,但又数不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取胜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存在任何的怀疑。

    但突骑施毕竟是游牧民族,军中以骑兵为主,不乏骁勇矫捷之士,想要全部留住,不太容易。

    “无论如何都要在我中军赶到之前,咬住突骑施的大部队。咬不住,你这个节度使就别当了。”

    想着裴旻带着几分野蛮,又决绝的命令,盖嘉运一边大发感慨,官大压死人,一边咬着牙,摇晃着手臂道:“传令下去,丢下弓弩,直接白刃战,给我贴住杀,谁敢后退,立斩不舍!”

    “督战队上前线督战,兵士每进一步,督战队前移一步……”

    盖嘉运没有显赫的身世,更加没有父母的帮助,爬上北庭节度使的高位,是有一定的机缘,更多的是靠自己不要命的拼杀换来的,耗费了十年之功。

    就这样给裴旻罢免了,他可不甘心。

    授命的北庭步卒持着长枪利矛,也不顾战马拥挤时候的踩踏,一往无前的冲杀了上去。

    羯丹山东面!

    一位模样异常俊美的男子,高坐在马背之上,他年岁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眉毛、眼睛、鼻子、嘴,还有健康而富有光泽的肤色,柔和而又分明,长得非常有魅力。

    他叫高仙芝!

    高仙芝是高句丽人,但在他的心底,自己就是唐人。

    他的父亲高舍鸡因功给授为游击将军,而他二十出头,已经给拜为将军,地位与自己的父亲一样。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高仙芝的志向根本不甘于小小的游击将军。

    能够取代盖嘉运才是他的初步目标。

    这么说固然是对上司盖嘉运的一种不尊重,但他对于自己的这个顶头上司确实没有多少尊敬之心。

    一方面是他自己才气高傲,另一方面也是盖嘉运自己的问题。

    盖嘉运不是不能干,相反他骁勇善战,凭借自己的本事,从最底下的兵士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子。

    不过就如暴发户一样,有些贫穷习惯的人突然暴富,会迷失本心,他所干的事情,欺压起百姓起来比富豪更加出格过分。

    盖嘉运自从获得高位以后,渐渐失去了原来的本心。

    虽未到判若两人的地步,但已经让身为下属的高仙芝看不起了。

    高仙芝一直在等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的机会。

    此次包围战,葛逻禄骑兵负责包围圈正面、东面的敌人,盖嘉运率领的北庭步卒负责西面靠羯丹山压制,而他意外给授予特别任务。

    突骑施的铁枪大马闻名西域,真想将他们全歼并不容易。

    尤其是东面,最容易给破开口子。

    高仙芝的任务就是率领北庭的四千骑兵,给与破围而出的突骑施兵迎头痛击。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将负责迎击给困入死地,却又得到一线生机的兵士。

    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种兵士往往战斗力最为可怖,没有任何蛊惑人心的话语比人类的求生**更加令人无畏。

    然而就是这艰巨的任务,裴旻却特别亲点他高仙芝来执行,显然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认可。

    高仙芝不清楚那个素未谋面的大唐名将,为何愿意将如此重任托付,这般信任自己。

    有本事的人,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突如其来的机会。

    高仙芝显然就是这类人。

    他在高地上纵观全局。

    困兽之兵,果然凶悍。

    战斗几乎是在包围圈的每一个地方同时展开,无数的敌人抱着决死之心向四面突围。

    士兵们在山脚下遭遇,拼杀得异常惨烈。

    地面上倾注了无数的血肉,使得山脚下红黄相间,堆积的尸体几乎都能把地面的沟壑填平。

    高仙芝发现葛逻禄的骑兵确实厉害。

    他听说葛逻禄的部队在最早的时候是游弋草原的雇佣兵,谁给钱就为谁而战。

    而今看来,此言不虚,在兵力处于劣势的情况之下,居然在第一时间与突骑施名动天下的铁枪大马打个平手,令得局面陷入了胶着状态,实在难得。

    正沉吟间,高仙芝忽然发现葛逻禄右侧翼有些松动,眉宇闪现一丝兴奋,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