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陷入死地的疯狂
    其实尉迟眺的反心并未隐藏的天衣无缝,还是有一些痕迹的。

    只是裴旻初来西域,对于各国的情况不甚了解。

    即便这几年他对西域的情况很是关注,知道的也就是一些大概,真正的机密细节,他是难以凭借只言片语了解的。

    裴旻也不是神仙,能够看穿尉迟眺心底想什么,知道他怀有异心。

    他的破敌计划在前往碎叶城的时候就想好了。

    只是差一点火候,也就是如他所说让苏禄相信王庭遇袭是他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

    为了做到做好这一步,裴旻花费了很多脑细胞,之所以告诉西域诸王将官,并非觉得西域诸王将官中有内应,而是他们要安抚军心,在关键的时候难免要泄露一些给兵士,造成一个确有这么一件事情的样子。

    这样苏禄在碎叶城受到了影响,再将从唐军这里探得的消息联系起来,让他确信葛逻禄、盖嘉运合兵一处,直取突骑施王庭。

    结果阴差阳错,尉迟眺这个反骨仔将这个假消息告诉了苏禄,令得计划加速进行。

    顺利的甚至超越了裴旻的计划,令裴旻惊喜之余,也觉得很是意外。

    通过孙周的联系,裴旻也得知了在碎叶城准备实行计划的展如也是一脸懵懂闷逼。

    他这边计划还未实施,苏禄已经开始行动了。

    裴旻这才惊觉过来,有人泄露了他的军事机密,而且就是安西诸王诸国将官,就是那些首次听到消息的诸国政要。

    因为知道消息的只有两种人,一类是当天听他说的那些人,一类就是他通知的葛逻禄、盖嘉运。

    要是葛逻禄、盖嘉运有问题,苏禄不可能是这个反应。

    至于陇右、凉州诸将,裴旻对于自己的眼光还是极为自信的,不信自己带出来提拔出来的将士会毫无征兆的背叛自己。

    经过挑选,裴旻将怀疑的目光放在了尉迟眺的身上。

    但他没有真凭实据,安西的情况复杂。经过这一战,他对安西诸王大将有威无恩,真要不讲情面不论依据的斩杀尉迟眺,只怕会走高仙芝的老路。

    怛罗斯之败,东西方两大帝国的碰撞,以唐帝国失败告终,原因有很多,其中葛逻禄的背叛一直以为是主要原因。

    但在裴旻看来,高仙芝自身性格上的缺陷,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高仙芝身为大将,做到了大将的极致,但终究缺少一些文臣的柔和。

    令得自己有威无恩,西域诸国因威生惧,兼之高仙芝确实干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一下子葬送了西域的局面。

    裴旻向来很讲道理,也就设了一个局,将自己全无防备的背后让给了尉迟眺。

    然后做出一副已经知道一切的模样……

    果然,尉迟眺自己受不住,意图劫持他,暴露了一切。

    哥舒翰这时站出来道:“裴帅,让属下去问问情况。属下与于阗关系匪浅,有很多认识的人,应该能够探出些东西。”

    裴旻略微一怔,应道:“好!你去吧!”

    哥舒翰点头去了。

    发生了这件事情,裴旻理所当然的结束了此次的军事会议。

    其实这军事会议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将尉迟眺抓出来,真要让他说什么,也只能是胡扯一通。

    诸多将官先后离去,唯有孙周留了下来。

    裴旻与他交往多年,知道他最大的长处短处。

    自己这个情报官最值得赞赏的地方就是多想,能够从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小事,分析出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同时他最大的毛病也是爱多想,一有想不透的地方就如强迫症一样,连吃饭喝水都忍不住思考此事,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要是不给他解惑,未来的一段时间他几乎都睡不好觉了。

    于是,先一步裴旻说道:“可是觉得讶异,我为何能够从诸多人选中谁是内奸?”

    孙周恭敬作揖道:“请裴帅赐教。”

    裴旻想了想,答非所问的道:“这个还不好解释,就举个例子……你应该懂得弈棋之术吧?”

    孙周点头:“略懂一二。”

    裴旻伸出了自己的手道:“这打仗就如弈棋,兵士就如棋子,而我就是下棋之人。棋子如何下,如何走,皆在我掌控之中。众多棋子里有一个出了问题,身为棋手,岂有不知的道理?”

    “我刻意选择了在即将取胜的时候,将西域诸军都调上前线,就是想试一试,他们之间谁对我大唐阳奉阴违。”

    “这些愿意派兵而来的国王将校皆是我朝属国,而我身为此刻西域的王中王,掌控着他们的生杀大权,焉有不讨好我的道理?我若是给他们艰巨无法完成的任务,他们或许会不热意干。但是我送给他们功绩,让他们捡现成的便宜,他们又不是真的蠢笨如猪,不明白尽力表现自己才是最佳抉择。”

    “可偏偏于阗王尉迟眺面对到手的功绩都不愿尽全力,只是装装样子,摆摆场子,以为能够敷衍过去。要是这都发不现,我哪里有脸当这个三军统帅?”

    嘲讽到这,裴旻正容道:“此事并不能证明他尉迟眺就是内奸,但百分百的可以确定他有问题。”

    “这有问题,就得治!”

    裴旻云淡风轻的说着。

    孙周听得似懂非懂的,心底却是舒服了。

    孙周刚走不久,哥舒翰心急火燎的来到了帐外,说有急事求见。

    冲进了帐内,哥舒翰开口便道:“不好了,伯父……不,于阗王尉迟眺反心已久,他们已经串通吐蕃,谋取大小勃律。”

    裴旻脸色微变,他早已想到会跟吐蕃有一战,却不想来的这般快。

    吐蕃狼子野心,果然不甘心死守青海湖基业,想要打出来发展。

    “走,去见尉迟眺。”

    裴旻说着,直往关押尉迟眺的帐内走去。

    裴旻最厌恶尉迟眺这类反骨仔,即便他是于阗王一样没有特殊待遇,给丢在了一个简陋的帐篷里重兵看护。

    见到裴旻的到来,尉迟眺咧着嘴,近乎疯狂的大笑起来,道:“果然靠不住,这才多久就招供呢!晚了,哈哈,一切都晚了。早在多日前我已有预感,早让心腹将于阗一国送给了吐蕃,现在不只是大小勃律,连于阗都是吐蕃的,他们已经打出了高原。不管你们谁赢谁输,所有阵亡的人都是我们父子殉葬品!”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