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悲催的杨国忠
    杨钊毫无疑问的给拒绝了,他定了定神,眼咕噜一转,挤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喜庆洋洋的向后走去,手上比了一个搞定的手势。

    在远处盯着杨钊一举一动的两个护卫也露出了微笑。

    来到近处,杨钊大言不惭的道:“已经约好了,明日一早,国公会在府中与我相见。今天我们就去赌坊试试手气,输光了也没所谓。只要过了今日,一切都会有的。”

    当下杨钊领着护卫去了城中最大的恒通赌坊潇洒快活去了。

    大大咧咧的赌了几手,杨钊偷偷的找了一个机会,躲进了赌坊里的茅厕,以关上厕门,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慌张焦虑……

    杨钊看了一眼四周,这厕所的左右间距不是很大,双手用尽推了推,足够的牢固,左右撑着,一点一点的向上挪动,探头向后边望去,不由得松了口气。

    古代的茅厕后方大多是便池。

    作为长安最大的赌坊,在卫生方面还是极好的。

    便池坑用木板遮住,看不见坑里的赃物。

    手扒着墙壁,打算翻厕所而过。

    厕门砰的一声,让人踹了开来:看守杨钊的护卫已经察觉了异样。

    厕门正好顶在杨钊的屁股上……

    杨钊本扒着后墙撅着屁股看着厕所后边的情况,这一顶无疑是在他后面推了一把。

    直接将他推了出去……

    杨钊忍不住惊呼着往粪池摔了下去。

    先是“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木板上。

    随即“咔嚓”一声。

    经过沼气侵蚀的木板脆弱不堪,杨钊脑袋瞬间空白,不详的预感涌上脑海,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噗通”!

    屎花四溅!

    那一瞬之间,杨钊脑中浮现一个念头,干脆就这样死了吧!

    但随即!

    求生的**涌上心头,杨钊奋力挣扎着,大叫着!

    场面……

    美,美如画!

    一根长长的竹竿将杨钊从粪池里拉了上来。

    面对一身重口味的杨钊,负责看守杨钊的两个护卫躲得远远的。

    杨钊如同死狗一样的倒在地上呕吐着,在挣扎惊恐的时候,难免有一些进入了口中。

    这原先还不觉得,这捡回了一条命,嘴里的那种感觉登时让他五脏六腑一阵翻滚。

    呕吐了好一阵子,胃血都吐了出来。

    “谢谢!”

    有气无力的,杨钊看着一路上盯着自己的魔鬼,现在却比亲娘还要亲。

    其中一人冷着脸道:“别急着谢,话还是等着去跟鲜于老爷说吧。”

    杨钊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直接晕阙了过去。

    **********

    随着婚期将近,裴旻的心情也越发的高兴。

    日常走路办公都是哼着歌的,哼的还是十分应景的《今天你要嫁给我》。

    只不过以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可听不出一个好坏,只是知道裴旻所哼的歌特别轻快,与这个时代的诗歌大不一样。

    毕竟这个时代的歌属于高雅的诗歌,若非《长恨歌》这样的叙事诗,寻常的诗句也就是三十四个字。

    真要用后世的唱法,一张口就没词了。

    要是换做周董的风格,那更是十首诗加起来,也扛不住十秒。

    “国公,凉州众豪绅联名上书,说国公成亲是天大的喜事,他们愿意出资在姑臧大街上摆上流水席,宴请所有愿意来参加婚宴的百姓。”王维手中拿着凉州豪绅的联名书,心底也颇为感慨。

    王维早年也曾游历天下,阅历丰富,兼之他所在的太原王家就是当地最大的豪绅。

    这豪绅、百姓、官府之间向来有着不相容的一面。

    尤其是豪绅与百姓之间。

    豪绅想要富裕,压榨百姓是最快最常见的方法。

    而官府向来是要在豪绅与百姓之间做个选择。

    是与豪绅沟壑一气,蛇鼠一窝,或是贴近百姓,为民请命。

    一般而言选择前者的更多,因为只有富了豪绅,才有出色的政绩,才有大笔的财富发展地方。而为民请命,固然获得美名,却也因伤及豪绅利益得不到支持,从而政绩不好。

    即便是富了百姓,所得税收,亦不及前者。

    故而此间事情,大多两者不可兼得。

    唯有少见的如狄仁杰这样的干吏,才能真正的权衡豪绅与百姓的利益,做到既富了豪绅,也兼顾了百姓。

    而凉州在裴旻的治理下,显然也做到了这样的兼顾。

    豪绅对于裴旻尤为支持,百姓也对之感恩戴德。

    “能够在裴帅这样的能臣麾下效力,真是一大幸事。”

    王维心底念叨着。

    裴旻想也不想的回绝道:“让他们将钱用在刀刃上,没事修修路,开开河渠。某的婚事就不劳烦他们操心了,真觉得无事可干,就帮着修建一下高昌仓。”

    高昌仓是朝廷最新定下的一项工程,由首相张说提出的。

    这个工程得到了裴旻的鼎力支持。

    其实裴旻早有此意,只是他不好开口。

    华夏幅员辽阔,自古即是粮食大国,粮食的生产及储存具有悠久的历史。

    为了储存粮食,历朝历代都会在军事要地,在兵家必争之地建造粮仓。

    其中最着名的粮仓莫过于洛口仓了。

    洛口仓也叫兴洛仓,地处洛阳附近的丘陵,形势险要,土层坚硬、干燥,又有水路运输之便。自洛河逆水而上可达当时的东都洛阳,逆黄河而上可达陕西潼关和西京长安,顺水而下则达山东至海口,同时与大运河相通,还能南到江、浙,北到河北等地。

    故而昔年瓦岗军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入主中原,号令四方,与攻陷洛口仓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西州建立高昌仓,实是因为两千里沙碛人力无法克服。

    在西域建造一个粮仓,以后与阿拉伯帝国对战时,粮食可从高昌仓直接调用。

    避免了千里运粮,令得后勤压力大大降低,也免去了前线断粮的危险。

    不过高昌仓一旦建立,意味着河西军境内有一个大粮库,一但河西军造反,直接有粮食可以调用。

    也因如此,高昌仓的提议一出,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也是裴旻不好开口的原因。

    终究是李隆基的野望压过了一切,同意了建造高昌仓。

    以裴旻的战略眼光不难看出,高昌仓的出现,在未来,将会起到举足轻重的关键。

    此事上也尤为上心,以另一个身份捐献了一笔可观的财富,加快高昌仓的进度不说,还特别派出了袁履谦亲自负责督建。

    对于张说,裴旻也只能感慨:“道济先生无愧是我朝最有远见的文臣之一,真希望他能多干几年。这样,能省去不少的麻烦。”

    处理了手上的事情,裴旻再次哼着小曲巡视了婚房,入手安排婚礼的一些细节琐事。

    二月十六日,是裴旻成亲之日。

    就在这好日子即将来的前一天,裴旻跟着礼官了解着婚庆的细节。

    突然府中管事胡老,大步走了过来。

    “老爷!蜀中有人求见,说是有要事。”

    听胡老这么说,裴旻还以为是李白的家人呢,毕竟他从未去过蜀中,唯一有过往来的就是徒弟李白的家人。

    胡老说着,又将手里的一物递来,说道:“一个小女孩将这个护身结递给了门房,门房认得是公子坐骑特有的马尾。”

    裴旻接过护身结,才记起除了李白,自己还在洛阳与历史上的杨玉环接触过。

    当初为了避免历史重演,特地给杨玉娘编制了一个护身结,以作信物。

    想不到没过几年,杨玉娘真的找上来了。

    带着几分激动,裴旻大步向屋外走去。

    穿过都督府前院,果然见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风尘仆仆的在府外站着。

    见到裴旻的到来,小女孩“哇”的一下,恸哭了出来。

    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

    裴旻大步走了上前,之前在洛阳见到杨玉娘的时候不过四岁出头,现在已经六岁了。

    一身粉底小裙,左右盘着两个包子团,余下的发丝捆成多个小辫,配上白玉一样的肌肤以及圆大如珍珠一样的眼睛,不在是原来的胚子,已经呈现了些许小美人的模样。

    一把将杨玉娘抱起来,轻声的安慰着。

    小七、小八偶尔也会哭闹,裴旻在这方面也颇有经验,轻声道:“不哭不哭,玉娘,乖,不哭,有哥哥在呢,有事情跟哥哥说,哥哥给你解决,不哭,乖。”

    杨玉娘一头埋在裴旻的怀中,泪水哗啦啦的滚落下来,双手紧紧的抓着裴旻的衣服,哽咽道:“刺史伯伯将爹爹抓了,说爹爹是个坏人,爹爹明明是大好人,刺史伯伯肯定抓错人了。裴哥哥,你去跟刺史伯伯说说,说爹爹是好人,放了他。”

    她又哭着又说着,本来小孩子咬字就不那么准,说的含含糊糊的。

    裴旻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只以为历史走上的正轨,杨玉环的父亲真的入狱了。

    虽然时间有些对不上。

    正想开口,旁边的一个青年也回神过来,带着几分激动,惊喜振奋的看着亲如“父女”一样的两人,浑身的血液沸腾了,只觉得自己辛辛苦苦的将杨玉娘送来姑臧,值了。

    “见过裴国公!”杨钊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

    裴旻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杨玉娘身上,直到杨钊这一行礼,才向他投去目光。

    一望之下,眼中瞳孔微微一缩。

    居然是一个比他由要帅上一分的帅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