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有情更是无情
    远在凉州的裴旻收到了李隆基的来信,见信中直接有升任封常清为安西节度使的心思,登时大喜过望。

    对着身旁的王维道:“这就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来枕头!”

    裴旻万分不舍的写了一封回信,表示封常清是自己最为得力的助臂,没了他,自己很多事情都需亲力亲为,但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李隆基而干,为了报答李隆基的知遇之恩,即便在是不舍,也要忍痛割爱。

    同时还在最后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封常清升为安西节度使,他的职位将有凉州赤水军军使赵颐贞接替,可赵颐贞一走,赤水军军使之位有了空缺,无合适人选。

    裴旻表示自己在支援安西一仗中发现了一个可造之材高仙芝,希望能够将之调来凉州,接替赵颐贞。

    将信送出,裴旻直接叫来了赵颐贞。

    赵颐贞是薛讷遗留下来的战将,用兵多变,可堪一用,但是跟封常清这样的名将却有一定的差别。

    封常清总能在最快最短的时间里体会裴旻的用意,从而无需多余的叮嘱,他自己就能处理妥当。

    便如他最先提出的联防之法,封常清就第一时间领会了奥义,与西州、伊州跟自己坐镇的沙州,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此次他能在第一时间支援西州,就是封常清解读领会了裴旻战略目的最好证明。

    赵颐贞独当一面的本事略差,裴旻需要给他好好的讲解战略要领,让他能够体会理解。

    给赵颐贞上了课之后,裴旻又让他去沙州,跟着封常清学习。

    在李隆基的正式任命下达之前,赵颐贞还有足够的时间。

    与此同时,裴旻也让赵颐贞给封常清带了一封信,同时也写了一封信寄给了颜杲卿。

    封常清的职位并非是杜暹那样,是安西都护府副大都护、碛西节度使。

    杜暹所在的职位是军政两把抓,一人总揽安西军政大权。

    裴旻再给李隆基的建议中是将军政大权分开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的,能够在军政两方面都有那么出色的能力。

    这点数,还是有的。

    让封常清处理行政,那不易于叫旱鸭子下水。

    故而封常清的职位将会是安西节度使,而颜杲卿的身份是安西大都护府长史,两人一个主军,一个行政,正好相辅相成,各展所长。

    封常清、颜杲卿他们两个人的配合,将会直接影响到安西的局面。

    封常清有足够的军事水平,颜杲卿也有非凡的治世之能,他们一但合作,将会呈现军政完美交融的情况,就如战国时期,蔺相如、廉颇的合作。即便强大的秦国,也不敢在那个时候招惹他们。

    裴旻只是担心他们文武不和,相护掣肘,反而无法发挥彼此所长。

    历史上这种情况是屡见不鲜,两个一样为国,皆很出色的人物,配在一起,因理念的问题,成为矛盾的枷锁。

    裴旻给他们写的信,正是避免这点的出现。

    不管是不是多心,防范于未然终究是好的。

    如裴旻预料的一样,李隆基得到裴旻的回信,并没有拒绝裴旻讨要高仙芝的请求。

    相比自己要走了一个已经成长为名将的封常清,李隆基觉得给裴旻一个小有名气的高仙芝并不为过。

    封常清、颜杲卿也逐一受到了李隆基的调命,往安西上任了。

    安西有了封常清、颜杲卿,裴旻也放下心来,不用为之担忧。

    此时裴旻也收到了孙周传来的消息。

    得知了李隆基突然开设十王宅,将自己几个外放的儿子都关了进去。

    裴旻听到这则消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觉得悲哀。

    夜里抱着爱妻闲聊的时候,也忍不住说道了这事:“我们这位陛下经历过太多太多的宫廷政变了,他自己主导了两场。还有武后的乱政,韦后、安乐公主的肆无忌惮,太平公主的嚣张跋扈,还有李重茂的政变,直接导致了他对亲人的不信任。他对自己的儿子,非但没有父爱,反而就跟防贼一样。”

    “忠王李嗣升将注意打到了忠嗣的身上,我本想着给他略施薄惩。却不料直接击中了陛下的软肋,让他将外放的所有儿子都带着软禁性质的监视起来……唉,真不知道,他究竟是重情还是无情!”

    “他对为夫这般信任器重,他对高力士视如己出,他对王毛仲这样的混蛋,百般容忍,甚至王毛仲所干之事,威胁到他的性命大业,他都选择了宽恕,直至一次一次忍无可忍,他才动了杀机!”

    “然而这样的他,却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此,实在不知如何说来。”

    娇陈躺在爱郎的怀里,静静的听着。

    她知道裴旻这一些也只能在床第间与她说道,只要传出一点半点都是大逆之言。

    轻轻的将脑袋靠在那扛着这一切的肩膀上,轻声道:“这也许就是皇家的悲哀吧,其实不只是皇家,豪门大户也是一样,勾心斗角屡见不鲜。妾身诸多加入豪门的姐妹,或是持宠争权,或是直接给正室打压,苦不堪言。妾身是上辈子积下的德,才能嫁入裴家,嫁给郎君。”

    “瞧你说的!”裴旻转过了身子,面向着爱妻,亲吻着她的额头说道:“能够娶到这样贤惠的夫人,才是我裴旻的福气。有你,有小七小八,即便前面的惊涛骇浪,为夫也无畏无惧。”

    这提起小七小八,娇陈也是一脸的幸福,好奇道:“妾身能够感受到郎君对小七小八的疼爱,只是他们现在都不小了,郎君为何不传授他们剑术?”

    裴旻摇了摇头道:“学剑就算了,这个讲究的是天赋,小七、小八固然聪慧,但他们似乎没有这个潜力,平时吵着要学,看得出来,只是玩玩而已,并非真的感兴趣。不如看看他们到底喜欢什么,再择优而教。他们未来只要有能力自保便可,无需向这方面发展。你害怕为夫这身剑术,找不到传人不成?”

    娇陈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期盼小七小八能跟郎君或者如幽姊姊一样厉害。”她顿了顿道:“对了,妾身听了一个消息,说是高内侍收了一个义子……”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