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十面埋伏大阵
    裴旻与安西诸王诸将的中军抵达战场的时候,战事正好到了白热化。

    裴旻选择了一个能够一览战场的高坡,看着战局。

    正前方与右侧翼都打的难舍难分。

    突骑施的铁枪大马名动大西北,但是葛逻禄兵士大多是雇佣兵出身,族中兵士个个身经百战,狠斗起来比之突骑施的兵卒,竟有过之而无不及。

    左翼地北庭步卒完全占据上风,胶着在一起打白刃战。

    骑兵失去了速度,反而不及步卒灵动。兼之突骑施的兵卒都想着往前右突围,哪里会往羯丹山方向进攻。

    盖嘉运受到的压力最小,成效自然奇佳。

    夏珊、折虎臣、封常清率领的后军也是这个道理。

    突骑施只是留下了一部分殿后军,但区区殿后军哪里挡得住夏珊、折虎臣、封常清的脚步。

    折虎臣就如一柄正面敲击的大锤,破阵勇猛无前,而夏珊则是致命的匕首,斜刺里追魂夺命。

    两人一个正面突击,一个侧面迂回,配合无间。

    封常清则指挥着兵士,趁势杀乱敌众。

    真正精彩的还属东边高仙芝。

    苏禄可汗领着他的本部亲卫强行撕开了一条道路,高仙芝在第一时间迎击了上去。

    两队骑兵,猛烈的撞击在了一处。

    跟随中军一起行动的张孝嵩,看着战局也将目光注视在了高仙芝的身上,赞叹道:“此人想必就是高仙芝了吧!”

    他当年出使西域,也听过高仙芝的名号,故而一言猜中。

    “不错,确实如传言的一样,是个人物。”

    裴旻眯眼看着战局,心底也忍不住暗赞,高仙芝这位唐朝名震西域的宿将果然了不得。

    对于战局的把握很有一套。

    高仙芝不是在确定苏禄破围的时候发动攻势的,而是在苏禄即将破围的那一瞬间,给予了迎头一击。

    也就是说在苏禄还未突破防线的时候,已经先一步看出了防线的不足,在第一时间给予了支持。

    张孝嵩道:“高仙芝固然取得先手,但兵力有限,抵挡不住。国公快派兵支援吧!”

    裴旻顿了顿道:“以高仙芝的本事,还能撑一会儿,不急!”

    他说着又道:“他们表现的如此出众,我们也不能落了后手!”

    “传令旗下令……”

    裴旻将自己中军兵马,以令旗的方式一点一点的调度出去。

    此时战场上已经是尸横累累,放眼望去,战场上残肢碎肉,人马尸体层层叠叠,断裂的旌旗和长矛散落其间,箭头和断兵四处都是。

    张孝嵩也算是经历战事的人物,也为眼前的惨烈的战况惊得目瞪口呆。

    相比当初他在西域率各部落的兵马万余长驱直入,攻克数百城的小打小闹。

    这聚集了近乎数十万大军的战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定了定神,张孝嵩突然面色大变道:“十面埋伏大阵!”

    裴旻笑道:“张都督看来也懂此道,不错,正是当年淮阴侯的十面埋伏大阵。”

    卫公李靖在军略上是的全才,不但正气兼顾,还精于行军布阵之道。

    他创的陌刀阵、六花阵影响深远,他遗留的兵书《霸国箴》就记载了各种各样的军阵。

    裴旻研究多年,对于其中诸多阵法,均有了解涉猎。

    十面埋伏大阵是韩信垓下大破项羽的阵势,构造复杂,非一般人根本无法掌控全局。

    裴旻也不敢说完全研究透彻,但对付突骑施,足矣。

    “原来国公让他们咬住突骑施是为了给中军争取布阵时间?”

    张孝嵩这时也明白了裴旻的意思。

    裴旻大笑道:“我又不傻?手中有近乎二十万大军,不以多欺少,还跟他公平对决?”

    十面埋伏大阵的核心立意就是人多欺负人少。

    这也是为什么这套阵法,不盛传的原因。

    因为十面埋伏大阵过于繁杂,而且这人多欺负人少,也没有必要用如此麻烦的阵法。

    韩信当年之所以会布下这种人多欺负人少的大阵,便是因为他的对手的项羽,天下无双的楚霸王项羽。

    现在裴旻在这里布下十面埋伏大阵,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这群入侵的突骑施兵卒。

    张孝嵩看着四面八方散出去的军阵,带着几分忧心的道:“某听说十面埋伏大阵有一定的纰漏,而且尤为繁杂,古往今来没有几人能够掌控这么复杂而又彼此配合默契的阵势。”

    裴旻摆手决然道:“这世间本就没有万全的阵法,我也不敢自比淮阴侯那般有着惊世骇俗的调兵水平,不过……我不能跟韩信相提并论,苏禄更没资格比项羽。”

    在与张孝嵩对话的时候,裴旻已经下达了全军总攻的命令。

    裴旻带来的十五万大军,北庭的两万兵士,外加葛逻禄的三万余兵卒……

    共计二十万大军,在十面埋伏大阵的调度下展开了层层叠叠的攻势。

    这以多攻少,兵力是敌人的两倍以上,又还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本就无败的可能。

    十面埋伏大阵一展开,登时将突骑施的兵马如瓮中捉鳖一样,将之裹在其中。

    便在裴旻调度着前线兵马,孙周突然来到了近处,说道:“公子,我与展如联系上了,很是奇怪。展如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展开行动,还没有将突骑施王庭的假情报泄露,苏禄已经得到消息了,做了支援王庭的打算准备。”

    裴旻略一愣神,之前就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苏禄那么配合他的计策。

    为此他还特地让孙周联系了展如,是不是他那边有了变故,做了什么利于局面的事情。

    如今看来,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裴旻看了一直跟随他左右的安西诸国国王大将一眼。

    这一个个的国王大将,此时此刻便如乡巴佬一样,看着面前可怕而庞大的战场,宛如梦中。

    裴旻并未多说什么,依旧耐心的指挥着十面埋伏大阵,此时此刻没有什么闭围歼苏禄大军更有意义价值的事情。

    战争并没有立刻结束,而是打了两天一夜。

    苏禄不住的想要突围,一次又一次的让各路军马围堵的死死的。

    就如裴旻说的那样,苏禄不是项羽。

    项羽能够破十面埋伏大阵而出,却做不到。

    在即将摘采胜果的时候,裴旻下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命令:他让封常清退了下来,将安西诸部调上了战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