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狼心狗肺 千里送女
    裴旻看着面前的青年,他身材高大,淡黄轻衫,腰悬长刀,面目俊美,以相貌而言,却有龙凤之姿,在心底已经将他与一人联系在一起了。

    中国十大奸相之一的杨国忠。

    杨国忠是武则天时期武后的面首张易之、张宗昌的外甥。

    张易之、张宗昌能够将武则天这样的强势女人迷得晕头转向,昏招迭出,他们俊美帅气自不用多言。

    杨国忠多有舅像,继承了这一点。不管他的才学多么的不堪,以皮相论,确实出众。

    裴旻自诩相貌不差,与李隆基、李宪这些美男子比起来,都不逊色,但与面前这个青年相比,却有些自愧不如。

    也只有王维,能够胜他一筹。

    “你是?”裴旻抱着杨玉娘,不动声色的看着青年。

    青年毕恭毕敬,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道:“在下杨钊,祖籍弘农华阴,蒲州永乐人,见过裴国公。”

    果然是他!

    裴旻微笑的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杨钊余光见此,心底也尤为舒坦。他最大也是唯一的优点,就是有一副俊美帅气的容貌,靠着这一副相貌,骗吃骗喝,获得了不少的便利,心底忍不住暗笑:“又一个让本少爷外貌欺骗的蠢蛋!”

    裴旻邀请杨钊入府说话。

    杨玉娘死死的抓着裴旻的衣襟,生怕他跑了,救不了自己的爹爹。

    裴旻也由得她,将她抱在怀中,向屋里走去。

    来到了会客厅,裴旻也学会了李林甫口蜜腹剑的本事,让人客气的送了茶水,问起了缘由。

    杨钊沉痛道:“我那叔父是一个老好人,很好说话,也很喜欢解人之忧。他是蜀中司户,负责人口琐事。前年,叔父的好友朱松领了三人请求叔父给上一个户籍。叔父听说他们三人是南诏逃难来的难民,也未多想,便给了他们置办户籍,让他们在蜀中安家。”

    “唉!谁想到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南诏来的难民,而是在江南犯了杀人罪的逃犯。叔父太相信他的好友,居然不加以调查,直接给他们上户,为他们掩盖了身份。”

    “此事后来事发,三个杀人犯居然一口咬定是叔父收了他们的钱,给他们全新的身份。叔父也因此给问罪,去官下狱。”

    “国公,请您相信叔父大人,他真的是一个认真的好官。只是不懂得拒绝朋友,太过相信朋友,才有此祸。在下敢对天发誓,叔父只是受了蒙骗,绝对不是收受贿赂,存心庇佑人犯。”

    杨钊表现的正义凛然,配上他那出色相貌,还真有几分正直无私的模样。

    “得知玉娘与国公有旧,在下特地带玉娘千里而来,只求国公能助叔父渡过此劫。杨钊愿为国公做牛做马,已报大恩。”

    说着,他跪伏下来,重重的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很响很响!

    裴旻看着杨钊,又看了一眼怀里的杨玉娘,嘴角微微翘起。

    若裴旻是个单纯的古人,兴许真要为杨钊这影帝级的表演给欺骗了。

    但是作为一个后世人,裴旻清楚的知道现在的杨钊,未来的杨国忠是什么货色,或许他说的事情没有假,但这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猫腻。

    裴旻压根不信杨钊会这般重情义。

    还真让裴旻猜中了。

    原来当日杨钊很不幸的跌落了粪坑,吃了好几口百家屎尿。

    他的衰运并没有到头。

    两个护卫在杨国忠洗去身上的污迹之后,将他压回了蜀中,交给了蜀地豪绅鲜于仲通。

    鲜于仲通是渔阳县人,自小寄籍蜀中新政,家里有上百亩良田,是蜀中出名的豪绅,之前还考了一个进士。

    不过他只是考中第三等次的同进士出身,最末等的席位。

    同进士出身即便入朝为官,亦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官。

    鲜于仲通家财丰厚,根本看不上,何况他年过四旬,全无奋斗精神,故而回到乡里,与蜀中官员往来,希望能够得他们推荐,直接跃过奋斗期,成为有一定身份权势的官吏。

    故而对于杨钊孤注一掷的举动,就算心底不是很相信杨钊,就算希望渺茫,鲜于仲通也决定一试。

    毕竟钱,他有的是,但是结识裴旻这级别的封疆大吏的机会,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鲜于仲通得知自己豪赌失败,命人直接痛打了杨钊一顿,甚至打算将他丢去青楼。

    这个时代,好男风的人还是挺多的。

    恰好杨国忠皮相上乘,也能给自己赚不少的钱。

    杨国忠闻言直接吓的菊花震疼,哭喊着百般哀求,让鲜于仲通再给他一次机会。

    鲜于仲通能够成为蜀地大豪,也有一定的本事,察觉了一些问题。杨国忠真要讹诈他钱财,不会真的将他为裴旻准备的大礼,全部都送了出去。

    鲜于仲通也因故再给了杨钊一个机会。

    杨钊就是一个小人,皮相的出众,掩盖不了骨子里的卑劣。

    杨钊对于自己遭受的一切,不敢怨恨大豪绅鲜于仲通,更加不敢怪到拒不见面的裴旻身上,而是将一切怒火发泄到了收留他,给他吃给他住的叔父杨玄琰的身上。

    杨钊认为,若不是杨玄琰当初的拒绝,自己不会铤而走险的找上鲜于仲通,更不会因为裴府的拒绝见面,被逼得从厕所里逃跑,以至于掉进粪坑,尝了鲜,还给毒打一顿。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杨玄琰拒绝自己惹出来的。

    杨钊来到蜀中的时候本性难移,在蜀中赌坊流连,认识了一群游手好闲的狐朋狗友。

    其中就有一个是让杨玄琰改了身份的杀人犯,在一次醉酒闲谈中,说漏了嘴。

    杨钊为了达到目的,匿名将待他如己出的叔父给告了。

    经过审查,此事也确实是杨玄琰的失误,他误信损友,将杀人犯当做逃民,利用权值给了他们全新的身份。

    而那三个杀人犯也确实给了钱,只是钱到了朱松的口袋里,杨玄琰是一点也不知道。

    但是在那三个杀人犯的心中杨玄琰才是大头,朱松不过是中介人。

    朱松不知所踪,杨玄琰百口莫辩。

    这包庇杀人犯,收受贿赂,两罪真要并罚,可是要充军的。

    这古来充军,又有几个能够活着回来?

    杨玄琰无奈,只能让杨钊送女儿来了。

    杨钊自是大义凛然的接下这重活,将杨玉娘送到了姑臧。

    杨钊千辛万苦,吃屎喝尿,挨揍险菊花残,终于得偿所愿,见到了裴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