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剑圣元帅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唐王朝不只是军事上的强盛。

    政治经济上的发展也没有拉下。

    尤其是现在的李隆基并没有后来的奢靡,在生活上不但不铺张浪费,还异常的节俭。

    他特别规定三品以下的大臣,以及内宫后妃以下者,不得配戴金玉制作的饰物,又下令全国各地均不得开采珠玉及制造锦绣,一改武则天以来后宫的奢靡之风。

    当然经济的发展,不是依靠节省省出来的。

    李隆基掌握实权至今,共修水利二十六处,还在全国各地大兴屯田,农业生产的发展使各地官府仓库了的粮食堆积如山。

    手工业也尤为发达,丝织业花色品种多,技术高超。陶瓷业也出现了景德的青瓷、邢窑的白瓷和唐三彩,琳琅满目。

    根据朝廷的最新记载,各地物价米斗至十三文,青齐谷斗至五文。天下无贵物,便是两京米斗亦不至二十文,面三十二文,绢一匹二百一十文。

    足见此时此刻粮食布帛产量丰富,物价低廉,商业繁茂。

    天下百姓只要不是伤残懒惰,皆能衣食无忧。

    这富裕的生活,提高了百姓自身的思想觉悟,开始关心起国家大事。

    便如孔圣人所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亦如管仲的名言“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长安作为唐王朝的国都,整个帝国的核心,盛世的景象更加鲜明。

    百姓也更加乐意赞颂这样辉煌的王朝,由衷的为身在这个时代而自豪。

    这突骑施的可汗苏禄给雄赳赳的河西陇右兵送达长安的时候,热情洋溢的百姓自发的组织起来围观。

    他们即看英雄一般的大唐兵士,又看如小丑一般的突骑施可汗以及一众部落首领大将。

    激动的百姓,高呼着大唐万胜。

    人群中各种夸赞议论,此起彼落。

    一文人带着几分激昂的道:“我太宗朝有卫公,灭萧梁,破辅公祏,灭突厥,定吐谷浑;高宗朝有邢国公,前后灭三国,皆生擒其主;而今大唐又有裴国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但收复了失地,还将突厥、突骑施的可汗擒到了长安,诚乃天佑我大唐!”

    旁边一位素不相识的魁梧大汉,高声附和:“确实如此,想想多年前,吐蕃谋我河西九曲之地,常年入寇。突厥居心叵测,犯我边境……还有突骑施、葛逻禄、回纥等族,也对我大唐天朝虎视眈眈。但裴国公弃文从武之后,西北大安。吐蕃连战连败,龟缩高山,就如夹着尾巴的断脊之犬。葛逻禄、回纥更是摇尾归顺,成为我国附属。至于突厥、突骑施,嘿嘿,可汗都要给擒到圣人御前跳舞了……哈哈,想想就是痛快,当浮一大白。”

    又有人道:“卫公乃我大唐军神,邢国公是我大唐战神,裴国公又是什么?”

    他这话音一落,立刻就有人叫道:“天下无双的剑圣!”

    在一群人附和之际,又有人道:“应该是天下无双的剑圣元帅。”

    ……

    听着周边百姓对裴旻的赞美,在一辆华贵马车里的一个中年文士,忍不住亲哼了一声:“愚人之见,一群什么也不懂的愚民,但真可笑。”

    在中年文士的身旁有一个少年,他长得很是清秀,有着一双灵活的眼睛,但脸色尤为苍白显得有些阴冷。

    少年听了中年文士的话,轻声道:“确实是无知的愚民,裴旻有今日成就,全是我父皇的支持。没有我父皇,岂有他裴旻今日?他们只知赞美裴旻,不知赞颂父皇,委实愚昧。父皇就是太过信任裴旻,才会造成今日局面。若是孤为天子,绝不许此事发生。”

    少年一口一个父皇,一口一个孤,自然是皇室中人。

    他正是李隆基的三子,李嗣升。

    李嗣升命中多舛,在娘胎里差点就让李隆基弄死。

    李嗣升的母亲是关陇地区的名门望族出身于弘农杨氏,她嫁给李隆基的时候,李隆基刚刚被册立为太子不久。

    那个时候,李隆基与太平公主关系紧张。

    李隆基怕极了太平公主,他担心太平公主会借题发挥,像隋文帝时太子杨勇、唐太宗时太子李承乾一样,借口太子耽于女色难当大任而行废立。于是命人找来了堕胎药,打算将怀孕的妻妾都来个人流,扼杀于母腹之中。

    那个时候,杨氏正好怀孕不久,成了用药的对象。

    不过好在李隆基没有下最后的决心,李嗣升得以保全。

    因为太子妃王氏无后,杨氏仅是太子姬妾。杨氏自觉班次在王妃之下,不敢独享为人母的喜悦,便将李嗣升交由王氏抚养。

    王氏即是后来的王皇后。

    王皇后贤良淑德,对于李嗣升也尤为钟爱。但是武婕妤的专宠,让王皇后自顾不暇,尤其是诬告事件后,王皇后与李隆基再无半点夫妻情分。

    李嗣升自小离开生母,养母生父又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感情不和。

    李嗣升性情也是冷漠孤僻,大有愤世嫉俗的感觉。

    他身旁的中年文士则是他的恩师,一代名士皇甫彬。

    皇甫彬在长安极有名望,故而得以在集贤院任职。

    他早年师从李邕门下,受李邕指点学问,方有今日成就。

    然而李邕因倚老卖老,怒怼桀骜的李白,令得李白声名狼藉。

    裴旻为徒弟出面,做了一篇千古文章,使得李邕自取其辱。

    李邕那些不为人知的陈年往事也因曝光率的大增而抖露出来。

    李邕因此从一代名儒而成为了一个沽名钓誉的贪墨之徒,为世人不齿。

    因故皇甫彬对裴旻极为痛恨敌视,见长安百姓这般推崇裴旻,忍不住的鼓噪了几句,却不想令得李嗣升起了相同心思,甚至说出了“孤为天子”这样有雄心壮志的话来。

    他人说此言是大逆不道,但是李嗣升是李隆基的三子,也是王皇后的养子。

    是唐王朝第二顺位的继承人,他说这话却不算是大逆之言。

    皇甫彬带着几分震撼的看着面前这个十三岁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丝的惊喜。

    便在这时,周边的欢呼声更加隆重。

    皇甫彬掀开了车帘向外眺望:一位英武的少年将军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身着白袍骑着红艳的战马,手中持拿着一柄硕大无朋的方天画戟,领着精锐的兵士压着俘虏从他们的面前经过。

    李嗣升好奇的看着那个不满弱冠的少年将军,道:“他就是那位以四千兵士,抵御五万吐蕃的王忠嗣?果然一表人才……”

    皇甫彬只恨裴旻,对于王忠嗣倒是没有多余的迁怒,说道:“虎父无犬子,不外如是。昔年其父王海宾一战成名,而今他的虎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子当年就深得陛下疼惜,将之誉为霍去病,甚至动了收他为假子的念头。只是因为其母尚在,不忍心见他方刚丧父又离开母亲,便嘱咐裴旻照料。而今陛下听说他年纪轻轻,以立下赫赫功劳,亲自下旨命他入京见驾。”

    顿了顿,他试言道:“此子年不及弱冠,以有这般成就,未来前途无可限量。若能得他相助……”

    他话还未说完,李嗣升蓦然横了一眼。

    皇甫彬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觉得脊背都是凉的,那一眼满怀警告阴寒之意,煞气极重,不免毛孔悚然,李嗣升这小小年纪何来这般煞气?

    李家人,又出了一个怪物?

    皇甫彬心底发寒的念叨着。

    李嗣升淡然的说道:“孤王虽年少,万事却自有主张,容不得他人鼓噪。先生是孤王学业恩师,孤王自是敬重。但先生要是将孤王与我那愚蠢的太子二哥相比,那就大错特错了。”

    皇甫彬赶忙跪伏于地,道:“属下明白!”

    他心底还真动了这个念头,现在的太子的秉性,早已让众人摸透了。

    一个实在人,特容易信任他人,对于自己授业恩师的话,深信不疑。

    要是李嗣升成了太子,也如现太子一样?

    这干起这个念头,就给李嗣升打消了。

    **********

    王忠嗣领着俘虏一路来到了承天门,面对城楼上的大唐天子,王忠嗣将一众俘虏献上。

    李隆基最是好大喜功,见纵横大西北的突骑施可汗跪伏在自己的面前,那种虚荣心无限满足。

    他对着身旁的高力士,笑道:“朕终于体会到了高宗皇帝的感受了!”

    相比李世民这位马上皇帝,李治无疑是一个腹黑的文治皇帝。

    但是凭借苏定方、薛仁贵这些战将,李治深居宫中,各种武治功绩滚滚而来。

    现在李隆基也是同样的感觉,高居深宫,似乎没干什么,边境之事,一有异样,只需一道调兵之令,裴旻自会处理的妥妥当当。

    对此李隆基并没有半点的担忧,一方面他确实对裴旻尤为信任。

    另一方面也是他个人的天性。

    李隆基好大喜功的本性,远胜李世民、李治甚至是唐朝的任意一个皇帝。

    他对于能够立功的边帅,能够给他长脸的边帅,有着极大的包容性,甚至因为这种放纵,使唐朝个别边帅经常不顾大局,杀良冒功,肆意作威作福。

    裴旻又得他信任,又能给他带来无上的帝王荣耀。

    两者加在一起,李隆基对他的信任比之历史上对王忠嗣的信任更胜一筹。

    高力士是李隆基肚子里的蛔虫,知道这位大唐天子此话的含义,回应道:“那是陛下洪福齐天,擅于识人用人,才能够在将不过薛讷、郭元振的情况下,提拔起一个个战无不胜的将帅。”

    李隆基轻捋着胡须,让高力士拍的极为舒服,说道:“朕提拔了那么多将帅,真正让朕满意的还属静远。张守珪固然捷报频繁,几乎月月皆有喜讯传来。可东北传来的二十份战报,比不上静远的一份。打吐蕃,斩杀其元帅,打突厥,生擒其王,打突骑施亦是生擒其王。日后跟大食国较量,指不定将大食国的国王给朕擒来,那可给朕长脸了。”

    他心满意足的接收了俘虏,特地将王忠嗣请到了武德殿的偏殿说话。

    “臣王忠嗣拜见陛下……”

    王忠嗣恭恭敬敬的向李隆基作揖问安。

    李隆基长生大笑着快步来到近处,指着这四周问道:“可记得这里?”

    王忠嗣道:“末将记得,这里是武德殿的偏殿,是臣第一次与陛下会面之处。”

    李隆基感慨道:“不错,朕也记得清清楚楚,应该是开元二年,武德殿举办着庆功宴会。那时你父亲刚刚去世,朕便在这偏殿见了你,记得当时你还是这么大吧……”他比划了一下,在自己的小腹,然后看着已经与之一般高,较之更为壮硕的王忠嗣道:“现在都要超过朕了,当初你父亲因奸佞所害,朕今日都难以释怀。而今你有这般成就,朕也深感欣慰。”

    王忠嗣想起自己的父亲,心底也生出一丝悲伤,说道:“父亲大人能得陛下挂念至今,臣相信他亦无憾了。”

    李隆基越看王忠嗣越是欣赏,问道:“你现在身居何职?”

    王忠嗣恭敬的道:“子亭守捉!”

    李隆基叹道:“太小了,以你现在的功绩,焉能屈居一子亭守捉?朕提拔你为军使,命你创建捷胜军。此次安西军损失惨重,你可愿意调往安西?”

    “谢陛下恩赐!”王忠嗣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兴,相比李隆基的重赏,他更希望听到裴旻的口头嘉奖,哪怕什么也不赏赐也好。

    只是李隆基一封诏书,将他招来长安,未能与裴旻见面。

    不过王忠嗣性子沉稳,对于朝堂上的一些忌讳,还是懂得一些的,很高兴的接纳下来,同时亦道:“末将希望继续镇守子亭!”

    李隆基怔了怔道:“这是为何?”

    王忠嗣恭敬的道:“陛下,裴帅用兵谋远,远胜末将百倍。他布局长远,子亭地理位置关键。正是因为裴帅特别安排,末将才能获得今日之功。臣更愿意在关键之处,为大唐为陛下效力。”

    李隆基颔首道:“不错,有当年静远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心为国之风,朕就应允你了……”

    “对了,朕要考考你,你对西域的局势,有什么看法?”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