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悲催的二人组
    忠王府。

    李嗣升在府中接见了自己的好友皇甫惟明。

    皇甫惟明是李嗣升文学导师,皇甫彬的侄儿。

    相比对于皇甫彬这个只有文采,而没有真正治世水平的文人,李嗣升显然更加看重智勇兼备,文武俱全的皇甫惟明。

    不但将之引为好友,还时常与之商讨家国大事,分析朝堂局面。

    皇甫惟明亦是为数不多了解李嗣升心底野望的人。

    皇甫惟明也有心成为李嗣升的助臂,助他成为皇储,从而获得从龙之功。

    李嗣升道:“前些日子,我与王忠嗣有过详谈。发现此子稳重得体,文武俱佳,尤其是兵事上,更有非凡之能。我与之相处的不错,惟明若是有意,我可修书一封,介绍你去他麾下任职。以你之才,必得重用。裴旻此人向来以识人用人着称,你在王忠嗣麾下,不要几年,定能功成名就。”

    皇甫惟明略显沉默,说道:“相比外放,在下更愿意留在长安相助殿下。陛下对太子是有诸多不满,然并未动废立之念。留在长安,更能为殿下效力。”

    历史上皇甫惟明就与王忠嗣很不对盘。

    他们一同出仕,但王忠嗣大智大勇,功绩远胜皇甫惟明。

    而皇甫惟明硬实力比及不上,可心思诡异,不擅于尔虞我诈的王忠嗣却非皇甫惟明的对手。

    皇甫惟明多次诬蔑王忠嗣。

    王忠嗣前期也因此遇到了不少波折,立了大功,反而受贬,一直为皇甫惟明比了下去。

    现在历史以改,在裴旻特别培养下,王忠嗣较之历史上的更加出众,弱冠之年已经打出了成名之战,而皇甫惟明还未出仕,只是薄有虚名。

    两人已经不是一个纬度的人了。

    但是皇甫惟明自负才高,心性高傲,耻于在年岁比他小的王忠嗣任职。

    何况李嗣升对王忠嗣这般看重,让他心中有着小小不舒服。

    皇甫惟明一心跟随李嗣升,为了就是从龙之功。

    在这个时代,没有比从龙之功更快的升迁方式。

    明晃晃的例子就在面前,裴旻!

    如今大唐王朝的第一边帅,两镇节度使凉国公,靠的是什么?

    不就是从龙之功?

    要知道当年苏定方五百破阵,北击东突厥,西灭西突厥,战功是何等彪炳,但以他的资历成就,年至六十,才给封为国公。

    而裴旻不满二十,初出茅庐,就是凉国公。

    此间差距,何须多言。

    若跟着王忠嗣,就算后来派上用场,身上也少不了刻上王忠嗣的烙印。

    皇甫惟明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再次说道:“而且在下觉得王忠嗣由裴国公一手培养带大,而且此人极为孝顺。裴国公当年不顾艰险,顶着得罪满朝宿将的压力,为其父王海宾正名。此恩此情,等同再造。现今裴国公虎踞陇右河西,雄心勃勃,已经难治。殿下若登大宝,首要之事,必是减除此祸。王忠嗣未必就如殿下心念一般,站在您这边。”

    李嗣升也察觉到了皇甫惟明的心思,并不点破。

    而且皇甫惟明也说中了他的心坎。

    李嗣升向来瞧不起自己的太子二哥,也料定他这太子之位当不了多久。作为继太子之后第一顺位的继承人,李嗣升几乎就将那宝座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自诩精于帝王之术,实在想不通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这般信任一个外臣,给他如此巨大的权力。

    即便此时此刻李嗣升还不是皇储,已经开始忌惮裴旻的存在了。

    李嗣升道:“即是如此,那孤王想办法提拔你为谏官,这点本事,孤王还是做得到的。”

    皇甫惟明眼睛一亮,谏官地位并不高,但有一点好处,能够上书言事,能够有足够在李隆基面前表现的机会。

    相比跟着王忠嗣混,不如留在京师。

    皇甫惟明肃然道:“谢殿下体恤,皇甫惟明绝不忘殿下栽培之恩。”

    李嗣升上前安抚,他并不打算放弃王忠嗣,但皇甫惟明才是他最信任的干将无疑。

    正想与皇甫惟明商议如何才能不动声色的让李隆基懂废立之念,府外慌慌张张的冲进来一个管事,高声道:“殿下,快,高公公来传圣旨了!”

    李嗣升面色微变,作为皇帝的儿子,他们收圣旨的机会并不多,带着几分不祥的预感,让皇甫惟明在此地等着,大步走了出去。

    下旨的是李隆基的亲信高力士。

    “听尔等兄弟之间时常吵闹,朕国务繁重,疏于尔等兄弟和睦,以致如此。由今日起,忠王迁居安国寺东附苑十王宅,尔等于宅中分院而居。望彼此和睦有爱,守友悌之道……”

    李嗣升懵逼了,这什么玩意,他好好的忠王府住的舒舒服服,去跟几个“兄弟”,潜在的对手住在一起?

    “阿翁!”

    李嗣升面对高力士,恭恭敬敬的叫着,“阿翁来的正好,听闻阿翁收得一义子,在下近日新得一飞天玉器。‘仙人者,束身入云,无翅而飞或驾乘云,上造天阶’此玉可保阿翁义子福寿延年。”

    他说着命人去里屋,将自己打算送给儿子的飞天玉器取来。

    高力士亦不拒绝,将飞天玉器收下,笑道:“那某就替犬子谢过忠王了。”

    这拿了好处,他也多说了两句,“忠王切勿多心,陛下并未有他意,只是认为你等兄弟,不如他与宁王、岐王、薛王那般友善。念及缘由,必是因为殿下们离宫之后,往来较少之故。故而命你们和居一处,彼此往来,以全兄弟情义。为此陛下还特地命宫中宦官全权负责殿下们的起居,膳食也由家令侍奉。”

    李嗣升身躯忍不住晃了一晃,脸色有些惨白,笑道:“父皇考虑的就算周全,能够与诸位兄弟居住一处,实是天幸之事。”

    高力士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嗣升一眼,微笑着离去了。

    李嗣升强打着精神送高力士离去,在府门彻底关上的那一刻,

    他手捏着圣旨,微微有些发颤,低垂这眼眸子里有着一丝忌惮还有愤恨。

    这哪里是照顾?

    分明是变相的软禁。

    自己以后住在十王宅,周边都是宫里的眼线,一举一动,甚至连吃饭都在宫廷的控制中……

    还能干什么事?

    皇甫惟明见李嗣升有些失魂落魄,得知缘由,脑海里突然有一个念头,想去王忠嗣麾下效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