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边塞风骨 开创时代
    凉州国会图书馆。

    作为历史上第一座公开的图书馆,裴旻的目的就是将之打造成唐王朝最大的图书馆。

    只有如此,才能向河西宣扬唐王朝的文化,让河西着充斥着东方与西方各种文化汇聚的地方,以东方文化为上。

    草圣张旭的号召力无疑的惊人的。

    自张旭成为国会图书馆第一人馆长以后,图书馆的名望大震。

    兼之裴旻从长安昭文馆、丽正修书院讨要来的各种古籍,让河西的读书人蜂拥而往。

    图书馆并非落座于姑臧城中,而是城北的一块交通便利的平地。

    原先是一座因战火废弃的寺庙,裴旻直接在寺庙的基础上建造了图书馆,占地面积比后来世界第一的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还要大。

    图书馆与姑臧城有一段距离,裴旻、王维一大早便策马而行。

    裴旻今日特地换了一身儒生服,浅紫色的襕衫配上青黑色的幞头,腰间配上一把长剑,手上还拿着一柄折扇,配上神骏的辛巴,浑然就是一个浊世佳公子。

    王维则是一身白衣,那千娇百媚的相貌,简直就如西贝货一样。

    裴旻、王维前后走着,一个帅气,一个漂亮,回头率是居高不下。

    裴旻走在途中,笑着向身旁的秘书问道:“你说,这些人回头主要是看我,还是看你?”

    王维轻声道:“裴帅英姿风采,世间罕见,自然是看裴帅的。”

    “嘿嘿!”裴旻古怪一笑,说道:“那可不见得哦!”

    一路聊着天,一边向图书馆行去。

    话题围绕着孟浩然来说。

    王维话语中毫不吝啬的对孟浩然的欣赏,哪怕是李白,都没有得到王维如此赞誉。

    裴旻自然知道原因,孟浩然是着名的山水田园派诗人,历史上称呼他们为王孟。

    性格相惜是理所当然的。

    一路行去,裴旻见途中往来的读书人络绎不绝,显然自己对于河西文教的推广有了奇效,颇为自得。

    来到图书馆,顺着长长的阶梯而上,走进了正殿。

    宽敞巨大的图书馆里摆放着近百个书架,每一个书架里整整齐齐的摆列着各式各样的书籍。

    图书馆里有五百余学者,他们或是四处寻书,或是在书架前顿步观看,更有的在四周的座椅上安静的看书。

    五百余人并无无多余的声音,体现了图书馆里良好的学习环境。

    裴旻也未入内惊扰,而是绕了一圈,从后门进入找到了张旭。

    张旭正在伏案书写,旁边一如既往的放着一个大酒壶。

    只是颇为怪异,裴旻居然没有闻到应该闻到的酒味。

    “老哥哥!”

    裴旻没有大叫,轻轻的叫了一声,大步上前。

    张旭听到叫唤,抬头见裴旻来了,也是一脸的大喜,赶忙来迎。

    裴旻拉着张旭的双手,道:“弟事物繁忙,没有来得及过问老哥哥是否顺心就出征了!”

    张旭道:“没有比这个馆长跟适合我的职位了。”

    “那就好!”裴旻说道:“刚得空闲,找老哥哥喝酒来了!”

    他边说着,走到案几前,将桌上的酒壶接过,直往嘴里倒。

    张旭正想制止,却慢了一步。

    酒壶里的液体已经奔流而出。

    裴旻将液体灌入腹中,眼睛瞪的老大,强行将嘴里剩余的液体咽下,道:“怎么是水?”

    张旭说道:“这图书馆是学者向学求学的地方,尤为神圣。某再好酒,也不敢在这里饮酒,打扰外殿那些向学的学生。”

    “走,去我屋子里喝!”他说着也是迫不及待的拉着裴旻去他的卧房了。

    裴旻口中不言,但对于自己这位老哥哥更加的敬重了。

    一入张旭的卧房,裴旻就闻道了那理所应当的味道。

    张旭迫不及待的给裴旻满上,也没有什么好的伙食,就是剩下的一些花生。

    两人对坐而食,好不自在。

    裴旻问起了图书馆的情况。

    张旭开为开口,已经对着裴旻竖起了大拇指道:“无怪贤弟有这般成就,就凭你这远见,老哥哥不服都不行。来,先喝三盅,才能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裴旻莫名其妙的对饮了三盅。

    张旭方才道:“在一文化杂乱之地,推广我朝文化,实非易事。但是贤弟却做到了,而且不过短短几年,整个大唐都知河西文风盛行,卓然一时。河西向学之人,与日俱增,某在长安的老友都有心来河西凑热闹。若无贤弟,哪有河西今日?”

    裴旻细问缘由,瞬间明白了。

    他的收藏怪癖,在这一刻取得的奇效。

    一切都源于诗会!

    在裴旻的安排下王昌龄、王之涣不定时的举办诗文赋会,张旭、张九龄、王翰、王维、高适这些文采斐然的人物,经常捧场,令得河西诗会的水平大幅度提高,不少传世的名作诞生。

    其中王昌龄做出了《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王翰也做了一首《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王之涣不甘示弱,再次来了一首《凉州词》: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

    相比他之前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哀思,这一首借异族首领求和亲的失望而回反映了唐朝的强大,充满了民族自豪感。

    张九龄、王维、高适又有那一个是等闲之辈?

    在这种氛围的刺激下,也是佳作连篇。

    这一下好了!

    原本出一传世之篇,就能让士林称道好一阵子。

    结果河西一地,文化相对低下的地方,二三年里呈现了井喷之势,千古佳作层出不穷。

    先有裴旻的《三字经》、《劝学》、《出塞》,再有张旭、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王翰、王维、高适之留的诗句。

    这天下十佳作,七出河西。

    周边陇右甚至长安的诗人,都不辞劳苦的原来参加河西诗会。

    士林中好事者更是将这种迹象称之为“边塞风骨”。

    而领衔边塞风骨的正是一代文宗,裴旻,裴静远。

    张旭笑道:“当年曹操、曹丕、曹植,这三曹与建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上演了一出令人魂牵梦绕的建安风骨,今日托贤弟的福,在你的带领下,我们在河西这边塞之地,开创了一个时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