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高仙芝的投效
    莫贺东、莫贺达干听到裴旻这话,先后一怔。

    裴旻眯着眼睛看着两人,以他的个性是绝不会放过入侵自己国家的敌人的。

    就如汉朝那句特别热血的话“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故而裴旻自统兵以来,战术战法具有不同,但最终结果却都一样,战必全灭,或擒或杀,绝不让他们安逸离去。

    不是简单的击溃击退,而是给予入侵的敌人重创,毁灭性的打击。

    但凡事皆有例外。

    经过与莫斯雷马萨的会晤,裴旻认识到了西域局面的严重性。

    已经到了这个层次的战争,大唐也需要一个像样的盟友,以减轻压力。

    裴旻选的自然不是突骑施,突骑施不说草原民族的豺狼习性,自身也不够这个资格。

    他选中的是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

    拜占庭帝国与唐王朝没有明显的利益冲突,而且拜占庭帝国也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盟友,帮忙分担压力。

    相比西域,拜占庭帝国的君士坦丁堡,才是阿拉伯帝国更加渴望攻陷的巨城。

    但是君士坦丁堡有着西方人号称无敌的防御系统,外加拥有这个世界最先进最强大的水军,还有希腊火这样的神器,让阿拉伯帝国望而生畏。

    不过现在的拜占庭,在真正的阿拉伯帝国面前,也就君士坦丁堡与水军可以夸耀了。

    他们的陆军近乎全灭,就靠一座易守难攻的巨城龟缩防守。

    也是这个原因,拜占庭才会不愧余力的扶持突骑施,资助苏禄可汗,为得就是用突骑施的铁枪大马来对抗阿拉伯帝国陆军压力。

    拜占庭、突骑施同盟多年,唐王朝想要插上一脚,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裴旻想要促成的同盟,也不是单纯相互依仗的共利同盟,而是以唐王朝为盟主,让拜占庭认唐王朝为老大哥,一方面体现唐王朝应有的威势,一方面也便于以后的行动。

    只是拜占庭作为早年古罗马的后裔,固然实力大为减弱,却也强撑着颜面。

    得唐王朝这个强援,裴旻相信拜占庭上下定会举双手双脚同意,但要让他们认大唐为盟主,多半是不愿的。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接受这种同盟条件。

    裴旻释放莫贺东、莫贺达干,便是动了逼迫拜占庭低头的心思。

    拜占庭现在有突骑施为盟,对于一个新盟友的需求不是那么迫切,更何况是认一个老大哥。

    突骑施固然给裴旻重创,但根基底气还在。

    葛逻禄能够趁势咬下突骑施的一块肉,却没有办法将之灭亡。

    最终是双方相互对持,这样原本也较为适合唐朝当下的利益所在。

    可现在裴旻要做的就是毁了拜占庭的倚仗,放莫贺东、莫贺达的回去,势必会造成黑部、黄部的分裂内乱。

    唐王朝在给葛逻禄多一些的支持,突骑施原本不堪的局面更加危急,将会自顾不暇。

    失去了突骑施这个可靠的盟友,拜占庭迫切的需要一个全新的盟友。

    唐王朝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大唐也能顺势收一个小弟……

    不过就这样放了莫贺东、莫贺达干二人,裴旻可不甘心,至少也要收点卖身钱回来。

    莫贺东上了年纪,城府更深,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泱泱大唐,堂堂裴国公,哪里会在乎一点蝇头小利?”

    裴旻笑道:“不是在乎,而是不甘心。”

    他说道这里,神色严峻严厉,说道:“我凭生最恨犯我疆域者,来多少杀多少,绝不含糊。你们或多或少也听过一二……”

    莫贺东、莫贺达干心底生出一抹寒意。

    裴旻的战绩他们早有耳闻,只觉得言过其实。直到之前亲自体会,方知可怕。

    “我朝凭借西域商路获得多少利益,早已不是秘密。西域越是稳定,我朝获利越多。故而相比杀了你们,我们更加希望西域和平!”

    “苏禄的儿子,尔微特勒不为我朝信任,与其让他统制突骑施,不如放你们回去,由你们当突骑施的可汗。”

    “当然,不是白放的,你们要向我朝进贡,表示臣服。”

    “你们以为如何?”

    裴旻很大度的将自己的地盘全盘托出。

    莫贺东、莫贺达干互望一眼,已经有些察觉裴旻的用心了,想着就算自己不放血,也会放自己离去,何必白白破费。

    莫贺东将自己的腰深深的弯了下去,说道:“我愿意臣服伟大的天可汗陛下。”

    他口头表示臣服,对于进贡什么的却是绝口不提。

    裴旻冷笑道:“是,你们想的不错,无论如何,我都会放你回去的。不管你交不交赎金,向不向我朝进贡。可你别忘了,什么时候放你们,决定权在我手上。恰好,我跟葛逻禄的可汗关系不错,我可以让他去进攻苏谱部落,也可以让他去进攻俱兰城,你们说你们新任的可汗会不会派兵救援呢?”

    莫贺东、莫贺达干脸色瞬间骤变,大汗淋漓。

    裴旻说的苏谱部落、俱兰城正是突骑施黄部的骨干,前者是心向莫贺东的一大部落,后者直接是莫贺族部的巢穴。

    现今突骑施黄部已经痛失一臂,再失去苏谱部落、俱兰城,他们黄部就再也没有与黑部争雄的机会了。

    而且尔微特勒最是阴狠,定不会放过这次收服黄部的机会。

    那个时候突骑施一样内乱,而他们却连半点胜算都没有。

    莫贺东面对裴旻,不敢再存任何侥幸,再次弯腰道:“既然应允臣服,进贡自然少不了。为了体恤国公大德,我愿意献上五千镔铁以报赦免之恩。”

    裴旻皱了皱眉。

    莫贺东立刻道:“国公莫要小觑这五千镔铁,当年在下趁大食国大意之际,袭击了他们的辎重车,掠夺来的天竺精铁。国公因知我突骑施不擅于冶炼之术,这精铁对于我们全无妙用。但在下深知,天朝将之视为珍宝,愿意全数奉上……”

    “好!”裴旻毫不犹豫的一口应答下来,爽快之极。

    天竺精铁就是大马士革钢,确实是值得心动的宝贝。

    “族长就先回去吧,令郎我留下来作客。你天竺精铁送到之日,便是我送还令郎之时!”

    莫贺东也知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认命的应诺下来。

    西域之事,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就在裴旻准备撤军返回凉州的时候,裴旻收到了一封意想不到的拜帖。

    拜帖的署名正是高仙芝!

    裴旻想着自己手中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说道:“让高仙芝下午来见!”

    到了午边,高仙芝依约而来。

    “请坐!”

    来到大唐十余年,裴旻见过了不少的名人大将,对于这类名人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除非是杜甫这样级别的人物,裴旻相信自己已经不会表现的过于激动,对于高仙芝只有这单纯的欣赏。

    “谢国公!”

    现在的高仙芝还是游击将军,固然颇有名望,却是只是一位常见的将官,与裴旻相比,那是天差地别,也显得很是恭敬。

    裴旻笑赞了高仙芝几句,夸奖他之前一战打的不错,说话:“要不是你及时出击,把握住了战机,制止了苏禄的突围,我们获取不了这样的大胜。”

    高仙芝道:“那是因为国公指挥有方,末将很是好奇。为何国公笃定苏禄会选择绕过羯丹山而不是从碎叶川口突围?”

    “有区别嘛?”裴旻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从未笃定苏禄会走羯丹山,只是安排了你们围堵而已。他要是走碎叶川口,他输得会更惨。我在碎叶川口布下了十五万军队,一但交锋,苏禄根本没有经历顾及后方。到时候你们会受到我全新的命令,奔袭夹击。”

    “苏禄太早亮出了底牌,让我从容的布置了战场,不管他怎么选择,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打法不同而已。”

    高仙芝叹服道:“国公用兵,奇正结合,得正兵的浩瀚,得奇兵之大利,末将深感佩服。”

    裴旻见高仙芝这般“诚实”脸上略显得色:“将军谬赞了,你此来不会就是为了夸裴某几句吧?”

    高仙芝略显尴尬,突然深深拜道:“末将仰慕国公高义,愿意侍奉帐下,为国公鞍前马后。”

    裴旻怔了怔,他想过高仙芝找他的理由,却没有想到他特地上门是让自己收下他?

    是不满现在的地位?

    他父亲高舍鸡,在安西辛劳了半辈子,不过是游击将军,他二十岁就跟他父亲班秩相同。年岁地位而言,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裴旻略作沉吟道:“我很欣赏你的才华,能得你这样优秀的将军效力,于我而言也是一种荣幸。只是我想知道,为何这般突然?你在北庭过的不顺心?”

    高仙芝沉默了半响道:“并非不顺心,只是有些不如意。”

    他有些难以启齿,不知如何开口。

    裴旻笑道:“无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没有什么不好说的。”顿了顿,见高仙芝还是有些为难,猜测道:“是因为盖节度使?”

    高仙芝点了点头,道:“国公明见!确实是因为盖节度使。并非是在下这个做下属的对上司不满,只是很遗憾,而今的节度使早非当年。当年节度使还不是节度使的时候豪情仗义,勇往无惧,每战必前,功勋彪炳,令人由衷钦佩。可自他身居高位之后,却有些知足享乐,无进取之心,豪情不在。突骑施入侵之际,末将多次提议或是南下支援为安西分担压力,或是直接出兵突骑施,迫使他们分兵。可节度使却说他的要务是守卫北庭,不便轻易动兵。实在令人有些失望……”

    裴旻看着低着脑袋的高仙芝,目光如炬,心底暗叹:高仙芝,果然是高仙芝,有着非凡的干略之余,也有超凡的雄心壮志。

    只是这种雄心壮志既是动力,也是无形的危害。

    裴旻对于名将的事迹非常清楚,高仙芝纵横边疆为大唐立下了赫赫功绩,确实值得称道。

    然而随着地位越高,雄心壮志无法压制,就成了负面的情绪。

    石国地处丝绸之路,农业发达,居民善于经商,可谓富甲西方。

    高仙芝垂涎于石国的财富,想要掠为己有。天宝九年,高仙芝诬告石国王“无蕃臣礼”,领兵前去讨伐。

    其实石国对大唐极为恭敬的,一直将唐朝视为宗主国,朝贡不断。

    高仙芝却因身为西域的王中王,为了一己私利,强行攻打石国,纵兵杀掠,甚至连老弱病残都不肯放过,引起当地民众的反抗。

    高仙芝更是大势镇压,令得先辈在西域的努力,化为虚无,使唐朝在西域的威望大大下降。

    高仙芝却有大功,但亦有大过。

    功是因为雄心壮志,过也是因为雄心壮志。

    裴旻稍作犹豫,下定了决心道:“好!你且回去,我便先行做主,收下你了。此事你切勿外传,等有了合适的机会,我自会向朝廷上表,将你调入麾下听用。”

    高仙芝这样的人物,当需好好调教培养。

    他有独当一面的才华能力,但却没有掌控一方的心态,在自己手上能够发挥他的特长,同时也能限制他的不足,两全其美。

    高仙芝大喜过望,起身拜道:“谢裴帅收留,属下绝不辜负裴帅的信任!”

    他这一得收留,立刻就改口了,根本无需裴旻特别提醒。

    裴旻挥手让他退下。

    高仙芝喜不胜喜的快步下去了。

    裴旻想了想,也忍不住感慨,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如王忠嗣这样品性兼优的帅才,实在太少了。

    还是自己教的好啊!

    裴旻略微自得的自语道。

    处理了西域的所有事情,裴旻也将此次征伐西域的一切如功劳簿,兵卒损耗,缴获的物资等等一切详情整编在侧,将突骑施的可汗送往长安。

    此次与突骑施对决,唐军不算夫蒙灵察的损失,因裴旻让葛逻禄的骑兵为先部,吸收了大量伤亡,自己共计折损八千六百人,斩杀突骑施兵士四万六千余,俘虏六万八千人,缴获军马器械网皆以万计。

    战果不可谓不丰富。

    唐军大胜的消息,早已传达长安,当随着苏禄可汗的送达,长安再次沸腾。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