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可怕的蝴蝶效应
    裴旻轻摸这辛巴的鬃毛,缓缓的向乌仗那国行去。脑中思绪万千。

    与莫斯雷马萨的会晤,裴旻认识到一点,西域的局面即将进入白热化。

    与阿拉伯帝国、吐蕃的争锋,将会摆在台面上。

    大有一种千斤重担押在身的感觉。

    在他的记忆里,唐朝还不曾受到这样的压力。

    历史上盛唐的发展是非常稳健的,先是李隆基稳定朝局,提拔擅于治世的姚崇制定法规,令得开元朝的经济蓬勃发展。

    这富极而贪,然后李隆基罢免了喜欢搞小团体的姚崇,任用刚直不阿,大有魏征风骨的宋璟治吏,令得朝堂清明。

    在姚崇、宋璟的努力下,唐王朝国富民强,但军事相对疲软。

    文武双全的张说也因此走上了历史的舞台,改革军制,用募兵制取代了府兵制。同时大唐的信安郡王李祎与盛唐第一名将王忠嗣也在这个时候,展露了头角。

    信安郡王李祎是唐朝宗室名将,神武军的创建者,唐太宗李世民曾孙,吴王李恪之孙,大有昔年李道宗之风,先指挥石堡城之战,大破吐蕃,促成两国和平局面,后又与抱白山之战大破奚和契丹,俘虏敌酋,驱逐叛逆,诚乃王忠嗣之前,薛讷之后的军方中流砥柱。

    而王忠嗣少年成名,好战沉稳,打吐蕃,揍契丹,破奚族,扁突厥,将周边异族教训个遍,佩四种将印,控制万里边境,历史上称呼他为盛唐第一名将毫不虚言。

    王忠嗣之后,哥舒翰、高仙芝、封常清、张守珪等大将也相继崛起,更加奠定了唐王朝所向披靡的军事实力。

    这一切的发展,依照流程来算,用了足足二十五六年。

    唐朝整个朝代的巅峰,便是开元二十五年到天宝初期的这段时间。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这个穿越者的出现。

    让唐朝少走了许多的弯路,推动了历史的进程,促使唐王朝军事领域的大跃进。

    现在不过是开元十二年,可唐朝的威望声势,已经能与历史上巅峰时期的唐朝相媲美了。

    也导致了前期抵定开元朝前期战事的信安郡王李祎还未出现,王忠嗣现在还是个毛头小子……

    与此同时,受到了他这个蝴蝶效应带来的影响,唐朝周边的诸多,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

    其中阿拉伯帝国、吐蕃的影响最大。

    历史上吐蕃这一时期,一直在潜心发展,直到安史之乱时,突然发力攻取了大唐的河西、陇右之地,建立了吐蕃帝国,雄踞高原与西域跟阿拉伯帝国争锋。

    而阿拉伯帝国四面出击,打下了偌大的疆域,是这一时期,领土疆域最大的国家,但因什叶派和哈瓦利吉派的持续冲突,阿拉伯帝国的统治长年陷于不稳定状态,时常内乱。

    后来与唐朝在怛罗斯交锋的阿拉伯帝国,就是内乱后的黑衣大食,而不是现在倭马亚王朝也就是白衣大食。

    可是不知为什么,许是受到蝴蝶效应的影响,白衣大食并没有如历史上一样,陷入内乱,反而是通过与唐王朝的贸易往来,国力蒸蒸日上。

    最近更是兵发天竺,打的开挂的印度人那是哭爹叫娘。

    军事实力比之历史上的阿拉伯更要强上三分。

    而今原本历史上打的你死我活的两个国家,现在是反过来一并将矛头指向大唐,摆出一副吴蜀同盟,攻抗曹魏的架势。

    唐朝可不是三国时期的曹魏,阿拉伯帝国、吐蕃更不是吴蜀。

    别的不说,阿拉伯帝国东起印度河和帕米尔高原,西至大西洋的比斯开湾,南自尼罗河下游,北达里海和咸海南缘,横跨欧、亚、非三大洲,土地疆域比大唐还要广阔,军事实力毫不逊色现今的唐王朝。

    吐蕃相对要弱上一些,可是他的发展潜力,绝非是困居江南蜀地的吴蜀可比的。

    他们的联合,别说是西域诸国,即便是裴旻自己了也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

    因为这一切的源头是他造成的……

    他让唐王朝实现了大跃进,从而成为了出头鸟,众矢之的。

    “裴帅?”

    哥舒翰见裴旻一脸严肃的徐徐而来,忍不住担心的叫了一声。

    裴旻对上一个个关怀的眼神:不只是哥舒翰,所有兵士都露出了几乎相同的表情。

    现在不管是陇右军,还是凉州军,他们皆对远远走来的这个人敬慕有佳。

    没有他,就没有自己而今的一切。

    永不拖欠的薪俸,良好的福利,以及最为重要的尊严。

    裴旻比任何人都注重军人的荣耀,故而重视精神道德方面的培养,便如后世岳家军一样“冻杀不拆屋,饿杀不打掳”。

    与宋朝关键时候招募流民地痞为兵不同,身为陇右军、凉州军人,自身的道德操守必需过硬。

    除了护卫一方安宁,陇右、凉州军的兵士还兼任着各种各样的义务劳作。

    比如背负石材、木材,即能练习负重体力,也能造福一方。

    因故身为陇右、凉州军兵士,深得百姓爱戴,说出去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身为陇右、凉州的兵士即便讨媳妇也比一般人好找。

    故而对于裴旻,军中上下莫不信服。

    见他神情异样,皆有相同感觉。

    裴旻目光落在哥舒翰的脸上,又看了一眼随行的兵士,突然笑了起来,暗忖自己是杞人忧天。

    不招人嫉是庸才。

    正是因为唐朝可怕,他们才会连在一起。

    自己麾下有哥舒翰这样的名将,还有不逊于他的封常清,更胜一筹的王忠嗣。以及李嗣业、李翼德、折虎臣这样的虎将,更有十五万大军,兼大唐帝国为后盾,自己瞎操哪门子的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来个三国会战,一口气将阿拉伯、吐蕃都收拾了。

    也许就如当初李世民的虎牢关之战一样,一战封神。

    念及此处,裴旻放下一切担心,说道:“没事,只是在想一件严肃的事情……”

    哥舒翰忍不住多嘴的问了一句道:“什么事情?”

    裴旻笑道:“这次大胜,你处力不小,应该给你什么封赏。”

    哥舒翰眼睛一亮,装模作样的道:“只要能跟着裴帅,什么赏不赏的,末将是一点也不在意。”

    “那太好了!”裴旻猛地一拍大腿,说道:“这一次大战,有不少人表现出色,真不好排个高下。你既然这么说,那我给你往后排排!”

    “啊!”哥舒翰遗憾的叫出声来,一脸的沮丧。

    裴旻大笑的与之错身而过,说道:“你放心,我赏罚分明,功劳簿上绝不偏袒任何人。你确实表现的不错,除了理所当然的嘉奖,我私下另外再送你一件礼物!”

    他说着一扬马鞭,打马而去了。

    裴旻采用的是现代太祖的思想“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尽管一切看开,裴旻亦不敢大意,一回到乌仗那国,立刻就亲笔修书一封,分析了当前的局面局势,将西域这边的情况,阿拉伯帝国与吐蕃联盟的事情写清道明,让庙堂之上有所准备。

    裴旻没有在乌仗那国多呆,直接返回了龟兹,处理此次征伐的未尽事宜。

    裴旻一回到龟兹,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突骑施现在的情况,随即又找来自己的行军参谋高适。

    “将此次俘虏的突骑施要员的名单给我!”

    行军参谋,自然是干这种又细又累的事情。

    大老粗是干不好这类表格名单一样的事情的。

    高适应了一声,从堆积如山的奏报中找到了名单,递给了裴旻。

    裴旻接过名单,两边一拉,老长的一条,自往地下掉落。

    “好家伙,不少啊!”

    裴旻赞叹了一句。

    高适道:“此战战果斐然,我军不只擒获了突骑施的可汗,还有大大小小的部落首领,三十一人,他们麾下的将官加起来有两百余人,将他们献往长安,定能轰动一时。”

    顿了顿,他犹豫了会儿说道:“只是……”

    裴旻看着手中的战报,说道:“只是什么?”

    高适顿了顿道:“军中有些将官不明白。”

    裴旻笑道:“是因为让盖嘉运、高仙芝得了头筹?”

    高适颔首道:“却是如此,盖嘉运、高仙芝非我凉州军、陇右军人,可最关键的功劳却让他们夺了去,个别将士有些憋气。”

    裴旻眉头挑了挑道:“真有气就憋着,有人不满,让他来找我。我可以告诉他原因,真要接受不了,就让他自便。同为唐将,我不反对良性竞争,但因为竞争而制造矛盾,耽误军事,别怪我军法无情。”

    “不,不是不满,只是不理解!”高适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地,越是接触到凉州、陇右的军务,他越能体会裴旻这个唐朝第一大将,在凉陇将士心中的地位,于是,又说道:“其实属下也是一样,属下觉得就凭裴帅以往用兵,多是以少击多,而今却如此劳师动众,是因为苏禄过于了得?”

    裴旻摇头笑道:“那你就太高看苏禄了,不是我吹牛,要赢苏禄不难。兵多有兵多的打法,兵少亦有兵少的打法。真要计较,我可以不用安西的军马,只用我带来的凉陇之兵,一样能取胜。真要这样打,最大的受益人,不是你们,是我!可是,你们想过代价没有?以八万打十一万,我们会折损多少兵马?”

    “用兵不是游戏,逞能的代价是更多的牺牲。我能用二十万兵,以最小的伤亡,围杀突骑施,就不会逞无畏的英雄。功绩随时能够获取,将士的生命,只有一条。我无法避免战场上的损耗牺牲,但为将为帅,理应想尽一切办法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不必要的伤亡,尽最大的努力,将伤亡减至最低。故而哪怕是必胜之战,必赢之战,也要用尽一切力量去打,打的更漂亮,打的更精彩。”

    高适想起了此战唐军的损耗,恭恭敬敬的向裴旻作揖一拜。

    无怪陇右军、凉州军愿意将生命托付,这样的统帅,焉能不让将士为之效死?

    裴旻从俘虏的名单中看到了莫贺东与莫贺达干的名字,登时笑了起来,说道:“运气不错,这两家伙居然没死。”

    他自语着,让高适将莫贺东与莫贺达干带了上来。

    莫贺东、莫贺达干显是吃了不少的苦。

    这也是裴旻的习惯,裴旻从来都没有善待俘虏的心思,更没有善待入侵自己国家贼寇的心思。

    不管你身份如何,哪怕是苏禄,这个突骑施的霸主,也不会特别特殊的待遇。

    吃穿都是基本俘虏的水平,住是因为不能让他闹事,单独关押,可环境条件一样极差。

    莫贺东、莫贺达干同样的如此。

    大战之后,裴旻因为察觉尉迟眺的反心,一直留意吐蕃的动向,又受莫斯雷马萨邀请,没顾得上俘虏。

    莫贺东、莫贺达干他们的日子更加凄惨了。

    尤其是莫贺东,他在战斗中给伤到了腿,本来不算是多大的伤。

    但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落下了病根已经瘸了。

    两人见到裴旻,眼中都露着不屈的敌视的目光。

    作为草原上的汉子,他们的表现的也颇为硬气。

    裴旻漫不经心的道:“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要恨恨你们的可汗。不是他无能,你们也不会成为阶下囚。累得你们的族部,唉,罪过哦!”

    莫贺东神色动容,脸上略一挣扎,妥协道:“我的族人,怎么样了?”

    裴旻长叹一声道:“一个惨字了得,刚刚得到的消息,葛逻禄已经攻破了你岳丈的部落,你岳父已经战死阵亡了!”

    莫贺东身子晃了晃。

    莫贺达干眼中也闪过一丝哀痛。

    裴旻道:“现在的突骑施可汗是尔微特勒,是苏禄的儿子。这家伙很是高明,收缩阵线,表面是为了抵御葛逻禄的入侵,其实瞎子都看的出来,他就是不想救援你岳父而已。”

    莫贺东、莫贺达干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厉色。

    突骑施分黑部、黄部两大联盟。

    苏禄的的黑部实力略胜黄部,但经过碎叶城之败,黑部损失最重,以实力而言,黄部已经反超黑部了。

    可如今尔微特勒卖了黄部的一大部落,情况再次逆转。

    “我想放你们回去,你们有什么好处给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