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送礼趣事
    开元十二年秋!

    裴旻通过一连串的与李隆基接触,安排好了支援安西一仗的升迁事宜。

    原沙州都督封常清就任安西节度使;蒲昌县令颜杲卿升为安西大都护府长史;赤水军军使赵颐贞升为沙州都督;原白亭守捉哥舒翰升迁为建康军军使,北庭游击将军高仙芝提拔为赤水军军使,子亭守捉王忠嗣升为捷胜军军使,并由子亭调往河西九曲莫离驿……

    余者将官也多有升迁,裴旻严苛依照个人的表现军功颁布功绩。

    不敢说绝对公允,但功劳一一分下,却也未有不服者。

    此次唯一未得真正升迁的唯有裴旻本人。

    此战裴旻居功至伟,无用多言,但是他以是当朝国公,两镇节度使,还兼任河西按察使,还有大将军、御史中丞、昭文馆学士、丽正修书院学士等虚衔,论及威势较之朝堂上的宰相张说由要更胜一筹。

    想要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小小”的生擒突骑施可汗的功绩,已经不够看了。

    还需更多的功绩方可。

    不过李隆基也未亏待裴旻,各种财物奖赏数不胜数。

    因为之前,李隆基掘地三尺动了裴府,裴府现在还在装修。

    李隆基再次下达了圣谕,府中一切精心修葺,所需钱物,一切由朝廷支付,上不封顶。

    在不知不觉中,裴旻已经完成了河西、陇右之间新的调动。

    处理好这些大事,裴旻渐渐将重心放在自己的私事上。

    与公孙幽的婚事因为各种不可抗拒的因素,拖延了许久,可不想让自己的心上人继续等下去。

    经过生辰八字的对比,最终定下了来年的二月成婚。

    婚讯也传达出去。

    让裴旻颇有异议的还是公孙幽在婚期定下的那一日,搬离了凉州大都督府。

    依照习俗规定,在未正式过门之前,新婚夫妇是不能见面的。

    裴旻想要再见公孙幽,只能等着她正式过门的那一天了。

    裴旻也只能通过布置着公孙幽的婚房来暂解相思之苦。

    随着婚期的临近,姑臧格外热闹。

    此时此刻的裴旻,早已今非昔比。

    当年他与娇陈成婚的时候,只是一个宠臣。而今的他,却是地位显着的封疆大吏,西方边境近乎十五万大军的军事统帅,风头之盛,可谓一时无两。

    前来送礼的人参加婚礼的人,那是络绎不绝。

    上至帝王皇亲,王孙贵胄,下至商贾豪强,莫不送上厚礼。

    或是诚心庆贺,或是混个眼缘。

    甚至连西域诸国也派来了使者参加。

    由此亦可见,裴旻上一仗打出来的大唐雄风,已经深深的印在他们心底。

    天南地北的贺礼,一天天的运达。

    直接让姑臧今年的生意较之晚年提升了一倍有余……

    地方商家乐的合不拢嘴,甚至都开玩笑的合计着要不要每隔一段时间给裴旻介绍一个夫人,好让他们赚着盆满钵满。

    裴旻也想不到会如此夸张,看着各地送来的礼单,足足堆积了两个大箱子。

    裴旻随手拿起一份礼单,左右摊开,但见一页一页上写着送礼人的身份,以及他们所送的厚礼。

    “宁王李宪,赠亲画鸳鸯戏水图一副。”

    “幽州大都督张守珪,赠百年何首乌一对,献桃金童玉女一对。”

    各种各样的礼物礼品堆积如山……

    尤其是哥舒翰最是夸张,这个不愁钱的土豪,直接送了十数份大礼:“金丝白锦香囊一对,绿釉狻猊香炉一对,荷花莲子镂金手串一对,玉浮雕荷花鸳鸯佩一对,纯银鎏金镂空累丝花卉一对……”

    似乎将能配对的都买了……

    反正不差钱。

    看着各种认识不认识的名字,裴旻头都有些大了,将礼单放下,挥手让人拿走,这要一份份的看,看到明天也看不完,索性不看了。

    留着以后慢慢整理。

    他这一个不看,可就急坏了一个人了。

    他叫杨钊,蒲州永乐人,祖籍弘农华阴。

    说起杨钊,或许有人不认识,但他的另外一个名字,相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杨国忠,东汉太尉杨震之后,张易之之甥,历史上杨贵妃的族兄。

    但此刻的杨国忠还未改名,依旧叫杨钊,不但如此,还是一个放荡无行,嗜酒好赌的混混。

    杨钊本性卑劣,胸无文墨,但鬼主意小聪明不少,商议见缝插针,投机取巧。

    身为名门之后,杨钊本是不愁吃穿。

    可是他没哥舒翰的命,却有哥舒翰的“潇洒”。

    哥舒翰有着挥霍不关的家财,而杨钊却将自己挥霍的倾家荡产,险些成为乞丐流氓。

    要不是杨钊姓杨,杨家人不想有一个乞丐的亲戚,时不时的资助一些,杨钊真的要流落大街了。

    不过也是因为常年收到接济,杨家人没有一个看得起杨钊的。

    杨钊一怒之下,再次厚着脸要了一些钱财,前往蜀中投奔自己在蜀中担任司户的伯父杨玄琰去了。

    杨玄琰是个老好人,见杨钊落魄至此也收留了他。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杨钊在蜀中也是一事无成,甚至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

    就在杨钊打算逃离蜀中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机遇。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一个可以让他咸鱼翻身的机遇。

    在跟他最小的妹妹杨玉娘闲聊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

    杨钊还记得那一天,他给债主逼得东躲西藏,实在无奈,将注意打到了杨玉娘身上。

    “九妹,你的这个吊坠好是漂亮,给兄长瞧瞧?”杨钊和颜悦色的笑着,就如一头大灰狼。

    杨玉娘就是天真无邪的小红帽,警惕的握着裴旻送给她的护身结,娇气的说着:“不给!”

    杨钊早有准备,从怀里拿出了两个糖果,说道:“就给哥哥瞧一瞧,这两个糖果就是九妹的了!”

    杨玉娘看了看糖果,又看了看护身结,咽了咽口水道:“一下,只给你看一下。”

    杨钊眯着眼道:“就一下,不骗你!”

    将糖果递给了杨玉娘,认真的端详着手中的护身结。

    杨钊虽混的落魄,但也是名副其实的世家子弟,见多识广。

    护身结是由辛巴的马尾编制的,而辛巴是罕见的品种为狮子骢的良驹。

    狮子骢的自身性能优等,是顶级的马驹品种,能够与之相比品种的有很多。但以毛质来说,狮子骢天生华贵,一身金黄如若狮子般的鬃毛在群马中是无可比拟的。

    马尾的用处极多,是琴弓的原材料。

    狮子骢的马尾作用更大,价格也很是到位。

    不然以裴旻自身的财富,也不至于特别将马尾留下来。

    送给杨玉娘的那个护身结用的马尾毛,可以转手卖不少的价钱。

    这拿在手上细观,杨钊更是发现了这马尾的不寻常之处,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珍贵,若有所指的问了一句:“九妹,这护身结是谁送给你的?”

    杨玉娘嘴里吃着糖果,带着几分自豪的道:“是大英雄哥哥送给玉娘的。”

    杨钊眼睛一亮,追问道:“大英雄哥哥是谁?”

    “大英雄哥哥就是大英雄哥哥嘛,他可好了,不但送玉娘这个护身结,让玉娘有事可以去找他。还抱着玉娘骑大马,可好玩了。”杨玉娘手舞足蹈的,眼睛泛着光。

    杨钊耐着性子问道:“哥哥问的是大英雄哥哥的名字,就跟你叫杨玉娘,哥哥叫杨钊一样。”

    杨玉娘想了想,回答道:“大英雄哥哥叫裴旻!”想了想有很确定的道:“对的,是这个名字,玉娘没有记错。”

    杨钊一听“裴旻”二字,已经吓傻了。

    在唐朝不知道裴旻的人,除了聋子就是无知的幼儿。

    杨钊也曾是中流社会的人,知道裴旻的所有事迹。

    他怎么也想不到杨玉娘这个小丫头居然认识名动天下的边帅,大唐王朝仅次于一代圣主李隆基的元帅剑圣裴静远。

    这一意外的消息让杨钊欣喜若狂之余,又觉得充满了机会。

    裴旻!

    那可是唐王朝绝顶的人物,要是得到他的扶持,那自己飞黄腾达不就是眼前之事?

    杨钊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远大的前程向他招手呼唤。

    热血因为即将到来的热血而滚动……

    杨钊找上了自己的伯父杨玄琰,鼓动如簧巧色,劝说杨玄琰把握机会。

    但是杨钊的提议让杨玄琰拒绝了,还给臭骂了一顿。

    因为在杨玄琰的眼中,裴旻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禽兽。

    原来杨玄琰出任蜀中司户,的责任是主民户。而蜀中地区,山林极多,山中流民散户还有巴、蜀蛮族数不胜数。

    而之前李隆基下了一道调查天下散户黑户的任命。

    杨玄琰这一动身,少则年余,多则数年。

    杨玄琰不放心孤儿寡母,派人将她们送往洛阳二弟家中居住。

    正好也可以看一看他们嫁到洛阳的三女儿日子过得如何。

    杨玄琰用了一年半,完成了李隆基的任务,派人请回了妻子女儿。

    却不想回来的时候,杨玄琰还受到了他三女儿的一封密信,信中说裴旻对小九杨玉娘极为钟爱,让他把握机会,好领着杨家飞黄腾达。

    杨玄琰当即就怒了。

    诚然!

    裴旻要是真的看上他杨玄琰的其他未出阁的女儿,以裴旻现在的地位家世,杨家是烧了绝对的高香。

    杨玄琰会毫不犹豫的就应下这门婚事。

    毕竟只要不是傻瓜,都不会放弃这种送上门的富贵。

    可是裴旻看上的是杨玉娘,一个五岁的孩子!

    那怕是他的八女儿,九岁,杨玄琰都有嫁过去的想法冲动。

    但杨玉娘才五岁,奶都没断……

    一个年近三十的人,喜欢一个五岁的孩子?

    如此特殊癖好,杨玄琰这个做父亲可受不了。

    哪怕是再多的富贵,杨玄琰不也屈膝。

    在第一时间,杨玄琰甚至想直接将护身结给烧了。

    但面对死活不肯的杨玉娘,杨玄琰还是决定当做不知道,毕竟日后真的有什么万一,这个护身结能有大用。

    所以杨钊跟杨玄琰说道此事的时候,直接挑起了杨玄琰的怒火。

    杨钊不明所以,但是他不愿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种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杨钊历史上的表现是个蠢货,甚至说他一句白痴也不为过。

    但他并非真的蠢蛋、白痴,而是他在宰相位子上的表现如同一个白痴。

    他自身的能力,仅限于县级干部,让他处理小县的事情,他还是能够干出成绩的。给他宰相来看,远远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表现的好斗有鬼了。

    杨钊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鼓起勇气找上了西蜀大豪鲜于仲通。

    鲜于仲通家财万贯是蜀地出了名的富豪,杨钊来到蜀中的时候,跟着他混迹过,深知鲜于仲通野望颇大。

    杨钊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段,从鲜于仲通讨要来大笔的财富,以蜀中杨玄琰的名义送给了裴旻。

    而杨钊作为杨玄琰派来的代表,等着接受裴旻的召见。

    这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杨钊越等越是心急。

    看着身后寸步不离,就连拉屎撒尿也要跟在一旁的两个巨汉,心底也是不住的打鼓。

    鲜于仲通财大气粗,是不在乎一点儿小钱。

    却也不甘心给人骗,早已安排了心腹跟着杨钊左右,要是有个意外杨钊吃不了兜着走。

    瞪了足足一个月,杨钊依旧没有等到裴旻的召见。

    这日杨钊终于按耐不住,亲自找上了门去。

    “在下蜀中杨钊,是蜀中司户杨玄琰的侄儿,封伯父之命,给裴国公送来了贺礼,顺便拜访求见,还望引荐!”

    节度使府的福利绝佳,裴旻不会亏待任何跟随他的人,相同的规矩也严苛许多。

    裴旻最讨厌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之辈,故而府中所有下人在带人处事上极有礼貌。

    面对一个芝麻绿豆点大的蜀中司户的使者,门卫还是很客气的作揖回礼道:“实在抱歉,国公大婚在即,更兼公务缠身,实在繁忙,不能一一道谢。国公说了,事后他会逐一整理礼单,亲自修书答谢。杨公子请回吧……”

    杨钊彻底傻眼了。

    他是以杨玄琰的名义送的礼,但是礼品什么的,都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从鲜于仲通那里讨要来的。

    现在?

    天旋地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