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一无名小卒
    于阗王宫。

    于阗国作为汉朝事情的三十六国之一,是少见的以种植为主的国家。

    也是西域诸国最早获得中原养蚕技术的国家,手中纺织特别有名,当然最出名的还是玉石。

    于阗玉即便是远在关中长安,也是一种罕见的奢侈品。

    于阗国的国王大印就是用最上等的于阗玉雕砌成的。

    裴旻拿在手中丢着把玩着,这枚大印细腻、滋润、微透明,犹如羊脂一般,手感极好。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于阗玉就是后来的新疆和田玉,他手中的这枚国王大印十有**就是后世最为出名的和田羊脂白玉。

    看着手中大印的大小,想着后世要是有这么一块极品羊脂白玉,那可就大发了。

    甚至动了将这王印私藏了,拿回去给小七、小八玩耍的念头。

    小七爱漂亮,就喜欢这种好看的石头,小八好弹弓,可以用它来打鸟……

    有些日子没见,裴旻父爱有些泛滥,想儿子女儿了。

    “呜呜呜!”

    王小白拖着遍体鳞伤的尉迟眺进了大殿。

    看着一身伤痕的尉迟眺,裴旻也不禁有些心疼他。

    当初裴旻是以为因尉迟眺的私心,累得安西局面大变,故而气恼之下,对之下了重手。

    谁想峰回路转,吐蕃居然没敢进兵,而是领着大军在小勃律门口转了一圈,然后就回去了。

    就与裴旻当初判断一般无二。

    这也并不难猜。

    兵贵神速的道理,谁都晓得。

    早年吐蕃军事青黄不接,军事相对疲软,但现在随着新赞普地位的稳固,达扎路恭这样的后起之秀撑住了场面,实力比之昔年拥有河西九曲地的时候更强。

    这样的吐蕃对上一个兵不满四千的小勃律,还有于阗内应的支持。

    真要打,小勃律连求救的机会也没有。

    不会出现求援这种情况。

    裴旻亲自上前,拉下了尉迟眺头上的黑罩。

    瞬间得到光明的尉迟眺,微眯这眼睛,只觉得眼前一片白,适应了强光后,入眼便见裴旻的笑脸,双眼一瞬间露出了惊恐之色,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移了移,再也没有那日见面后的嚣张疯狂。

    他出身于阗皇族,固然比不上大国皇室那般,潇洒快意,却也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然而裴旻却将他丢给了一个恶魔,受到了各种酷刑,令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惊恐间,尉迟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左右一看,这里不正是他生活了半辈子的地方?

    怎么?

    尉迟眺惊愕的看着四周。

    裴旻想看的就是尉迟眺这样的表情,心底大感快意,笑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一个蠢猪似地的家伙,一开始就让人当做猴子般戏耍。大国间的博弈,你这种小人物,还想左右局势,简直痴人说梦。”

    尉迟眺此时此刻也想明白了缘由,气得双眼翻白,险些就气背过去了。

    裴旻嘲讽了一句,随即念了一大串的名字:“尉迟连、尉迟鑫、尉迟……刁梓……”

    共计六十一个名字,这些名字都是从尉迟眺嘴里挖出来的。

    随着每念一个名字,尉迟眺眼中的惊惧之色,更深一重。

    “你们图谋造反,意图引贼入室,将安西拖入战火,罪无可赦。所有知情人参与者,一律处决,交由陛下复查。”

    尉迟眺面色灰败,他嘴里说不出一句话,但眼中却透着一丝乞求之色。

    裴旻这一杀,几乎将他这一系的于阗尉迟一脉杀绝了。

    为了一个儿子,他,葬送了大半个家族。

    裴旻根本就不给尉迟眺开口的机会,对于这样反叛者,必需要杀鸡儆猴。

    大步走出王宫,裴旻开始安排于阗国的国事,将尉迟眺的罪行公之于众,又让张孝嵩、崔希逸暂时处理于阗国的军政务。

    裴旻这一抓,将于阗国的政要皇室几乎都抓空了。

    好在张孝嵩、崔希逸都是文士出生,处理政务来也是得心应手。

    有废就要有立。

    新任于阗王的人选也必须由裴旻来裁定的。

    看着手中的一个个剩余的人选,裴旻大感头疼。

    裴旻所作的一切皆以唐朝利益为第一要务:所以首先这个于阗王的人选就不能过于强势。

    若如曹操、汉武帝这样的人物,反而会误事。

    但也不能过于软弱,毕竟于阗的地理位置特殊。

    恰好在小勃律的西面,若说小勃律是吐蕃西进的必经之路,于阗就是抵御吐蕃的第一道防线。

    正是因为于阗如此重要,裴旻才会忍不住对尉迟眺施以酷刑。

    如果选择的于阗王过于软弱无能,又守护不好这第一道防线。

    不指望于阗能刚得过吐蕃,至少要能够为安西军争取到反击的时间。

    这就有一些两难了。

    本来于阗王室,让他这一次收拾个底朝天。

    所剩的可以继任皇位的人不多,还要限制条条款款,更加难选。

    裴旻从几个烂枣里挑来挑去都没有挑到称心如意的,突然想到了哥舒翰的母亲就是于阗国的长公主,还是尉迟眺同父异母的哥哥。

    让人将哥舒翰找了来。

    对于尉迟眺以及尉迟家的下场,哥舒翰并没有说些什么。

    尉迟眺的疯狂与孤注一掷是他亲眼看见的,那是罪有应得。

    哥舒翰听了裴旻的意思,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道:“裴帅,属下这里真有一个人选,我的小叔,是外祖父的遗腹子。年岁比我还小,一直跟着我娘住在龟兹,叫尉迟胜。我们差不多一起长大,他特别向往长安,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看一看,见一见长安。”

    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道:“只是我娘担心他性子野,一去不回了,一直不让他去。依照身份而言,他也是有资格继承于阗国王位的。”

    裴旻忙让哥舒翰将人请到了于阗。

    只是过了一日。

    哥舒翰风尘仆仆的赶来,在他身后跟着一个颇有英气的青年,行礼之后,说道:“裴帅,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尉迟胜。”

    尉迟胜昂首阔步的走了上来,用着标准的华夏礼节,行礼问好。

    裴旻将目光落在尉迟胜身上,在他身上看不到半点浮夸之气,眼睛一亮,笑道:“就你了!从今日起,你就是于阗国未来的王,于阗的未来就靠你了。”

    尉迟胜呆了呆,脸上到没有露出多少欣喜,而是为难道:“比起当任于阗王,我更加向往中原。要是能与翰侄儿一般,入长安长长见识,当个一官半职,远胜在于阗为王。”

    就如后世人崇洋媚外一般,在这个时代大唐就是人人向往的地方。

    拥有“崇唐媚唐”心思的异族人,那是数不胜数。

    裴旻笑道:“这点只要你接下于阗王位,一切皆如你所愿。依照规定,新晋王爵须得朝廷认可,颁发任命方才有效。现今于阗一切平稳,你大可入朝觐见,接受陛下的册封。”

    尉迟胜登时意动,迫不及待的道:“那这王位我接下了。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去长安?”

    裴旻不由哑然失笑,心中也颇为自豪。

    这就是这个时期唐朝可怖的影响力。

    他却不知道,历史上的尉迟胜,表现的更加过分。

    安史之乱,尉迟胜亲自率兵赴中原之难,出力不少,然后就终老长安,不愿意回到西域了。

    “至少也要等于阗安定下来吧,你这于阗王还未继任,就急着去长安觐见面圣,也太不合格了。”

    裴旻对于尉迟胜越发满意,有这么一个向往唐朝的人物坐镇于阗,于阗肯定不会如在尉迟眺手中那般动荡。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于阗王的人选就定下了。

    也只有唐朝,能够如此轻易的册封废逐他国君王。

    固然大唐的巅峰时期,总是昙花一现,但比国际影响力,在封建各朝中,唐朝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裴旻这时也尝试了当一回王中王的感觉。

    裴旻这西域的王中王,参加了尉迟胜继任于阗王的仪式。

    龟兹王白莫苾、焉耆王龙真﹑疏勒王臣伟也见证了尉迟胜的登基。

    西域大大小小的国王加起来十数个,谁登基本算不上大事。

    但尉迟眺的反叛,牵连甚广。

    裴旻一口气将于阗五十一名皇族判了死刑,十名高官一并获罪,用铁血手腕向四方宣告:西域乱不乱,大唐说的算。

    谁敢捣乱西域的次序,尉迟眺一族就是最好的例证。

    前来参加登基大典的,莫不对尉迟眺鄙夷谩骂,以表自己对大唐的忠心。

    接连几日,裴旻都在于阗帮着稳定于阗的局面,似乎对于吐蕃的情况不闻不问了。

    终于性子最急的折虎臣拉着夏珊、赵颐贞忍不住找上了裴旻。

    “裴帅,您是不是真有另外的布置?河西走廊是根本,根本不可断,不可失啊。”

    折虎臣一脸的忧心忡忡,其实就是西域这战他没打够,没打过瘾,想要掺合河西的战局。

    裴旻摇头道:“你们真将我当做神仙了?这有情况,我或许能揣摩大概。事先一点动向也没有,吐蕃突然背盟翻脸,我怎么可能有后手准备?”

    顿了顿,他又带着几分高深莫测的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后手,我早在很多年前,就在那边定了一颗钉子,吐蕃想要达成所愿,首先要能顺利的通过那根钉子才行!”

    **********

    黎明时分,郁郁葱葱的山林树冠上压着沉甸甸的积雪,给人格外阴森幽暗之感。

    达扎路恭领着军队踏着雪花而行。

    这条小路穿梭于密林恶水之间,道路狭窄,只容一个人通过。

    这路并不是人走出来的,而是野兽往来的兽径。

    达扎路恭捞了一把雪,往嘴里塞了进去,嘎吱嘎吱的咬着,低声问着身旁的一个猎户装扮的汉子道:“还有多少路。”

    猎户左右看了看道:“一天,再走一天,就能到子亭守捉了。”

    达扎路恭道:“辛苦了,牛家弟兄,这次袭击成功与否就全赖你这路了。只要大胜,等到得胜回青海湖,少不了你的功劳!”

    猎户跪伏在地,道:“小的父亲就是在多年前让唐狗在莫离驿杀的,能够帮助元帅,是小的的福气。”

    达扎路恭扶起猎户道:“我们是都有这共同的敌人,我们是为了恢复元气才不得不跟他们和平共处。如今是我们报仇的时候了,等会跟着我,我带你多杀几条唐狗。”

    达扎路恭目光灼灼,看望前方。

    吐蕃赞普早已觉得没有跟唐军同谋的必要了。

    吐蕃已经恢复了之前惨败的元气,再同盟下去,便如资敌一般,得不偿失。

    于阗王尉迟眺的背叛,正好给了一个机会契机。

    吐蕃赞普的意思是借用这个契机打出西域,改变发展思路,不在强求河西、陇右之地,转为西域发展。

    达扎路恭却有着不同的意见,

    裴旻极难对付,有张良之谋,韩信之略。

    达扎路恭并不觉得此时的吐蕃能够打赢裴旻,更加不觉得现在的吐蕃,能够跟唐朝比拼实力。

    裴旻的十五万大军就集结西域,正面跟他硬拼,难免玉石俱焚。

    唐朝受得起一次两次甚至三次大败,可他们吐蕃,已经受不住再一次的失败了。

    达扎路恭觉得就算不与唐朝结盟,另之获利,却也不能在他们巅峰的时候与之为敌。

    刁梓的到来,在达扎路恭眼中也是一个契机。

    让唐军以为吐蕃要兵出小勃律,好吸引裴旻的主力大军,从而奇袭沙州、瓜州。

    达扎路恭的目的并非是要攻取沙州、瓜州,而是劫掠。

    裴旻这些年给吐蕃造成了一种大唐不可战胜的感觉,弄得军中上下对于那个多次击败他们的敌人裴旻,尤为惊恐。

    达扎路恭就是要让吐蕃人知道,唐军不是不可战胜的,他要用胜利,来粉碎唐军所向无敌的神话。

    就如汉朝昔年的龙城之战。

    龙城之战其实胜果并不丰富,卫青只是斩首七百余人,但这却意味着汉朝第一次对匈奴吹响了胜利的号角,拉开了反击匈奴的篇章。

    达扎路恭此时此刻也是打算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吹响吐蕃反抗唐朝,反抗强权的号角。

    猎户领着路道:“小人原来也是兵,只是吃了败战,与大军走散了,也不愿意回去,才逃到这里打猎的,要是早几年能有您这样的将军,小的绝不会当逃兵。”

    达扎路恭豪气干云的道:“那你现在不是逃兵了,是我达扎路恭麾下的兵。我们先一起打赢我们当前的对手,到了时机,在去打裴旻,给你复仇。”

    猎户精神大振,道:“那我们的对手是谁?”

    “王忠嗣,一无名小卒!”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