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仁义用兵 狮王邀约
    一戟斩杀坎皮恩,王忠嗣没有半点的迟疑,不贪恋首级,再次破围而出。

    迂回着绕了一个小圈,又一次发动了又狠又强的一击。

    王忠嗣领着五百骑兵就这样的连环突击了十二次,直至战马疲累,难以支撑新的冲刺方才停歇下来。

    但十二次的突击,每一次皆有奇效。

    王忠嗣挥舞着方天画戟,凭借超凡的神勇,强行撕开一条条血路。而他身后的骑兵,顺着血路将敌阵撕裂。

    十二次突击,十二道口子。

    王忠嗣仅凭五百骑兵,便将吐蕃军分裂成了十三份。

    左右营的唐军将官在这一刻也展现了极高的军事素养,趁势冲杀。

    吐蕃军失了坎皮恩这样的大将,本就时期大跌,又给王忠嗣冲杀的七零八落,还收到了左右营的猛力还击。

    重重压力下,万余吐蕃军已经呈现溃败之势。

    子亭守捉粮草大营。

    火借风势,发作的好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烧红了半边天。火势奔马般扩散开去,瞬间便席卷了整片大营!

    五千吐蕃军困在了列火中。

    王难得满意地望向火势中的吐蕃军,原先的整齐阵容的部队在这种大自然的威力下立即溃散成一盘散沙。

    一个个吐蕃兵四散奔走,他们企图逃出生天,武器、盔甲都由于不由自主的给抛弃在地上,以减轻负重,提升自己的速度。

    那些由于拥挤与迟缓而未能逃脱的倒霉蛋直接葬生火海,他们化作一团团的火球,嘴里发出凄惨的哀号,在炽热明亮的红光中疯狂地奔跑打滚,直到生命彻底被烈火所吞噬。

    王难得见吐蕃兵士,没头没脑的向他们这边冲来,狰狞的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望着左右的大火,达扎路恭神情沮丧,不由一阵心灰意冷,想不到自己机关算尽,谨慎又谨慎,小心又小心,还是中了算计,还是未能领着吐蕃扭转不利的局面。

    领路的胡猎户挤开了混乱的人群,来到了达扎路恭的面前,大声咆哮:“元帅,元帅,我们撤吧!”

    达扎路恭回过神来,看着身旁以及围绕着的数百余将士,猛地横下心,叫道:“我达扎路恭无能,没能带你们打胜仗,但只要你们跟着我,一定带你们冲出去!”

    他手指后方,火势最大之处,叫道:“凡是勇士们,以衣服蒙头,跟着我向那个方向冲锋!”

    胡猎户目瞪口呆:“元帅元帅,那边那边”他语无伦次,骇得腿都软了。

    达扎路恭叫道:“只有那里才是活路,相信我的,都跟着我冲”

    唐军兵少,尤其是要应对进攻左右营的万余兵士,必将投入大部分兵马。

    粮草大营这边,有大火相助,只需少部分即能稳住局面。

    往无火的地方突围,那是死路,不如冲出火海,还有一线生机。

    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热量,达扎路恭咬着牙关,强行冲出了火海。

    将手上烧着火焰的大衣丢在地上,达扎路恭顾不得烧伤的左右手,给身后的兵士拍打着身上的火苗。

    看着只有不到三百的兵士,泪水顺着脸颊而下,猛的咬着钢牙,往右侧逃窜。

    他们绕过了军营,达扎路恭远远的眺望子亭守捉,口中似乎只剩下敌人胜利的呼喊。

    他捏紧了拳头,明白了一件事:坎皮恩完了。

    王忠嗣走在零乱的战场上,粮草大营的大火已经熄灭,看着战场上遗留下来的痕迹,长吐了口气道:“此战我们大获全胜,只可惜未能将达扎路恭擒获。此人用兵大胆诡诈,将来必是我军大患。”

    王难得一脸激动,不屑一顾的道:“大哥的手下败将,何足挂齿。”

    王忠嗣摇头道:“此战能胜,带着几分侥幸。达扎路恭步步为营,处处算计,要不是多留了一个心眼,胜负难说。而且在那个危局之下,他依旧能够找到破绽,跃火而出,可见一般。”

    他顿了顿道:“达扎路恭是吐蕃新一代最出色的大将,旻哥对他都多有嘉奖。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快,立刻,整备防务,整备即将到来的苦战。”

    王难得讶然道:“经过今日这般大败,他们还敢来攻?”

    王忠嗣肯定的道:“十之**,我们的考验还是刚刚开始。”

    这一战王忠嗣以四千卒,应对达扎路恭的一万五千奇袭军,以千余人的伤亡,重创吐蕃军,杀敌六千余数,生擒七千,几乎全灭来敌。

    战果不可谓不辉煌。

    王忠嗣之名,也第一次震响河西。

    不这只是第一战,接下来如王忠嗣所料一般。

    达扎路恭并不甘心失败,退回当金山口之后,与后续赶来的大军汇合。

    这一次达扎路恭放弃了战术,直接对子亭守捉展开了强攻。

    达扎路恭手中有兵三万,而王忠嗣仅有三千战力,这其中还有一小部分是在之前的奇袭战中受过伤的。

    面对十倍之敌,王忠嗣凌然不惧,沉稳应对,死守着子亭守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将一个小小的地堡,守得是固若金汤,不露一丝一毫的破绽。

    足足五日,达扎路恭率领的吐蕃军,硬是没有攻下子亭守捉。

    又打退了一次进攻,王忠嗣满脸的沧桑,圆大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多日苦战。

    这位智勇悍将,脸上难免露出一丝疲态。

    “援军已经驻入子亭镇了!”

    王难得的情况不比王忠嗣好,他甚至还受了伤,在击退敌军攻势的时候,因冲杀的太猛,让人从背心偷袭了一刀,开了一道口子。

    但是他依旧无畏无惧的站在第一线,与王忠嗣并肩而战。

    “好!”

    王忠嗣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

    王难得也笑道:“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援军来了,我要睡上三天三夜。”

    王忠嗣嘶哑着声音道:“等撤到子亭镇尽管睡!”

    “撤?”王难得一脸意外,道:“援兵来了,为什么要撤?”

    王忠嗣道:“这里的防线都给打烂了,早已不能提供有效的防护,退守第二道防线才是正确的决定。”

    王难得大急道:“但只要有援兵,防线再烂,也守得住!”

    王忠嗣笑道:“岂能因我一人之名,半点功绩,无辜牺牲将士性命?旻哥曾说过,只要有本事,功绩要多少有多少。而将士的性命,却只有一条。为将为帅,为了贪功而罔顾将士性命,将失了本心。”

    “我也知道,以四千兵卒,抵抗五万大军,寸步不让,杀敌数倍之众,更为好听。可我若为了这个虚名,强守此地,让本不需要阵亡的兵士为国捐躯”

    “我王忠嗣哪里对得起旻哥的谆谆教诲,哪里有颜面继续面对一个个将性命托付的兄弟?退,我一人名望受损,那怕换取一人性命也是值得,何况百余将士生命?”

    “将这一片废墟让给吐蕃,去守第二道防线,我们并不损失什么。你传令下去,将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带不走的直接销毁,一把刀一粒米都别留下。”

    王难得看着高高在上的王忠嗣,正步道:“遵命!”

    唐军趁着夜色悄然退去了。

    毫无声息,甚至避开了吐蕃军的眼线。

    第二天,达扎路恭站在如同废墟一样的子亭守捉。看着四周荒芜的景象,心中不住的滴血。

    就是这一刻废墟,前前后后吃了他们吐蕃近乎两万人马。

    “唉!”

    达扎路恭长叹了口气,想着这些天交战发的敌手,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王忠嗣压根就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是一个武夫。

    他是热血好战,但是他好战的同时,更兼拥有一颗沉稳的心。

    此子年不及弱冠,就有这般能耐,要是成长起来,岂不是第二个裴旻?

    想到这里,达扎路恭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

    “元帅,现在怎么办?”副将也带着几分悲怆的看着这战场。

    达扎路恭有气无力的露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飞道:“撤吧,不管怎么样,我们也是攻破了子亭守捉,算是交差了。”

    他不能不撤!

    再不撤,支援安西的唐军就来赶来了,那时候情况将会逆转。

    吐蕃军在“攻取”了子亭守捉之后,没有多余的迟疑,选择了退军。

    的哒的哒的哒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在撤军的时候,达扎路恭忽然听到后面传来阵阵喊杀声

    回头一看,红马红衣红袍

    马是正常的红色,但那身衣袍却是单纯的让鲜血染红的。

    达扎路恭目眦尽裂,忍不住破口大骂。

    王忠嗣,这厮就是一个嚣张、好战的武夫。

    好不觉得疲累的王忠嗣,又留下了八百具尸体

    一连串的攻守,王忠嗣生平第一次正事指挥战斗,展现了自己勇猛与沉稳的两面性。

    让达扎路恭这位吐蕃新生代的第一名将,历史上吐蕃帝国的主要制造者,大吃苦头,深刻的意识到大唐帝国除了有一个裴静远,还有一个王忠嗣。

    子亭守拙的战报传到了安西。

    裴旻看着达扎路恭出彩的表现,兴奋的无以言表,从高适那里取过地图,参考着地图看着子亭附近的地形脑海中浮现着达扎路恭、王忠嗣博弈的景象。

    兴奋的擦拳磨掌,那表情比自己打了胜战还要高兴,将战报拿在手心里,久久不愿放下,就跟小孩子拿着心爱的玩具一般。

    王忠嗣出众地位表现,让他这个当哥哥的,与有荣焉。

    “忠嗣果真没有令人失望!”

    裴旻有胆子安居西域,便是因为子亭守捉有王忠嗣在。

    果然,王忠嗣展现了他因有的水平,凭借弱势兵力,拒数倍之敌,实在了不起。

    裴旻着实为自己的这位兄弟赶到骄傲。

    好半晌,裴旻才将战报递给了高适,问道:“达夫,你觉得如何?”

    高适作为裴旻此次远征的行军参谋,看着手中的战报,道:“王守拙强挚壮猛,攻有胡、鄂之威,守有毛观阳之稳,勇猛与沉稳并重,实有名将之风。”

    高适口中的胡、鄂,指的是胡国公秦琼,鄂国公尉迟敬德。

    因影响,后人对秦琼、尉迟敬德的武勇并没有深刻的印象。实际上秦琼、尉迟恭的武勇,在隋末是位列第一、第二的,什么天宝大将宇文成都,西府赵王李元霸都是虚构的产物。

    秦琼是历史上鲜有的历史中明确记载单枪匹马与万军丛中斩将的盖世猛将。

    是有言初唐猛将,首推秦叔宝,尉迟敬德。

    至于毛观阳指的是刘宋开国功勋毛德祖,毛德祖是气吞万里如虎的南朝第一雄主刘裕麾下战将。

    北魏入侵,毛德祖以五千兵士,对抗大半个北魏,外无援兵,内又粮断水,坚守虎牢两百余日,是有史记载中最善守的名将。

    高适以秦琼、尉迟恭、毛德祖三人形容王忠嗣,显然是莫大的赞誉。

    裴旻欣然笑道:“我问的是达扎路恭。”

    王忠嗣的本事还用说,盛唐第一名将的头衔,可不是虚的。

    高适沉吟了半响道:“无法形容,其实我找不出他此次袭击有什么不妥之处。步步为营,用兵沉稳诡诈,没有明显的疏漏。可他就是败了”

    裴旻赞许的点头:“评价的很是公允,确实如此。这二人都是当世少有的熊虎之将,达扎路恭可谓吐蕃未来军方第一人,他的军事水平不凡。毫不客气的说,要不是遇上忠嗣,他大有可能一战功成。只可惜,他遇上了更加出众的王忠嗣。好刀需要好的磨刀石,能够遇上达扎路恭这样的对手,也是忠嗣的一大幸事。”

    高适点头赞同。

    便在裴旻彻底安顿好于阗的时候,裴旻收到了一封邀请函。

    落款正是阿拉伯帝国的狮王莫斯雷马萨,邀请他到边境线一会。

    此时大唐与阿拉伯帝国的边境线已经不限于西南方了。

    就在裴旻治理河西军的时候,莫斯雷马萨已经兵发天竺,攻取了天竺大部分的土地疆域,几乎征服了印度刘玉。

    领地更进一步的与唐朝接洽。

    裴旻一直守着安西,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担心莫斯雷马萨,担心阿拉伯帝国。

    现在还不到与阿拉伯帝国决战的时候。

    同样的阿拉伯帝国那边也不是跟大唐决战的时候,可一但西域有样,即便不是时候,也是战事来临之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