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给忽悠的小丑
    裴旻冷冷的看着有些疯狂的尉迟眺,听他说完每一句话,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哥舒翰一脸的沉重,“想不到尉迟眺这般疯狂,居然暗通吐蕃,还将于阗基业都给送出去。”

    “他是知道他必死无疑了,所以什么也不顾。但是他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他知道,得罪一个御史台走出来的人,是何等可怖!”

    裴旻说话的声音都是有些僵硬的。

    来到这个世界至今,裴旻只有在王忠嗣的父亲王海宾含冤战死的时候,才有过今日的表情。

    哥舒翰远在西域,不知道长安当时的风风雨雨,也不清楚御史台酷刑的可怕,倒不觉得什么,没有特别在意。

    但是当前的情况是十万火急。

    吐蕃向来是军事强国,当年败于裴旻,损失惨重,经过这些年的静养,元气早已恢复。

    作为历史上唯一一个与大唐长时间叫板的国家,一个曾经从大唐手中强行夺取安西四镇的国家,哥舒翰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裴旻却很淡然的道:“此事不急,就当做没有听到,将消息封锁,不可走漏风声。”

    “可!”哥舒翰大急,此时的他,固然展现出了名将的天赋,但是离历史上那个智勇兼备让吐蕃不敢过临洮的带刀名将,还逊色一二,缺少一些磨砺。

    但很快,他反应过来,不说话了,眼中也透着一丝佩服。

    尉迟眺敢将实情告诉他们,必然是因为即便救援也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他们刚经历大战,军中将士莫不疲累,轻伤者不计可数。

    若强行支援于阗、安西,等于是率着一群几乎失去战斗力的病患去前线。

    只要吐蕃的统帅懂得用兵,知晓兵事,以以逸待劳的劲旅迎头痛击。

    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即便是孙武附身,韩信在世也难以扭转乾坤。

    越在这个恶劣的时候,越要保证大军的战斗力。

    只要战斗力在,就有扭转局面的可能。

    念及于此,哥舒翰忍不住在心里道:“裴帅明明还要小自己几岁,却能将事情想得如此周到,实是我等楷模!”

    裴旻一路快步走向军帐,在第一时间里让孙周通知展如,让他立刻知会西州颜杲卿,注意高昌安危。

    他这一路都在设想,若是他是吐蕃大将统帅,假若他得到这种天赐良机,面对这种情况,他会怎么打。

    很快,他就得到了一套最具有攻击性的战术打法。

    他不会急着去攻取兵力空虚的安西四镇,而是直取兵力稀薄的高昌城。

    因为唐军因战术需要,在碎叶川口待了一个月。

    一个月,十五万大军,耗费粮草,不可计数。

    这安西一地,本就缺粮。

    攻下高昌城等于截断了唐军的粮道。

    只要耗尽唐军的粮食,十五万大军将如土狗一样。

    不管是李靖、苏定方、薛仁贵还是裴行俭,他们遗留下来的作战心得都有很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不可轻敌,任何时候都不能将你的敌人想得比你自己愚蠢,哪怕对方真的愚笨,也要认真对待。

    高昌安全,重中之重。

    但他现在不能支援高昌,兵士的体力根本支撑不住。

    强迫兵士干他们力所能及之外的事情,也是一种愚蠢的行径。

    此时此刻,就算明知道安西危局,裴旻也只能选择旁观。

    两害相较取其轻!

    在原地休整了一天,裴旻不疾不徐的处理着军中琐事,全然不为尉迟眺泄露的消息所动。

    带兵卒恢复了些许体力,轻伤兵士都得到了包扎,裴旻这才分兵两部,一部留下来照顾重伤患者,继续清理未整理好的战场,一部开始向安西四镇进兵。

    裴旻的行军速度并不快,依旧以休整恢复为主。

    但是就在裴旻打算决定下一步动向的时候,他却收到了小勃律的求援消息。

    小勃律是克什米尔东部拉达克地区印度河流域上游地区的古国,扼印度次大陆、中亚细亚和青藏高原西部和西北部地区之间的交通要道。

    该地联结吐蕃﹑天竺和唐西域地区。

    故而吐蕃要想请入西域,小勃律就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早在开元初年,小勃律王没谨忙因为受到吐蕃的压迫,亲自入长安表示臣服。由于小勃律是吐蕃进攻唐之安西四镇的要道,必救之地。

    疏勒副使张思礼率西域联军四千救援,击退了吐蕃的来袭。

    此后,小勃律也就一直成为大唐的附属国。

    裴旻亲自接见了来使,带着几分愕然的道:“你确信吐蕃要进攻小勃律?”

    小勃律的使者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叫苏失利,身份还是小勃律的王子。

    苏失利哀求道:“伟大的大唐元帅,千真万确。吐蕃军浩浩荡荡的向小勃律进兵,他们人数太多,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裴旻第一眼看的不是苏失利,而是张孝嵩。

    张孝嵩昔年在安西的时候,与小勃律有过接触。

    张孝嵩点了点头,确信了来使的身份。

    裴旻略一沉吟道:“呵呵,这回让人给耍了,有趣,有意思,哈哈……”

    一连串古怪的话语从裴旻口中说出来。

    张孝嵩、苏失利都是一脸茫然。

    裴旻笑道:“王子放心,你大胆的回去,我像你保证。如果你说的一切属实,小勃律是不会受到攻击的。你们只要在城中守着即可,不出十日,吐蕃兵必退。”

    说着也不给苏失利解释理解的机会,让人将他送了出去。

    张孝嵩已经知道尉迟眺疯狂的举动,也是有些傻眼道:“不应该啊,吐蕃有于阗支援,攻取小勃律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会比我们还慢,就算他们没有裴帅想象中的那般大胆,直接去取高昌,至少现在也应该拿下小勃律,占据于阗了吧!”

    裴旻嘴巴越翘越高,说道:“尉迟眺就是个小丑傻子,吐蕃人再玩疑兵计,他们根本就没有正面与我对抗的打算准备。如果我没有估算错,吐蕃最开始的目的就是利用尉迟眺吸引我们的注意,将目光放在了我们最薄弱的地方。”

    张孝嵩用兵狠辣,瞬间反应过来,失声道:“沙州、瓜州!”

    “不错!避实就虚,避开大军集结的西域,攻打防备薄弱的瓜州……我将凉陇之兵调来西域,河西自然空虚,这一手,玩的妙!”

    裴旻似乎不甚担心瓜州的情况,反而笑道:“你说尉迟眺知道这真相,会不会气死过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